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虐器械 老师你真粗 慢点 小说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的底细,但你是苏镇国带来的,那应该是没问题的。当然,你要是有问题的话,你是不会活着走出这里的。”冰山美女毫不客气的道,说话间,居然有丝丝杀气流露。

魏子杰心中一惊,原本他还以为这冰山美女如此冰冷,只是个性使然,但是现在看来……

自己小瞧她了啊。

而且,从这位冰山美女走路的姿势,还有她那挺拔娇躯之上略显饱满的肌肉,应该是一个搏斗高手,甚至是……

搏杀高手!

“我得提醒你几件事情,免得你无故丢掉性命。”冰山美女把魏子杰拉回神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魏子杰。”魏子杰有些腼腆的道。

“知道了。”冰山美女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直接干练的说道:“第一,在这里没有允许的情况下,绝对不允许胡乱走动,否则,死!第二,在这里,绝对不可以对他不敬,不然,死!”

“他是谁?”魏子杰问道:“我是来替他治病的,应该有资格知道病人的身份吧?”

“等你真的有资格为他治病,你自然会知道的。”冰山美女说道:“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可以治好他的病,你获得的回报将是难以想象的。”

“还有第三条……”冰山美女继续被魏子杰打断的话:“在这里,最好不要把你的目光一直看着我,那样会让我很不舒服,甚至引起我的敌意,我会杀了你的!”

慢点

“要不要这么严厉?”魏子杰苦笑道:“你会怎么杀了我?”

“你想试试?”冰山美女冷漠的说道。

“别,你还是带路吧。”魏子杰苦笑道,这女人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郑炮之流,在她面前简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别院内,有一个小池塘。

池塘旁边,种着一个葡萄架,上面挂满青翠的葡萄。

葡萄架下有着一个小石桌,上面摆放着各种瓜果还有一杯香茶,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石桌旁边坐着一位老人,年纪约莫在六十岁左右。不过,年纪虽大,但身材却没有岣嵝的感觉,给人一种魁梧的感觉,仿佛山一样沉稳伟岸。

他就那么坐在那里,没有丝毫动作,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身上便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

魏子杰承认,自己的确是被震慑住了,什么叫大人物,这就是大人物!

“寒,他是谁?”老人放下茶杯,目光落在魏子杰身上,眉头微皱。

“寒?还真是人如其名啊。”魏子杰想道。

寒恭敬的回答道:“他叫魏子杰,是苏镇国带来的。”

“苏镇国?这老小子想干什么?难道是打算在老子临死前,再帮他培养几个优秀的军人吗?”老人毫不客气的说道:“老子倒想为国家发挥些余热,可惜他送来的那些混球,没有一个合格的,怎么能收入到老子的门下。”

“他们的确不够资格。”寒静静的说道:“不过……”

“没什么不过……”老人摆了摆手,说道:“苏镇国这老小子想压榨老子的剩余价值,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送过来几个像样的吧?难道还真的以为受过一些所谓的魔鬼训练,体力出众就是精英?老子训练的是高手,不是苦力!”

“你不会有事的。”寒有些黯然的说道。

“老子的身体老子自己清楚。”老人爽朗的笑了笑,一点都没有生病虚弱的样子,猛的站起身来。

咔咔咔!

霎那,老人浑身的骨头都爆发出一阵阵炒豆子般的声音,极为骇人。

“这真的是一个垂暮的老头?我靠,军队特种兵都比不上他吧!”魏子杰满脸震惊。

“小子,别吃惊了,过来。”老人招了招手。

“有什么事?”魏子杰走了过去。

“想要拜入老子的门下,那可是得通过严格的检测,老子今天心情好,亲自测试你,你若能接下我三拳,老子就收你。”老人沉声说道。

“老人家,我不是来……”魏子杰有些哭笑不得,我是来给你治病的好不好啊!

“老人家,呵呵,看来真的老了啊,这些后辈居然敢叫我老人家。”老子狰狞一笑,道:“看来今天得给你一些教训,让你知道什么叫老人也凶猛!”

