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高权重谁敢投诉 义父求你请一点第18章

“那时候你是真笨啊,我看着你就来气!”说起当年训练的事,唐叶琛的面上也浮现了笑容,他摸了摸下巴,回过头看着安然,“其实啊,我还是要谢谢当年的你,要不是你每天把我气得半死,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那一段时间。

“那你还不快道谢!”安然听后调皮一笑,想要调节一下气氛,“我会看在后来你对我没有继续那么严厉的份上,原谅你的!

唐叶琛笑着摇摇头,“你呀,真的是笨得要死!每天训练结束了还在练功房练习到两三点,然后第二天在课上就打瞌睡,精神也不集中,所以总是被我揪住小辫子。你难道不知道,每个人休息不好,别说是做事了,活着都难吗?

“啊?这你也知道?”安然这次是真的震惊了,那时候她为了不让唐叶琛每次都在课堂上奚落自己,咬着牙在练功房里努力练习,努力地想要做好一点,再好一点。

唐叶琛点点头,“原本是不知道的,以为你就是在破罐子破摔,直到有一天,我晚上临时路过你们公司,去里面找你们领导谈事,才发现你每天一边练习,一边.咒我!

“额”提起当年的事,安然的脸都红透了,她不知道自己每天练习时暗暗咒骂唐叶琛,希望他很快就没戏拍,没歌唱,粉丝都跑光.这样的话,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句。她自己今天才知道这些,脸上一时挂不住,怪不得后来他对自己的态度变得慢慢没那么严厉了

“你这个自言自语,然后碎碎念的毛病,到今天还是没改啊!”唐叶琛忽然把话题转到了今天的事上,“说说吧,什么事情没有意义?

安然笑着摇摇头,“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恬心今天找我说网上的那些新闻,她说要做公关,我觉得没有意义。

“哦,原来是这件事,我正想问问你,需不需要替你作证呢。”唐叶琛见她对自己真的没有再隐藏什么,便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多谢唐老师,我不打算再做声明了,这一年才开始,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这一切,也好让她露露脸。”安然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唐叶琛停下步子,看了眼安然,又望着已经和夜色融为一体的湖面,那黑漆漆的湖面上,白天显而易见的那两只黑色鸭子,虽然并不清晰,但是还是能发觉,他们在不停地在湖面游动。

“也好,你想这么做就这么做吧,反正我不会像你一样,在背后咒你就是了!”唐叶琛笑着说了,然后拍拍安然的肩膀道,“夜深了,春夜潮湿,和那些流言蜚语一样,虽然看不见但是却能在无形处给你造成不可扭转的影响,早些回去吧。

“嗯,唐老师,你也早点回去,再见。”安然点点头,挥了挥手。也不知是时间到了,还是别的缘故,湖边的路灯在这个时候忽然亮了,照亮了唐叶琛的背影,在他背后投射下好几处阴影来,明暗不一。

安然看着他走远,一时若有所思,并没有挪动。

唐叶琛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记住,我不再是你的老师,别再叫我唐老师了,都把我叫老了。”说完还眨了眨眼,在路灯的光辉下,安然有些被电到了。

果然电眼王子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啊!安然笑着问道,“那叫你什么啊?

“叶琛啊!”唐叶琛将手抬起来,在自己帽檐处碰了碰,潇洒地一挥手,然后就转身离去了。

安然笑了笑,未知可否。

——————

陆家别墅里,陆仲川已经从公司回来两个多小时了,但是无论是唐沐雪也好,还好徐静姝也好,都没有见到陆仲川一面,虽然她们两个都住在陆家别墅。

说是住,其实两个人被安置在了陆家别墅院子里的另一处两层小别墅里,并不是陆仲川和安然居住的那栋正别墅,而是那栋正别墅西边靠近院墙的一处小别墅。

装修和家居,都和正别墅别无二致,但是两个人心里都清楚,这是陆仲川在不动声色地告诉她们一些事情。

“我说徐静姝,你不是去了B市片场吗?那个狐狸精到底给仲川下了什么迷魂药?仲川居然这么替她守着这些规矩,连那栋别墅都不让我们进去?里面不是还有不少客房吗?”唐沐雪刚刚去别墅找陆仲川,被小芳给劝回来了,她不甘心就这么坐等陆仲川的见面,忍不住和徐静姝说话。

徐静姝瘸着右腿,在小厅里来回踱步,听了她的话,瞥了她一眼,“怎么,唐大小姐终于撑不住了?

