龙破九天诀 酌墨桃花尽嫣然

“谈好了。”挂上了电话,梁心妍直接打电话给哥哥。“她说明天会送过来。

”那就好。”梁时寅的声音听来就和平常一样,并没有梁心妍想象中那么兴奋或是愉悦。

“你不高兴?”她问,带点迟疑。”高兴啊。”他答得轻松。”明天什么时候?

“我才想问你呢。”梁心妍打趣道。

”问我?怎么说?”梁时寅不懂妹妹为什么会这么说,毕竟和程凤书联络的人是她,而非自己。

“她不肯给我明确的答复,只说明天会送到台北总店这儿给我。”梁心妍语带试探。“所以我才说要问你呀,毕竟她今天的回答和反应,就和你昨天猜的没啥两样。”她顿了顿。“哥,你们认识?

”不认识。”梁时寅笑了笑。”那只是我的猜测。

“什么时候你也变成预言师了?还神准得很。”梁心妍一叹。“你知道吗?那位程小姐今天说了一句和你一模一样的话:那不过是双鞋罢了。你都不知道我听见这句话时,所受到的惊吓。

”是吗?”梁时寅爆出笑声。

“哥,这不好笑。

”我只是觉得很巧。

“我是觉得怪。”梁心妍总觉得哥哥怪怪的,尤其是在这件事上,他的言谈总是透着神秘。“哥,你有事瞒我?

”每个人都有隐私的。”梁时寅没有避开问题,但也没回答。

“兄妹之间也有不能说的事,这我能理解,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她真的满好奇的。

”时间到的时候。如果我的计划成功,你一定有机会知道的。

这句话有语病,聪明如梁心妍自然是听出来了。

“如果没成功呢?”不会就变成悬案了吧。

”如果没成功啊……”梁时寅一顿后,露出了迷人的笑容。”那就让它成为永远的谜吧。

果然!“为了心爱的妹妹,你愿不愿意透露点细节啊?”他越是不说,自己反而越是好奇,尤其一想到这可能成为永远的谜,她更是担心了。

”不。”梁时寅一笑。”不成功也是一种美。

“那,有没有妹妹能效劳的地方?”她绝不放弃“求知”。

”有……的时候,我会拜托你的。

“奸诈!

对话终止,梁时寅保留了他的秘密计划,而且藉由仍不知情的妹妹,持续的、渐进的推动着。

看着电话,想起那记忆中的人儿,他笑了。

虽然说不成功也是一种美,但那种缺陷美还是不要的好,所以他还是希望能够成功。

下一步,又该怎么做?

经过了昏睡的上午、炎热的下午,程凤书在傍晚时分,拎着那价值三万元的玻璃鞋,拦了辆出租车来到“云容坊”,看着眼前的建筑物,她忽的了解了当时听到店名时的熟悉感是从何而来。

云容坊是一家时装店,里头卖的全是同一个品牌的服装,而这个品牌,则是近年来于亚洲地区崭露头角的年轻设计师所创立的。

她以前在杂志上有读过关于她的报导,怪不得会觉得耳熟,不过即使是如此,也与她无关,反正她是来“交货”的,其他的事不重要。

对闷热的周遭空气厌恶的皱了皱眉,她正想躲进有冷气的店里,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个男人,突来的意外让二人撞个正着,她手上的袋子就这么没抓牢,离手往地上落去。

“啊……”她惊叫,想着袋子里的鞋,那可值三万大洋啊!

梁时寅眼一瞇,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他抓住袋缘,免去了纸袋落地的悲惨意外,另一手,则扶住了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差点就跌倒了的程凤书。

“抱歉,你没事吧?”四目交接,他心中窜过一阵电流。

是她?他忍不住露出微笑。

“这很好笑?”程凤书站直了身子,一抬头就看到他的笑。

“不,这只是礼貌性的微笑招呼。”梁时寅解释。“你的东西。”他将救回的纸袋递向她,仍是笑着。

这个男人似乎常这么笑,程凤书可以接受他的解释,果然他的微笑只是一种礼貌。

“谢谢。”她接过纸袋,越过他进入了云容坊。

梁时寅站在玻璃门外,看着她与店员交谈,一脸的无谓与冷然,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她和他想象的有丝出入,让他发觉计划该做些改变。

但,他并未改变自己的想法。

现实生活中的她,比起电视上的她……更让自己感兴趣。

看她随着一名助理上楼,他知道她一定是见心妍去了。目光一闪,他改变了主意,转身离开了云容坊。

他需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助理推开门之后,梁心妍终于见到了程凤书。

“程小姐?”示意助理离开后,梁心妍迎上前去,微笑的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梁心妍。

“我想我也不用自我介绍了。”程凤书仍是语气淡漠,连她的电话都查得到,还需要她自我介绍吗?

