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如雨下:我与绝症出轨老公火拼的12年

医院回来后,我在抽屉里翻找信封。

妈妈问我:陈木清见过龙子吗?

我说是!

母亲又问:医生怎么说?多久?

我找到了信封,拿出了离婚文件。

我说:医生说他没有几天时间。我要马上跟他离婚!

母亲面无血色,叫道:你疯了吗?!这么多年?还在乎这些日子吗?!

低头,看着那薄薄的一页纸,我的心里充满了悲伤。12年,一个女人的痛苦、煎熬、漫漫长夜的孤独和绝望,是我坚守婚姻的全部——我不是赢家,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要把他的自由还给他,我要真正为自己而活……

陈木清是我的初恋。中专毕业后,我们被分配到食品厂:他生产,我包装。下班后,我们会和许多同事一起吃饭、购物和玩耍。我们分不清谁在追谁,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一年后,食品厂倒闭了,我们都成了下岗工人——那时候,这个词很可怕,人们习惯端起铁饭碗,突然饭碗不见了,妈妈叹了口气,担心我的下辈子。

但是因为我爱上了陈木清,世界上除了他就没有别的了。面对下岗和家人的担心,我无知而无畏。我一直认为追随陈木清是对的。

我们是两个最普通的家庭,不像其他同事,靠的是关系,靠的是方式,一个接一个又找到了工作,不管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总是安逸的,只有我们两个,依然在未知中。

泪如雨下:我与绝症出轨老公火拼的12年

妈妈说:爱不能买一顿饭;似乎是陈木清要为此付出代价。然而,一个女人嫁给汉的目的是为了穿衣吃饭。你们两个都失业了,怎么能生活下去呢?

我说:他会找到办法的。

但是,陈木清却很着急却没有办法,他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不像别人主动去寻找机会,只能呆在家里担心,叹气。

半年后,通过一个朋友的介绍,我们去了一家他亲戚开的纺织厂,我管理仓库,他送货。虽然很脏很累,但我们终于有了工作,每天见面,我很满意。

过了一段时间,我搬到洁具市场为一对来自浙江省的夫妇工作。我非常勤奋,对质量、特点和价格都了如指掌。一年后洁具市场扩大规模,我和陈木清商量:不能给打一辈子工,我们也借此租个铺子,自己做生意。

虽然在浙江的那对夫妇不想让我离开,但是他们也帮助我完成了店铺的建立,并介绍了一些客户给我。一开始,陈清木工作很努力:为了省下5元钱,他骑着三轮车给顾客送货;为了赶时间,他常常不吃饭;为了让省里的厂家能以最低的价格分配给我们,虽然他很抗拒各种场合见到的拉关系的人,在我的百般劝说下,每次也都去了。看到我们银行账户里的数字在增加,我很满足。

年底的时候,我们订婚了。我只给自己买了一个180元的18k金戒指。陈木清说这些年来我太善待自己了,从来不买新衣服,更不用说化妆品了;看我的样子,人们不相信我是店主的母亲,甚至看到店员都比我打扮得好。他想让我为这次订婚买几件好衣服。他对我这么体贴,我心里很高兴。但是,我舍不得花钱,不说衣服,即使是女人每天都要用护肤品,我也买最便宜的,到了夏天,就不能用了;再说,我既心有所属,又花枝散谁见?

我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孩。在我和陈木清订婚之前,我从来没有和他亲近过。他尊重我,从不强迫我。我想让他知道我是认真和无辜的,我想把我女儿最好的身体留给我们最神圣的日子。订婚后,为了方便起见,我们在商店旁边租了一间包房,一起住了进去。

从那以后,我的心里多了这个男人——这辈子,不仅我的心,连我的身体都是他的。

但是,男人的感情,有时变化比翻书还快,订婚也不长,这在我眼里一直是诚实的,诚实的,好像永远不会背叛我的男人,将我完美的爱情梦想完全粉碎。

一天,在店里,我接到一个女孩的电话,找陈木清。

我说他不在家。

女孩问:你是谁?

