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 侍卫 主人道具经历

面对这种万分危急的时刻,以我自己的实力,不可能是他们四个人的对手。此时此刻想逃跑,已经来不及,四个方向已经给围死。

我心跳开始加速,第一次面对四个对手,从来不打架的我,没有什么打架经验,暗暗的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冷静冷静,到底怎么办?

有了。

我不是学了点穴手法吗?

虽然不熟练,等下也要试一试,或者能派上用场,这个时候也只有这个可以自救了。

“给我上!”文不伦一声令下。

四个青年从四个方向冲了过来,对着我就是一拳,我赶忙伸出两手抵挡,两人的拳头给我的两手臂抵挡住,另外两人的拳头直接落在我的前胸。

“啪啪!”两声,我整个在摔落地上。

四人同时冷笑一声,其中一个一脚踩在我胸膛上,十分疼痛,我忍住巨疼,伸出食指猛点他的大腿乏力穴位,一口气点了四五次,丝毫没有起到作用。

被点的人一脸茫然看着我,破口大骂:“文哥,这个傻逼是不是给我们打傻了,用一根手指来点我的大腿,就像抓痒一样。”

我没有时间理会他的讥笑。

怎么回事?

难道手法不正确还是没有点中穴位?

没有太多的时间我去想,再次挥动食指不断的点青年大腿上的穴位。

青年一愣,随即勃然大怒,破口大骂:“神经病,吃我一脚。”他正想要抬腿踢我,突然看到他眉头一皱,满脸惊愕,口中惊叫:“他妈的,怎么回……”

爱爱小说

“事”字还没有说出口,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我迅速爬起来,知道他中枪了,被我胡乱点中了他的乏力穴。

他妈的,竟然敢踩我的胸,必须报复,愤怒一脚抽在他的脸上,牙齿登时掉了两颗,满嘴的鲜血!他本能用手捂住嘴巴惨叫!

我又惊又喜,喜的是,第一次胡乱使用,点了数十次终于给我点中了对方的穴道,让对方的下半身乏力,倒在地上。

惊的是,接下来怎么逃出这些人的魔爪!

文不伦等人满脸愕然,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在我的身上!

“大家不要轻举妄动!这家伙有点邪门!”文不伦下令让他的人不要冒进,等候他的号令。

这样一来,我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暗自庆幸自己临时学了陈老传授的点穴手法,在这个危机时刻用上了,起到了作用!

接下来如何面对这群家伙,真是头疼的问题,单靠我个人实力,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对方来势汹汹,志在必得。

为今之计,只有跑进拍卖会场寻求陈芷诺的帮忙了!

目前最好的方法也是唯一的出路。

这时,文不伦大声冲着倒在地上的青年喊道:“山炮,你他娘的,怎么回事?”

山炮挣扎着,哭丧着脸,说道:“文哥,我也不知道,突然之间,大腿没有力气,便倒在地上了!”

“难道你小子撞邪了?”

“肯定不是,我怀疑是这家伙拼命点我的大腿,点到什么鬼了,让我全身乏力的。”

文不伦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如梦初醒,兴奋的叫道:“嗯!我刚才也看到了,肯定是这样的,来人啊,大家给我一起上,先抓住他的手,就不会有事情了。”

“是!文哥!”二十多人凝视着我,个个目露凶光,视我为他们的猎物一样,张牙舞爪准备向我发起攻击!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瞬间!

“谁敢动手便砍了他的手!”一把动听悦耳,带着威严的声音从拍卖会场里面传了出来!

我听出是陈芷诺的声音,紧张到喉咙的心情,终于放了下来,她的出现,等于是我的救星。

离我最近的两个青年听到陈芷诺的声音,不当一回事,为了能在文不伦面前邀功,同时大喝一声,挥动拳头向我冲了过来!就像两头发疯的野兽一样。

我知道面对这两个经常打杀的壮实青年,不可能是对手,赶忙后退,往拍卖场里面走去。

还没有走几步,只见两道黑影从我身边闪过,紧接着听到两声惨叫!

我回首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刚才两个想打我的壮实青年有的右手在手腕处被人砍断,两个手腕掉落地上,溅了一地的鲜血!

两人脸色苍白,极度难看,四双眼睛充满了恐惧,捂着自己的断手,颤抖着!

