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小说推荐 老师好大好水

于艾送粥来的时候,发现顾晓萌不在,心下宽慰。

虽然说,她一口一个小婶婶,也是宋易南的侄女,但是女人的直觉,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舒服的。

嘴上却依旧要问道,“小侄女呢?”

就着宋易南的辈分叫,叫的还挺顺嘴。

“论年纪,你叫她妹妹就可以。”宋易南淡淡的说,他的一只胳膊吊着不能动,侧着身子手里翻动着一本书,看到她来,随手轻轻就合上了。

盛粥的手顿了顿,于艾笑起来,“我以为就跟着你的辈分这么叫呢,你若不喜欢,我便叫她名字就是!”

说着,便自然而然的坐到了床侧,“吃点东西吧!”

“我自己来。”他伸出手想要接过碗,于艾却是巧妙的绕过了他,“你的手不方便,还是让我来喂你吧!”

把勺子放在唇边悉心的吹了吹,然后送过去。

眉头微微皱了下,宋易南忽然道,“这紫米粥你放糖了么?”

“放了啊!”她顺口答道,“配豆沙包刚好!”

都是按照他的吩咐做的,可谓是尽心尽力,就连发面都是亲自动手的,想让他从点滴体会到自己的心意。

“唔,粥里放糖我不喜欢,还是先放一边吧!”他说。

怔了怔,于艾说,“只放了一点点,不会很甜的,你尝尝?”

热烈的眼神,甚至带了点乞求看着他,往他的唇边凑了凑,忙活了大半天,他起码总得吃一口吧!

女小说推荐

“我,等下尝尝!”他往后靠了靠,避开那勺子,方才似乎碰到她的唇了。

就在两人胶着僵持不下的时候,门突然就推开了,顾晓萌从外面走进来,“宋易南,医院外面来了好多记者,我告诉……”

愣了下,看到这场面,抓抓头发笑了笑,“那什么,我好像破坏气氛了哦?”

于艾有些咬牙,这分明故意的不是?

可是脸上却还要挂着笑容,“不会。晓萌你来的刚刚好,快劝劝你三叔,这么大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闹脾气,说紫米粥放了糖,硬是不吃,他现在是病人,不吃怎么能行。”

语气很是娇嗔,嘴上说让顾晓萌来劝,其实倒更像是小情侣的闹别扭一样。

“我说小婶婶,你知不知道以前我三叔都是怎么治我的?”她晃到床前,眉梢微挑,眼睛却是看着宋易南。

美人鞍前马后的伺候着,还挑三拣四,毛病的你!

宋易南也不说话,就想听她会怎么说。

于艾愣了一下,耐不住好奇问,“怎么?”

“你太宠他啦!”从她的手里直接将碗端了过来,“爱吃不吃,不吃饿死!”

说完,直接将一碗粥咕嘟咕嘟都灌进了自己的肚子里,抹了抹嘴,一脸的满足,“小婶婶,你手艺真不错!”

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做,于艾一张脸青了白,白了红,尴尬无比。

看看她,又看了一眼于艾,宋易南唇角隐匿着笑意,他开口道,“小艾,你刚来到这里就这么奔波,一定很累了,我让人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我不累。”于艾连忙说,她才刚来,都没说上几句话,就这样离开怎么能甘心。

“小艾,你来这里,你姐姐知道吗?”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开口,就那么随便的一问,于艾的脸色变了变,“她……这是我自己的事!”

低垂着头,手指攥着自己的衣角,显得有些紧张。

很明显,于期是不知道的,她私自的行动,宋易南倒是也宽慰一些。

他并不怕那边知道,只是省了很多麻烦而已。

“先回去好好休息,我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院,也许还会麻烦到你。”他继续说。

于艾连忙说,“不麻烦,怎么会麻烦呢?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能榜上南哥哥的忙,我高兴还来不及!”

“那就听话,回去吧!”

已经说了三次回去,如果她再拒绝,就未免有些太不识趣了,于艾不想惹他反感,只得点了点头,“那你记得把粥喝了,还有豆沙包,趁热吃!”