“程凤书小姐。”梁心妍真是大感意外,本以为这种冷淡的女人,应该是一脸的尖酸刻薄,就算年轻,也会让人家觉得比实际年龄老上好几岁,却没想到眼前的程凤书完全不是这样。

她很娇小,这是她对她第一眼的印象。依她的目测,她的身高一定不到一百六,体重不超过四十二,手细、脚细、腰细、脖子细,小巧白皙的脸蛋让人有种想要捧起来大肆揉搓爱护的冲动,自己先前听见的那些完全不给人留情面的字句,居然会由这样的一个人的口中说出来,她真是要搥心肝了。

长得这么可爱的人,居然有这么烂的个性,苍天无眼哦!

“你的表情活似见鬼了。”程凤书毫不犹豫的指出。“怎么了,我长得有那么可怕吗?

天啊,求求她别再开口了,救命啊!

她一直觉得欣赏一个可爱的女人是一种享受,可若是这个可爱的女人只能用一个“冷”字来形容,那杀伤力恐怕是一般长相的三倍。

“程小姐,你说话……向来如此?”她忍不住问。

“我的发音不标准?”程凤书挑眉,将纸袋放上她的桌子。“就算不标准,那也不关你的事,你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商品’上,没问题就拿钱来。

唔……她内伤了。

“好。”梁心妍无力的回答,心里也很想快点将这件事解决,送这位“冰客”出门,要不然再看下去、再听下去,她肯定会做恶梦。

“就是这个吗?”她动手拿出纸袋里的盒子,终于见到了兄长口中的水蓝色玻璃鞋。

“好美……”她赞叹的举高鞋子,看着光束透过玻璃鞋,反射出炫目的七彩光芒,她着迷得无法转开目光。

“你喜欢就好。”程凤书看着她的呆样,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啦,既然你满意,那就给钱啦。

银货两讫,她今天来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

“你真的舍得?”好不容易调回目光,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程凤书,不明白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抗拒得了这种别具意义的美丽幸运物,尤其是那位颇具分量的金未来大师还曾预言,她要遇到另一半,得靠这双鞋,可她居然还是不当一回事的要卖了它。

“就说要卖了,你能不能别一直重复相同的问题啊?”程凤书冷眼睨着她。“还是你反悔了不想买?那可不成。

“我买。”梁心妍摇头,算是服了她。“来,这是三万现金。

接过梁心妍手上的纸袋,程凤书数了数里头的钞票。

“没错,好啦,鞋子现在是你的了,以后别再找我了。”挥挥手,她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真是个怪人。”梁心妍摇头,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她。

人啊,真的不能只看外表,今日的她有深刻的领悟。

背着背包绕下楼梯,程凤书瞥了眼玻璃窗外的天色,考虑着现在离开冷气房是不是种明智之举。

下班的人潮……唉,自己终究还是避不开台北的“热闹”。

翻了翻白眼,她心一横,一手推开玻璃门,却与人撞了个满怀,而后胸前传来一片湿黏,还有冰凉的感觉……

“你还好吗?”温厚的男声在她头上响起,男人的手正扶在她腰侧。

梁时寅进门的时机捉得正好,角度连一吋也没偏,他手上那杯冰咖啡,一如预期,全倒在程凤书的身上。

“不好!”看到自己上衣那一片的咖啡渍,程凤书抬起头,却对上了一双含笑的温柔眼眸。

他很高,尤其是跟不高的她比起来,让她更觉得有压迫感,但是他脸上的柔和表情和出众的五官却化解了她的紧张感。

基本上,他是个看来斯文有礼的男人,而且,看不出这样的一个人会如此冒失,不只是和同一个人撞到了二次,更是泼了自己一身冰咖啡。

“又是你?”程凤书抬眼,没好气的看着他的微笑。“看来我们二个没有人被吓到。

“抱歉,你的衣服全湿了。”即使不愿意,梁时寅仍提醒自己放开她纤细的腰身,表情露出些许的歉意。

“说抱歉也还不了我一身的干爽!”他一说,程凤书就更呕了。冰咖啡渗入衣服,还一路流下腹部,说有多难受就多难受,她低头看着咖啡渍,脑中努力的想着该如何处理这种突发事件。

“是我不小心。”梁时寅仍是一派温和,看着她皱起眉,将湿黏的上衣拉开,他眼中又不经意的浮现笑意。

他掏出手帕,递向神色懊恼的程凤书,感受到她的不悦与不适,她的眼神冒火,紧抿起的唇想来是忍住了亟欲脱口的恶言。

她真的很可爱。

“还好吧?”看她不作声的接过手帕往身上擦,他关心的问。

“你看这样像好吗?”凶狠的瞥了他一眼,程凤书自认没要他负责就已经是很不错了,这个好看的男人最好别太“白目”,在一旁当苍蝇,惹人心浮气躁,要是惹毛了她,到时可不要后悔!

