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狱医 美女被用刑 爱子公主

怀里的女人一直在抵抗着,却在最后不得不放弃,这个笨蛋男人,竟然能够将自己的真心藏了二十多年。

敏姐不知道的是,在希尔顿酒店喝醉的那一夜,何若晨坐在床边整整看了她一夜,他有多少次想吻上她的唇,却都害怕她从梦境中醒来,两人之间连现在的关系都无法再维持,他如此的爱着这个女人,一直到之后有谁都不能够替代她的位置。

若玲珑走到一半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而后谎称肚子痛说要上厕所,欧翰廷便一个人先行离开,他刚刚明明看到的是她的手,他知道如果敏姐能够躲避自己的唯一原因,加上刚刚看到的何若晨他也能够猜的八九不离十。

他不是不知道何若晨对于敏姐的爱慕,但是也没想到他能够坚持这么长的时间都不曾改变,他不是没听过若笑笑说过这样的话,男女之间并非不能成为好朋友,只要一个装傻到底,还有一个打死不说。

这句话,也是若笑笑跟着何若晨学会的,当时的自己还误以为何若晨也喜欢上这个女孩儿,却在后来明白,这句话其实是他说他与敏姐的。

二十多年,一个打死不说,一个装傻到底,一直到了今天,该是个了断了,欧翰廷叹了口气,转身向博物馆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清白了的他,心情还是这样的失落,是因为若笑笑和李哲宇已经订婚了么?

想到若笑笑手上和李哲宇佩戴着一样的戒指,自己就忍不住一阵心痛,那个丫头,自己真的应该要放手么?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还这么难受?

走到博物馆,里面空无一人,冷清的博物馆似乎正符合他现在的心情,他叹了口气,而后便往回走去,却在低头的时候看见地上那双纤细的脚踝。

“你怎么在这里?”欧翰廷向上望去,果然是若笑笑那个脏兮兮的丫头,即使被那样有钱的富豪认回了本家,却还是一副邻家女孩的样子,也只有她,才会在卢浮宫的博物馆赤着自己的脚丫。

“我……那个……”若笑笑不好意思的将脚丫子往后缩了缩,她刚刚看见欧翰廷离开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荡荡的,也跟着跑了出来。

“是来找哲宇的么?他不在这里。”欧翰廷难得释怀,他看着若笑笑,而后安静的说道,说罢,便从若笑笑的身边离开。

既然已经选择了放弃,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去留恋。

“等等,我是来找来你的!”若笑笑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身边的欧翰廷身子一僵,而后侧过脸有些意外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若笑笑生怕欧翰廷再会离开一样急忙转过身从背后抱住了他,“我想跟你说声谢谢。

欧翰廷感受着身后这个人儿传来的温暖,忍不住笑了,第一次他可以这样卸下防备,笑的这样轻松,“谢谢我什么?

“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照顾我,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谢谢你对我说过,你爱我。”若笑笑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一大推,最后终于说了一句,“谢谢你在普罗旺斯,那样的保护我,我不会再出现在你和哲宇之间了,你们兄弟应该和解了。

欧翰廷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意外的转过身,“你什么意思?

若笑笑仰着头装作一脸无谓的看着欧翰廷,“我是来与你道别的,我已经答应别人,在这场宴会之后便会消失在李哲宇的世界之中,刚刚G先生说的婚约我也会取消,我不会再参与到你们之间的生活了。

“为什么?”欧翰廷盯着若笑笑,终于从口中问出这几个字,若笑笑不是很爱李哲宇么,在自己接近的时候总是要选择躲避,为什么这一次,会选择离开?

“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后来不让你接近我么?”若笑笑装作一脸无谓的看着欧翰廷,欧翰廷当然明白她说的后来就是那次普罗旺斯被强奸的时候。

“为什么?”欧翰廷低声问道,那次也是促成他离开若笑笑的真正原因,他在若笑笑面前暴露自己残忍的本性,让她害怕的恐惧自己。

“因为你看到了那样的我,那样不美好的我。”若笑笑淡淡的说,“那天我就想给你解释,但是后来你却已经走了,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交集,你有若玲珑不也是很好么,哲宇也有属于他的女人去疼爱,我还有我的哥哥,不算孤单,答应我,从现在开始,就当没有遇见过我好么?

