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晴朗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哈哈哈,王先生果然有魄力,只要你有能力,兄弟们服你,我唐祭年纪也不小了,位置给你坐又有何妨?

唐祭的回答让无情等人大跌眼镜。

“哈哈,我说笑的啦,唐爷是一代枭雄,我就是个市井无赖,哪里配坐您的位置啊,不说这个了吃完我还要出去拉客人呢。”王逸笑道。

接下来,饭局的气氛就变得有点诡异了,不过好歹是吃完了,王逸拍了拍手坚持要走。

“王先生,这里的车喜欢哪辆直接开口就是。”唐祭指了指停在皇朝娱乐门口的多辆豪车,保时捷,路虎,捷豹甚至还有兰博基尼。

“算了,我习惯了我的小五菱,拜拜。

王逸走了,唐祭原本带笑的眼神一下子凛冽起来。

“唐爷,要不要派人跟着他?”旁边一个护卫问道。

“不用,这是个怪人,你们能保证跟着不被他发现吗?”唐祭道。

“唐爷,会不会他是青帮派来的人,故意用这种欲擒故纵的方法来接近我们唐宫。

“不可能”唐祭回答“如果青帮有这样的奇人,早就不是现在这幅光景,而且如果他是青帮的人根本就没有必要来救无情,无情一死我唐宫的必定动荡,远比安插一个卧底进来要强,而且像王逸这样的人你们觉得陈六能够降得住他?

无情看着王逸离开时放荡不羁的背影,想到自己的身体不仅完完全全的被他看了一遍,还被他从头到尾都摸了,一直都冰冷如霜的脸上不禁变得有些羞红。

“无情,你怎么看这个王逸?”唐祭问道。

“我要他”无情的回答让一向淡定的唐祭都一头黑线“这个男人我要了,谁跟我抢,我就杀了谁。”身为一个杀手一般的女人,无情做事向来都是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面对感情的事情也一样。

自己的身体被王逸又看又摸是一回事,最关键的是王逸的医术,魄力还有胆量以及那放荡不羁的行事风格已经成功的把无情吸引了。

尤其是王逸当着唐祭说唐宫他只在乎唐祭那个位置时的样子,女人都是喜欢强者的,无情也不例外。

离开皇朝娱乐的王逸打了个车准备回自己的出租屋,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hello,司机小王为您服务。”王逸接起电话道。

“是,是王逸哥吗,我是晓雅……”电话那头传来了潘晓雅的抽泣声。

“怎么了晓雅?”王逸一下子紧张起来,潘晓雅的个性王逸是了解的,很坚强,很自立,不是什么大事情绝对不会哭的。

“王逸哥,你,你可以借我一点钱吗?”电话那头的潘晓雅一边抽泣一边问道。

“借钱?晓雅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我妈病重了要动手术,我想问你借点钱。”潘晓雅道。

潘晓雅母亲的病之前王逸去吃饭的时候有观察过,算不上太重,去医院东哥手术也花不了几万块钱,之前凌雪瑶买下天桥后赔给潘有为的十万块钱应该差不多了,不至于还要借钱,而且如果仅仅只是借钱的话,以潘晓雅的个性完全不可能会哭,所以一定还有别的事情。

“好的,你在家里等我。”王逸挂了电话之后,立刻让司机掉头前往棚户区。

“小哥,从这里到棚户区可不近那,这车费……

“啪”王逸直接甩过去五百块,用最快的速度,给我冲过去。

半个小时后,王逸皱着眉头冲进了潘晓雅的家里。

那原本就破旧简陋的小房子里面充斥着一股浓烈的中药味,潘晓雅正一边抽泣一边在整理着家里的东西。

“晓雅,怎么了。”王逸问道。

看到王逸出现,潘晓雅瞬间眼泪决堤,一下子冲过去抱住了王逸。

被潘晓雅抱住,王逸有点意外,用右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跟哥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爸妈呢?

“我妈还在医院,我爸,我爸被刘昌抓走了。”潘晓雅抽泣着道。

“被刘昌抓走了?”听到这样的话,王逸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具体什么情况?

