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悦男朋友有70种方式 默读肉车

我想我始终是个一般的女人,没办法变成袁青青和关昕越那般的宠辱不惊、淡定恣意,我依然怕死,怕所有会威胁我的东西,我唯一改变了的可能就是经历之后才能鼓起的勇气吧。

在我扑进穆天怀抱的这一刻我所有的委屈和害怕都在逐渐淡定下来的安心中慢慢消失。

穆天只说了一句话,静静抱着我听着我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大手在我的背上轻轻拍着,用行动无声地安慰着我。

如果换成来新加坡之前,我觉得想不到我会有今天这样的决定,很有可能早就因为自己的胆怯溜走了。可这几天却让我莫名其妙产生了悸动,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特定环境下的特殊感觉,等到一切恢复正常这种奇怪的感觉不复存在了吧?

这个念头一起,我抓住穆天衣袖的手就更加用力了。

等到我终于停止哭泣后,翟晓轶和白狼已经进来房间了。翟晓轶进来后看了我们一眼就守在门口警戒着外面。白狼进来后就有些暴躁地低吼起来,一双大眼睛瞪着被穆天抱着的我。

此刻我才觉得不妥,自己竟然直接就冲进了穆天的胸怀,脑袋都没有给我一点的缓冲就做出了选择。

我赶紧退出了穆天的拥抱范围,擦干眼泪不敢再看穆天和白狼。

穆天摸了摸白狼的脑袋表示奖励,白狼才笑呵呵地接受了。

穆天走到了翟晓轶的面前,脸上是淡然的微笑,他伸出了手:“我叫穆天,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也表态。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会竭尽全力护你周全。

翟晓轶只犹豫了一秒就握上了穆天的手:“穆先生,谢谢,我或许给自己谋了一个不错的职位。

“我很欣赏你,以后可以一起练手。”穆天淡淡地笑着。

白狼使劲瞪着翟晓轶,眼神里多了一股排外的敌意,嘴里发出咕噜的声音,小声强调:“我,厉害,最厉害。

穆天转身看着白狼,说:“跟安叔汇合,你来带路,这里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

白狼破天荒地摇摇头,指着我说:“闻着味道过来的,半梦。

我赶紧点头,简短说了最简略的路线,决定原路快速返回。

穆天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视线在我的脸上流连,好一会才说道:“苏半梦带路,白狼开路,我们俩断后。

穆天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我也进入状态开始指路。白狼身手迅猛、嗅觉灵敏,往往还没有听见敌人的声响就被白狼发现了。虽然回程的路上敌人增加了,可我反而觉得安全了很多。一路小跑到破开的窗户前,白狼一个箭步就跃了出去,穆天也没有犹豫,把我抱在怀里就跟着出去了,翟晓轶紧跟其后。

我搂紧了穆天的脖子,闭上眼睛感受着下降的失重感觉。终于停下后穆天并没有放开我,而是抱着我奔跑起来。

我知道我脚程慢,在赌场外不赶紧和安叔汇合就很容易被钱先生的人看见,那时候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白狼并没有朝着安叔的方向去,而是往夜色更浓的黑夜跑去。

很快就到了一辆车的面前,穆天把我放下让我进去,就在这个时候白狼皱起了眉头。

穆天一眼看过去:“怎么了?

白狼眉头越来越深,眼睛里也多了一股担心:“安叔有危险了!

“快去!”穆天赶紧吩咐道,“必须保安叔的平安,只有最后一个小时了,不要念战,带着所有人火速撤离!

白狼点点头,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型耳麦扔给穆天就迅速离开了。

穆天把耳麦塞进了耳朵里,让翟晓轶赶紧上车。

一路上穆天的眉头都皱得很紧。车速也特别快,一路狂奔到港口的一间民居,就扔下车走了进去。

穆天敲了五下门,里面问了一句谁。穆天说:“长江黄河水东流,我姓穆。

门马上被打开了,里面是一个瘦黑的男人,恭敬地把穆天迎接了进去:“穆先生,就等您来了。

穆天点点头,大踏步走了进去:“安叔有没有留言。

“安先生让我们先送您离开。”瘦黑男人让我们进屋后赶紧锁了门。

穆天摇摇头,道:“走是来不及了,还有最后不到一个小时,必须等到安叔。你赶紧去安排,把所有的船只都排好,到时候直接出发。

瘦黑男人连忙点头,小声对着耳朵里的耳麦下达了命令。

穆天坐在桌子前,紧张地看着时间,桌子上有一个小型的仪器,正在闪烁着鲜红的倒计时。

我心里有些不安,但这个时候我更加不敢说话。

穆天看着坐立不安的我,拉住了我的手,让我坐在他的身边,轻声说:“知道我每次点在你手心的意思吗?