梁时寅没被她的眼神给吓到,心里的暖意反而更甚了。

“算了!”程凤书宣布放弃,这件衣服是没救了,全身湿黏的她只想快点回家,好好的洗个澡。“还给你!”将手帕递还给他,她转身就想拦出租车。

“等一等。”梁时寅追上前去。“这件事我该负责,至少让我赔你一件衣服。”他很诚心的想表达他的歉意。

“不用了。”程凤书大方的拒绝了。“当我倒霉就好,谁要满身咖啡味的等你买衣服赔我!

要赔衣服还不如折现,又快又方便省事。

“你讨厌咖啡?”他又露出了招牌笑容。

“我讨厌一身湿黏!”程凤书将冷冷的回答,不知为何,她的冷淡言语好像影响不了眼前的人,反而是她快被他一脸温和的笑容给打败了。

“我能理解。”梁时寅点点头。“要不这么办吧,我家就在附近,如果你不反对的话,可以到我家梳……

“不必了。”程凤书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认为在街上随便撞上的人,都会是无害的好人。

言下之意就是,谁知道这是不是新的犯罪手法?假车祸都有人在做了,更何况只是在别人身上洒一杯冰咖啡。

“我能理解。”梁时寅没为自己辩驳,只是一脸的了解,还有人畜无害的温柔笑容。“要不这样吧,我有认识的人在这家店里工作,你进里头稍微清洗一下,顺道挑一套衣服好吗?

程凤书一回头就看到“云容坊”三个字,脑袋里浮现了二个想法。

一是这么巧?他在里面有熟人?不过自己是在走出店门口时撞到他的,所以这个情况她勉强可以接受。

二是这么凯?云容坊的衣服可不便宜,这件被咖啡泼到的便宜货居然可以换到一套高级货?

“怎么,还是觉得不妥吗?”梁时寅淡淡的问。

“我只是觉得怪。”程凤书抬头,清亮的眼对上他。“你该不会是故意撞我的吧?

“故意?”梁时寅失笑。“我为什么要故意撞你呢?

对呀,他何必?整件事看来,除了一身不舒服,加上报废了一件上衣之外,自己也没什么损失了,更别说,他还愿意赔自己一套衣服呢。

但即使是如此,她也不想再多添麻烦,毕竟除非好好的洗个澡,要不然光用水擦过,再换件衣服,也很难舒服到哪里去。如果她没感觉错的话,她大概连内衣都湿了,即使换上云容坊的衣服也没用。

“再见。”挥挥手,她不再多说的转身叫车。

梁时寅一愣,连忙再度跟上。

“小姐,请让我……

他很啰唆耶!程凤书直接回头伸出手,阻断了他接下去的话。

“一千。

梁时寅的反应也很快,顿了一下后又露出了招牌笑容。

“云容坊的衣服,随便一件都会超过这个数目。

“但是我不穿。”他凯是一回事,她实不实用又是另一回事,就现实面来考虑,她宁愿拿着一千块闪人,招一部出租车直奔家门,回家洗个舒服的澡。

“如果你一定要负责,就赔我一千块,不赔的话就别再烦我了。”她是抱着“有也好,没有也罢”的态度,拿一千块也只是为了让眼前的有礼男子心安,进而不再来烦自己。当然,有人帮她付出租车资也没什么不好。

梁时寅仍是温柔的看着她,掏出皮夹抽出钞票递向她。

“弄脏你的衣服,真的很抱歉。

程凤书接过钞票挥了挥。“这就两不相欠啦。

看着她坐上出租车离去,梁时寅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看着沾着咖啡渍的手帕,上头还留有她因愤怒而紧握的褶痕。

不穿的衣服,再贵也不屑一顾?这倒是和她卖鞋的行为很相符。

看来,她是个很实际的人。

这么实际的人,该如何靠近?

梁时寅不疾不徐的走进梁心妍的办公室,梁心妍一看到他就大呼。

“哥,你来啦!”她连忙拉着他。“你看,这双鞋真的好漂亮哦!