我说:我是他的未婚妻。

停顿了几秒钟,电话挂断了。我有点心烦意乱,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没见到陈木清了,因为店里太忙了。我打了他的手机,但是关机了;打他回家,婆婆说他很久没回家了,一直以为跟我在一起!

泪如雨下:我与绝症出轨老公火拼的12年

那么,他现在住在哪里呢?!我的心突然空空如也,但我无法相信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晚上,他带着酒味回来了,对我询问的眼神毫无反应。我抑制住自己的疑虑,给他倒了水,换了衣服,把他放到床上。11点多了,我还在整理账目,门外的卷帘门突然被砰的一声砸开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在叫:陈清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出来把事情说清楚!

陈清木醒来,擦开百叶窗,灯光下,一个瘦弱的女孩,蓬头垢面地站在门外。她一看见他,就跳起来打他,又咬又叫:你做完了就走吗能给我五千块钱吗?你以为你是谁?!

我冷了,我的怀疑得到了证实!

陈木清无法抵抗,退到我身边。这时,他意识到我的存在,喊道:住手!他把那姑娘推开了。

女孩抬起头,看到我,撇撇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陈默清软了下来,说:你先回去吧!你回去!我回头再找你!

这个女孩不会。她只是哭了。她又丑又瘦又小。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陈木清在她身上看到了什么?

这时,我发现门外聚集了许多看客。在这个市场上,谁不知道我是一个能干而快乐的女人呢?现在,我所有的外表都被撕成了碎片。

我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问道:你要钱吗?

陈木清看着我,女孩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外面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等待着一场好戏的结束。

我说:你不就是这么做的吗?那不是卖的吗?5000美元太少了,你太高估自己了!

人群哄堂大笑,有人开始嘲笑:是啊!一晚多少钱?你要求太多了!

女孩红了脸,指着陈木清叫道:好!好!是我的愚蠢!我看错你了!他转身跑了出去。

陈木清忍不住从正厅走了出来,我把他拽了回来,转过身,拉下了百叶窗,我浑身一软,一屁股坐了下来,泪如雨下:陈木清,我看你怎么跟我解释?!

多年以后,我常常想起那个夜晚,他,给了我一个多么荒谬无耻的解释:因为寂寞。因为空虚,因为我们之间没有沟通:我每天专注于生意,不像女人;尽管她不断地向他要钱,他还是愿意的!他在她身上找到了安慰和真爱!

男人太贱了!

我哭了:我努力了,不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好吗?这就是你作弊的原因?!我想坐在家里享受一下。问题是你能做到吗?你拿我的血汗钱跟女人玩,你还是男人吗?!

第二天,我关了店,回家向父母哭诉。

父亲大怒:你那铺子,我们投资了好几万元——他不好好做生意,出去玩,还被人坑了那么多钱——他是傻子吗?!

妈妈说:一开始他长得不像这种人啊!一切都是烧钱的——以后,你不给他钱,就断了他的后路他老实!你要马上结婚。结婚真好!

泪如雨下:我与绝症出轨老公火拼的12年

我不知所措:我还能嫁给他吗?

妈妈说:你跟他订婚了,你知道你是他的人,不嫁给你谁去追?

结婚意味着什么,年轻的我不懂,但我知道他是我的初恋,虽然他做错了什么事,让我感到羞耻,但就这样放手,从那时起,我就和他不和解!

无论我是多么的迷茫迷茫,我最终还是嫁给了陈木清。在结婚之前,我让他承诺永远不再犯同样的错误,白纸黑字。他只能勉强同意。我看得出,这桩婚姻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快乐。我感到困惑:我们是否曾经如此相爱?我安慰自己说,我的父母都在那里,也许他们是对的,结婚后他肯定会安定下来。

我还是不了解男人——这是我生命中唯一一个让我心碎、让我失去理智的男人。一个人的承诺是什么意思,是比泰山重要,还是轻如鸿毛?许多年后,我想,陈木清对我的承诺完全违背了我的意愿,即使是毫无意义的谈话。

婚后不久,我就怀孕了,我的大部分生意都是由陈木清打理的。他出去得早,回来得晚。我很难每天都和他说话。我告诉他每天,嘴巴磨茧,最后他也烦了:是我做还是你做?你太棒了,你可以留着这家店!