“我来检测吧。”寒突然走出来,皱眉说道:“你的身体不好。”

SM虐器械

“滚一边去。”老人蛮横的挥手道:“老子还没虚弱到动两下就不行的不堪程度。”

“明白。”寒顺从的退了下去。

“喂,喂,你跟他说啊,我不是来拜师的,是来给他治病的。”魏子杰哭笑不得的看向寒,希望她出来解释。

寒面无表情的道:“他认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更改。”

“小子,准备好了,老子要动手了!”老人握了握拳头,跃跃欲试。

“老人家,不必了吧,你虽然外表很健康强壮,但是我可以看得出,你身体出了大问题,受伤可就不妙了。”魏子杰皱眉说道。

虽然老人看起来很健康强壮,但是魏子杰却可以感觉到一丝腐朽的气息。

“嘿嘿,倒是有些眼力,可以看出老子身体的情况。”老人笑了笑,说道:“不过,你也说了,老子受伤才不妙,老子可不认为你有资格让老子受伤。”

“既然老人家这么有兴趣,那我就失礼,陪你活动活动筋骨吧,对身体好。”魏子杰随意的笑道。

魏子杰的话音刚刚落下,突然肩膀被人拍了拍。

“干吗?”魏子杰回头看向寒。

寒冷漠的看着魏子杰,淡淡的说道:“小心一点吧,他下手素来没轻没重,你别被打死了。”

魏子杰翻了翻白眼,你这是什么意思?把哥当纸糊的么!

“我尽量吧。”魏子杰嘴角扯了扯扯。

寒不再说话,退到一旁。

“好了,不要废话,出手了!”

老人忽然大喝一声,旋即猛然向前踏出一步,一拳重重的挥出。

砰!

拳头挥出的时候,甚至带出一道低沉的气爆声。

这哪里是一位老人的拳头,分明是一柄铁锤在挥动!

“糟糕!”

魏子杰脸色微变,双臂迅速的交叉在胸前。

砰!

一拳落下,魏子杰身躯一颤,双脚搽着地面,不由自主的暴退而去。

“好痛!”

退了两三米的距离,魏子杰满脸痛苦的晃动双臂,那里早已经是红肿一片。

“我靠,这真的是一个老头!”

魏子杰满脸的惊讶之色,老人的拳劲,比之一些壮汉还要可怕!

“不错,不错,居然可以抵挡住老子的一拳,还算是有些本事。”

老人赞许的看了一眼魏子杰,爽朗笑道:“这次苏镇国送来的小子还算可以,再接老子一招!”

话音落下,老人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爆冲而出,五指握拳,以绝对的直线,轰向魏子杰。

“还来!”

魏子杰脸色微变,嘴巴中满是苦涩,但是这一拳却是躲不过去,体内真气运转,同样是一拳轰出。

“希望老人家不要有事。”

魏子杰默默的道,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攻击运用到真气之后,是多么的厉害!

咚!

两尊拳头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低沉闷响,周围的地面都是猛然一颤!

老师你真粗

魏子杰和老头各自向后退去。

魏子杰倒退五六步,而老头则只退一步。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寒脸色出现一丝变化,她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很平常的男人,居然可以和他连续斗上两招,这可是一些特种兵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啊!

“真气!”

魏子杰满脸惊骇,他分明感觉到老头的体内也存在着真气,而且十分的浑厚和凶猛!

“你也有真气?”老头也满脸惊讶的看着魏子杰,说道:“你体内的真气很浑厚,不过,太软绵绵,没有什么进攻力。应该不是做为攻击用的真气吧?”

“是的,我体内的真气乃是治疗疾病所用,并非用来战斗的。”魏子杰点点头,旋即疑惑的道:“你的体内怎么会有真气?”

老头笑了笑,说道:“呵呵,华夏地大物博,老子得到一部练气功法又有什么稀奇的呢。”

“有道理。”魏子杰恍然点点头。

“好了,还差最后一招,打完再说!”老头仿佛非常好战,又是准备再度出手。

魏子杰无奈苦笑一声,运转体内的真气,虽然他的真气攻击性并不足够,但是却胜在浑厚,运用起来,未必比那些进攻类型的真气差劲。

“噗!”

就在魏子杰准备充分的时候,忽然,老头脸色一阵涨红,张开嘴巴哇的一声喷出一口乌黑鲜血。

“糟糕!”寒脸色微变,一个箭步,卷起一道劲风冲到老头身旁,扶住他半跪的身体,满是冰霜的脸上出现一丝慌乱:“没事吧?”

“没事。”老头倔强的摇摇头,说道:“该死的,老子不过是想活动活动筋骨而已,那些东西就跑出来捣乱,真是想让老子死的快点么!”

“我来看看吧!”魏子杰也是走了过去。

“恩!”寒点点头,扶着老头坐下。

魏子杰把手放在老头的身上,温和的‘圣灵真气’涌入他的身体之中,仔细的在他的身体内巡查。

温和的真气入体,老头闭上双眼,满脸的舒适之色,原本涨红的脸庞也恢复到了红润之色。

看到这一幕,寒僵硬的脸庞有些柔和下来,看向魏子杰的目光也有了些变化,这个家伙,的确是有些本事啊。

“这,这,这是什么!”在为老头检查身体的魏子杰,忽然间仿佛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恐之色!

