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色哥导航 大唐之美女如云

虽然叶澜在脑中已经脑补了无数圈叉纪凌辰的姿势,但是面上还是能够保持着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她索性开启不要脸模式。

双手环胸,笑道:“帅哥,你知道吗,你有一个很大的特征。

“那个特征就是——口是心非。

“不过没关系,我都知道,你千里迢迢的从国外给我买回药来,说明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心意我领了,谢谢啊。

“你也有一个特征……

“我知道,美!”不等纪凌辰把话说完,叶澜直接抢了话了。

不抢不行啊,这特么从纪凌辰嘴里面吐出来的,绝对没有什么好话。

“我从小就是美到大的,别人都夸我,谢谢你也这么觉得吼。

纪凌辰:“……

好吧,这个女人就是这种德行,他还说什么呢。

本来的目的就是送药,纪凌辰瞥了一眼叶澜的手腕,那里还是稍微有点淤青,但是已经不明显了,用了药之后,应该就差不多了。

于是也没有打算再做逗留,转身就要离开。

“帅哥!

身后一道脆生生的呼喊,纪凌辰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过了头。

“这药膏……好用吗?

女人笑靥如花,带着些许的羞涩,居然有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既然送别人东西,那多少也要有点诚意吧,我问问功效应该不过分吧?

纪凌辰沉默了半晌,最后点了点头。

“应该挺好用的,老张家的狗腿部受了点伤,涂了就好了。

不给叶澜任何的缓冲时间,纪凌辰扯了扯嘴角大步离开了。

叶澜:“……

拿着手上的药膏,莫名有点烫手怎么回事儿。

拐弯抹角骂她是狗。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

纪凌辰回到车上之后,无意之间看了一眼后视镜。

男人的嘴角是上扬着的,他在笑。

纪凌辰微微一怔,然后重新恢复了面无表情。

跑了那么远去买药,甚至加快了行程,在计划之前赶回国,他究竟在干什么?

这里是一个地下的停车场,很安静,偶尔有车子行驶来,或者行驶出去。

纪凌辰在车上坐了足足有小半个小时才重新的发动了车子,整个人又恢复了往常的状态。

去想那么多干什么,左右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

“叶澜,你都盯那个药膏盯了有半个小时了,到底要干什么啊?

叶一航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游戏,但是某人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怪异,让叶一航连游戏都玩不下去了。

从到家开始就什么也不干,掏出一个药膏直勾勾的盯着,你说吓不吓人?

瘆得慌。

正当叶一航开始思考要不要夺门而去的时候,叶澜突然抬起了头,面色煞白,直愣愣的盯着他,毫无生气,并且猛地扑了过来。

“啊,妈妈啊!

叶一航弹跳了起来,声音都变调了。

他别的不怕,就是害怕鬼。

说起来一个大男人害怕鬼什么的,也是有点那啥。

但是都是小时候被那个坑弟的姐姐给搞得,非要带着他在大晚上看午夜凶铃,当时他还只有四岁……

心累。

最让叶一航心累的是,叶澜突然抱着他突然笑了,倒在沙发上笑的肆无忌惮,笑出了眼泪。

“啊哈哈哈,笑死我了,狗娃子,你现在还害怕这些东西啊,刚才你居然叫妈妈,哈哈哈,你都成年了,羞不羞啊……

叶一航:冷漠。

他有一个假姐姐。

“叶澜你够了啊!

“狗娃子,你叫我啥?”叶澜一边抹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看着他,语气虽然柔和,但是却无端让叶一航感觉后背一凉。

“姐……

虽然不情愿,但是叶一航还是臣服在某人的淫威之下。

“乖,狗娃子。

叶澜摸了摸叶一航的头顶。

叶一航:“……

而叶澜叫完了叶一航的小名之后,她又开始心塞了。

狗。

神特么的狗。

于是叶一航又看到了一个捏着药瓶,不停骂着的神奇女子。

他姐今天是真的不正常了。

“对了姐,我给你看个东西。

叶一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留下了做什么一句话就兴冲冲的跑上了楼,再一次下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个箱子。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叶澜本来有点无精打采的,被叶一航这表情也给勾起了好奇心。

叶一航冲着她点了点头,往前一放。

“你自己打开看一看呗。

叶澜不是没想叶一航会不会搞个恶作剧想要吓吓她什么的,但是转念一想,叶一航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就打开了纸盒。

纸盒里面有一坨白色的东西,软软的趴着,蜷缩成一团。

“怎么样?”叶一航观察着叶澜的表情,满眼的期待。

“这是……”叶澜皱了皱眉头,然后试探的问道:“猪?