“会的!”他肯定的说。

走到门口,于艾还有些不放心的回头,看了顾晓萌一眼,她歪着头友善的笑着,冲她摆了摆手。

万般无奈,也只能先离开了。

“哎,真是绝情啊!”叹了口气,她蹦蹦跳跳的去了窗边往下看。

老师好大好水

这是医院的顶层,有了女王的下令,整个医院的最上面三层都做了警卫措施,那些记者只能围在楼下,上不来。

“不知是谁把人家辛辛苦苦的成果就这么一碗干了,还真是不客气!”宋易南不紧不慢的说着风凉话。

她头也不回,只是摆了摆手,“我是不想暴殄天物。既然有人不要,我干嘛不好心代劳!”

“谁说我不要!”他理直气壮的说,“你喝了我的粥,就得赔我。”

“那有一桶,都是你的!”手一指那边的保温桶,她倒也真是大方。

“嗯哼!”宋易南重重的哼了一声,提起吊着石膏的手,示意自己没有办法拿到。

顾晓萌还在看楼下,这么多的记者,如果真的冲上来了,她应该从哪个门逃生呢?电梯还是楼梯?电梯不靠谱吧,无间道里黄秋生不就是在电梯被灭的?

楼梯?楼梯万一记者们从那里冲上来,踩都把她踩死了。

“嗯哼!”拧着眉,再次哼了一声,宋易南有些不满了,这丫头看什么呢,比他还好看?

“你感冒啊,哼什么哼!”她不耐烦的回头,才发现他吊着一只手臂,一脸郁结的看着她。

“哦哦,忘了你现在暂时是残障人士了!”她回过神来,一边道歉一边走过去帮他盛粥,顺手抓了个豆沙包。

一手端着粥,一边往嘴里塞着豆沙包,最喜欢吃了,没想到那于艾的手艺还真不错哎!

顺手往床头柜上一放,又想起身,却被他用那仅能动的一只手,一把给扯住了,“喂我!”

张大眼,顾晓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幻听了吧,他说什么?

“啥?”张了张嘴,塞得鼓鼓的嘴,说话都是含糊不清的。

“喂我!”一字一顿,清晰的让她看到自己的口型,不是开玩笑的。

“有没有搞错,我好歹也算是个残障人士哎,你让我这一只手,却喂你的一只手?明明就半斤八两好不好?”她虽然现在只有一只手缠了纱布,另一只稍微简单包扎了下,可是也不那么方便的。

挑了挑眉,宋易南说,“那正好,你我凑一双手,再合适不过!”

“谁跟你合适!”她红了脸,为什么这话听着,这么的暧昧?

他也不说话,从她的手里抽走了包子,又硬生生把勺子塞到了她的手里,摆明了是不容拒绝。

“我……”她刚想开口说话,他就往她嘴里塞了包子。

瞪大眼睛,却见他只是盯着自己看,只得硬生生的咬下,咽掉。

看着她嚼啊嚼,他却是微微笑了起来。

宋易南很少这样无负担的笑,微笑的样子真的是很好看,顾晓萌一时也忘了自己在跟他较劲,回过神,叹了口气,颇为认命的用勺子舀了点粥,然后凑到他的唇瓣前。

看着她的眼睛,他一点一点,把那点粥都给吃了下去,暖暖的。

老师好大好水

气氛诡异,实在有点太诡异了。

顾晓萌猛然站起身,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拍打着自己的脸颊。

“怎么了?”宋易南不解。

“我们这样花式享受人家辛辛苦苦做的美食,合适吗?”虽然说,确实本来就是做给他们吃的。

很认真的想了想,宋易南说,“合适啊!”

“……”一甩手她不管了,“你自己吃,我吃饱了!”

再次走到窗户前往下看,却意外的发现下面已经空荡荡的了,空无一人!

“咦!”她惊叫一声,“人呢?”

“什么人?”没了她喂,宋易南也失了兴致,一只手端起碗,随便的将粥给喝完,漫不经心的问。

“那些记者啊,我进来的时候跟你说了,外面来了好多的记者,我想可能是来采访我的吧,现在都不见了呢!难道说这里的记者都这么不敬业的么?”她挠了挠头,记得以前看新闻,都说狗仔队蹲了几天几夜终于抓拍到,难道记者还没狗仔敬业?还是说洛亚的记者都这样?

“也许压根就不是采访你的呢。”宋易南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点的姿势,休养身体是很重要的。

顾晓萌不服气了,“怎么会!现在这里还有谁比我更有新闻力的!”

居然臭屁成这样,宋易南睨了她一眼,“有!”

“谁?”

“我!”

“……”顾晓萌丢了一记白眼,“拉倒吧,还不是因为我!”