“是天数吗?”我猜测道,“是安叔他们来救你的时间?

“猜对了一半。”穆天的目光落在了一直在倒数的数字上,像时间一样的仪器。“指的是它的倒数时间,一旦倒数为零,安置在赌场的炸弹就会全部爆炸。

“炸弹!”我脱口而出,完全掩饰不住自己眼睛里的惊讶和恐慌。看着仪器上不停跳转的数字,没想到这个竟然就是炸弹的控制器。也就是说一早就设置了五天的时间,只要时间一到就会自动爆炸,难怪穆天一直在催我赶紧离开。要是我离开了,安叔在规定的时间内找不到穆天,那岂不是穆天就会随着这些炸弹一起魂飞魄散吗?

我心里一阵后怕,后背渗出了一层冷汗。不敢想象之前我一直待在一栋随时会爆炸的地方,更不敢想象如果我没有决定回来,那等待穆天的是什么结局。

穆天点头道:“我是抱了很多的希望能得到这座赌场,但是我也不会一点防备也没有,半个月前我就让人安装了炸弹。只是没有想到我会有启动的那一天,我跟安启然做了约定,只要我发射了警报就把炸弹打开,时间就是五天的时间。现在炸弹启动了,联系不上安启然就没有办法让炸弹停下来,要是安叔赶不回来,事情就不妙了。

穆天说道最后,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握紧的手心暴露了他有些焦急的心理。

我咬紧了嘴唇,明白了现在事态的严重性。穆天跟钱先生的势力相对比起来显然是钱先生占上风的,就算穆天这边倾尽全力来救穆天,或许还借用了盟友的力量,恐怕也难在地头蛇上讨到便宜。所以只要救出了穆天,就要马上撤离,一旦被钱先生的人缠上,恐怕就一个都走不了了。

翟晓轶站起来:“穆先生,我去帮忙吧,我枪法很好,可以掩护白狼他们的撤离。

穆天摇摇头,示意翟晓轶坐下:“不用,我这里信号还没有连接上,在不清楚情况前,都不要贸然行动。他们没有人认识你,指不定还会出岔子。

十几分钟后,瘦黑男人再次跑了进来,说道:“穆先生,已经全部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准备撤离。刘先生在那边接应您,只要出了海就安全了。

穆天站起来:“很好,现在就等安叔他们了。你们自己的行动做好掩护,我可不打算放弃新加坡。等着吧,我一定会来一雪前耻的。”穆天的拳头握得很紧,连手表面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这两天,穆天所受的耻辱恐怕是我想象不到的,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被肆无忌惮地踩在脚下,还要装作不在乎的模样,若是没有一颗强大的心理,任谁也受不了吧?

“穆先生放心,只要你的命令有效一天,我们就绝对坚守。”瘦黑的男人脸上全是忠诚的表情。

穆天的身体突然顿了一下,眼睛一睁:“通了。

我差点要站起来,眼睛紧紧盯着穆天的耳朵不放,想要知道那边的情况。

穆天的手捂着有耳麦的那只耳朵,仔细听着:“安叔,你们人在哪里?

“你和白狼分成两路,白狼的那一队断后,你带着人赶紧赶向码头。到了之后马上上船,我们已经先一步离开了,过不了多久就会跟刘总汇合,你们赶紧跟上不要无畏牺牲。白狼那队速度快,让他们绕开赌场甩掉钱先生的人,只有十分钟了,时间不多了,赶紧离开炸弹的范围!

穆天的命令十分坚定,说完之后说了一声走就赶紧跟着带路的瘦黑男人到了码头。

码头上已经停了一排排的船,都不是特别大的船,被发现的概率不大,毕竟这个码头这样的船太多了。

穆天把我推给了翟晓轶:“带她上船先走,我在这里等着白狼。

“穆先生!”我睁大了眼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不是一起走吗?

