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场天使:为逃离“恶魔”的手,我重操旧业

由于职业习惯的特殊性,记者选择在晚上7点左右进行采访。想象中,鲁炜即使不是穿着前卫也应该是浓妆艳抹,但目前这名眉清目秀、笑靥如花的美少女称自己是鲁炜,还让记者暗自惊喜:“好一个漂亮的小可爱。”

“你不需要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来面试我。我有一个正常的睡眠时间表。我忘了告诉你。”鲁炜的声音像酒窝一样甜美:“我的事业你知道,我不必回避和你空谈,我在酒吧里遇到了萧振我陪酒,那年,我才19岁。”

鲁炜是重庆的妹妹,故乡的山水发达的鲁炜水灵玲玲容颜儿,高考失利后鲁炜不愿再读,选择了成都的一所大学学习艺术专业。“我的一些室友很坦率,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渐渐地,我了解到他们在外面有一份兼职工作可以赚到额外的钱,似乎是在酒吧打工,钱是相当多的。我以前从来没有去过酒吧,也不知道夜天使是什么,所以我就像外星人一样问他们的兼职工作是什么。起初,他们担心我不能接受,但他们不愿意说。后来,他们吞吞吐吐地解释了一番,我才意识到他们是在做兼职女招待。你知道这件事吗?”

看到四川新闻记者摇头,魏告诉记者,从事这一行的各种各样的女孩,包括一些从事非法的性交易,但她的几个室友在这一点上把握很好,和几个人酒吧可以互相照顾,所以赚钱和维护自身的安全。看到陆伟没有排除自己的兼职太多,几个女生唧唧喳喳地开始动员陆伟一起做。因为选择的是艺术专业,每天的作业真的很少,但买工具和颜料的费用却相当高,被他们说起,鲁炜也感动了,答应第二天和他们去酒吧看看情况。”

夜场天使:为逃离“恶魔”的手,我重操旧业

看到卢炜越来越成熟和聪明,酒吧老板邀请她尝试兼职,并承诺如果她不知道,只要她每天来,给40工钱,就没有酒佣金。“我没有拒绝张老板的邀请。在半个月的适应之后,我发现自己带着自己的三点酒量。此外,我的普通话在酒吧里很有用。鲁炜嘴角微微一笑,酒窝里似乎灌满了酒。

遇到萧振是一个周末的晚上,老板让她给九号桌的客人送酒,说桌上的客人指给鲁炜介绍红酒。听了老板的话,鲁炜忍不住看了看那边几眼,那桌一共四个人,不像那种酒淫亵的客人,鲁炜向老板点了点头,过去打招呼。

餐桌上的人对酒的要求并不多,只是随便点了三瓶好酒。我喜欢和这些兴高采烈的客人打交道,所以我开始和他们交谈。他们很健谈,也很规矩,但其中一个太安静了,不敢看我的眼睛。他越不看我,我越对他感兴趣。其他客人也许已经看出了他们朋友的不同,便开玩笑说,他一定喜欢我,他怕我看出他的心思,他喝得太多了。鲁炜的眼睛荡漾着丝丝的温柔,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一个星期以来,这个害羞的男人每天都一个人来到酒吧,小口喝着酒。没有老板的信号,鲁炜总是主动给他送酒。刚开始的两天,那人没有看卢炜一眼,而卢炜一句话也没说,喝完就不寒而退。直到第三天,鲁炜给他送酒上桌,那人请鲁炜坐下来和他喝两杯。

这就好像我已经盼望了很久,而且暗自高兴。他还是不敢看我,但我知道他的名字叫萧振,是一名外籍人事经理,也知道他每天去酒吧,不是为了酒而是为了我……”卢炜的脸变红了,好像被情人吻过似的,她的表情让记者想起了一种叫“法式热吻”的鸡尾酒。“爱情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向我走来,我爱上了萧振,他也那么那么迷恋我,也许爱情这个不需要理由,我和他从来没有交集这两条平行线,所以莫名其妙地爱上了。”原来,萧振的眼睛是那么的美丽,当他直视我的时候,变得那么深情无限。在他的怀抱里,我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一切都是那么甜蜜,让我觉得那是一场梦,那么优秀的男人是我的,一定是我今生最后一次去修复的祝福。

他的占有欲使我无法呼吸

与萧振接触后,陆伟辞去了酒吧的工作。萧振的朋友圈相对来说,都是白领阶层的地位,除了那天几个铁哥们知道鲁炜做了陪酒的兼职,萧振介绍了鲁炜,故意隐瞒这件事。

对于这一点我很理解,毕竟在酒吧里从事销售和陪酒兼职,容易让人出神,尤其是在萧振的朋友圈里,这件事还是少让人知道比较好。然而,小震似乎很关心这件事。我辞职后,小真禁止我和室友保持正常关系。如果我晚上上课,不管多忙他都会来接我。他被看作是一个体贴的男朋友,但我不喜欢被他控制。我是一个非常独立的女孩,我想有自己的朋友圈和生活方式。”

夜场天使:为逃离“恶魔”的手,我重操旧业

有一次陪萧振去朋友家拜访,陆伟收到一个奇怪的手机号码,是陆伟很久没见的一个男性朋友。电话另一端的男孩似乎有点醉了,他哭诉着被女朋友甩了,这种情况下,陆伟邵无法说话,只好轮流安慰对方。几分钟后,鲁炜看到萧振的脸越来越难看,眼睛也一直盯着自己,露出很不舒服的表情。为了不打扰萧振,鲁炜把电话拿到阳台上,不容易打电话的人劝那灰心丧气的人再好一些,最后挂断了电话。吕伟松了一口气,一看叫时间,足足半个小时。