叶一航:“……

也许是叶澜的猪太伤人了,纸盒里面的小东西也开始抗议,动了两下,发出了几声“喵喵”的叫声,奶声奶气的。

是猫啊。

猫叫叶澜还是听得明白的,只是太小,再加上趴在那里才没有看明白。

失误,全部都是失误。

在叶一航怀疑的目光里,叶澜尬笑了一声,然后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我这不是没看清楚嘛,不怪我……

……

接下来的时间,叶一航在那里撸猫,叶澜躲着远远的看着叶一航撸猫。

“姐,你不过来摸一下吗?

叶一航发出了邀请。

叶澜坚决的摇了摇头,“狗娃子,我觉得你是想要害死我对吧,真的有意见咱们明说呗……

叶澜对毛类有轻微的过敏,小猫看起来是挺可爱的,但是真的叫叶澜养,打死都不要,她总觉得猫会突然咬上她一口。

都是亲姐弟,叶一航是什么心思叶澜又怎么不清楚呢,果然没过多久,叶一航就开始套路了。

“姐,我觉得我们家挺冷清的。

“哦,没觉得。

“平时你跟爸出去工作的时候,家里就剩下我,我挺孤独的。

“要不给你找个工作干干?不过你英语四级过了没?

叶一航:“……

英语四级是每一个英语成绩不好童鞋的噩梦。

然而真的就这样放弃养猫,叶一航又不甘心,于是他咬了咬牙接着道:“姐,你看这个小猫怎么样啊,可爱不?

为了极力的让小猫可爱一点,叶一航还把猫托了起来,然后猫尿了……

这就尴尬了。

房间一时间都安静了,最后叶一航把猫往箱子里面一放,开始跳着脚去洗手间洗手去了。

可怜的娃。

叶澜悲悯的望着叶一航的背影,然后慢悠悠的道:“狗娃子啊,一会儿把猫给人家送回去吧。

叶一航计划已久的养猫行动,再一次破产。

……

叶澜窝在沙发上刷朋友圈。

纪凌辰的朋友圈依旧那么干净,像是月初领到了工资交了房租,付了贷款,再吃一顿大餐的白领的钱包一般。

啊啊啊啊。

叶澜抱着手机打了一个滚儿。

她的手腕上已经涂上了纪凌辰给的药膏了,药膏的味道算不上好闻,但是使用感不差,清清凉凉的,抹上就化开了。

叶澜没有刷到纪凌辰的朋友圈,倒是看到了傻狍子少爷发了好几条,叶澜想了想,戳开了他的对话框。

(叶叶叶子):睡了吗。

那边很快就回复。

(花花花女):没睡!小姐姐你是睡不着要找我聊天嘛,我正闲的没事儿干呢,有什么生活上的苦恼告诉我啊,我是一个忠实的倾诉者……

陈东升一连着发了好长好长的消息过来。

从叶澜加上陈东升,陈东升的昵称就是那个奇奇怪怪的(花花花女)。

陈东升一直强调这是巧合,叶澜对昵称什么的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就懒得说什么,实际上她之前借陈东升手机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他的昵称了。

那个时候陈东升的昵称明明是——(宇宙第一大魔王)。==

一个无比中二的昵称。

不知道叶澜早已经看穿的陈东升还在为他的昵称而沾沾自喜着,做梦都能笑醒。

他跟小姐姐的微信昵称是一对的哦,那是不是以后也是一对啊。

想想就有点小兴奋。

(叶叶叶子):我今天看到你小舅舅了。

(花花花女):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我小舅舅回来了啊!

陈东升都不知道纪凌辰回来了?

叶澜打字的速度慢了下来,想了想继续在屏幕上敲了起来。

(叶叶叶子):不知道,拍摄的时候看到的,没有什么别的事儿,不是你之前说要带我去你家玩嘛,我就问问什么时候,过段时间应该要忙起来了。

(花花花女):小姐姐,我问了,我小舅舅是回来了,都没有给我说!那我们定在后天,后天你带我家来玩好不好?

(叶叶叶子):那纪凌辰也会在现场吗?

(花花花女):肯定啊,我们家里一起聚会,嗯……见我的朋友,我小舅舅肯定会在现场的。

……

在确定纪凌辰会到现场,约定好见面时间之后,叶澜聊了几句就跟陈东升说晚安了。

实际上借着陈东升这一层去跟纪凌辰有所接触,叶澜有时候也有点隐隐的不忍心。

陈东升应该是挺喜欢她的吧?

