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刀割!我把儿子卖了10万

那年8月5日,愁眉不展的赵红霞小姐一进办公室就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协议。这份协议是她和她的情人叶在2004年5月13日签订的。协议(节选)中规定:

一、甲方(叶某)确认该男孩(指赵小姐所生的孩子)为乙方(赵小姐)所生。双方约定由甲方独立抚养,甲方一次性支付乙方10万元人民币的补偿金。

二世。乙方今后如需探望儿子,前三年每半年一次;三年后,直到18岁,孩子们每年只能访问一次。18岁以后,未经甲方同意,乙方不得决定探望儿子。即使甲方允许乙方探望他的儿子,他也只能在一段时间内从远处看到他,不得与他有密切的接触,不得与他的儿子交谈,不得让乙方的亲友靠近他。

三世。如果甲方违反本协议的有关规定,应当支付乙方违约金100000元除了100000元已经支付,不得从乙方恢复过来。如果乙方违反本协议,还应支付100000元人民币的处罚。

本协议除由双方签字和指纹识别外,还通过广东建设会展律师事务所李律师见证。

那么,这个连初中生都会觉得很可笑的协议是怎么签订的呢?为什么赵小姐要把自己的儿子“卖”给情人?而孩子的生父为什么不让赵小姐自由探望自己的儿子呢?为什么赵女士收到10万元后又起诉她儿子的生父?

心如刀割!我把儿子卖了10万

曾经暧昧:单纯的女孩与已婚的丈夫产生了“第四感”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赵从中专毕业后,来到东莞谋生。一段时间后,她在同学的丈夫李某(化名)经营的大朗镇一家超市当管理员。由于李某还是一家手袋厂的老板,夫妻常年不经营超市,超市的东西让赵人负责。久而久之,我们都认为赵小姐是“娘老板”。

事情凑巧发生,另一家手袋厂的老板叶某,因业务关系,想与李某打交道,经人介绍,认识了这位“老板老婆”。因为叶某说只要找李某做生意,也没有问李某到底是不是她丈夫,赵小姐也没有专门解释。就这样,超市里的两个人说话其实都很投机。

从此,来了两个走,虽然叶某后来已经知道赵小姐不是老板娘,但还是喜欢和她联系。

不久,叶某和赵小姐成了很暧昧的朋友,也有了肌肤接触。而叶某早已有了妻子,这对他来说,无疑属于婚外恋。

2001年11月,由于超市生意不好,难以维持,赵小姐不得不辞职。辞职后,赵老师给叶老师打了四次电话寻求帮助。但据赵老师说,叶每次接到电话后都借口说很忙,让以后再给他打电话。

赵老师觉得他在回避感情,于是她决定切断第四种不应该有的感情,回到潮州老家。因为觉得和叶某肯定没有结果,她决定在家乡找个男人结婚,完全忘记这个东莞男人。

一夜激情:永远后悔

2001年12月,赵小姐爱上了家乡的一个男人,双方很快就订婚了。2002年1月,当离婚期只有一个月左右时,赵小姐想到了结婚,并把这件事告诉了东莞的朋友和同事。同事邀请她去东莞玩,说要结婚了,应该出来放松一下,见见老朋友。赵老师觉得合情合理,他决定去东莞大朗镇的“老城”去一趟。

临走前,赵小姐“莫名”给叶某打了个电话。叶某知道她要来东莞,便告诉她:“不然,我先给你订个房间,免得东莞没地方住。”赵老师觉得很有道理,同意了。

1月17日晚,赵老师来到东莞。当晚,她住在为她预订的东莞新时代酒店。

出事了晚上12点,她刚洗完澡还没穿衣服,她的房间突然断电,一片漆黑。一个人在外地,陌生人,深夜来了,赵小姐一个人觉得很害怕,叫服务员去检查电源,哪知道服务员检查了很久,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焦急之余,赵老师自然想到给叶某打电话。叶并没有说要来看她,只是让她继续找酒店解决问题。

第二天凌晨2点,叶可出于关切,突然来找赵老师。午夜三更,单身男女“同居”一室,是干柴火,是火,要保持理智也难,他们两人终于有了性关系。

活动结束后,叶老师给了赵老师900元,说“有点心意”。

心如刀割!我把儿子卖了10万

黎明之后,赵和小姐你们谅解备忘录,备忘录你们继续回到他的工厂办公室,赵独自一个人去镇谭小姐看到她以前的朋友,然后去深圳找另一个好姐姐说实话。人在孤独无助时最需要朋友,这是人之常情。

在深圳,赵女士觉得从叶那里拿900元是一种侮辱,所以她试着花光所有的钱,自己回到家乡潮州找工作。

事情即将结束。

婚前怀孕:不仅仅是母亲会受伤

2002年2月,回到潮州老家的赵女士发现自己的例假已经推迟了好几天,还没来。

赵老师坐立不安,想了想,她只好去医院买了“早孕”的试卷,偷偷地考自己。考试结果让赵老师大吃一惊,他最害怕的事情竟然发生了:怀孕。

然而,距离她和男友在潮州举行婚礼只有10天了。如果她去医院做人流,她未婚夫的担心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不去人流,迟早也可能是东窗。

赵老师想哭。

在双方都很为难的情况下,赵小姐决定冒这个险,第一次结婚,瞒着丈夫,后来让丈夫误以为孩子是自己的。

这个想法在当时是可以理解的;她只怀孕一个月。如果丈夫是一个正常健康的男人,也许一切都会成为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哪知祸不单行,结婚后才发现,自己很不容易选到一个尽忠职守的丈夫,竟然是一个性心理疾病的人,一直没有性生活。如果你能做爱,哪怕只是一点点“接触”,也许问题就会小,小。但旧日不作美,夫妻多方努力,仍未能完成“历史使命”。

