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春天的十个理由 白头鱼雷

“难道是老李?”我疑惑的看着店长说道!

“你怀疑他?难道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给了他不成?”听到我的话语,店长顿时一惊,忙问道!

“恩,今天白天的时候,他问过我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之类的话语,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全都告诉他了!”我连连点头说道!

“那就肯定是他没错了!”听到我的话语,店长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你可知道,跟在你背后的那鬼是谁吗?”店长满脸阴沉的问我道!

“我怎么知道她是谁啊,你们好几个人都说看到我背后有一个穿着红嫁衣的女鬼跟着,可我什么都看不见啊!”听到店长的问话,我也是真心郁闷了,为何他们都能看到我背后跟着的女鬼,而我却不能!

“其实我也就是在你刚进屋子的一瞬间,看到你背后有一个红衣女鬼,现在也是看不到的,但是,虽然刚才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但我却看出了她是谁!”店长说道!

“是谁?”听到店长的话语,我连忙追问道!

“她就是老李的女朋友,就在你来店里的应聘的前一天死在家里的!”店长说道!

听到店长的话语,我心里大惊,店长竟然说跟在我身后的女鬼是老李的女朋友,而且还是刚死没几天!

“难道那女鬼之前和我一样,是负责给福荫村送外卖的?”我忙问道!

“嗯,没错,她上班的第一天,就被福荫村所看到的情况给吓得第二天没敢来上班,接着我们就收到了她已经死在家里的消息。”店长点头!

这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既然那女鬼就是前几天店里死去的那个人,那么老李带我去看的那个叫萧彬的人又是谁呢?

“我这个岗位,以前是不是有个叫萧彬的人?”我忙问店长道!

“萧彬?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么一个人,你听谁说萧彬在我店里做过的,我怎么不知道这么一回事?”店长听到我的问话,眉头不由得皱了皱,摇了摇脑袋说道!

听到店长的话语,我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乱了,这怎么回事?店长说我背后跟着的那个女鬼就是前些天店里死去的人,而店里根本没有一个叫萧彬的人,而之前老李却带我去了那个村子,说萧彬就是店里前几天死去的那个人。

这两人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还是说老李一直在骗我,把我骗到那村子,为的就是让那叫萧彬的鬼出来吓唬我,并且告诉我,想要活命,就必须与福荫村的那鬼结下阴亲?难道说,这一切都是老李的计谋吗?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你要想办法救我啊,要不然我会被那鬼给害死的!”现在我不想和店长讨论之前店里死的人到底是谁了,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到底应该相信谁,老李有嫌疑,店长同样也有嫌疑!

“这一时半会,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啊,要不这样吧,你先上楼睡觉去,等明天,我去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懂道术的人,然后请来看看能不能帮你解决这问题,你看这样行吧?”店长说道!

“现在我的背后就跟着一个鬼,你让我怎么睡得着啊?不行,你现在就去找人,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命活到明天!”听到店长的话语,我心里特别的满意,感情不是他背后跟着一只女鬼啊,这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嘛,让他背后跟个女鬼试试,看看他还能不能睡得着!

“现在都大半夜了,别人都睡了,我找谁去啊,还有现在我也看不到你背后有任何的东西了,说不定他已经走了呢,你就上楼安心睡觉去吧,不会有事的,我就住在你楼下,楼上要是有动静的话,我肯定第一时间赶上来的!”店长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对我说道!

“你真的看不到她了?”我有些发毛的朝着自己的背后看了一眼,什么都没看到,回头对着店长问道!

“恩,我也就在你进屋的一瞬间看见了她,只是一闪而过,我想她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你就放心上楼睡觉去吧!”店长点了点头道!

“不对,她还在附近,并没有离开!”我很是肯定的说道,因为我能够感觉到,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好像有一层冷气笼罩着,直到现在我还起着一身鸡皮疙瘩呢,这女鬼肯定没走!

“你不去睡觉,那我可去了,这都两点多钟了,我已经困得不行了!”听到我的话语,店长白了我一眼,说罢,就朝着他的房间走了进去,并且将门关上!

“我擦,你大爷!”看到店长进入房间去了,我恨的牙痒痒啊,对着那紧闭的房门挥了挥拳头!马蛋的,他这摆明了是见死不救嘛!