若笑笑说到最后已经哀求起来,她不是不爱欧翰廷,只是那一次,她的心受到的伤害远远比身体上受到的创伤要重的多的多,欧翰廷看见自己被别的男人压在了身下。

那样屈辱的自己,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点,即使现在,突然间有了万千身价,但是若笑笑心里还是那样自卑,因为她没有为自己深爱的男人守住身子,即使与李哲宇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她也从未做错任何越级的事情。

“好。”欧翰廷冷冷的看着她好久,终于点头说了一个字,若笑笑松开手,准备离开的时候,欧翰廷握住了她的手,接过她那双高跟鞋,小心的为若笑笑穿了上去。

她是掉落在人间的天使,但是他不是她的归属。

若笑笑忍着自己的泪,拼命警告着自己不许哭,然而,泪水却还是大把大把的掉了下来,她有什么资格再去哭,这个男人真的不属于自己了。

自己这样用心爱着的男人,那个半夜会做宵夜给自己吃的男人,那个陪着自己看着电影的男人,那个生气时候会狠狠亲吻自己的男人,那个背着自己走出迷宫的男人,那个因为自己自杀而自责不已的男人,那个失去他们孩子而痛心的男人,那个在她面前难得一笑的男人……

在这个晚上,都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关于他的记忆,关于她的爱情,关于他们短暂的婚姻,关于他们短暂的故事。

“如果再相遇,可不可以重新开始?”欧翰廷帮若笑笑穿好鞋子,终于忍不住问道,“如果有如果的话,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开始?

他伸手接住若笑笑的泪,却没有再抱住这个女人,她已经有了她崭新的未来,她会在巴黎这块土地发光发热,他是她的过去,连带着那些不堪的回忆,她都应该通通丢掉,然而,为什么他的心会这么痛呢?

痛的快要掉下眼泪来,即使看着自己的父亲背叛母亲的时候也没有掉下的泪,即使是自己母亲对自己不闻不问只关心着那个所谓的弟弟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掉下的泪,都是忍着,忍着放在肚子里的泪,却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所有人都惧怕这个男人,他的母亲也不除外,于是只有牺牲了自己的妹妹,那个时候的何若晨,甚至都不明白大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却觉得欧翰廷那样小,甚至只有四五岁的年纪,却已经知道了隐忍。

所有的一切不幸,都来自于那个男人,他毁了两个女人的一生,却让敏姐彻底对爱情死心。

这么多年来,她怀上李哲宇之后,那个男人也没有停止对她的虐待,一直到了她生下这个孩子,欧氏夫人终于赶回跪在这个高傲男人的面前,求他能够放自己妹妹一条出路。

那个男人才真正罢休,之后的敏儿便留学法国发誓再也不会回到台湾,而那个孩子,却被那个男人强行留下抚养,或许是他长得更像自己一些,那个男人对于小儿子的喜欢远远超过了对于欧翰廷的喜欢。

欧氏夫人也终于能够松了口气,她对于这个男人只有服从,于是也开始疏远自己的大儿子,或者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对于自己的亲生儿子却是不闻不问。

那几年,只有自己陪在欧翰廷的身边,欧翰廷的早熟他是早就见识过的,然而,他的隐忍却是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一直到了五年前公司破产,他都一直将自己隐藏的那样好。

直到现在,他都不肯告诉李哲宇真相,就是因为他对这个弟弟,也是自己唯一的至亲,想要更好的保护,如果当时的李哲宇能够如欧翰廷一样早熟的话,那么他应该知道,欧翰廷将他赶出家门包括逼他改姓,就是因为害怕自己失败,会连累到自己这个弟弟。

要知道他分给李哲宇的TONY公司是欧氏名下唯一残留的一间公司,欧翰廷几乎将全部精英都调集到那家公司,只为辅佐李哲宇,这么多年来,李哲宇都一直恨着欧翰廷的冷酷无情,却一直不知道欧翰廷一个人承受了多少压力。

他在欧翰廷的身边,最是明白,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离开,但是一想到记忆中那个女孩儿,他就忍了下来,他固执的认为,只有自己留下来才能再看到那个女人,果然,一直等到欧翰廷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敏儿总算从法国赶了回来。