在他们两人身旁的两个黑衣西装青年将手中锋利的斧头放回腰间,面无表情,往拍卖会场沉稳走去。砍断别人手腕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再平常不过!

侍卫

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文不伦这一幕尽收眼底,两腿发颤,面如死灰,恐惧的看着拍卖会场的大门!

只见陈芷诺在数十人的包围下,浩浩荡荡的往外面走了出来!

就像众星捧月一样,气势如虹,俨然就是一个大姐大!不愧是黑帮老大的千金,叱咤风云人物。

她一脸冷漠,目光如水,抬着碎步往我走了过来!

来到我身边,一双美目眨了眨,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柔声问道:“清风,你没事吧!”

我内心一暖,极度给人关心的我,顿时感到有点受宠若惊,连忙说道:“还好你出来了,要不就惨了!”

“嗯!没事就好!”陈芷诺眉头一皱,一双美目突然精芒一闪,透出一股杀意,恼怒说道:“他们简直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我的地盘闹事!”

牛!果然气势磅礴!

在黑帮锻炼出来的人就是与众不同,威严霸气。

让我不由肃然起敬。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无需我说话,说话是多余的。

陈芷诺和我并肩往文不伦走去。

来到他身前,陈芷诺面色变得冰冷,站在她旁边的我,感觉到一股寒气,内心有点发毛。

文不伦倒抽了一口冷气,目光游离不定,布满了恐惧,颤颤巍巍的说道:“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不知道陈总你还在这里。”

“啪!啪!”两声!

陈芷诺给了他两把掌,鲜血马上从他的嘴角溢出来!

我大惊失色,想不到陈芷诺这样一个弱质女子力量那么大,两巴掌就把文不伦击伤,还流出鲜血来!

我需要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女子了,日后一定要查阅一下关于她的资料。

文不伦被打,却不敢吭声!连忙跪了下去!全身颤抖!哀求说道:“陈总,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陈芷诺淡淡的说道:“从来没有人敢在我的地盘闹事,你是第一个,果然有种!”

文不伦连忙摇手,急声解释说道:“不是,不是,我没有种,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这是陈总你的地盘,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会来的。”

“陈清风是我的朋友,既然你得罪了他,就让他来决定你命运吧!”陈芷诺看向我。

好!这家伙终于落入我的手中,一定要好好的折磨一下他。

这家伙听说陈芷诺让我来决定他命运,赶忙的爬过来,抓住我的大腿,哀求说道:“风哥放我一马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你开口,我能帮的一定帮!”

我脑袋灵光一闪,现在就是全我打他一顿,就是解解气而已,对我一点实际好处都没有?

应该在他的身上取点东西来的实际!

什么是实际的东西呢?

钱!

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唯有金钱才是最实际最有保障的东西!

我冷冷的说道:“放过你当然可以!”

爱爱小说

文不伦松了一口气,听到我说可以放他一马,连忙道谢:“谢谢风哥!”

“你高兴什么?我还没有说完呢?”

“你请说!”

“拿一亿过来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吧!”

“一亿?”文不伦目瞪口呆,惊讶的看着我,说道:“风哥!太多了!我没有那么多钱啊!少一点吧!”

“没有?拍卖会上你一口价就开6个亿啊!”

“那是和陆安琪一起筹的钱!”

“少给我找借口,我这里不是菜市场!给还是不给?”我恼怒说道。

qpsh!看他的意思是不想给。我准备说话。

陈芷诺这时插话进来,冷冷的说道:“一句话,不给断一条腿和一只手。”

她的话声刚落,文不伦大惊,连忙说道:“给!”

“立刻!”

文不伦立刻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说道:“这张卡里面有一亿五千万!”递给了陈芷诺,而不是给我。

“陈总,那五千万……”意思很明显,是希望陈芷诺能将五千万给回他。

陈芷诺面色冰冷,没有答话,接过将银行卡递给了身旁的一个西装青年,然后叫我掏出她给我的那张卡。

也交给了西装青年,片刻西装青年处理好,将银行卡拿了回来。

陈芷诺把一张银行卡交给我,另一张扔给了文不伦,寒声说道:“滚!”

文不伦狼狈的站了起来,带着二十多号人,落荒而逃!

陈芷诺看着他们离开,注视着我,淡淡的说道:“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我电话!”