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我们之间仍然有一些问题,但我不敢去想它:婚姻已经结束了,孩子们已经结束了,他已经作出了庄严的承诺,我不应该怀疑。

可是,我就要临盆了,原来那个女人又来了。

离婚!

那女人挑衅地看着我。

两年后,她还是很瘦,但在冲力上很强大,一头死猪不怕热水的姿势!

我呻吟!他们又在一起了!为什么她那么高傲——把别人嘴里的肉取出来还那么刚强,这个世界还有正义吗?!

我拿起电话给陈木清打电话:你快回来收拾你的烂摊子吧!我再次打电话给我的岳父母,哭着要他们赶快来。

女人冷笑:如果不是他母亲用死亡的力量,他永远不会嫁给你。我很抱歉经常带他父母出来!

我的胃隐隐作痛,我试着忍受它——忍受愤怒,更忍受痛苦。

陈木清回来把女人拉了出来:你没等吗?

女人忍无可忍,哭着说:我受够了!你要我什么时候等?当你结婚的时候,你说你的妈妈快要死了,好,我让你做孝子;今天,你说她生了孩子。然后我吗?我不是为你生过孩子吗?我为你,经历了两次分娩,差点把生命都放在你身上,还让我等吗?!

她突然哭了起来。公公婆婆进来骂儿子笨,骂女人无耻。那个女人似乎被逼得走投无路,歇斯底里。她拿起茶杯、暖水瓶、书,以及一切可以移动的东西,把它们当作工具来砸我们的房子。陈木清拎起她的腰往外拽,她从口袋里拿出准备好的刀片——不知道她要拿刀片去对付谁,却惊慌的在刀上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血流了下来。

泪如雨下:我与绝症出轨老公火拼的12年

我呼吸急促,一股暖流从我的下半身涌出——我早产了。

我的公婆喊着要陈木清马上送我去医院。此时此刻,我无法从骨髓中看出情况。然而,我将永远记得,在那一刻,他没有和我在一起,而是带着同样的血带走了她。

孩子出生了,是个儿子。我的姻亲高兴得哭了。我对他们的儿子造成的忽视和伤害感到更加难过。

可能是因为情绪沮丧,我的牛奶是很少的,看着精神淡薄的儿子哭了,我的心越来越冷,我讨厌陈qingmu,恨他让我羞耻、痛苦和绝望,恨他在关键时刻在我的生命中,他选择了那个女人!

孩子一个月大的时候,陈庆木向我提出离婚。

我心里有千万个为什么堵在那里,但我觉得太累了,太委屈了,我喘了口气,咬牙说: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他不耐烦地说:我们就这样拖下去——我对你和这个家都没有感情,对你有什么好处?现在离婚了,你还年轻,你还那么能干,还怕找不到男人?

我说:陈木清,我能找到一个不打扰你的男人吗?可是,你拍着良心问自己,你还是一个人吗?从恋爱到结婚,我跟你相处了6年,现在孩子都有了,你要跟我离婚吗?!你在做什么?!

他说:早晨好吗?在订婚之前,在结婚之前,我一直想和你分开,是家人不同意,他们说你贤惠,能干;我和她分开了,甚至给了她钱——没有她我活不下去,把她带回来了。起初,我想和她一起玩,但现在我们都动了真情,谁也离不开谁。你骂我,鄙视我,恨我,我承认,我只是不想再和你在一起!

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伤心地哭了。然而,我忍住悲愤的泪水,坚定而坚定地说:离婚?除非我死了!