但当我走进客厅时,我发现小震在盯着我看。他清楚地感觉到我在和一个男人说话。他那种不信任和轻蔑的表情使我感到恶心,我没有什么好羞愧的。为什么我要像小偷一样被怀疑?我穿过客厅,砰的一声关上门。刚走到路上就被萧振拦住,他一巴掌打过来,把我打晕了。愣了几秒钟,我和小震一起在街上停了下来。他太强壮了,几乎把我压碎,使劲地摇我。我无力反抗,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我只是想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小震突然变成了魔鬼……”

折腾了大约一个小时,萧振把卢炜紧紧地搂在怀里说对不起,他说自己爱卢炜爱的不是自己的心,明明知道电话里的人是卢炜的朋友,可他还是舍不得吃醋担心。正好打了鲁炜一巴掌,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急得说不出话来,正好打错了鲁炜的手。那一天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哭泣,萧振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颤抖着,深深地害怕我的逃跑,用一只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搂着我,那一刻我的心变软了。我抱着他的脸,告诉他我是如此的爱他,我怎么能离开。我们在雨中抱着对方站在街上,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烟消云散了。”鲁炜在这里轻轻叹息说,过去的一切差异应该是很幸福的,但被她的叹息变得有些大气凝重。

争吵后的那一天,萧振从原路伟的直接监护下,变成了一丝丝的监督。除了在学校外,鲁炜不得不呆在家里。萧振的工作是紧伴着着陆威,两人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逛街。鲁炜的整个生活空间只剩下萧振一个人,两人就像连体婴儿,紧紧抱在一起,排斥所有其他异性。

在像小震这样的人的控制下,我只能用“控制”这个词来解释那段时间我有多沮丧。如果你想想整天呆在家里是什么感觉,我无法从外面的世界获取信息,甚至当我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和我的室友谈论的。我发现我变得敏感了,一旦萧振加班,我就会起疑心,只要没有课,我就像逃命的钻回家一样,几乎失去了与人沟通的能力。渐渐地,我觉得小震为我织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把我与外界隔绝了。我成了他的私有财产。卢炜的声音线崩得紧紧的,连记者都觉得这里似乎真的有一张看不见的网向我们这边。

夜场天使:为逃离“恶魔”的手,我重操旧业

陆小薇最后选择了逃离,她留下一封信,关闭所有通讯工具,因为魏萧振陆没有联系任何朋友,和陆魏整整一个月没有去学校,所以她消失了,仿佛真的从地球上蒸发了,突然从萧振的生活。

再次相遇明明相爱却无法继续领先

“事实上,我在我的室友佳佳家住了一个月。我找到了以前的自己,经她的朋友介绍后,我们去了另一家酒吧做兼职。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我又回到了那个充满魅力的世界,但我觉得我可以呼吸。也许,真的是我太笨了,放弃了小真,放弃了今生爱我的男人……”

陆新兼职酒吧,小薇坚持自己的原则,并且回到学校继续学业,期间不乏客人追求,但陆魏的心总是有萧振的影子,其他的追求者和萧振比较,陆魏立即产生排斥的情绪。既然不能接受别的男人,鲁炜也渐渐安定下来学会忘记小珍。

时间过得真快。今年四月的一个晚上,陆伟和佳佳像往常一样去酒吧打工。就在命运安排下,萧振和他的朋友来到酒吧,直到鲁炜端酒过去,才发现熟悉的身影是萧振。鲁炜立刻傻傻的出现了,这么久都没看见,萧振的眼睛还是那么温柔那么深邃,只是这种眼睛不再属于鲁炜,因为萧振的身边赫然倚着一个长发小脸蛋的女孩。

“显然,我不是唯一一个感到惊讶的人。小真正直视着我。我赶紧把它们倒出来,冲到客厅里哭了起来。当我看到他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时,我妒火中烧。我的脑子一片空白。鲁炜使劲眨着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

过了一会儿,哭累了的卢炜鬼回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萧振的门口。>两个人相对无言,虽然萧振的眼里没有泪花,但却觉得自己的心在泪水中伤痕累累。没有拥抱,没有离别之后的感伤,萧振告诉鲁炜,自从她不辞而别,她寻找着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凌晨三更还在马路小巷里疯狂地开车。一个月后的搜索没有成功,他终于放弃了魏路,两人的感情,但发现他可能不再爱别人爱路,所以他拼命地寻找和陆魏形状或精神像女孩,希望取代陆魏的存在。

于是我看到了那个小脸女孩,她披着长发,穿着几乎和我一模一样的衣服和妆容,这正是小真想要的。我的心沉了下去,我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小震说他知道我突然离开的原因,但是一旦他拥有了我,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占有欲。这种占有欲似乎只发生在我身上,他会和其他女孩约会而不干涉。所以他和我都知道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一切都会回到开始的地方,然后就会一遍又一遍的发生。这还不够痛苦……”

后记:鲁炜告诉记者,她和萧振心照不宣地不想联系对方。她也没有离开酒吧兼职,因为心仍期待萧振的到来,知道没有水果但无法抗拒小姐萧振似乎也和她有相同的心,时不时会来酒吧坐,但不再是一个女孩依赖。”

夜场天使:为逃离“恶魔”的手,我重操旧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