“原本这两天我妈妈要动手术了,我和我爸就在医院照顾我妈,今天我爸回家拿东西,结果发现刘昌带着人在这里等着,他们打伤了我爸爸,还把他带走了,后来给我打电话,说要我拿十万块钱去,或者……或者要我去陪那个刘昌睡觉,要不然就要杀了我爸爸。”潘晓雅在王逸的肩膀上泣不成声,泪水早已浸湿了王逸的衣衫。

“可是,爸爸的十万块钱早就已经给妈妈付医药费了,我一下子找不到十万块,我……我没有办法,只好跟你借。

听着潘晓雅的话,王逸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杀气,由于最近事情比较多,王逸都已经快把这个收保护费的刘昌忘记了,原本也当他是个市井混混,懒得理他,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看来上次对他下手是太轻了。

“晓雅,你放心,你爸爸不会有事的,我去带他回来。”王逸安慰潘晓雅道。

“可是,那个刘昌的小舅子是黑社会的,有很多人,而且他们说,我要是敢报警就再也见不到我的爸爸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你去医院照顾好妈妈,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可是……”潘晓雅还是不放心。

“没有什么可是的,你相信我吗?”王逸很认真的看着潘晓雅问道。

“我当然相信你,但是你只有一个人,我怕。

“不用怕,我有办法,我先送你去医院。”王逸将潘晓雅送到了杭城人民医院的门口。

人民医院?王逸记得那付伟好像就是这里的副院长,王逸记得付伟好像给了自己一张名片的,为了保证潘晓雅母女的安全,王逸找出名片给付伟打了个电话,让他照顾一下潘晓雅母女,电话那边付伟非常恭敬而积极的答应了,他就怕王逸不找他,只要王逸找他,他以后就有机会接触王逸。

安置好潘晓雅之后,王逸直接钻进了医院附近的一家网吧,打开电脑之后,王逸输入了一个极其复杂的网页地址,瞬间整个屏幕变黑只在中间流出了一个密码输入窗口,在输入了一连串的复杂密码后,王逸进入了后台。

然后又是一系列复杂的操作,王逸进入了整个杭城的街头摄像头监控中心,从棚户区附近的摄像头开始,王逸很快找到了刘昌他们的影子,最后发现他们是开着一辆商务车进入了一个叫做红馆的会所当中。

王逸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退出程序,然后将所有的浏览痕迹清理干净后阴沉着脸离开网吧,打了个车朝着红馆驶去。

“当然,在帮你祛除体内毒素的同时,我还帮你清洗了一些体内的杂质,不信你可以自己感受一下,现在的你除了身体比较虚弱之外,无论是敏锐度,五大感觉又或者是综合实力,都应该有了一个巨大的提升。”王逸道。

听了王逸的话,无情颇为怀疑的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感官,发现居然真的大有不同。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有人能够一天之内帮我的实力提升这么多?”无情警惕的看着王逸。

“是不是很崇拜我?嘿嘿,哥是杭城天桥的一个传说,人称鼠哥。”王逸笑道。

看着王逸无厘头的样子,无情有一些诧异,付伟她是知道的,付伟都解不了的毒,他却能解,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怎么看上去跟个无赖一样。

“好了,现在你毒也解决了,我的任务完成了,麻烦帮我跟唐祭说一声,以后千万不要再找人来烦我,要不然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弄死一双。”王逸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等一下”无情喊住了王逸“解毒的事情我相信你了,但是你看了我的身子,还摸了我的全身,这件事怎么解决?

“what?”王逸瞪大眼睛转过身“大姐,我那是为了救你,我是带着纯净的心灵的,你可千万不要侮辱一个纯洁的医者。

“纯洁?没看出来,从你的面向就可以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人。”无情毫不客气道。

“好人脸上都要刻上好人两个字吗?”王逸不屑道“我就是因为太低调,做了好事不留名,所以才常常被人误会,没事儿,我习惯了。

“你不装叉能死不?“

“能死!

