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梦小说 qq头像情侣版带字的

透过虚掩着的门,李白看到房间里面并没有开灯,地面上也是一尘不染,到处都是有人打扫过的痕迹。

秦玉冰和田雨在互相见面以后,刚开始一定是发生了一些小的争吵,但是肯定以很快的速度变成了好姐妹,然后两人一起将房子打扫了一遍,又是一起出门去买东西了,但是给忘了把门锁好。

嗯,一定是这样的。李白在脑海中过了一下可能发生的场景,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停止了腰杆,用力将房门拉开……

“咣当”的一声响起,在李白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满载着冰凉冷水的洗脸盆竟是从天而降,正正好扣在了李白的脑袋上,李白整个人浑身上下顿时湿透,就像是一个落汤鸡一般的失魂落魄。

“我擦勒。”李白站在原地有些愣神,此时他除了表示自己的震惊以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想法。

也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不停喊着“啊啊”的女声从房间里传出来,秦玉冰和田雨出现在里边的视线之中,一个人拿着扫帚,一个人拿着平底锅,就是朝着李白的身上抽来。

“哎哎哎,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李白在看到二女出现的第一时刻就是大叫了一声不好,也不顾自己浑身是水,就是跳进了房门,同时将防盗门重重关上。

“我要杀了你!”秦玉冰龇牙咧嘴的挥舞着平底锅,恨不得杀了李白一般。

“我也要杀了你!”田雨同样像疯了一样,从另一个方向包抄过来,就像是围剿落水狗一般。

过了很久,三人的这场闹剧才终于停了下来,李白一只手一个将两人搂在怀里,坐在沙发上,气喘吁吁的。

“别碰我!浑身都是湿湿的,快去洗澡!”秦玉冰嫌弃的推了李白一把,李白却是不为所动,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咬了秦玉冰嫩白的脸蛋一口。

当着田雨的面,李白的这一咬让秦玉冰气得是又害羞又生气,小粉拳挥起,朝着李白的胸膛锤去,却是又在空中变了一个方向,重重的打在了李白的小家伙上。

“谋杀亲夫啊你这是!”李白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将两人松开,捂着自己的裆部倒在地上满地打滚,让秦玉冰和田雨看到了是担忧不已。

“你没事吧?”田雨手足无措的看着李白,想要把李白扶起来,伸出去的手却是被秦玉冰从空中打了下来。

“你干嘛,你没听到吗,他是我老公,你又是谁?”秦玉冰用看着小三一般的眼神看着田雨,自己跪在地上,想要给李白揉揉。

田雨本是一个软妹子,但是秦玉冰这么一说,她也不干了。

“就你还小白哥的老公吗?你弄伤了他,我作为他的女朋友帮他看看不可以吗?”田雨争锋相对的瞪着秦玉冰,也不等秦玉冰反应过来,同样单膝跪在地上,右手立刻就覆盖了李白的疼痛的地方。

“小白哥,别怕,我给你揉揉。”田雨温柔的说着,可是很快又是一股巨力传来,田雨被秦玉冰推倒在了地上。

“我跟他只是在闹着玩你看不出来吗……

眼看着秦玉冰和田雨两人就要打起来,李白是一阵头大,之前没有发现,想不到两个女人闹起矛盾来,竟然是如此的天昏地暗。

秦玉冰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知道自己在京都还有那么多女人,现在却是揪着一个田雨不放手了。

“哎哎哎,两位姑奶奶,别吵了好不好,算我求求你们了。”李白也不敢再假装了,也跪在地上对两个女人求饶,就差磕头。

“不行!”谁曾想,刚刚两人吵得那么大声,此时的回答竟是惊人的一致。

“那你们要怎么办啊?”李白苦着个脸,全身已经湿透了,再加上心灵上的重创,此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她还是要我?”又是异口同声。

李白都快要疯了,开始当着二女的面脱自己的衣服。

“看来,不能和你们好好说话了。”李白恶狠狠的说道。

两个小时之后,三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都是气喘吁吁的,秦玉冰和田雨一人一边抱着李白的胳膊,任凭李白的大手随意的在自己的身体上抚摸。

“所以说,从今往后,你这个坏人,就同时拥有我们两个人了?”田雨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但是现在的情况,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两个?”另一边的秦玉冰哼了一声,“在京都,他可是至少还有五六个女人呢。