穆天摇头:“我不那样说,安叔肯定不会带人上船,我必须等到白狼安全到达我才能离开。

我还想说什么,已经被翟晓轶控制了手脚,我挣扎着说放开我,但是翟晓轶直接把我抗在肩头带上了船。

船很快就开了,夜色下我根本就看不清穆天的身影。

轰隆的一声,水面震动开来,连船差点都要栽倒。

我和翟晓轶已经进入了楼道,在这个角落并没有人来巡逻,我看了看四周想起来了这里的位置。

我拉住了翟晓轶的手腕,低声说:“听着,这里转过角就有一个摄像头,你负责解决。

翟晓轶点点头,摸出了自己别在腰间的手枪。翟晓轶带上了帽子,遮住了自己的头顶,慢慢靠近了转角的地方。

我朝着摄像头的位置,伸出了手腕,闭上眼睛,感受着手腕上的灼热:“右方十一点方向。

翟晓轶一点头,手枪在他的手中一转挥了出去,片刻之间一声砰的声音响起,摄像头被打碎了。

翟晓轶走在前面,确认没有人之后给我做了个手势。我走过去,四下一看,指着一条最狭窄的道路,说:“这边,监视器最少,人应该也不会多。

翟晓轶点点头,向前走去。

没走几步就从另一条岔道上出来一个人影,他诧异地看着我们:“你不是已经。”还不等那人说完,翟晓轶上前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我看着这个人直接栽倒在我的面前,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多想赶紧跟上了翟晓轶的步伐。

一路上也碰到了好几个人,但是翟晓轶的果断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考就上前把人放倒了,而这一路上的摄像头也在翟晓轶的枪法下全都被毁了。

我最先去的地方不是穆天的房间,而是监控室!

监控室的人肯定会看见有摄像头灭了,一两台可能是因为机器坏了,但是连接着灭掉就说明出事了。一定会有人要去报告钱先生,那样的话他就会派人回来支援。如果我们能敢在人去通知之前把监控室给占领了,不仅可以延迟钱先生回来的时间,也可以为安叔他们的营救制造更大的便利。

更何况,我还在担心一个问题。

既然钱先生都想到了有人回来救穆天,那钱先生还会把穆天放在原地,穆天有没有可能已经被秘密转走了,而这里只是一个诱饵。

我心里有些慌,最害怕的就是这个可能。

眼前就是监控室了,翟晓轶直接一脚踹开了门,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里面的两个正要出来的人给一把敲晕了。里面那个人正要掏出手枪,翟晓轶一枪打过去,击中了那人的手腕,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窟窿。那人痛得大叫起来,翟晓轶一步上前大手就敲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翟晓轶手中的手枪虽然不是真正的子弹,但是能打破的摄像头的子弹威力也不弱。

我赶紧进去把摄像头的上的画面全都看了一遍,记住了人比较多的地方,快速浏览了一条人少的路。我的视线落在了关着穆天的房间外,只能看见穆天房间外的那个摄像头的画面,门口站着几个拿枪的黑衣人,一脸的警戒。但是始终都找不到穆天房间里的那个摄像头的画面,是穆天不在房里了,还是那个摄像头的画面转接在钱先生的房间里?

不管了,先去穆天的房间吧!

我把监控器全都关闭,找到插头使劲踩,想要把插头踩弯,这样就没有办法被后面来的人打开了。

正在奋力踩的时候,噼里啪啦的破碎声传来。我闻声望去,就看见了把所有屏幕砸碎的翟晓轶。

翟晓轶转脸看着我,一脸笑意:“这样是不是更快点。

我抹了抹自己额头的汗水,不得不承认自己笨了。

翟晓轶重新握住了枪,还把倒地的两个人的枪都捡了起来:“你已经很不错了,遇上这样的情况还能这么清楚的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我之前执行任务保护一个达官的老婆,什么都还没有发生,就吓得到处大叫,呵呵。”翟晓轶轻笑了两声,冲我作了前进的手势就走了出去。

我眨了眨眼睛,决定接受这个夸奖。

我赶紧跟了出去,追上了翟晓轶的步伐。

我在后面小声跟翟晓轶指明方向,一步步靠近了穆天的房间。不管穆天在不在那个房间,去了就知道了,大不了就给安叔他们探路了。

前面的转角就是穆天的房间了,可是门口守了好几个人,根本就突破不了。

翟晓轶停留了一会就要往前走,我瞪大了眼睛赶紧拉住了他:“你疯了吗?你出去就会暴露,到时候你还能有命吗?