在老头的体内,魏子杰看到,他那白色的骨头之上,居然依附着一层乌青之色的古怪东西,密密麻麻的遍布所有骨头,只是瞧一眼,便觉得头皮发麻。

同时,这些乌青斑点仿佛虫子一样在蠕动,侵蚀着他的身体。

“连我的真气都难以起到很好的治疗效果!”

魏子杰运用真气,向那乌青斑点涌去,想要将其抹除。但是纵然是以他的真气,也仅仅只是抹除了区区一个之后,便是彻底消散。

SM虐器械

而区区一个乌青斑点,对于浑身骨头上都密密麻麻的老头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

就算魏子杰有时间一个一个的帮他治疗,估计老头也等不到痊愈的时候,这些乌青斑点就已经将他的性命吞噬。

“呼……”魏子杰吐出一口浊气,收回手掌。

“呵呵,好久没有那么舒服了,小子,没想到你倒是有些本事啊。”老头也是睁开双眼,满脸畅快的说道。

“怎么样,能治吗?”寒那冰寒的声音中出现一丝紧张,凝重的看向魏子杰。

魏子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刚才他忽然吐血,应该就是因为那些东西在发作,侵蚀他的身体。可以告诉我,那些东西是什么吗?太阴寒了!”

“那是一种剧毒!”老头满脸无所谓,仿佛中毒的根本不是自己:“老子年轻的时候,四处征战,与诸多高手战斗,二十年前跟东洋的一个高手战斗,结果那家伙卑鄙,居然在刀上荼毒,老子虽然最后杀了他,但也被他一刀刺中,结果就中毒了!”

“老人家,你还真强悍啊!”

魏子杰扯了扯嘴角,赞叹道。这倒不是赞美,而是由衷的。

刚才探查过,魏子杰可是清楚的知道,那些阴毒的乌青斑点威力十分霸道,普通人若是中了,不出一年就要一命呜呼,而老头却硬撑了二十多年,不是强悍是什么?

“身体已经被剧毒侵蚀了二十多年,算是病入膏盲,想要根治的确是比较麻烦,但……”魏子杰沉吟片刻,说道:“却并非不可能!”

“你说什么!”寒冷漠的脸庞忽然一变,旋即充满惊喜。

老头也是一愣,旋即有些兴奋的道:“小子,你真的有能力把老子体内那些该死的东西驱除?”

听到魏子杰说有办法解毒,老头和寒都是面露惊喜之色。

魏子杰点点头,慎重的说道:“不过,解毒起来应该比较麻烦,而且非常痛苦。毕竟这些毒素已经深入身体之中。”

“有生命威胁吗?”寒紧张的问道。

“有生命危险又如何,若能摆脱这些该死的东西,冒险也是值得的。”老头无所谓的道。

魏子杰摇摇头,说道:“危险性其实并不大,但非常痛苦,也非常的复杂。老人家体内的毒素是寒毒,我需要一些药材制作药浴浸泡身体,给他来个以热克寒,压制那些毒素,然后再以真气为刀,给他刮骨疗毒!”

“刮骨疗毒!”寒的脸色微微动容。

“哈哈,古有关公刮骨疗毒,没想到今天也能轮到老子了,哈哈!”老头倒是丝毫不惧,笑道:“至于要什么药材你尽管说,只要不是绝种的药材,都能给你找来。”

“好的……”魏子杰点点头,把一些稀有的药材名字给说出来。

“恩,的确是挺罕见的药材,寻找起来有些麻烦,最少要五天时间。”寒说道。

小说

魏子杰翻了翻白眼,他说的药材之中,有一些他都只听过而没见过,普通人要寻找最起码要一两年之久,而这女人只要五天,而且还觉得时间颇长的样子。

“那等你们把药材收集齐全之后,我再来为他治病。”魏子杰笑着说道,准备让寒带他离开。

“小子,等一等。”老头忽然开口,说道:“老子向来是说一不二,刚才说你只要通过测试,就收你为徒,既然你已经通过测试,老子今天就收你为徒!”