被夹在中间的李白忽然十分的尴尬,想要逃跑,可是二女竟是齐齐扬起小手,一同打在了李白依旧坚挺的地方。

又是一声惨叫。

另一边,在方家的地下室里,方威和管家的对话依旧在进行着。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秦家古墓很难找吗?”方威刚刚升起的一些希望又被浇灭了一些,有些失望的问管家道。

管家点点头:“的确是很难找,可能连秦家自己人,都不知道他们的老祖宗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充满宝藏的古墓。

方威“啪”的一声捶了一拳,有些生气:“秦家人都不知道地址在哪,你特么在这里说这些有什么卵用。”方威都快要气死了,管家说的话,就像是在说,只要你可以飞得起来,就有可能飞得比飞机快。

有个毛线用啊?能飞起来吗?

“少爷别急,这秦家古墓的地址,我可能是知道的。”管家任凭方威骂着自己,自己依旧说道。

这一次管家也不再卖关子,或者说是因为害怕方威抽自己,管家一口气把他知道的东西全都说了出来。

“在成为方家的管家之前,我是在秦家做过一段时间下人的,每天的工作都是打扫卫生。少爷你也知道,不管是秦家还是方家,现在的建筑都是万年不变的,所以久而久之,我竟是奇怪的发现,在秦家的地板上,竟是刻着一些花纹,而且都是不重样的。”管家缓缓说道。

于是管家就在以后的日子里,刻意留意着那些图案,并将他们全都画在了纸上,当一整幅画完工的时候,管家惊奇的发现,这竟然是一幅藏宝图的样子,而在这藏宝图上,通过一些花草树木刻意的装饰下,竟是组成了“古墓”两个字眼。

也就是那个时候,管家才知道了秦家有秦家古墓这样的地方,只不过,当时的管家想要自己去找,可是因为实力不够的原因,根本没有找到。

“那藏宝图在哪里?快给我看看啊!”至于后面管家是怎么来到方家的,方威已经全然不关心了,急忙对管家说道。

管家有些难为情的样子:“少爷,藏宝图还在我的房间里呢,可是你确定现在就要去看吗?李白可是有可能还没有离开。

管家一说,方威又是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安安静静的坐下来等着。

方威不知道的是,李白此时已经和二女大战了好几场,还吃过了晚饭,此时悠闲的在街上走着。

“田雨,你先回家吧,我有一点事情要和冰冰说。”李白对田雨说道,而对两人的称呼,便是暴露了李白心中,谁的位置更重要一点。

“好的,你们快点回来。”田雨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但还是先一步离开了。

秦玉冰完全误会了李白的意思,幸福的靠在李白的肩膀上:“你是不是想和我二人世界呀。

田雨不在,李白当然要顺着秦玉冰的意思。

“你对你们秦家了解有多少?”李白的话锋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秦玉冰有些诧异李白为什么要这么问,但也还是回答了。

“我们秦家算得上是一个古武宗族,听说第一任家主已经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当时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随着现代化的程度越来越高,秦家的实力也是越来越差,到了现在,连一个修真者都没有了,实力最强的就是我父亲秦荣懿,不过是真气九阶巅峰,他似乎不知道如何筑基,所以实力也一直停滞不前。

秦玉冰大概讲述了一下秦家的历史,李白点点头。

“那你们秦家就没有什么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吗?如果再碰到我这种人,你们应该怎么抵挡?”李白又是问道。

秦玉冰摇了摇头:“不知道,父亲从来没有提起过,而且在西虹市甚至蜀郡,也没有什么人要比我们更厉害的了,所以也一直安逸于现在的生活。

李白叹了一口气,怪不得秦家的实力如此低微,倭国人都知道的秦家宝藏想不到连秦家人自己都不知道,如果可以发现那秦家古墓的话,李白觉得,秦家的祖宗们至少会给秦家的后代指明一条修真的道路。

“冰冰,你想不想带领秦家重新走向辉煌?”李白忽然又是问道,让秦玉冰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有办法让你们秦家重新成为修真家族,你愿不愿意成为你们秦家的家主?”李白重复了一遍,这一次,要更加的直接。

