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欲转千帆舞 锦衣流年 重启家园

“不可能那么巧,那场车祸一定是有人故意安排的。”顾之山愤恨的脸色铁青

顾清扬问我:“你有没有看清撞你那人的模样?

我摇头,顾之山说:“看清也没用,不过是一颗棋子,然然,你觉得会是谁?

还会是谁,现在这么恨我还有这样的手段的人,除了秦向阳还有谁?

一定是我前天那番挑衅的话激怒了他,所以他才对我下手。

但嘴上说:“我不知道,左右我没事而且还因祸得福,要不是这一撞,我和秦深还不知会闹到什么时候,所以就别追究了,否则要是让秦深知道我不是自杀,不知道又会产生什么变数?

顾之山看着我,眼里闪过了然,然后是痛心和无奈,他一定已经猜到是谁?

“对了,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

我把肉肉今天早上的表现跟他们说了,两人都很高兴。

顾之山抱着肉肉亲了一口,说:“我的宝贝外孙女总算是好了。

快到十一点,我把设计图交给顾清扬,让他帮我送去工厂。

虽然我跟秦深已经和好,但隐患和威胁还在,罗湛给我找的那张保护牌,我一定得拿下。

刚回到家里,秦深也回来了。

收拾了病历本和奶粉尿片,我们带着肉肉去儿童医院。

医院人很多,挂号处排着长长的一条人龙,秦深拿出手机来打了电话,我们直接就去专家诊室里找人。

还是上次那位女大夫,她让我们配合给肉肉做了几项测试,结果出来,她笑着说:“孩子现在的情况很好,但你们还得坚持给她训练,等抓物测试和动反测试都过关,才算是真正的康复。

“好的,谢谢医生。

这结果我已经很满意,至少肉肉以后的人生有了希望。

从诊室出来,秦深去上卫生间,我就抱着孩子坐在诊室外面的椅子上等着他。

“顾小姐……

一个熟悉的女声叫我,我抬头,看见了宫梅。

她的表情明显不怀好意,走到我面前,看着孩子,说:“这里好像是看脑瘫和自闭症的地方吧?难道你女儿是脑瘫?

我拉下脸,没搭理她。

这种人就跟口香糖似的,越跟她扯越心烦。

我起身要走,她拉住我,一脸担心的看着肉肉,说:“这孩子看起来也不像是脑瘫啊,难道她是自闭症?

我心里一痛,愤怒的瞪着她,真想用眼神把她杀死!

“哎哟,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是自闭症,真是太可怜了!

“听说自闭症孩子的寿命通常都只有人类正常寿命的二分之一,啧啧,这可怜的孩子,她爸爸还不要她了……

我真想杀了她,至少也给她一记耳光,可是我抱着孩子,不好下手。

没想到秦深替我动了手。

他一把将宫梅从我面前扯开,然后一巴掌挥了上去。

“啪!

那声音清脆响亮,宫梅的脸马上就红肿了起来。

“谁说我不要她们了?

“她们母子三人是我的心头肉,谁敢欺负他们,就是往我身上扎刀。

“上次那一巴掌看来是没让你长教训,今天可不止这一巴掌。

秦深说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宫梅的脸色马上就变得惨白。

她哀求秦深:“秦总求求你,饶了我这次吧,不要让我主编开除我,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秦深丝毫不为所动,她又来求我:“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简然你快给我求求情,让秦总把刚才的话收回,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同学?”我冷笑,说:“我没那么大福气有你这种两面三刀的同学,让开。

宫梅满脸不甘,却只能给我让路。

秦深从我怀里接过孩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搂着我的腰,让我满心甜蜜。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坏起来的时候能让你肝肠寸断,好起来的时候能让你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一个。

回家的时候,他绕了路,带我去沃尔沃的四儿子店,选了一辆更高级别安全性能更好的车,刷卡办完了手续,送我回家。

“你昨天突然想不开,是不是因为前天的事?”快到家里,他问我。

我避而不答,说:“都已经过去就不要问了,我只想跟你好好在一起。

这是我的真心话,我真的只想跟他好好在一起,但愿这次的风波过去之后,我们可以一直幸福安定。

秦深从镜子里看着我,说:“老婆,我爱你。

我愣了愣,幸福的满脸笑容。

把我送回家,秦深就回公司了。

我给肉肉换了尿片喂了奶,给她做抓握训练。

手机突然响起,我看了一眼,是罗湛。

“罗湛什么事?