“老人家,我已经修炼真气了,拜你门下似乎也没什么作用吧。”魏子杰无奈苦笑。

“不。”老头固执的摇摇头,说道:“老子感受的到,你体内的真气包容性极大,老子修炼的真气你也可以修炼。”

“我修炼那么多真气干什么。”魏子杰哭笑不得。

老头说道:“你的真气虽然浑厚,对治病效果挺好,但是战斗起来太差劲,老子刚才不过是动用一成不到的真气,你就需要四五成的真气来抵挡,所以你的战斗力太差,如果你修炼了老子的功法,战斗力一定会得到诸多提升,以后面对危险的敌人也有了自保的手段。”

魏子杰不以为然,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特种兵也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老头似乎看穿魏子杰的想法,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实力在普通人眼中已经很强了,但是面对真正的高手还不够,就拿寒来说,她要杀你,不出三招就可以做到。”

“记住,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才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老头满脸严肃的说道,似乎想起什么,满脸缅怀的神色。

“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才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魏子杰咀嚼着这句话,眼睛越来越明亮,“是了,我的目光还停留在普通人的层次,但是现在我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以后肯定会遇到越来越多的高手,那时如果实力还这么弱的话,我拿什么保护身边的人?”

魏子杰沉默片刻,忽然行了一个师徒大礼:“弟子魏子杰,拜见师傅!”

“哈哈,好,老子收下你这个徒弟!”老头哈哈大笑,把魏子杰扶起来,说道:“既然你拜老子为师,那老子就跟你说一说具体的情况吧……”

“小子,你可听说过华夏龙卫?”老子严肃的道。

“没有听说过。”魏子杰摇摇头。

“华夏龙卫,乃是华夏国最高战力之一,它吸纳整个华夏国的奇人高手,专门用来对付一些国外的奇人高手,它已经保卫了华夏国数十年的安全!”老头满脸自豪的道:“老子我,就是华夏龙卫的创始人,外面那些混蛋给老子起了一个外号,叫……龙皇!”

“龙皇?”魏子杰摸了摸鼻子,笑道:“听起来好像挺厉害的样子,那么现在我算是加入这个华夏龙卫了?”

小说

“不。”龙皇摇摇头,说道:“你只说了老子的徒弟,并不算华夏龙卫的一员,不过,身为老子的徒弟,也算是半个华夏龙卫的一员。”

魏子杰恍然的点点头,旋即嘿嘿笑道:“那么既然都成了龙皇的徒弟,不知道有没有一些特权呢。”

龙皇白了他一眼,说道:“特权是有,但是那只有在有任务的时候才可以使用,毕竟我们华夏龙卫为华夏国出生入死,获得特权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这特权只是为让华夏龙卫办事的时候方便一点,绝对不可以胡作非为,否则的话,老子第一个干掉你!”

“我只是随便问问。”魏子杰尴尬的笑道。

“好了,老子累了,要去休息。”龙皇说道:“老子这辈子只收过三个徒弟。一个是你,还有一个是寒,另外一个现在在国外执行任务,等回来的时候给你介绍。”

“恩。”魏子杰点点头。

“寒,魏子杰已经是老子的徒弟,也就是你师弟。”龙皇说道:“老子最近身体不好,也不能指导他修炼,你便代师授徒吧。”

“是!”寒恭敬的点头。

“果然老了,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就累了,我去休息了。”龙皇站起身来,走回到房间中。

“见过寒师姐。”魏子杰笑眯眯的道。

“别跟我套近乎。”寒瞪了他一眼,冷漠的说道:“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些东西。”

话音落下,不等魏子杰答应,寒转身就走,不多会就回来。

手中多出两样东西,一块封面印有金色神龙的证件和一本古朴的书籍。

“这是龙卫证,你以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可以出示这张证件。还有,你也可以凭借这张龙卫证随意进出这里。”寒也没有说这张证件有多大权利,估计是怕魏子杰胡来,败坏华夏龙卫的名声。

她又将另一本古朴书籍交给魏子杰:“这是龙皇修炼的真气功法《神龙劲》,这是前半部,拿回去好好修炼吧。”

“多谢师姐。”魏子杰欢喜的接过《神龙劲》。

“好了,我送你出去吧。”寒带着魏子杰向门口走去。

“师姐……”

寒把魏子杰送出大院之后,也没有跟他继续交流的意思,直接转身走了进去,把铁门紧紧关闭。

魏子杰看了看有些荒芜的周围,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好歹也给我一辆车吧,难道让我徒步走回去?苏老爷子也是混蛋,把老子送到这里就跑掉,不知道过来接我回去吗?”

对于魏子杰的抱怨,寒是听不到了。

魏子杰无奈的看了一眼一望无际的马路,苦笑一声,准备徒步走回去。

嗤啦——

SM虐器械 老师你真粗 慢点 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