“我唐沐雪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放弃?难道好便宜了你和那个狐狸精吗?贱人!”见徐静姝并没有要和自己分享情报的意思,唐沐雪又开始出言讽刺。

“我说唐小姐,你的这个脾气,真是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啊!”徐静姝明显比唐沐雪沉得住气,她轻轻地看了唐沐雪一眼,“我们两个在这别墅里,少说已经住了快要一周了,你每天几乎要这样来回地发作好几次,还真是有意思!

“闭嘴!”唐沐雪听到徐静姝的话中带刺,立即不想听了。

“嗯,想要打听消息,就好言好语地哄我,眼瞧着我不会告诉你,就立即翻脸叫我闭嘴,唐大小姐,不是我不看好你,只是少爷就算是和安然离婚了,也断然不会娶你这样表里不一的女人的!”徐静姝对唐沐雪的怒气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说着。

“你瞎说!我和仲川青梅竹马,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门当户对”唐沐雪听了徐静姝的话,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担心,忽然提高了声音,并几步追到了徐静姝身边,抓住了她的肩膀,晃着她,“你给我记清楚了,我才是那个人!

徐静姝却呵呵一笑,“唐小姐好像忘了,我才是那个和少爷一起长大的人,我和少爷从小到大在一起的时间,比唐小姐你,多的不是一天两天,我们除了晚上不睡在一起,白天几乎都在一起.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声,终结了一切的声音。

“安然,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这么出负面新闻,我们不但以后没戏拍,只怕那些代言,也都要黄了。”恬心被安然的态度弄得抓耳挠腮的,却也不好去指责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只是担心,她们一路来的努力,会被这些留言给灭掉,不留一丝痕迹。

安然却自有她的一套道理,“恬心,莫说现在我没有那个心情去理会这些小手段,何况敌在暗我们在明,我们现在现在能做的,只有静观其变。

“好吧,但是以后我们还是要多多小心,还不知道那徐静姝会不会有什么后手呢。”恬心虽然嘴上答应了安然,但心中依旧在暗暗盘算着,绝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一次是幸运,才没有让她们的奸计得逞,那下次呢?再下一次呢?谁能保证每一次都会这样死里逃生?

她不明白安然为何如此退让,明明她不是这样的个性.但无论如何,她可不想让安然冒这样的风险。

——————

转眼夜幕降临,安然这天没有选择出去闲逛,而是在酒店附近的湖边散步,并想着白天恬心的话。恬心的那些担心,她不是不明白,只是此刻她实在是不想为了陆仲川去做任何事,尤其是要和别的女人一较高下这种事。

“没有意义。”她轻轻地摇头,咕哝出声。

“什么事情没有意义啊?”恍然一个低沉又磁性的声音在她背后出现,让安然吓了一跳,转过身去,却是一身军绿色薄大衣的唐叶琛,头上看似随意地戴了一顶贝雷帽,帽檐上是时下最流行的三只金属环扣,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晃动着。

“唐老师。”安然有些不自在了笑了笑,少了平日在剧组拍戏时二人之间因为剧情需要的柔情蜜意,多了明显的尊敬,甚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亲近。

唐叶琛背起了手,笑着往安然身边走过来,他好看的脸上,笑容是那么的明媚,微微扯着的嘴角,笑得那么肆意。安然忽然明白,为何他的粉丝每每看到他,都会那么激动,还有现场晕过去的,原来他的笑容是那么的具有感染力,让人无法抵抗。