“不管因为什么,那都不重要了,人都散了,你就别看了,留神摔下去!”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她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好好跟他相处,不再惹他生气,不再跟他对着干,可这才下定决心多久,真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看着她背对自己的背影,宋易南唇角翘了翘,没有再搭她的话。

你从来不知,我一生最盼,就是你一世安好!

显然,顾晓萌太低估了洛亚记者的能力。

明明从顶楼往下三层都已经做了戒备,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的从天而降,几乎是蜂拥而入,警卫也不好做太过激的阻拦,只能尽量去挡着房门,“你们没有得到许可,不能随意进去采访。”

“洛亚的公民有权利知道真相!”

“到底里面是不是我们的公主?”

“发生了什么,请给大众一个交代!”

光是听着外面的阵仗,顾晓萌也忍不住吐吐舌头,太吓人了有点。

宋易南皱起眉,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等下若是他们强攻进来,你就进里间,把门反锁了,我来应付就好!”

“你这样……应付?”眼睛从他的手落到脚,半个身子差不多都打着石膏,让他去应付?

“放心,我又不是跟人打架。”他不咸不淡的说,“我没让你出来,千万不要出来!”

“我才不要当缩头乌龟,我又没什么不能见人的!”她扁了扁嘴,不觉得为什么要躲,大不了冲着她来,怕什么。

女小说推荐

轻叹一声,他说,“大丈夫还能屈能伸,何况你一介小小女子。不是让你做缩头乌龟,只是媒体都是看不见的刀子,一句不妥,伤害的绝不止你自身而已,明白吗?”

他沉着的声音一点都不似开玩笑,顾晓萌只得应了一声,“哦!那你自己当心点!”

进了里间,把门关上,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一会儿,似乎门真的开了,但是脚步并不凌乱,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最后,停了下来。

“看起来,还不算太糟糕!”看着他,云森弯了弯唇角。

当宋易南听到是推门而不是撞门的时候,就知道进来的一定不是记者,却也没想到是他。

“云森议员还真是足够敬业,没想到这种小事,也归您管?”宋易南浅笑着说。

云森也笑了起来,“不,今天不为公事,纯粹来看看朋友。”

“我们是朋友吗?”他毫不客气的质疑。

“我认为你是我的朋友就可以了,至于你怎么认为,不在我的考量范畴内!”他很自觉的坐了下来,坦然的说。

他的想法倒是挺独特的,宋易南眼睛往门的方向看了一眼,外面喧哗的声音已经消弭了,看来,那些人都已经走了。

“外面的人,你打发掉的?”他说道。

微微一笑,云森说,“举手之劳。”

“看来,你应对记者倒是很有一套,两次,都是你帮忙的。”他颇有些感慨的说。

“不用客气,我也不过是顺便而已。”

摇了摇头,宋易南微微一笑,“我并不是感谢你,诚如你所说,顺便而已。保护公主,也算是你分内的职责,对此,我不需要对你表达感谢。”

抬高眉梢,云森大约是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又释然的笑了笑,“宋先生的为人处世果然比较独特,我想,我们应该可以成为朋友的。”

“如果你考虑告诉我来此的真正目的,也许我可以考虑下你的提议。”他说话真是滴水不漏。

云森眸光微闪,摘下眼镜,顺手抽了一张纸巾,不紧不慢的擦拭着,“宋先生可真厉害,一点喘息的空间都不给人留啊!”

“难道议员现在不是好好的在喘气?”他却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嘲弄的笑了起来,云森重新把眼镜戴上,擦拭过的镜片泛着森寒的光芒,“坦白说,这次的事件,我是来调查的代表。”

“哦?原来国会也很关心这件事?”挑了挑眉,宋易南说,“一场小意外而已。”

“是不是意外,相信宋先生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云森说,“既然我们目前的立场来说是一致的,那不妨彼此坦白,也好合作愉快!”

“我们的……”

吱呀一声,门开了。

顾晓萌小小的脑袋从门里探了出来,看向宋易南,不等他开口就说,“我尿急,你一直不叫我,里面又没有卫生间,所以……”

老师好大好水

宋易南颇有些哭笑不得,“去吧!”

她匆匆的去了卫生间,看都没有看云森一眼。

目光从顾晓萌娇小的身形上扫过,云森说,“公主很可爱!”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很可爱!”宋易南淡淡的回应。

一时居然就沉默无言了。

不一会儿,顾晓萌从卫生间里出来,却见他们没有交谈,沉默的对坐着,指了指里间的方向,“我还要进去吗?”