秦玉冰这次是真的愣住了,看着李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

“可是那样的话,我是不是就不能够和你在一起了?”过了良久,秦玉冰才吱吱唔唔的说道。

迎接秦玉冰的却是李白的一吻:“怎么会呢,我是会一直陪着你的啊。

世界渐渐安静了下来,只留下了忍者粗重的喘息声,似乎感觉到身体上没有了新的疼痛的产生,忍者这才慢慢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一个长得像蜥蜴的恶心的东西趴在忍者的脸上,还有一个一脸漠然的男人站在一边冷冷看着自己,让忍者的呼吸都在这一瞬间停滞了一下,他认出了这个男人的脸,就是刚刚对他们大开杀戒的那个男人。

“私を殺してはいけません!”忍者此时已全然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朝着,想要尽快远离李白这个恶魔,可是很快背后一阵坚硬的感觉传来,忍者这才发现,他现在处在一个死角里,根本无法逃脱。

“你特么叽叽喳喳在说着什么鸟语呢?”李白听着忍者说了一通倭国语,听也听不懂,但是从他的表情上看来,似乎对自己十分的害怕,“给我闭嘴!

李白朝着忍者吼了一句,忍者吓得顿时安静了下来。

“你听的懂华夏语?”李白蹲在忍者的面前,忍者点点头,“那你会说华夏语吗?”忍者又是点点头。

“这就很难办了啊,那我还是直接杀了你好了,反正估计也从你身上问不出有用的话来。”李白叹息一声,从忍者的身上把他的匕首摸了出来,然后抵在了忍者的小腹位置,“你们倭国人不是总喜欢剖腹自尽吗,这次就让我来一次吧。

李白舔舔嘴唇,而忍者顿时惊慌失措了起来,奋力挣扎着,什么倭国人的武士精神,在他的身上竟是全然没有体现出来。

“Ican,IcanspeakalittleEnglish!”忍者奋力的对李白大喊着,李白手一抖,竟是把忍者的匕首划破了一点,又是让忍者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你特么到底能不能说点我能听懂的话?我就能听得懂华夏语。”李白很是生气,在这忍者的面前,感觉自己被小看了一样。

这个时候,金焰却是跳上了李白的肩膀:“你说你笨不笨啊,他这是在说,我能说一点英语。

看到金焰突然说话了,忍者被吓得浑身一阵,可是此时他也顾不得猜测金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朝着李白连连点头。

“你能听得懂?”李白诧异的看着金焰,金焰得意的摇晃着尾巴:“他刚刚说的是倭国语,意思是不要杀我,我都知道的。

“哦。”李白郁闷的说了一声,然后让金焰给他俩之间做翻译。

在今天的婚礼上,武者的出现李白是早就预料到的,可是忍者的出现,李白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因为之前龙卫的原因,他们已经在全华夏范围内开始了对倭国武士的围剿,根据他们回复的情况来看,战绩很是不错。

不过,就今天的情况看来,龙卫并没有渗透到蜀郡来,否则的话,这些倭国人,哪里敢来猖狂。

在一番询问过后,李白这才知道,他们的出现是因为有人联系到了他们,对方没有说明自己是谁,只是告诉他们,在今天的婚礼上会有刺客出现,要他们隐藏在一边,如果看到他发了信号弹,那就是他们应该出手的时刻。

而作为交换,是对方的一个秘密,关于秦家古墓的。

“秦家古墓?这是个什么东西,你们来到蜀郡,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古墓吗?”李白微微有些震撼,又是追问着。

忍者点点头,说这秦家古墓里有十几代秦家祖宗们留下来的宝贝,只不过这秦家古墓到底在哪里,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而和他们联系的男人对他们说,只要完成了任务,就会告诉他们准确的地址,可是现在任务失败,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还全军覆没了。

“你确定你不知道是谁联系你们的吗?”李白眯着眼睛看着忍者,忍者肯定的摇摇头,于是,他就被李白杀了。

毕竟这倭国人已经没有了用处,而且,对倭国人,李白很是没有好感。

李白有些不甘心的用魂识探测了一下忍者的记忆,可是满脑子的倭国语让李白都快炸了,只能选择放弃,不过,从忍者的话中,李白也是知道了,在这蜀郡的地界里,有一处秦家古墓,而且,知道他地址的人很少很少。

“又会有一场恶战了。”李白撇撇嘴,离开了这片流了太多血的方家土地,在离开之前,李白还是让金焰将所有人都松绑,而李白则是不见了踪影。

“少爷,我们这下该怎么办?”在方家的某个地下室里,管家看着怒发冲冠的方威,说话的声音都不敢有一丝的提高。

“什么怎么办?特么的我不是已经让你们做好完全的准备了吗?怎么还是被这个李白闹成了个这样!”方威很是愤怒,将桌子上能摔的东西全都摔得四分五裂。

“少爷,我也不知道这个李白的实力竟然是如此的强大。”管家很想要和方威吵一架,可是还是没敢。

“你说怎么办吧?婚礼没办成,现在那个秦玉冰也肯定跟着李白跑了,来参加婚礼的客人们更是受到了那样的侮辱,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方家?以后还怎么在其他的古武宗族面前抬头?