“谢谢陈总的帮忙!”

“嗯!我还有事情处理,有空我们再聊吧!”

“你帮了我那么大忙,想请你吃个饭,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

“改日再说吧!”陈芷诺说着就带着她的人往外面走去,她的人马将她护送上车,扬长而去。

气势,绝对的气势!

当老大的感觉就是好!我也要出人头地,有朝一日我也要当老大,登高一呼,君临天下。

她离开后,我也驾驶自己的宝马X6回家!

一进家门,陆安琪双手叉腰,就像一个泼妇骂街,冲着我骂道:“你这个窝囊废,死骗子,还要脸滚回来!”

今天我心情大好,平白赚了一个亿,给她骂几句就当减肥!

“这是我的家,有什么没脸滚回来?”我双手插着裤兜,吊儿郎当的说道,现在身上有钱,底气都充足很多。

“死变态,还敢顶嘴了!”

“不就是一块地皮嘛!有那么重要吗?”

“废话,肯定重要了!那是我的梦想,我准备了那么久,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你懂我的心情吗?”

“不懂!我晚上还要上班呢!先休息去了。”

我说完,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身后传来陆安琪的怒骂声:“窝囊废,死骗子,死变态……”

侍卫

回到自己的房间,并没有休息,而是练习点穴手法。

我觉得非常的有用,乱点鸳鸯谱都给我点中,带给我的震撼是无穷的,让我对这个固有的认识有了新的看法。

练习了两个小时,出来用晚饭,陆安琪不在,只有江尹红!

我问江尹红:“安琪去哪里了?”

“她还在伤心,待在房间里面,没有心情吃饭!”

“嗯!那就拜托你多多照顾她一下了,请她不要那么固执,告诉她,地皮的事情我会给她解决的!”

“嗯!你把你别人拍下地皮,想必这块地皮的去向肯定很清楚吧!”

“你说的没有错!”

“那你可以透露一点消息吗。”

“江姐,这个是商业机密,不方便给你透露,不过你帮我跟陆安琪说,地皮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让她把心思放在公司经营上就行。”

江尹红美目凝视了我片刻,轻叹了一声说道:“你长大了!小风!”

“最近经历的事情多了,有那么一点点吧!”我笑了笑,说道:“我吃饱了,先上班去了!”

“嗯!去吧,安琪我会照顾好的!”

我点点头,推门走了出去。

驾驶我的座驾往夜色娱乐城奔去。坐电梯上到八楼,便看到小四往自己快步走了过来!

行色匆匆的!第一感觉告诉我,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四哥,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四压低声音,说道:“大事,天大的事情!”

“哦!能说吗?”

“听说柳总的助理小飞给处理了!”

我当然知道,装着不知道的样子,惊讶的说道:“怎么可能,小飞可是柳总的大红人啊!”

“红个屁,说白了,还不是柳总的发泄工具而已!”

“或者你说的对,那你知道是怎么处理的吗?”

“听说把他的毒打了一顿,关进了我们夜色的监考里面!”

我大惊,夜色竟然有私自设立的监狱,太恐怖了!要是给政府部门知道,这是严重犯法的事件!

这对日后推到董家城是有力的证据,可以借政府之手来推波助澜,就算董家城和赵家在公检法有人,只要事情搞大了,他们的人也未必能够罩的住。

暗暗下定决心,找个机会去监狱把照片拍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顾春霞向我们走了过来,把我们带入办公室!

招呼我们坐下,满脸笑容的看着我们,说道:“姐今天的心情特别好!终于动摇了柳晴那个贱人的地位了!小风你立了大功啊!我会会重重奖赏你的!”

“谢谢霞姐的厚爱!”

“不要客气,你是我的心腹,只要我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现在你手头上有没有柳晴这个贱人的证据,要是有,我要乘火打铁一鼓作气,把她弄掉!”

我手里的确有关于柳晴的证据,拿出来肯定可以将她弄掉!

侍卫

后面一想,这样我得到的利益就少了!说白了,完全成就了顾春霞,自己什么好处都没有拿到!

我决定不急利用手里的证据!不过想起柳晴下面那个头牌小鸠,城府极深,蛇蝎心肠,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

这个女人向我下毒手,心狠手辣,这个仇不报,我那口怨气真的难以吞下去,找个机会一定会会她!

