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玄幻小说 守卫的命运

张言在门口敲门,打断两人。

叶沉望过去,淡淡说了声︰“来了啊……”就回到书桌前坐下。杜问初做的那两份合同,被他撕毁后随便揉成团,丢到了垃圾桶里。

杜问初叹了口气,扬起笑脸跟张言打招呼︰“张医生!

张言的脸一红,不自然地挠头,嘿嘿直笑︰“问初,你忘了,叫我阿言吧……

“哦,阿言……”杜问初尴尬,她的确是忘了跟张言已经稍微熟悉了一点。

叶沉突然在她背后冷冷地说道︰“我叫你过来是聊天的吗?

张言立刻把笑脸一收,弄得杜问初更尴尬了︰“你们有事要谈啊,那……我出去,我给你们泡两杯咖啡吧?

看她眨巴眨巴眼楮,张言很想点头,但还是不得不越过杜问初去看叶沉的脸色。今天的叶沉怎么怪怪的?明明他在门外的时候看到他还挺高兴的啊……為什么突然间就这副臭脸了?

叶沉深沉的眸子盯著张言,让张言狠狠打了个寒战,忙对杜问初摆手︰“不用了问初,不用这么客气。”天啊,他不敢要咖啡喝了,免得等一下喝了咖啡叶沉又让他滚。

“哦……”杜问初无奈,正要离开,叶沉突然冒出一句,“一颗糖少奶。

“啊?”她转身,脑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叶沉不悦︰“一颗糖少奶没听懂吗?不懂的话就问海姨,她知道我的口味。

“……”杜问初气得不行。原来他这样冷不丁地说就是要咖啡的意思啊?他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為什么一定要在张言面前给她难堪?

算了,不想跟他计较,再让张言无辜受牵连。

杜问初恨恨瞪他两眼,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言此时此刻好想让自己变成一尊石膏,因為叶沉落在他身上的视线真的太可怕了。跟他一起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他这么看过自己。难道他终于发现,自己比他更帅?

两个人虽然说是好朋友,但事实上张家从上世纪初就是叶家的仆人,就算到了这个时代,张家的人也都把自己视作叶家人的护卫者。张言是老张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当时為的就是陪叶沉一起成长。张言自己心里清楚,叶沉他说到底,姓叶不姓何,而他也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叶沉比肩。

叶沉冷冷地看著他︰“资料带来了吗?

张言回神,恢复正色︰“哦,带了。现在有十多家国内外的公司都盯著木王集团……”他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把资料从自己随行的背包里拿出来,递给叶沉。

叶沉沉默地翻了几页︰“你跟杜问初很熟?

“啊?”张言一愣。

叶沉抬眸︰“你紧张什么?

“额……”张言搓手,笑容发干,“也……也不是很熟。

叶沉继续把目光放到资料上︰“你高一那年喜欢上隔壁小四眼妹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他犀利地指出张言的内心。

张言内心起狂澜大波,那是他少不更事好吗?就是那小四眼妹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他就产生了异样的情愫。可是后来他发现,那纯属是他想太多啊,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没看到杜问初就有点点惦记的感觉。

叶沉没理他脸上精彩的表情,马上就进入了工作状态︰“上星期精算那边已经给我评估报告,木王现在的债务危机太严重,这十多家国内外公司在看清楚这一点之后,我想只会剩下最多四五家公司竞争……

“阿沉……”张言惴惴地开口,“你是不是不高兴?

咖啡滴答滴答地从杜问初脸上淌下,本来她很生气,也想喝一口咖啡喷叶沉一脸。可是当咖啡流进她嘴里的时候,她马上打消了这个想法。

呕——又甜奶味又重,还是从叶沉嘴里喷出来的,好恶心……

看到她的模样,叶沉真是又气又好笑,刚想抽两张纸巾给她擦擦脸,面前的人儿“嗖”一下就不见了。

门外传来张言的声音︰“阿沉你别生气,问初她不是故意的。

叶沉抓纸巾的手紧紧握住,脑袋上青筋直抽。

张言!谁告诉你老子生气了?