方威气冲冲的在原地兜着圈子,又是伸出指头指着管家破口大骂:“难道你要我跟他们说敌人太强大我们打不过吗?特么的两家五十个最强的武者,甚至连特么的倭国忍者都叫上了,还是没能收拾的了一个人,两个家主还受了伤……

方威越说越气越说越气,一口气没喘上来,引发了剧烈的咳嗽声。

“少爷,还请息怒,我倒是有个办法。”管家赶忙给方威拍打着背部,同时对方威说道。

“哦?你有什么方法?”方威直起腰来,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管家沉默了,想了想,终于还是开口:“我觉得,这个李白已经不是我们这个层次的人了。

嗯?方威有些没有明白管家的意思,疑惑的看着管家。

“少爷你知道,我们和秦家是一样的,是古武宗族,每个武者都是修炼真气的,不过,不知道少爷你是否知道,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真气武者并不是最强大的。”管家缓缓说道,像是在说这一件很遥远的事情。

方威下意识的摇摇头,因为他本能的认为,就像父亲那样,真气九阶就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了,可是很快方威又是更剧烈的摇了摇头,如果说父亲就是最强大的,那么可以把他父亲和秦荣懿都打伤的李白,又是什么?

“你是说?”方威不敢相信的看着管家,管家点点头。

“是的少爷,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真气武者更强大的人,他们被叫做,修真者,我们之前看到的李白散发出来的那种银色光芒,应该就是他的灵气,灵气,要比真气强大的不止一点半点。”管家神色凝重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李白他是一名修真者?”方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有些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不就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战胜李白了吗?

“少爷,并不是没有办法的,如果我们中也有人可以成为一名修真者,那么,就可以对付得了这个李白了。”管家又是缓缓说道,方威猛地站起来,抓住了管家的衣服。

“快说什么办法?

管家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让自己不那么难受,然后说道:“我听说,按照一般的方法,真气武者要成为修真者的话,是要先筑基的,而这一步,几乎是修真最难的一步……

方威哪里肯定浙西没用的废话,直接插话道:“你赶快说有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李白一天不死,我就一天不能睡个安稳觉。

“有。”管家认真的点点头,“不过这个过程,会很难。

方威一脸的欣喜,完全忽略了管家的后半句话:“我应该怎么做?

“我们得先找到,秦家古墓。”管家叹息一声,还是说了出来。

如果这个时候李白在场的话,一定会反应过来,那个泄露秘密的男人,就是方家的管家,只是现在的李白已经在朝着家的方向赶去了,不停的在催促着司机。

“我说年轻人,你急什么急啊,我这又不是飞机,难道你晚一点回家会被女朋友骂吗?”中年司机大叔依旧淡定的把车速维持在六十迈的速度上,李白却是已经快要急死了。

他之前给秦玉冰的地址正是他和田雨租的那间房子,制定计划的时候李白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希望秦玉冰可以尽快脱离危险,可当事情真的都结束以后,李白才忽然意识到,如果秦玉冰见到了田雨,那会发生一场怎么样的碰撞?

“当然不会骂我。”李白苦笑着对司机大叔说道,“但是我会死啊。”李白一脸哭丧的表情,让司机大叔很是无语。

“看你这个样子是已经迟到了吧,那既然要死,不如在我这车上多活几分钟。”说着,司机大叔竟是把车速给降低到了四十迈,看得李白都快要吐血了。

“哥哥,叔叔,爷爷!我求你开快一点吧……”李白就差给司机跪下来,看到李白这个样子,司机也不好继续开玩笑了,立刻将车速提到最快,风驰电掣的朝着郊区小区的方向赶去。

可是当李白气喘吁吁的跑到家门口的时候,房门虚掩着,里面却是并没有传出来他想象中争吵的声音。

“难道说,她们两个已经允许了对方的存在了?”李白想着,轻轻打开虚掩着的防盗门。

猎艳江湖梦小说 qq头像情侣版带字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