我看着顾春霞,说道:“霞姐!有些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纯属个人的看法,首先我先说明,我目前没有关于柳晴的证据,接着我要说的是,霞姐,现在柳晴失势,维持这个状态是最好的!”

顾春霞哦了一声,满脸疑惑,问道:“此话怎讲?”

“霞姐,我来给你分析分析吧!就算现在我们手里有证据,把柳晴推翻了,你以为就能得到她的权利吗?不可能,董家城肯定会物色新人上台!而且我保证这个新人绝对是一个漂亮能干的人,要是比你年轻漂亮,恐怕你的地位不保啊!”

顾春霞听到我的分析,眉头几乎皱成一条线,目光尽是失望之色,喃喃自语说道:“有道理,有道理!”

我看到打动了她的心,赶忙补刀,说道:“霞姐,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一点道理!”

顾春霞霍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回走动了好一会,最终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错,小风你分析的不错!不能够推翻柳晴这个贱人,保持现在这个态势是最好的!”

“是的,现在柳晴失势,我想董家城会把部分业务交给你打理,这就是你的胜利了!”

“好!好样的,就这么决定了,你真是聪明人!我没有用错你!”

“谢谢霞姐的赞美!”

顾春霞点点头,然后看向小四,说道:“小四,你跟了我那么多年,什么主意都没有出过,以后跟着小风多学点!”

小四赶忙表态:“一定一定霞姐!”

顾春霞对于小四已经是不抱任何希望的了,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这样吧!

“到上班时间了!你们忙去吧!”

我和小四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他便忙去了!我作为顾春霞的助理,其实屁事都没有?我直接过去找陈老练习点穴手法。

就这样,我坚持了一个月,我的点穴手法终于有小成,出手几乎百分百可以点中对方的穴道!

一个月下来,全是拿大肥婆春姐作为我的练习对象,真是辛苦她了!

每次拿她练习,她倒是十分乐意,没有任何怨言,就是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暧昧,其实我心如明镜,知道她看上我了,想上我!

面对这样重量级人物,我怎么可能会有性趣呢!直接pass掉!

不过还是要好好感谢她,是她的陪练,我才有了今天的小成。

主人道具经历

这个晚上,我练习完毕,和陈老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陈老清瘦的脸蛋透着刚毅,嘴角含着一丝笑容,很欣慰的看着我,说道:“一个月你就掌握了点穴术,真是难得!”

“主要是你老人家教导有方,还有就是春姐的陪练!要不我也不会那么快掌握!”

“这都是次要辅助而已,真正起到作用的是你的资质,五行体!”

“五行体?何为五行体,可否给我解释一下,陈老?”

“这个问题既简单又复杂,待到你习医术达到一定程度,再和你详谈,从明天开始你就要开始进行施针学习!”

我内心感到十分兴奋和期待,自己终于有一门手艺,在这个社会如果没有一门手艺,恐怕很难立足!

特别是医术,这个永远不会被淘汰的行业,只要技术到位,不愁没钱收!

看到陈老的医术,对他是充满了信心的,至于他是什么身份?他当然没有到该说的时机,是不会说的。

目前在我认识的人中,只有唐嫣知道,她一心想寻找陈老的踪影!

自然是了解陈老的身世,找个时间问一下唐嫣才行!

“陈老!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针灸术现在很多中医都在运用,的确能够治疗,具我了解,只是对一些比较不严重的病有作用,大多数是辅助治疗,不知……”

后面我故意拖长,不好明讲针灸术很烂。

要是说出这样的话,或许会让陈老心中不爽,一个一生一心专研的人,听到别人否认他的学术,一定会反感的。

陈老将目光望向窗户外,沉默了片刻,轻叹一声,说道:“不错,现在各大医院的中医并不是他们笨,也不是他们不学无术,是传承不够,断层了,他们现在的中医只是传承了极小一部分而已。”

我凝神细心的听他说,感叹医术的断层,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现在我们中医不如西医。”

“小风,你错了,现在的中医虽然只是皮毛,也占了半壁江山,要是把中医全部传承下来,西医根本不算什么?”

“陈老,照你的意思,你是继承了中医的精华?”

“还行吧!”

“既然这样,你为何不把它传承下去,发扬光大呢?”

爱爱小说 侍卫 主人道具经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