“方便的话出来一趟,我把那个英国权贵的资料交给你,知根知底,见面的时候也好交流。

“好,你在哪儿,我这就出来。

我跟罗湛在一家咖啡厅见面,他把一个文件袋给我,说:“你车祸的事我知道了,昨天我真想来看你,但秦深在,我的出现只会是多余。

我惊讶的看着罗湛,问:“你怎么会知道?

罗湛微微一笑,说:“我在秦向阳身边安排了人。

原来是这样……

“那你也知道我和秦深和好了?

罗湛点头,说:“虽然不甘心,但只要你幸福,我就快乐。

一瞬间,我感动的无法自制,之前对罗湛的成见全都消除了:“你真是个好人!

罗湛苦笑,说:“以前看过一则笑话,说女人如果对男人说他是个好人,下一句肯定是:但我们不合适……

我被他逗笑了,笑完又觉得有些尴尬,罗湛帮我了我这么多忙,我却是什么都没帮过他。

“我们做朋友吧?”我以询问的语气问罗湛。

罗湛没回答,起身说:“公司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好吧。”我起身目送罗湛离开,看看时间还早,给卢美华打了电话,约她出来逛街。

一见面她就跟我抱怨:“我真想马上把它给卸了,孕晚期真是太难受了,肚子里跟揣个大西瓜似的,臭小子还每天在里面蹦跶,嫌我不够辛苦似的。

抱怨着,脸上却是带着幸福的笑容。

我笑着说:“等小宝宝出来,我帮你带。

卢美华一口应下,问我:“看你今天心情这么好,跟你家秦少和好了?

我点头,卢美华满脸高兴,说:“我就说,你们两肯定散不了的,走吧,去狂购一番庆祝一下。

跟卢美华逛完街,我买了菜回家做饭,做的全是秦深喜欢吃的菜,他回来,应该会很高兴。

六点多钟,家里门铃响了。

我去开了门,看见了秦深的男助理还有炎炎。

“秦总今天有事,让我把孩子送回来。

秦深有事?他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是公司里的事吗?”我问那男助理。

他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是公事了,否则身为秦深的助理,他怎么会不知道?

也许是最近事情太多,我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等那男助理离开之后,我给秦深打了电话。

真怕他不接或者失联,所幸他很快就接了。

“简然……

“我做了一桌菜,你什么时候回来?

秦深顿了顿,说:“晚点,你不要等我,跟炎炎先吃吧。

“好吧。”我答应,心里安心了不少。

给秦深留了菜,我和炎炎先吃了。

收拾着碗筷,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还没看清楚是谁,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疼,我捂着脸,看清了打我的人。

竟然是秦深的小姨母易琳。

她身后还站着易梅和她女儿菲菲。

两人看着我,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爸害死阿深妈妈,你怎么还好意思缠着他?

要换了是易梅,我早就一巴掌回过去了,但是易琳,她是真心的心疼秦深和他妈,我怎么还好出手?

“姨母,当年的事有误会,我爸是叫人绑了我婆婆,但他没叫人撕票,撕票的事是那个匪徒自作主张……

“够了!”易琳一脸生气,怒斥:“这么牵强的谎言你也撒得出来,匪徒拿了你爸的钱替你爸办事,没他命令会敢动手?你把我们当三岁小孩吗?

我愣了愣,突然觉得我的辩解是有些牵强,杨志拿了顾之山的钱替他办事,怎么会自作主张的撕票?

难道,是顾之山骗了我?

“我告诉你,阿深只是一时被你迷惑,他会醒悟的,你爸一定会受到惩罚!

易琳说完,转身就走,易梅和菲菲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也跟着走了。

我拿冰袋敷了脸,脸上很快就没感觉了,但我心里却是暗潮涌动,难道顾之山真的骗了我?就是他让杨志撕票的……不会,不会是这样!

晚上秦深回来,却是喝的醉醺醺的。

“你跟什么人喝酒去了?”这么多年,我还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呵呵……”秦深醉眼朦胧的看着我,笑了两声,说:“我对不起我妈,我对不起她……

说完,就倒向了我怀里。

我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抓住了。

秦深没有放下仇恨,也是,那么大的仇恨呢,他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

我心冷如水,扶着他让他躺在沙发上,又去楼上拿毯子给他盖,无意中瞥见他西服外套上的扣子少了一颗,布料还沾上了些尘土。

再看,他的手上有轻微的伤痕,好像跟人动拳头了。

难道,他出去跟人打架了?

我给他盖上毯子,心乱如麻。

电话刚打通,顾清扬着急忙慌的跟我说:“然然爸爸跟你联系过吗?他一晚上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去哪儿了?