既然跟何晋裕罗美娟都闹掰了,杜问初心知肚明是没法在何家待下去了。但是因為当初杜复明出逃之后,何晋裕曾亲口对外界说过,会一直抚养杜问初直至大学毕业。媒体对这件事大肆宣传,把何晋裕包装成了一个伟大的大慈善家。

所以何晋裕罗美娟再怎么生气,都不会糊涂到把她赶出去。

于是,他们也只能对杜问初住到叶沉那里去这件事,保持沉默。

叶沉那句“想翻案的话,就乖乖听我的话”,牢牢地捆住了杜问初。离开何家,她将再次一无所有,失去存在于这个社会的最基础保证,十六岁的她不会有什么美好的境遇。可她才不要吃叶沉的花叶沉的,再说叶沉现在的吃喝不也是花何家的吗?归根究底,她不想白白接受何家的一丝一毫,不想因為这点滴而影响到未来翻案时带来的道德情感拖累。

所以几天后,杜问初就把两份合同放到了叶沉面前。

叶沉最近很忙,时不时埋头在一堆资料里。

感觉到几页纸轻飘飘地从头顶落下来,叶沉从百忙之中抬头,目露疑惑︰“怎么?

“看看这个!”杜问初傲气地拿手指轻叩桌面。

叶沉的目光顺著她的视线往下挪︰“雇佣合同?

什么鬼?

“这是你叶沉,跟我杜问初两个人之间的雇佣合同!”杜问初晶莹的手指翻开合同第一页,“我不能白吃白住,所以我们需要建立合理的雇佣关系。这样我就不用承受什么心理压力,可以理所当然地在这里生活下去,直到我有独立的经济能力為止。这些条款我想了很久,你看看吧,如果不满意,可以商量。

看她巴拉巴拉眉飞色舞地说了一堆,好像这鬼东西上面拟的所有条目都很值得她引以為傲似的。什么扫地洗衣服pS.不包括洗内裤……叶沉无声地笑,倒很符合一个天真少女的认知。

可是,总裁小说里的契约不都是卖身吗?卖劳力算怎么回事?

他状似认真地研究起合同里的条款,修长的手指在纸上轻轻地?动。

这根手指漂亮得不像话!

杜问初酸酸地闭嘴了,屏息瞪起圆圆的眼楮,等待叶沉的结论。

“……唔?”好半天,叶沉终于嘤咛出声。

杜问初立刻趴到桌前问︰“怎么样?簽字吧?”顺手递给他一支钢笔,她知道叶沉习惯用钢笔。

“啪!”钢笔被无情地打掉。

“你干嘛!”杜问初的手都被打红了,她不禁红著眼怒瞪叶沉。这个人怎么这样?人家这是示好他不懂吗?

叶沉把合同甩在桌上,皱起眉头不悦︰“杜大小姐,你编的这些条款我粗略看了一下,似乎你要做的事……何家的下人都可以做到。那我為什么要再花一笔钱雇佣你这个不怎么专业的保姆?

是……是这样吗?

杜问初被问得脸红。

“洗衣服?做饭?打扫……”叶沉的身子靠向椅背,悠閑恣意地把两条胳膊枕到脑后,即便仰视著杜问初,眸子里也有一抹狷狂的姿态,“这不都是佣人做的吗?杜大小姐确定要在何家做一个佣人?

佣人?

杜问初心头?过一抹犹豫。

她曾是万人瞩目的千金小姐,曾是爸爸怀里那个天真无邪的公主,更是无数少年心头的那抹悸动。这样的她,真的甘愿低下头做一个佣人吗?

杜问初的眼楮,仿佛下一刻就会掉下眼泪来。可是看著叶沉的脸庞,她却有点无措地松开手,垮下了肩膀︰“你答应我的……不能乱来。”她嘟囔。

“嗯。”叶沉揉揉她的发顶,头一次觉得杜问初的确还很小,小到他随便一伸手就能像抚摸孩子一样抚摸她。

杜问初松了口气,她知道叶沉,只要是说出口的话就不会轻易违背。反正这张合约也是延续到她有独立经济能力為止,所以她要赶快强大起来,最多花四年——不,两年。十八岁成人之后,她就要独立!

黄易玄幻小说 守卫的命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