我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确定背后什么都没有,这才朝着楼上走去,上楼的时候,我心里一直都在发毛,想到自己的背后跟着一个我无法看到的女鬼,我就害怕的要命!

上到楼上后,我就找了一套衣服,准备先冲个澡,之前那么拼命的骑自行车,早就出了一身臭汗,黏糊糊的!

我住的房间就有一个卫生间,设计的也挺好的,墙壁上还挂着一面很大的镜子,然而,当我冲完凉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卫生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到镜子里面有个红色的人影,把我吓得差点摊到在了地上!

我连忙转过头朝着镜子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见,这让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在自己的心里安慰自己说是自己眼花了!

“滋滋!”然而,我这一口气还没舒顺呢,头顶的节能灯就突然发出滋滋的声响,而灯光也跟着一阵暗,一阵亮的,就和恐怖电影中的情况是一模一样!

“你到底想干嘛?有本事的话,就给我出来,装神弄鬼的吓唬谁呢?”这一刻,我真是被吓得不轻啊,双腿都颤抖起来了,走路都感觉有些不太利索了!

“滋滋!”我的话语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头顶的灯管依然闪烁着,而那女鬼始终不曾现身!

“既,既然你不敢现身,那就最后躲起来,什么声音都别发出来,我可告诉你,我可是学过茅山道术的,把我惹毛了,对你没好处!”我说完,就连忙推开了卫生间的门,然后冲到床上,将被子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

我说那话,只不过是吹吹牛,装装逼,吓唬吓唬那女鬼,其实我懂个屁的茅山道术啊,要不然之前也不会被那些鬼吓得不要不要的了!

或许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问,既然知道房间里有鬼,我为什么不逃走,而是选择继续躺在房间里的床上呢?

其实我也是有苦说不出啊,要知道那女鬼可是和我结下了阴亲的,跑?我能跑到哪去?恐怕就算是我跑到天涯海角,她也会跟着过来吧?

“滋滋~啪!”突然,房间里的灯管啪的一声碎裂了开来,瞬间,整个房间一片漆黑!

“咯咯~咯咯…”就在灯管碎裂的瞬间,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凄惨的笑声,让我感觉头皮发麻,蜷缩在被窝中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

就在我恐惧到了极点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被子好像有人在拉扯一般,被子一点一点的朝着腿的方向拉了过去,将我的脑袋慢慢露了出来!

感觉到被子在拉动,我瞬间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连忙用手将被子拉住,然后睁开眼睛朝着被子被拉去的方向看去!

当我朝着那边看去的一瞬间,我只看到一道人影在我的视线中一闪而过,瞬间消失不见,而盖在我身上的被子顿时也没了动静,但房间中那咯咯的惨笑声却依然还存在着!

这可把我吓得不行,连忙一把将被子拉扯了过来,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但被子盖的再严实也挡不住那咯咯的惨笑声,这让我心里发毛,后背冰凉一片。

马蛋的,这鬼到底想要干嘛啊,难道她就准备这样一直吓唬我,要把我活生生的给耗死吗?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要是我真的被一个女鬼给吓破了胆的话,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我想要还击,但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还击,因为我根本连那女鬼的影子都看不到,这还怎么去还击啊!

对了,庞飞这家伙这么迷信,他对鬼这方面肯定有不少研究吧,打个电话问问他,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看见鬼!

想到这,我连忙颤抖着双手摸出手机,给庞飞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谁啊,这都几点了啊,还打电话过来?啥事快说?”电话响了很久,庞飞这才接通了电话,声音显得很是模糊,很显然他睡得正香呢!

“庞飞是我啊,你知不知道,我们人要怎样才能看得到鬼?”我忙问道!

“小帅,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听到我的问话,庞飞那边的声音顿时就清晰了几分,显然庞飞对鬼这个字眼非常的敏感!

“你先别管那么多,快说说有什么办法能看见鬼!”我忙说道,现在这个情况,我也没有心情和他解释那么多!

“这东西虽说我也时常有研究过,但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听说将柚子叶,还有牛眼泪抹在眼皮上能看到鬼,当然,如果没有这两样的东西的话,也可是试试将头低下去,从胯下朝后面看,听说也能看到鬼,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行,我不保证一定能行的!”胖飞说道!

听到这里,我连忙挂断了电话,也懒得去和他说挂电话了,我要试试胖飞说的这些到底有没有用!