心弦好像被根手指拨了一下,但我生生压住没让它动弹。

把孩子放上安全座椅,我开车去工作室。

一年多时间没开车,我手艺有些生疏,所以开的挺慢,一直是二十多码行进,没想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路口时,突然有辆白色的轿车疯了一样朝我冲过来……

我吓得懵了,脑子已经没能力做出反应,那辆车撞上了我的车头,猛烈的撞击感,安全气囊弹出,我撞在上面,一时被震昏了过去。

……

“简然,你给我醒醒!

脑袋昏昏沉沉的疼,好像脑子被撞碎了一样,但我清楚的听到了秦深的声音。

我出车祸了?

肉肉,肉肉怎么样?

想到孩子,我立刻就睁开了眼。

“孩子,孩子怎么样?”我一把抓住秦深的手,问。

秦深握住我的手,说:“放心吧,孩子没事,后排有两个安全气囊弹出,而且还有安全座椅保护孩子,她没事,你可以放心。

听到这话,我舒了口气,悬着的心落了下去。

“肉肉呢,我要看看她。

不看到孩子,我不能放心。

“我爸把她接走了,家里人会好好照顾她,你有些轻微脑震荡,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

秦深的话让我立刻又悬起了心脏:“你爸把肉肉带走了?你们已经把炎炎夺走,还想把肉肉也夺走,你把肉肉还给我,秦深我求求你,把肉肉还给我……

秦深眼里闪过痛意,抓着我肩膀把我按回病床上,沉声说:“你别激动,我会把孩子还给你,连炎炎一起还给你……

他说的眼睛都有些红,我以为他是要发作,没想到下一刻,他的眼里浸出了泪水。

“我认输,我比不过你心狠,我把孩子还给你,我放下仇恨,我俯首称臣,只要你好好的,我怎么都可以……

我惊呆了,简直要以为自己幻听!

可是看着秦深眼下的两行泪水,我知道我不是幻听。

他竟然真的,要为了我放下仇恨!

“然然……

顾之山和顾清扬满脸前后走进来,脸上写满了担忧。

“然然你再想不开也不该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是爸爸连累了你,秦深,你叫人把我带走吧,不要在折磨然然……

顾之山的话让我有些懵,再联想起刚刚秦深那句只要我好好的,我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难道,他们都以为我是要自杀?

顾之山让秦深找人把他带走,秦深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说了两个字:“出去。

他的眼睛开始有些红,看来又要发作的迹象……

我赶紧给顾清扬使眼色,顾清扬领会,拖着顾之山出去:“我们先出去,让然然和秦深谈谈。

秦深是以为我要带着孩子自杀才会妥协退让,这误会,我该欢天喜地的认下。

“你真的能放下?”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秦深眼神暗沉的看着我,说;“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我叫人把肉肉和炎炎带过来,待会儿你醒过来就能看见他们。

我激动的点头,说:“谢谢你,秦深。

万万没想到,他能为我做出这样的让步,真是托了这场车祸的福,让我和秦深之间的障碍土崩瓦解。

我闭上眼睡了一觉,醒来果然看见了两个孩子。

“妈妈你怎么样?”炎炎满脸担心。

我起身亲了下他的额头,说:“妈妈没事,炎炎不用担心,而且以后,你可以和妈妈还有妹妹在一起了。

炎炎听了,激动的跳起来。

“秦深把肉肉给我。

我接过孩子,仔仔细细的看了她一圈,确认她没事才放心。

“阿深!

病房门被推开,秦向阳和马丹一起走进来,我这病房顿时就热闹无比。

“你把孩子带过来是什么意思?你要原谅这个女人?你忘了你妈是怎么死的了?

秦向阳的质问之下,秦深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怕他动摇,我灵机一动,摸着头,喊;“秦深,我头突然好痛,你快帮我叫医生!

秦深赶紧给我叫医生,医生进来检查一番,说:“心率血压都正常,可能是因为受了惊吓所以产生神经性头痛,你们让她好好休息,不要刺激她。

这医生真是天使,他这么一说,秦深马上就板起脸撵秦向阳出去。

秦向阳气的脸成了猪肝色,说:“她不过装装蒜使点苦肉计你就把你妈的死忘了,你……

秦深的双手捏起了拳头,紧了又紧,冷冷的看着秦向阳,说:“你说我?你忘了你是怎么把那女人和那个野种带进家的了?顾之山之所以害死我妈,全是那个女人推波助澜,你怎么不把她杀了?