他盯着我,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无助和悲伤,我想求他,回来吧,我们从零开始!但我说不出话来——是他做错了。我为什么要鞠躬?!我让他走了。

他提起离婚诉讼。法院撤销了他的诉讼,因为我还在哺乳。回到家,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不理我,不理他的儿子,离家出走。

后来我听说他和那个女人公开同居了。我的公公婆婆一直支持着我和我的儿子,他很少回家。然后他带那个女人去了广州。

我的心死了。

我儿子朗格一岁多的时候,我把他交给了他的公公婆婆,又开了一家卫生洁具店。我儿子没有父亲,所以我必须给她足够的物质保障。

在那个市场上,我知道自己成了很多人谈论的话题:竞争对手会嘲笑我的无能,并当面问我:父亲什么时候回来?此外,一个女人必须独自面对业务和人际关系,这是困难和痛苦只有自己可以理解。我强颜欢笑,拒绝低头。每一天都像一根针扎进我的心。每一次都会加深我对陈木清和那个女人的仇恨。开始时,我会哭,我的母亲,但她只有叹了口气跟我哭,没有别的话说,渐渐地,所有的痛苦我咀嚼,吞咽,埋葬,新的仇恨和旧的仇恨让我的心如钢铁般坚硬,甚至拖旧的死,我不会离婚。

泪如雨下:我与绝症出轨老公火拼的12年

龙3岁时,陈木清回来一次:看望父母;谈离婚。他脸色发黄,面容憔悴,上了年纪——他似乎不大合得来。婆婆说:“你们在外面怎样行,也要怎样行。我们希望孙子;我们依靠龙母的儿子抚恤金,不指望您!

他回到我身边,我把龙推给他。为了离婚,我不得不补偿我欠妻子的所有这些年。

他摸了摸龙头,叹了口气就走了。

后来听说他和那个女人生了一个女儿,一直没能拿到户口;他们为人民工作,做生意,都不是很顺利,生活很紧张。

有人叫我幸灾乐祸。但我无言以对。当然,都是他们的错,我应该是很幸福的人,但是,我的生活不容易,这样的岁月真的要结束了吗?!

在这两年里,我的公公婆婆相继去世。我的岳母拉着我的手说:苦你!可以离开离开,不为他,为你和龙子!

我哭了。送走婆婆,我病得很重,觉得生活真无聊。在我看来,我一度拿出了那封信,写下了离婚协议:给他自由,让我自己完全自由。但是,转念一想,对他的憎恨又占了上风,于是我把那份协议往抽屉里一塞。

今年年初,陈家的一个表姐来找我,说陈木清病重,住在县医院。

我和儿子一起赶往医院。陈木清虚弱地躺在床上——他得了晚期肝癌。他把恶龙赶走,说:我不知道它会不会传染。小心些而已。

那个女人在一旁,那个老的我几乎认不出来了,她看着我,转身走出了病房。我从没想过多年后我们三个会在这种情况下相遇。

我很抱歉!

他说。

我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男人跟我纠缠了12年,我们所有的甜年只是短时间当我们在爱,我认为这意味着一辈子在一起,而他当时正想着离开,我们已经工作了12年这糟糕的关系。

他看着我说:拜托,在我死前给我办理离婚手续,我女儿需要一个户口——孩子的母亲,也要有个头衔,我只能给这个。

长子的名分?我有他的名字,却没有他的爱;他和她在浪漫的地方认识,她还没有得到名字,但他们不抛弃彼此这么多年!

我感到无聊和孤独!

我突然意识到,面对生死我所坚持的是如此的荒谬和毫无价值!

我坐在医院的花园里,在温暖的阳光下,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祥和!渐渐地,我的心变得柔软和复苏。我的眼睛渐渐模糊,汹涌的泪水弄湿了衣服,我的低泣变成了哀号,12年的感激和怨恨被泪水冲走了……

擦干眼泪,我走回病房。我决定和他离婚!

泪如雨下:我与绝症出轨老公火拼的12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