看着妹妹桌上打开的纸盒中,那双水蓝色的玻璃鞋,他目光一闪,伸手拿起鞋子端详着。

“很漂亮吧?”梁心妍窝到他身边。“幸好你有看见,要不然还真是可惜了,那个程小姐真的一点都不会舍不得耶,如果有人送我这么漂亮的鞋子,别说是卖了,人家要和我借看一下我都还得考虑呢。

一连串的说着心里的想法,停口后的梁心妍才发现哥哥根本没在听。

“哥?”怎么他就只看着玻璃鞋出神?“你怎么了?

看向妹妹,梁时寅露出了莫测高深的笑容。

“怎么?”梁心妍心生不祥。“哪儿不对了?

那个程小姐该不会诓她吧?那双鞋哪里不对了,会让兄长露出这种可怕又诡异的笑容?

可是自己刚才捧着那双鞋子上上下下的欣赏过了,完美得无懈可击啊,怎么哥哥就这么看了两眼,就露出令自己觉得不妙的笑容?

“我想,你恐怕还得再找程小姐帮忙。

“不会吧?

想起一路走来的惨痛经验,梁心妍实在不想再找那位程小姐帮任何忙了,这样真的很伤身体耶。

“你很难过?”看着妹妹那难得一见的惊恐神情,梁时寅的笑容更深了。

她很难过,但自己却高兴极了。

又有机会与她接触了,看来连上天也在帮他,他怎么能不好好把握呢?

“我实在没办法像你一样,笑得这么开心。”梁心妍真的不懂。

啊,应该是因为哥哥从不曾和那位难沟通的程小姐接触过吧。

“不问我理由?”收起笑,梁时寅原以为妹妹会接着问“为什么”呢。

“为什么?”她相当配合的问了。

梁时寅微微正了正神色,将手掌摊开,让她看见上头的玻璃鞋。

“你不觉得怪吗?

“怪?哪里怪?”难不成真的是鞋子出了问题?怎么她看不出来?

“尺寸。”梁时寅也不为难妹妹,直接点出重点。“这双鞋和我的手掌差不多大。

“咦?”他不说,梁心妍还真的没注意到。“真的耶,这样说来,这鞋子尺寸不就很小?”她心急的将玻璃鞋拿下,脱了自己脚上的高跟鞋试穿,果然尺寸相差颇大。

“不会吧?”她呆愣住,而后想起不久前见到的程凤书,她无奈的拿起玻璃鞋。“那位程小姐个头娇小得很,没想到连脚的尺寸也比正常人小那么多。

回想起那抹身影,梁时寅笑容又现。

“嗯,这次饭店活动所赠送的玻璃鞋是量身订作的,我原以为尺寸应该会满正常的,没想到……我想这大概差了二号以上吧。”他拿回妹妹手上的水蓝色玻璃鞋,看着精巧的鞋身,想象程凤书的纤足穿上水蓝色玻璃鞋,他的身体忍不住的浮上燥热感,内心因此而骚动不已。

“我懂你的意思了。”梁心妍懊恼的坐回椅子上,神情颇为哀怨。“所以,即使我买到了鞋子,能穿的人还是只有程凤书。

梁时寅点头。“因此,你必须说服她参与你的‘夏季盛典’,另外,想必你还有一些训练工作得做。

“我不要!”梁心妍惨叫,真的不想再和程凤书打交道。

“还是你想换个方式?”梁时寅也不勉强。“放弃这双玻璃鞋,我们另外再想主题的呈现方式。

“不要!”她还是只有这么一句。

梁时寅同情的一笑。“既然如此,你就只有去拜托程小姐了。

“不、要。”她死命的摇头。

“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你希望我怎么做?”梁时寅看着已经快承受不了打击的妹妹。

希望他怎么做?意思是她可以陷害……不,请求他帮忙喽?

梁心妍看着自己向来敬爱,也一直都很照顾自己的哥哥。

“亲爱的哥哥……”她一脸讨好的笑。

“你说啊。”看着妹妹那副模样,梁时寅只想到“她”的身影。

看来心妍果然是受了不小的气,才会抗拒成那样。

不过,这对他应该是有好处的,他相当期待着妹妹接下来的话。

“那……你帮我去找程小姐,说服她参加好吗?

梁心妍一脸的祈求,紧张得屏气凝神,等待着兄长的回答,彷佛只要听见个“不”字,她就会昏倒。

“好。

出乎意料的,梁时寅答应得毫不迟疑,好像这件事一点也不需考虑,与她的战战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真的?”她惊喜的问。

“嗯。

拍拍妹妹的面颊,梁时寅再度看向手上精巧的水蓝色玻璃鞋,逸出俊朗的轻笑声。

他,求之不得。

龙破九天诀 酌墨桃花尽嫣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