秦向阳惊愕,心虚,看着秦深,嘴巴张了又合,最后,甩手走开。

马丹不甘的看了我一眼,也跟着离开。

秦深深吸一口气,走过来把肉肉抱走,又伸手来拉炎炎,说:“你好好休息,我带孩子去外面,有什么事叫我一声就行。

“嗯。”我答应,秦深应该是想冷静一下,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却为了我要放弃,心里怎么能不纠结?

秦深带着孩子出去冷静,我也整理了一下情绪,他为我做出这么大牺牲,我该原谅他。

晚上八点多,医生来查房。

“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我摇头:“没有。”又问;“医生我可以出院了吗?我孩子还小,待在医院里不方便。

刚刚秦深笨手笨脚的给孩子换尿布泡奶,我都快笑哭了。

尿布反了也不知道,奶瓶盖子也不盖好就晃奶,结果摇了自己一身……

医生看了下我的病例,说:“可以出院,去办出院手续吧。

说完,开了一张出院单给秦深。

二十来分钟后,我们上车往玉山小区去。

肉肉在我怀里安静的睡着,炎炎抱着我胳膊靠着我,也睡眼惺忪。

秦深开着车,不时从镜子里看一眼我们母子,气氛无比温馨。

一路平静的到了家里,两个孩子都已经睡着,把孩子安置好,秦深跟我说:“你那辆车已经废了,我重新给你买一辆,还是买沃尔沃,这次要不是这车,我恐怕就失去你了!

他说着,伸手把我拥抱进怀里。

靠着他温暖宽阔的胸膛,闻着熟悉的味道,我心里觉得之前的那些痛苦的都好像烟消云散了。

不过,当时的情景应该很容易看出我是被人撞的,为什么秦深会觉得我是想不开要自杀?

秦深低头在我额头吻了一下,说:“你不知道,我接到电话得知你和孩子出车祸的时候心里有多害怕,当时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为什么要逼的你做那种傻事……

我心里感动,抬头吻住了他的嘴。

秦深眼里透着惊喜,马上变被动为主动,开始进攻……

但顾忌到我今天才出了车祸,他一反*本性,温柔的简直不像话。

结束,我没有平时累瘫的感觉,反而觉得浑身舒服的很。

我靠进秦深怀里,说:“以后都这么温柔好不好?

“不好!”秦深皱起眉头,说:“那样我得憋死。

我无语了:“那你刚才不也挺享受的?

“不享受,憋的很,不信你试试……

他说着,把我都拉向他腿部,碰到坚硬如铁的某物,我顿时就囧了。

他这恢复的也太快了,上一轮才刚结束几分钟……

他放开我的手,抱紧我,我以为他要再来一次,没想他只是在我额头吻了一下,就说:“睡吧。

我错愕了一瞬,脸上漾起笑容,闭眼睡觉。

“妈妈……

“嘘,别叫,让你妈妈多睡会儿。

“嗯。

我睁开眼,看见那父子两正像特务一样小心翼翼的在说话。

“我给妹妹换尿布,你去给她泡奶粉,知道怎么泡吗?”秦深。

“知道,温水一百二十毫升放四勺奶粉。”炎炎。

“好儿子,真聪明!

炎炎得了夸赞,一脸高兴的去泡奶粉。

我也不出声,就看着这父子两侍弄肉肉。

秦深这回知道尿片哪边前哪边后了,顺利的给肉肉把尿片换上,抱起来,给她穿了件小棉衣,就是审美奇差,孩子穿着条绿裤子,他竟然给孩子穿上件大红棉衣。

我真是醉了……

小肉肉转过脸,一脸无辜的看着我,瘪着嘴好像在跟我投诉。

我愣住,孩子会找人了?

“肉肉,宝贝女儿,给妈妈笑一个!

孩子看着我,咧嘴一笑。

瞬间,我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女儿,这算是康复了吧?

秦深看见孩子的进步,也是很高兴,说:“中午我过来接你们,我们带着肉肉去医院让医生看看。

我点头,起身穿衣。

秦深去外面买了早餐来,我们一起吃过,他送孩子去幼儿园,然后去公司。

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带着肉肉打车回家。

我跟他们说了我跟秦深和好的事,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很为我高兴。

“我早就说,秦深那么爱你,迟早会想开的。

我满心甜蜜,想起昨天车祸的蹊跷,问顾清扬:“你们怎么都说我是自己开车自杀,我昨天明明是被人撞了。

我把我昨天开车到路口被人给撞上的事跟他们说了,顾之山脸色变得阴沉,打了个电话,叫人把昨天车祸现场的监控发一份过来,却得到那地方监控坏了的回复。

星河欲转千帆舞 锦衣流年 重启家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