翟晓轶回头冲我一笑,小声道:“这是我给自己下的命令,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我从来没有败绩,相信我。

我心里不愿意让翟晓轶彻底卷进这个事件,只要翟晓轶停止行动现在还有抽身的机会,要是出去了,没有办法一击毙命那就面领着被钱先生永久追杀的困境。只凭翟晓轶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逃得过钱先生的追杀。

我冷下了眼神:“你确定吗?

翟晓轶坚毅地点头。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抓紧了翟晓轶的手腕:“好,我苏半梦一定会报答你的,从一开始我就欠了你,现在我也欠了你一条命。

“难道欠我的不是穆先生吗?”翟晓轶突然说道,带笑的眼眸似乎并没有把眼前的危机放在心上。

我一下子愣住了。对啊,救的人是穆天,欠人情的是穆天而不是我难道不是吗?为什么我第一反应是揽在自己的身上?我皱起了眉头,心里一下子慌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让我不受控制的东西在破壳而出。

我赶紧说道:“对,是穆先生,穆先生会保护你的。”或许我只是把我和穆天的命运结合在了一起,毕竟穆天活不了我也活不下来,我只是因为这点,没错,只是这样!

翟晓轶嗯了一声就收起枪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模样走了出去。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走过去,跟那群黑衣人搭起话来。

领头的黑衣人看了翟晓轶一眼:“你不是休假吗,怎么过来了?

翟晓轶一板一眼的地说:“钱先生让我确定穆先生还在不在,外面混乱起来了。

领头的人嘿嘿笑了起来:“放心吧,穆天跑不掉的,让钱先生安心吧。赌场这么大就算是进来了人也找不到穆天所在的位置的。

我听着他们的话,心里也有了一丝安慰,看来大方向是没有错的。我左右看了看,也走了过去,人太多了我必须要帮忙。我下意识就握住了手心里的匕首。

“谁!”黑衣人看家见我一下子举起枪来。

我赶紧把帽子摘下,娇笑起来:“是我,我是苏半梦。

黑衣人皱起了眉头,手里的手枪甚至拿了起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其实钱先生并不信任我,不然就不会这么快把我送走,也不会脸手下人对我的信任都没有翟晓轶的高。

“苏小姐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在这里?

我慢慢走近他们,翟晓轶也慢慢退到了这些黑衣人的身后。我轻笑了几声:“你们在警惕什么啊,这些都是钱先生的计谋,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们吗?穆先生的救援肯定会来,他们还不知道我已经投靠了钱先生,所以要接近他们我就是最好的人选。

黑衣人左右看了一眼,似乎还是不是很相信的样子,手里的枪并没有放松。

我无奈地笑起来:“那你们要怎么相信我?好吧好吧,我知道是特殊时候,我离开好吗?我现在就去钱先生那里。”我给已经站到最后面的翟晓轶使了一个眼神,然后转身离开。

我瞄准旁边的绿植,转身的同时直接往大盆栽的方向跑去。

随后惨叫的声音响起,之后便是恐慌的枪声。我蹲着抱住了自己的耳朵,这种近在咫尺的催命的声音让我心脏都要绷不住了。我努力去睁开眼睛去看外面发生的事情,因为我清楚的明白翟晓轶再厉害一个人也没有办法把这么多人都制服。

我真开眼睛看见了掉落在我手边的手枪,我颤抖着捡了起来,一把抓起来大叫了一声朝着最近的黑衣男子按下了扳机。

砰的一声,男人栽倒在地上,露出了翟晓轶刚好躲过子弹的背影。

我算是救了翟晓轶一命吗?太好了,我也帮上忙了。

我的手指不停颤抖着,手枪的后坐力让我根本就握不住手里的东西了,而眼前已经有一把黑洞洞的枪口面对着我。

我睁大了眼睛,想要躲开,可是身体就像是僵在了原地,根本没办法动弹。

子弹朝着我的脸面冲了过来,片刻之间我整个人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滚落在一边。

白狼独有的低吼声在我耳边荡开,随后我就被放开了,野兽一般的白狼行动迅速,加入战局中直接就挽救了处在劣势的翟晓轶,几分钟就解决了所有的黑衣人。

我赶紧爬起来拿起钥匙去开门,一把推开门就看见了站在门口微笑着的穆天,他说:“你很棒。

这一瞬间我的眼泪水再也忍不住,蓄积了太久的紧张和恐怕携带着眼泪汹涌而出。

我两三步跑到了穆天的面前,抱住了穆天的身体大声哭了起来。

取悦男朋友有70种方式 默读肉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