烦恼可以压,胃不能压。生命不会因为母亲的脆弱而停止成长。

赵老师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在恐惧和悔恨中,纸包不住火,事情终于败露了。丈夫知道孩子不是他的——当他甚至不需要问的时候,这是他最清楚的事实。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有着强烈家庭和婚姻意识的潮州男人,他非常担心这一点,他变得很沮丧。他把最痛苦的事情埋在心里最深处,不去想,甚至不去说。

赵见了这种情况,很内疚,但事情到目前为止,不敢让双方父母知道这件事,只能等到孩子出生。

在痛苦和艰难的等待中,赵小姐终于活了下来,当上了母亲。

2002年10月17日,赵老师生了一个男孩。由于丈夫没有工作,自己也失业了,家里很穷,孩子又病了,她只好把孩子自己的父亲叶某的情况告诉他,让他寄生活费。

就这样,赵小姐和叶某一次又一次的电话联系。但此时他们只是电话联系,没有见面,感情没有进一步加深,更不用说关系了。

亲子鉴定:肉可检测,感情靠什么维持

几个月后,赵薇和丈夫平静地离婚了。离婚后,她带着孩子到河源城投靠父亲。她的父亲在河源的一家大企业工作。

心如刀割!我把儿子卖了10万

人穷时,有时神不长眼睛,但这时父亲肺结核复发,吐血不止。她没有钱,只好向叶求助。因为多次求助,叶某有点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要求做亲子鉴定。

2003年7月,赵老师带着孩子和叶某到广州的一家医疗鉴定机构进行DNA检测,确认叶某是孩子的生父。

在此之下,叶某下定决心要这个孩子,与赵老师商量让孩子提出事情。

赵小姐起初不同意,但后来觉得自己的经济状况还比较差,而且还没有找到工作,让孩子先在叶某那里也有一个有利于孩子成长的选择,不久之后她同意口头下来。

叶某知道赵小姐同意了,于是起草了一份协议书,并请律师作证。他通知赵小姐到广东东莞中建合展律师事务所,并请双方在律师在场的情况下签字。

赵老师发现协议中的条款违反了婚姻法的相关规定,他们不同意。吵了一会儿之后,她离开了律师事务所,带着孩子去美容院洗头。

突然,孩子看到一个大男人后哭了起来,赵老师转过头去看,是叶某。她感到奇怪的是,这种亲属关系竟然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竟然会有这样的亲属关系。很难解释为什么一个稍微理智一点的孩子会和一个他不认识的生父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当他们去做亲子鉴定时,孩子才9个月大,仍然睡在母亲的怀里,不“认识”父亲。)

孩子哭得越来越厉害,似乎不愿意离开父亲。更令人惊讶的是,叶的妻子同意收养她丈夫的私生子。

原来,按照一般女人的想法和做法,很难接受丈夫的私生子,但叶某的妻子表现得很特别,很出乎意料。如果叶的妻子不想要这个孩子,事情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结束。偏偏叶某的妻子不仅同意收养这个孩子,更喜欢这个孩子,这真是千古不解的复杂,又给事情的发展增添了一笔新的笔墨。

思念之痛:心如刀割

赵小姐痛不欲生一段时间后,想起孩子无论住在哪里,长大后总要认出自己的母亲,不久,已经忐忑不安的她答应与叶某签订协议。

签完协议后,叶没有食言,迅速兑现给赵老师10万元。赵老师回到了她在潮州的家乡,准备找一份工作,继续在家乡生活。

如果双方坚持他们的协议,这种隐私可能永远埋在他们的心里,事情可能永远不会改变。可是人不是草木,而是赵老师思念的子心,每天都哭得像一滴眼泪。不到半年,赵老师就签了协议,无法忍受思念儿子的痛苦,他要求叶老师让她去看望儿子。然而,由于协议规定的时间不够,叶女士拒绝探望她的儿子。

这折腾了几次,为了能永远探望自己的儿子,赵老师便问起儿子的下落。叶和妻子不同意,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心如刀割!我把儿子卖了10万

然而,爱情毕竟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母爱往往比生命更伟大,许多母亲宁愿牺牲自己,也愿意照顾自己的孩子。这是一个不需要证明的事实,赵小姐也是。尤其是当她思念自己的孩子时,她说,那种思念的痛苦,就像被刀割心一样,一点一点地从早到晚,流血不止,这种感觉真的比死亡要好。她说,自从收到10万块钱后,她每天都生活在悔恨和痛苦中。

经过许多思想的冲突,她决定放弃一切,以死来恢复自己的血肉。

爱子之心:想通过合法途径找回爱子

2004年6月13日,赵小姐回到儿子身边,专程来到东莞大朗镇。叶约她在咖啡馆见面。还没等两人坐下来,赵就开始要求她的儿子回来,并提出要回10万元。

在咖啡厅,叶某给她拍了几张孩子的近照,当她看到活泼可爱的儿子时,泪如雨下。看着白胖子,赵老师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觉得没有孩子她活不下去。

赵老师虽然穷到没有下一顿饭,还是愿意考虑同意叶老师的要求:把儿子还给儿子,并把之前的生活费交给叶老师。但回到家后,叶的妻子打电话给赵小姐,“她威胁说,即使你退还50万元,我们也不愿意把孩子还给你。”赵老师说叶的妻子是这么告诉他的。

在多次要求探望自己的儿子被拒绝后,赵小姐终于想出了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然后请律师去法院起诉。该案仍在审理中。

这个标题是由这家报纸增订并删节的。吴不要说

相关链接:《女性风格:中国当代城市女性的情感视角》,东方出版社

心如刀割!我把儿子卖了10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