正是在了解这一点,叶澜尽量的在平时跟陈东升接触的时候,保持着朋友的距离,不给他什么暗示,有什么好处的时候也想着他的一份。

少年的感情像是诗。

他现在对她可能还是处在一种皮相上的迷恋,到时候找到了真正灵魂上吸引的人,这段时间的喜欢,就可以随风而散了。

……

约定好的那天是一个周末,天气极好。

叶澜难得的赖床睡到了中午。

睡得多,整个人的气色也好多了,叶澜不紧不慢的洗漱,练瑜伽,吃午饭,然后就开始打扮工作。

因为考虑到还要见到长辈,叶澜这次穿的相对来说就乖得多。

香槟色的小裙子,扎了一个丸子头,妆容也是尽量往清新气质的来。

要不是因为身材太好,脸也艳丽了点儿,说是在校大一学生都绝对有人信。

当叶澜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叶一航都被这突然大家闺秀起来的叶澜给吓了一大跳。

“你这又是要去勾搭哪个涉世未深的小伙子啊……渍渍渍……

叶一航围着叶澜转了一圈,最后叹息道:“完蛋了,完蛋了,那个小子绝对要栽了,心疼他!

叶澜对叶一航也没有那么客气,伸手就朝着叶一航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你姐我不是去勾搭什么涉世未深的小伙儿,而是去制服一只桀骜不驯的大灰狼。

“有没有觉得你姐的身影更加的高大了,气质更加的凌然了?

叶一航翻了一个白眼。

屁哦。

……

从陈东升的财大气粗和单纯叶澜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的。

不过叶澜也没想着从陈东升那里捞什么好处,他有钱是他的事儿,主要是她也不穷啊。

但是这种早就有了预料,并不代表车子直直的驶进军区大院的时候,她还能淡定的起来。

“小姐姐,你别害怕哈,我外公是那块儿的,但是现在也已经退休了,我们家里除了我二叔就再也没有干那一行的了……

“嗯嗯,我挺好的,没事儿。

叶澜干巴巴的笑了两声,然后陷入了沉思。

话说……

她如果把军人的儿子给睡了,应该……不会被抓起来吧?

……

怀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小车过了层层的关卡,终于在一栋看起来很是简洁却不失典雅的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纪宝莲早就已经等在了门外,叶澜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她的眼睛就一亮。

儿子说要带着心仪的姑娘回来了,纪宝莲无疑是最激动的那个。

虽然儿子年纪也不大,但是遇到合适的那就早点成家的好,老三都快三十还没成家,已经把她给吓到了。

女孩长得漂亮没有什么可以挑的,怪不得陈东升那个小子整天挂在嘴上。

就是儿子在把人邀请过来之前再三的强调他们现在别叫错称呼,拿着叶澜当他的朋友就好。

看来这是还没给拿下来啊。

想当年她看中陈东升他爸,三下两下就给拿下来了,怎么到了儿子这里就这么曲折了呢。

真是心塞。

终于到家了,陈东升的脸因为激动有点发红。

他给叶澜打开了车门,先是朝着纪宝莲挥了挥手,然后就开始介绍了。

“妈,这是我的朋友,叶澜。

“叶澜,这是我妈,嘿嘿。

正当纪宝莲打算先夸奖叶澜一顿的时候,叶澜先主动的迎了上来,伸出了手。

“姐姐好,我是叶澜。

姐姐?

纪宝莲挑了挑眉,微微有点诧异,“你是东升的朋友,应该叫我阿姨吧,怎么还叫姐姐了。

一边的陈东升也是不解。

叶澜微微一笑,语气无比真诚,“刚才刚看到您的时候,我就觉得非常年轻,如果不是东升说,我还以为你是他姐呢。

“阿姨叫的太老了,不符合您的外貌,我叫姐,您不介意吧?

是个女人就没有愿意让人说老的,不管多少岁都这样,上了年纪一点的更是在乎。

纪宝莲的脸都笑成了一朵花,看叶澜看的是越来越顺眼。

……

一行人进了屋子。

室内的装修一点都不奢华,但是每一件东西都可以看出来价值不菲。

叶澜本来还以为会看到纪凌辰,但是屋子里面的沙发上只坐了两个男人,一个中年,一个老年。

中年人戴着眼镜,一派书香气质,看着很是亲和力,外貌跟陈东升有几分相似,应该是陈东升的父亲。

坐在上位的老人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腰杆笔直,眸子清明,丝毫不见浑浊,现在正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叶澜。

这个人,应该就是纪凌辰的父亲了。

叶澜心下已经大体有了数。

------题外话------

哈哈哈,为什么不叫阿姨,仙女们应该造了吧,嘿嘿,二更完毕,明天约

小色哥导航 大唐之美女如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