“不用了,这位是云森议员,上次你见过。”他以下巴示意了一下,算是介绍过了。

“好像吧!”坦白说,顾晓萌对于这个国家的人,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本来就对自己的母亲很有意见,又因为这里,一路被各种陷害追杀,也许跟面前的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有个词叫什么来着,爱屋及乌?对!她就是厌乌及乌!

“公主……”叫出口,云森顿了下,“或许你更喜欢我叫你顾小姐?”

“不错,我比较喜欢后者。”顾晓萌点了点头,心里的戒备算是放下来一些。

“顾小姐的身体,无大碍吧?”他用的又是锡城话,这样听上去,就更加亲切多了。

顾晓萌耸了耸肩,“能蹦能跳,能吃能睡,挺好!”

含着笑点了点头,云森说,“那就好!这件事上,听说宋先生将顾小姐保护的很好,自己受了重伤,对此,请允许我表示深切的谢意。”

“保护她,是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的感谢!”宋易南淡淡的说,然后话题一转,直截了当的切入,“还是先说说你的见解吧,难道国会方面,就没有什么看法吗?”

沉吟了下,云森道,“一切都只是听闻,所以今日我来,也是想听听更真实的情况,你们的车子,为什么会失控?”

“为什么失控你们会不清楚吗?”顾晓萌忍不住讥讽道,“我本来就不想做什么公主,更不想做你们的女王,犯不上这样的害我吧!”

害她也罢了,还连累身边的人。

“很简单,我们的车子被人动过手脚。”宋易南平静的说,“刹车失灵,而且油门似乎也被动过,当然,现在车子应该查不出来什么端倪了吧?”

“为什么查不出来,当时又没有发生爆炸,如果被人动过手脚,就算现在去派人查,应该也能查得出来!”顾晓萌不解的说。

她觉得这是很简单的事,也许查不出来谁做的,但是查最切实的物证,还有什么难的吗?

宋易南却是看向云森的,“这么简单的事,云森议员想必不会不知道,之所以来问,应该就是查过了,却一无所获吧?”

顾晓萌看向云森,他果然点了点头,“宋先生果然洞察先机!”

宋易南苦笑,“真的洞察先机,就不会让这件事发生了。总是有些意料不到的,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老师好大好水

“如果公主……”顿了下,他看着顾晓萌的脸色立刻改口,“抱歉,是顾小姐,搬去女王陛下的皇宫,也许,会降低很多的风险。”

“你以为,在皇宫里,就不会有针对公主的黑手了吗?”

“只是会极大的降低风险,不管怎么说,皇宫里的守卫以及戒备,绝对是值得信赖的。”

“如果问题恰恰就来自内部呢?”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是针锋相对。

直到最后宋易南提出这个问题,云森哑然。

顾晓萌大声道,“好了,你们两个人不要争执了!我从来没想过要去什么皇宫,我顾晓萌贱命一条,没福气去享受公主的生活,我觉得最简单的办法,你们国会只要否决了我的继承权,那个人一定就坦然了。现在不就是怕我会威胁到他吗?”

“威胁……”

几乎是同时,宋易南和云森说道。

两个人对望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云森点头,“公主果然冰雪聪慧,这么简单的事,倒是真的忽略了!”

“我们总喜欢从最复杂的地方着点去想,却忘了原本最简单的才是最直接的!”宋易南也是若有所思。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听起来好像是在夸赞她,可是她怎么觉得怪怪的,为什么就他一个人没懂,他们在说什么呢?

“其实从皇室当中寻找,可能会被你影响到,最直接的受益者,换个角度说,最有作案动机的人,也许就比较好排查了!”

“……”她无语望了望天,“难道你们之前连个怀疑对象都没有吗?”

不是没有,只是不太肯定。

“好!”云森站起身来,“当晚,除了车子被动过手脚,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或者不寻常的事发生。”

“当晚……”顾晓萌歪头想了想,要说不寻常,那天整个一晚上都是不正常的吧!

从自己先拒绝宋易南,然后主动追出去,江业的到来,等等,还有那个被她毁了的晚宴。

宋易南大约也是想到了,唇角逸出一抹笑意,嘴上却是果断的说,“没有!一切正常!”

狐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明明脸上的表情都有点诡异,却出奇一致的都说没有,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女小说推荐 老师好大好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