“原来安大明星还记得我们之前的事啊?这么久了,都没见你提起,以为你忘了。”唐叶琛说着便沿着安然刚才散步的路线继续前行,而安然也悄悄跟了上去。

微风吹了安然的刘海,发丝在暮色了有些隐身了,她轻轻地拢了拢,“唐老师,你简直是说笑了,要不是当年你那么严厉地教导我,我只怕是早已在这个圈子无立足之地了,哪里还能今天和你一起拍戏。

“这么说,你是在怪我当年对你太严格了?”唐叶琛转过头,看着安然的眼睛里,是湖水一般静水流深的情绪,安然知道他虽然面带微笑,可是却并不是真的在笑。

安然微微一笑,“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当年的我,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很多地方太弱了,一开始可真是不入你法眼的,唐老师,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几乎每天都提问我,要我做表演练习,我还每天哭鼻子呢。

说起当年的糗事,安然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那个时候陆,她才偶然在这个圈子触电,几乎是一个小白,什么都不懂。

而当时的唐叶琛,已经是炙手可热的新星。家境优渥的他,因为对演戏感兴趣,在自己的经济专业外,选修了表演。而远在大洋彼岸的他,这样的选择唐家一无所知。

直到他忽然以闪耀新星的名号空降在国内迅速声名鹊起的时候,唐家才知道,他在国外一直忙活什么。

纵然唐家如何反对,他就是不肯停下脚步,并顺利在影视歌三个领域都有了不俗的表现,一时红得发紫。是那时候的安然需要仰着脖子才能看到的人。

安然因为和温雅一起去看演唱会,在那里遇到了她现在的经纪管理人——麦麦,十分幸运又糊里糊涂地和上嘉娱乐签了合同,成为了上嘉的练习生。

而最让她惊喜的是,上嘉居然斥巨资请来了唐叶琛来给她们那一批的练习生做指导。

那个时候,和安然同一批进入上嘉练习生的,要么是学了十几年舞蹈的,要么是有天籁歌喉的,要么就是小有名气的红人,都是有一技之长在身的。而安然则几乎是垫底的那一个。

每天的练习中,她总是最容易出错,表现最不尽如人意的那一个。久而久之,唐叶琛不可避免地注意到了她,而且每一次都要让她出去做演示。

安然的自尊心在那时候收到了严重的摧毁,好几次顶不住压力,在众人面前还哭了鼻子,弄得唐叶琛当时很是生气,对安然更加严厉了。

想起这些,安然不禁莞尔,那时候的自己,的确是玻璃心得有点严重。

“是啊,你那个时候一哭,我就束手无策了,每天训练结束都会反思是不是对你太严厉了。”想起当年的事,唐叶琛也笑了起来,“现在想来,你那时候其实就已经表露出了你的演戏天赋,是我一直太急于就成了。

“真的吗?唐老师你也会反思吗?那时候我觉得你就是仗着自己的名气在欺负我们无名小辈!”已经过去好几年,安然坦然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那个时候,我总是暗暗地想,哪天你不红了,在咱们圈里混不下去了,那就好了。

听到安然的心里话,唐叶琛停下了脚步,看着安然,“我说当年我事业怎么不灵光了后来,原来你在背后诅咒我!”说完就笑了,他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其实那时候,我是不屑于给你们做什么训练指导的,只是那年,我和家里人的关系极度糟糕,他们逼着我退出娱乐圈,回家里去做事,总觉得这个圈子的人,都是不务正业

“原来当年还有这么一段缘由啊?怪不得你那时候脾气那么差,吓得我听到你的声音,就起鸡皮疙瘩了,祈祷不要再要我去做演示,可是每天都逃不过!”安然一时又好奇又惊讶,看着唐叶琛的侧脸简直不敢相信。

位高权重谁敢投诉 义父求你请一点第18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