“那我成全你。”无情说着再一次出手一掌攻向了王逸。

“卧槽,杀人啦。”王逸直接夺门而逃。

门外唐祭和付伟等人还在等着,看到王逸惊慌失措的跑出来很意外。

“王先生,怎么了?”唐祭连忙上前问道。

“那个老唐啊,你管管这个疯女人啊,她恩将仇报要杀我。”王逸说着躲到了唐祭的身后。

气势汹汹冲出来的无情被唐祭挡住了“无情,不得无礼,王先生是你的救命恩人。

见唐祭在,无情才稍微收敛收住了情绪,但是眼神依旧炽热的看着王逸,就好像王逸怎么样了她一样。

“王先生,我已经派人准备好了酒席,这一次你圣手回春救了小女,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唐祭颇为客气的说道。

“是啊,王先生的手法确实精妙绝伦,我也希望可以跟王先生做个朋友,以后在医术上也可以互相多做一些交流,我也可以向王先生多多学习。”身为人民医院副院长,整个浙省的专家医生,付伟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这个人对医术的追求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有饭不吃王八蛋,王逸自然没有理由拒绝这种事情,于是在皇朝娱乐的二楼最豪华的包厢里,唐祭,王逸还有无情,付伟和另外几个医生围着几十个菜肴坐了下去。

“王先生,我听说你之前是……”唐祭看着正在埋头大吃的王逸,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哦,我之前是在天桥卖番薯的,不过后来天桥被私人承包了,不让卖了,所以我现在就晚上开开黑车。”王逸毫不忌讳。

听到王逸说出自己的职业,无情以及旁边的那些医生全部都惊呆了。

无情的毒素,这些顶尖专家忙乎了两天都没有任何进展,王逸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彻底将她治愈,可见王逸的医术有多么的恐怖,这样的人随便去哪家医院都是专家学者的待遇,居然在卖番薯开黑车?

“王先生真会开玩笑。”付伟笑了笑。

“开玩笑?不相信你可以去天桥问问那边的朋友基本上都认识我”王逸喝了一大口雪碧“不过现在惨了,番薯不让卖了,驾照又被吊销了,生意难做啊,对了老唐,之前我说让你帮我弄个驾照的事情,你上点心,我多谢你了。

看着王逸一本正经的样子,唐祭面带微笑,将一本崭新的驾照递给王逸“这是你的驾照,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向唐某人开口。

“我去,这效率,厉害。”王逸直接接过驾照塞进了口袋。

“王先生,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来我人民医院做一名专家,只要你点头,我来帮你安排。”付伟道,如果王逸去了人民医院,那么以后就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向王逸学习了。

“算了吧,像我这种人去做医生,那叫危害社会哈哈,这位无情姑娘,我是看在她足够漂亮的份上才救她的,当医生就算了。”王逸摆了摆手。

王逸拒绝的如此干脆,付伟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干笑着陪了一杯。

酒足饭饱,终于唐祭也开口了。

“王逸,拐弯抹角的话我不说,你愿意来我唐宫做事吗?

听到唐祭的话,旁边的无情也一下子严肃起来,向王逸这样无论是本身的战斗力还是医术都顶尖的人,如果能够加入唐宫,绝对是唐宫的一大助力,也是以后对付青帮的一个底牌。

包括几个医生都期待的看着王逸。

“我这人懒散惯了,不服管,我看还是算了吧。”王逸一边吃一边无所谓的说道。

拒绝了?

王逸拒绝付伟当医生还可以理解,但是现在当着唐祭的面拒绝了唐祭的邀请?要知道有多少人都想要这样的机会却得不到,而且他们可是知道唐祭的身份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慈眉善目,真正狠起来的时候,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拒绝他的人会是什么下场,搞不好会很可怜。

“王先生不再考虑一下,以你的本事,来我唐宫不会有人来管你,也不会有束缚。”唐祭依旧淡淡的笑着。

“呵呵,不会有人管?那唐爷你管不管?”王逸淡淡一笑“在唐宫不用被人管的位置,在我看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唐爷的位置,怎么,你让我坐吗?

寂静,整个包厢中瞬间安静的有一些可怕,王逸这话一出,使得在场的众人都愣在了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唐祭。

想坐唐祭的位置?这王逸的胆子实在太大。

不可思议的晴朗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