她娘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欧翰廷,那个时候的欧氏夫人已经发疯,是敏儿跪着一个一个将钱求回来的,当时的欧翰廷是怎么也不肯接受敏儿的钱,一直到敏儿决绝的将那些支票丢在地上,说这些都是借给你的,等到三年后,你是死是活,都要加倍还我。

这因为这句话,欧翰廷才肯接受那些钱,也肯慢慢接受当年破坏自己家庭幸福的这个女人,也可以说欧氏企业之所以能够这么快成长起来,也是敏儿出了很大一部分力。

从一开始,两人之间的沟通,都是需要由何若晨来完成,到最后,欧翰廷还钱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唤了一声小姨,他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恩怨,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然而,何若晨明白,她的心里始终放不下的人就是李哲宇,就像他放不下她一般,这么多年,他放荡自己,到处勾搭女人,但是没有一次能够让敏儿能够正眼看自己一回,她对于自己,似乎没有一点点超过上下属的感情。

他不甘心!他知道她已经单身这么多年,可是她从来不肯接受任何男人,她的心里只有李哲宇这个儿子,所以他才会从一开始便一直帮着李哲宇,甚至在他们两兄弟争夺的时候选择离开,因为他们都是有秘密的人,他不愿意看到敏儿伤心,如此而已。

一直到来巴黎的这两个星期,他们第一次可以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他享受着与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甚至将这些日子当做上天给予的恩赐,他爱着这个女人,一直爱到了骨子里面,知道的人只有欧翰廷。

但这件事情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死穴,他们都从未提及过这件事情,因为如今这局面,只要有一个人出格,那么所带来的一系列反应都是意想不到的。

敏姐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何若晨对自己说的这句话,她现在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这个男人竟然对自己说喜欢她?真是可笑。

敏姐拉下何若晨的手,转身准备教育这个男人的时候,何若晨却已经不由分手的将她按在了长廊上的罗马柱上,敏姐还未暗反应过来的时候,何若晨已经凑近了她的耳边,“你该不会想这个样子被欧翰廷看见吧。

敏姐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她怎么原来都没有发觉过这个男人是这样的可耻,或者说除了那个男人以外,从来没有人敢对自己这样放肆!

何若晨趁着酒劲戏谑的贴近她的身子,而后俯身在她的脖间亲吻,“敏儿。”他轻轻的唤着她的名,敏姐一瞬间都不能动弹,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可以这样放肆,更该死的是她现在根本不能发出声音,如果要是被欧翰廷看见,自己的脸还往哪里放?

敏姐怒气冲冲的盯着何若晨,何若晨却是笑着吻上了她的唇,湿润的嘴唇碰触到她柔嫩的唇瓣的时候,何若晨满意的笑了,看着敏姐不可置信的眼神,何若晨却一步一步深入。

欧翰廷走到长廊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心中有些奇怪,刚刚他明明看见何若晨往这边跑来,也是疑惑了一阵,却猛然看见罗马柱后露出的那只白嫩的手,欧翰廷慢慢的走上前去,却在转身的时候看见了追了出来的若玲珑。

“你怎么追来了?”欧翰廷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女人。

“我担心你。”若玲珑虽然嘴巴上这样说着,眼睛却忍不住望向四周。

“这里没人,我们走吧。”欧翰廷直直的往回去的路走回,若玲珑有些奇怪的望着走廊,奇怪,她刚刚明明看见欧翰廷朝这里跑来,怎么这会儿又说没人,然而她自己都不清楚的是,她关心的那个人其实并不是欧翰廷,而是李哲宇。

“放开我!”听到欧翰廷的脚步声消失之后,敏姐毫不犹豫的给了何若晨一个响亮的耳光,“你太放肆了!

“怎么,你心动了么?”何若晨邪气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似乎那个巴掌还不够响亮。

“你这个无耻的家伙!”敏姐怒极而骂,反手又是两个耳光,“你要是再敢碰我,我绝对会让你……

敏姐的话还没说完,何若晨已经将她紧紧搂入了怀中,狂热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伴随着他梦呓一般的话语,“如果一直这样看着你的话,那么还不如让我死好了。

异界狱医 美女被用刑 爱子公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