“这不你现在还没有死吗?再说了,是你先破坏的游戏规则,今天就算他们将你杀死了,也是你自己活该,怨不得任何人!”冷酷男子淡淡的瞥了我一眼说道!

“游戏规则?这是谁定的游戏规则,我可从来就没有认可!”听到冷酷男子的话语,我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愤怒了,这到底是那个挨千刀的制定的游戏规则,要知道这个游戏一个玩不好,随时都有可能被那些鬼给害死啊!

这不是把别人的性命不当一回事吗?按我说,制定这游戏规则的人就该拿出去枪毙算了!

“从你签下肯德基店给你合同的那一刻起,就代表你已经认同了这个游戏规则,那么你就得遵守游戏的规则,今天算你命大,我碰巧从这里经过救你一命,否则的话,你也会成为这个村子中总多怨鬼中的其中之一。好了,言尽于此,我也该走了!”冷酷男子再次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说罢,转身便走!

“等等,你要是走了,那些鬼要是还回来找我怎么办?”见冷酷男子要走,我顿时急眼了,连忙追了上去说道!

“放心吧,既然今天他们没能将你害死,那么以后他们就不能再加害你了,当然,前提是你不在破坏游戏规则,否则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下次他们害你的时候,你还能有那么好的运气碰上我!”冷酷男子驻足,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淡笑着说道,说完就从我的身边绕了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住什么地方,可否告诉我,这样我想报你今日救命之恩也好找你啊!”我忙问道。

说实话,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并不是为了报答他,而是我担心以后还会碰上什么恐怖的事情,所以先问好他的住址,以后方便我找他求助啊!

“叶斌,四海为家,报答的话就算了,如果你真要报答的话,就好好的活着,这样就算是对我最好的报答!”叶斌头也不回的说道,很快,他就消失在夜幕中!

看到叶斌已经彻底走远,没了踪影,我不免又有些害怕起来,因为我不敢肯定叶斌说的话靠不靠得住,要是那些鬼还来找我的话,那我就麻烦大了!

想到这,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连忙将自行车扶了起来,骑着自行车朝着原路返回,所幸,那些鬼并没有回来找我,让我得以能够离开福荫村。

当我骑着自行车出了福荫村,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了,即使到了国道上面,也见不着几个人,马路上偶尔会飞奔而过几辆车子,这让我心里特别的不安,使劲的踏着自行车朝着肯德基店而去!

当我回到肯德基店已经是一点半钟了,店里的灯已经关了,那诡异的老头子应该是已经下班了,我将自行车挺好并且锁好之后,就朝着我居住的小洋房而去!

“你,你竟然还活着!”当我打开房门进到屋里的那一刻,就看到屋内的店长砰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脸不敢相信神色的看着我说道,好像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今晚能够回来一般!

“很惊讶是吗?”今晚经历了这么恐怖的事情,我心里自然也是一团火气,看到店长,我的火气腾腾的就冒了出来,今天要不是那叶斌及时出现的话,我就死定了!

“你,你后面是谁!”忽然,店长脸色剧变,一片惨白,满脸惊恐神色的朝着我的背后看去,脚步也情不自禁的倒退了两步!

看到店长如此这般,我的心里顿时也是一惊,马蛋的,经历过刚才那恐怖的事情之后,我竟然把我背后还跟着一个鬼新娘的事情给忘记了,看店长现在这个样子,那鬼新娘肯定跟着我回来了!

顿时,我只感觉自己后背发凉,汗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那鬼新娘一直跟着我,为何之前叶斌一直没说,就好像没有看到跟在我背后的鬼新娘一般?难道真的如之前路上碰到的那个美女所说,我和女鬼结下了阴亲,别人没办法帮我?

我连忙回头看了一眼,但我却是依然什么都看不见,这让我更加害怕了,转过头朝着店长看了过去,用有些颤音的话语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你怎么和我们的客户结下了阴亲?”店长的魄力显然比我好了很多,很快就恢复了过来,阴沉着一张脸对我说道!

我多么希望店长能说他只是眼花了,其实他什么都没有看到,然而事与愿违啊!

“你也能看到她?既然你能看到她,就快帮我把她赶走啊!”我朝着店长冲了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对他咆哮道!

要不是他用这么高的工资诱惑我签下合同,在这里送外卖的话,那么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对于他,我恨得牙痒痒,虽说我也是因为禁不住那么高的工资才会签下合同,但他之前隐瞒我给鬼送外卖这事情,就是他的不对。我甚至怀疑,他和福荫村的那些鬼就是一伙的!

“对,我的确可以看到,但我也只是能够看到而已,对于鬼这东西,我也是毫无办法啊!”店长将我的手抓了开来,对我说道!

“我不管,是你用高薪骗我来你们这里上班的,你隐瞒了我送外卖的那些客户其实都是一些鬼,所以我现在出了事情,你必须想办法帮我解决,否则的话,我就报警!”我说道!

“这事情你并不能怪我啊,虽然我隐瞒了福荫村的事情,但是你和女鬼结下阴亲的事情可不是我们造成的,而是你自己,如果你不同意与那女鬼结阴亲的话,那女鬼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新娘。”说到这里,店长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换了一个不一样的表情接着说道:

“还有,虽然我隐瞒了福荫村的事情,但是我也对你有交代过需要注意的事情,只要你把我交代的事情熟记于心,不出差错,那些鬼根本就不能害你,你也不仔细想想,这天上会掉馅饼吗?

听到店长的话语,我也是彻底没了脾气,这能怪谁呢,谁让我当初贪便宜,签下了这份合同呢?

但是店长说,这阴亲是在我同意的情况下结下的,这可把我冤死了啊,我啥时候答应过这门阴亲了啊?这不是扯淡嘛?

“我可从来没有答应任何的鬼结阴亲的事情,我有那么傻吗?你别想将责任推到我身上,现在这鬼缠上我了,你必须帮我解决了,否则我就报警,就说你们蓄意谋害他人性命!”想到我的背后跟着一个女鬼,我的心里就发毛,这样我睡觉都不敢睡啊,而且,还不知道这女鬼什么时候就会出手将我害死!

“不可能,你不亲自答应的话,那女鬼怎么可能穿上红色的嫁衣跟你回家来呢!”店长不信道!

“我骗你干嘛,难道我自己做过一些什么事情,我自己会不清楚吗?”我道!

“你确定,你真的没有答应那女鬼结下阴亲?”店长问道!

“当然!”我很是肯定的点头道!

“既然你自己没有亲口答应女鬼结下阴亲,那么久剩下一个可能了!”听到我的话语。店长摸了摸下巴,一脸沉思状,许久后开口对我说道!

“什么可能?”我忙问道!

“那就是通过媒介的方式,让你与那女鬼结下阴亲!”店长道!

“媒介方式,什么是媒介方式?”我好奇道!

“就是通过用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以及那个人的亲身物件,找一个有道法的人,作法通过生辰八字与那些亲身物件与鬼结下阴亲!”店长解释道!

“你仔细想想,你可有将你的生辰八字透露给别人,或者将你的一些亲身物件给了别人,既然你说没有答应过女鬼结阴亲,那么现在就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有人通过得到你的生辰八字或者亲生物件,通过作法,让你与那女鬼结下了阴亲!”店长看着我说道!

闻言,我不由得一惊,如果真如店长所说那般的话,那么背后肯定有人想要害我了,但是那个人是谁呢?我才刚到肯德基店里上班,生辰八字店里的员工自然是不可能知道,难道说是店长?

我之前签合同的时候,可是有将我的身份证复印件给店长,所以店长肯定知道我的生辰八字!

可是也不应该是店长啊,如果真是店长的话,他肯定不会那么傻说出来的,这不是招我去怀疑他吗?

既然店长可以排除在外的话,那么还会有谁知道我的生辰八字呢,在这个城市我认识的人真不多,也就认识庞飞,在这肯德基店也就和老李比较熟一些,然而庞飞虽然知道我的生辰八字,但他根本不认识那福荫村的女鬼,所以他也可以排除在外!

对了,今天白天的时候,老李带我去他那死去的同事家里的路上,问了我很多的问题,也包括我是何年何月何日出生的一些问题,当时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只要是他问的东西,我都如实回答了!

难道说,是老李在害我?他拿到我的生辰八字之后,现在想来想去,也只有他的嫌疑是最大的了,可是老李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我和他好像没什么仇恨吧,我也就今天白天才算真正的认识他吧?如果说是他在害我,这根本没理由啊!

喜欢春天的十个理由 白头鱼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