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多的性爱小说 黄文看到下面

蔺绍衡停下动作,放开了郁明熙,转头望向窗外,碧空如洗的天色,白云掠过得很快,看似波澜不惊的天空,流动的是无形的风。

好比是现在的蔺家,面上的风平浪静,内里却已是暗涌叠生。

蔺绍衡疲惫道:“不为什么,只为让他们相信……我……爱上你了……”

没有理由,不需要理由。

让敌人相信你已跳入了他挖好的陷阱。

后发制人,而先发者制于人。

蔺绍衡习惯把每一步的落子都考虑得清清楚楚,不受制于人,也不受制于己。因而,在他的这一局棋里,郁明熙确是是颗不一样的棋子,但是,终归还是没有到可以影响他整盘布局的时候。

郁明熙安静地听着:“只是以为么?”

蔺绍衡没有回头看他,却没有犹豫地回答:“是。”

郁明熙刚要回答,蔺绍衡加了一句的解释:“也许……只是现在。”

就要脱口而出的“好”字化作了唇边的笑意,郁明熙那一个公式化的“好”,最终还是咽了下去,望向蔺绍衡的侧颜,逆光的人影,描画出她心底那个藏了很久很久的记忆。

一如眼前。

……

蔺家一行,正如蔺绍衡预计的那样,对手的动作果然快了许多,而最明显的就是,针对华宇的那次竞标,丽晟也开始掺和进来了。

“蔺总,下一次的竞标书提交日期已经定下来了。”舒媛媛照例汇报着工作。

黄文看到下面

“什么时候?”

“下月七号。”

蔺绍衡斜了她一眼。下月七号,正巧是他和ERIC约了,郁明熙试穿婚纱的日子。

“我们是第几家?”

每次竞标,都会由每一家竞投方做竞投汇报,陈述己方对该项目的执行能力和运营规划,而最关键的,一般都是最后,每一家竞投企业对这个项目的报价。

有可能之前的项目陈述,大家都差不多,但往往失之千里,就偏偏在这毫厘之间,所以有些企业会为了竞标成功,不惜一切代价,拿到竞争对手的报价。

舒媛媛翻了页资料:“第六顺位,最后一家是丽晟,一共八家竞投。”

“嗯,你出去吧。”

舒媛媛走了两步,回头道:“蔺总,日期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舒媛媛却被蔺绍衡突然看过来的目光吓了一跳,慌张地跑出了办公室。

蔺绍衡一直看着她出了门,这才拨通了电话。

“试婚纱的日子,七号不行,改天。”

电话里ERIC的作死声叽里呱啦地响起:“亲,我只有那天在彤江哎,你知道的,接下去我要走几个时装周,关键是给郁妹妹试完之后,我要立刻飞沥潭市。”

“去干吗?”

“徐悦菲说她要回国拍一组片子,指明要我跟着。”

“徐悦菲?她在外国这么久,怎么突然想到回来的?”

“我怎么知道?这个老太太大概在外国呆得太久了,思乡情切了?”ERIC随口诌了两句,“不说了,我赶着上飞机,挂了,下个月见面聊。”

蔺绍衡挂了电话,沉思了会儿,开始搜素起徐悦菲这个人来。

曾经红极一时的明星,却在二十多年前,突然隐退,从国内的娱乐圈里就这么消失了,再到她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前几年在M国的一部分电影中了,扮演一些有着东方血统的角色,机缘巧合之下,又让她慢慢火了起来,但是,即便她是国人,但这些年,几乎从未回过国内,更不要提拍什么大片了。

而这次居然这么巧,这分明是掐着点来和他抢ERIC的啊。

蔺绍衡关了网页,又拨了个ERIC的电话,对方已经关机了,想必这家伙已经上飞机了吧。

蔺绍衡拎着外套步出办公室,郁明熙刚从市场部回来,抱了一大摞的文件,两人差点撞上。

蔺绍衡接过郁明熙的文件,朝她的桌上一扔,拽着人就往外走:“跟我走。”

郁明熙“啊啊啊”地被拖走,也亏得此时舒媛媛不在办公室,否则,保准郁明熙立马成为兰庭的第一绯闻女主角。

郁明熙匆匆抓起大衣和包:“去哪里?”

蔺绍衡拽着她,直接从总裁的专用电梯下到了地下车库,没有司机,赵锐泽都不在,蔺绍衡发动车子,车子一个呼啸,已经开出了停车场。

黄文看到下面

被扔进副驾驶位的郁明熙,一脸莫名其妙:“蔺绍衡,你把我这么带出来,不是来看你秀车技的吧,我还在上班哎!”

蔺绍衡看看她:“有护照吗?”

郁明熙呆然:“什么?”

“一看就知道没用过。”蔺绍衡脚踩油门,“身份证带着吧。”

“嗯。”

蔺绍衡飞快地瞟了眼车载显示:“坐稳了。”

车子里传出郁明熙的惊呼。

……

掐着时间,两人来到了出入境管理局,郁明熙拿着一堆纸,左看看右看看,看得蔺绍衡不耐烦地拿起笔,替她填了起来。

蔺绍衡一手字,行云流水,酣畅地不得了。郁明熙花痴地盯着他笔下的郁明熙三个字,瞬间有种想抽死自己的冲动,只因为自己写了二十多年的名字,竟然还没一个男人随手写出来的漂亮。

她在那张申请单上看到蔺绍衡填写的将要去往的国家一栏:F国。

“我们去那里干吗?”郁明熙问道。

“试婚纱。”蔺绍衡头也不抬,笔走龙蛇。

“哦。”郁明熙刹那醒悟过来,“啊啊啊!你说什么?试婚纱要飞那么远?”

蔺绍衡填写完最后一栏信息,把笔交给她:“签字。”

郁明熙不可反驳地签好自己的名字。

“你以为ERIC设计的婚纱,随随便便都能穿的?”蔺绍衡把填完的所有材料交给窗口,“加急。不用快递,我们自己来取。”

重新回到车上的郁明熙,在经历了之前一连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之后,终于有机会好好回想下刚刚发生的事情了。

嗯,事情是这样的。

她好好的在公司上班,然后被大老板突然带到了出入境管理局,又在她自己还茫茫然的时候,大老板已经把她的护照申请给递上去了。

然后……嗯,再然后……

她这是要出国了么?

而且还是F国,那个传说中的浪漫之都!

郁明熙整理了下思路,怔怔地看着手里的护照申领回执单,忽然蹦出一句:“蔺绍衡,原来你们家申请护照也要这么麻烦啊!”

“啪!”

“哎呀!”被蔺绍衡一巴掌拍在脑袋上,其实也就是轻轻按上了她的脑袋。

“当然不用。”

“那为什么我?”

蔺绍衡故作沉思状:“因为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回去后请一周的年假。”

郁明熙哭笑不得:“蔺总,我入职一个月都不到,你让我请一周年假?要不,索性你直接批示了吧。”

蔺绍衡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你这么请假,一定会惹人关注的。”

在第二天的时候,郁明熙接到人力资源部的调令通知,把她调到Rainbow的市场策划部去了,而她在到策划部报道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邻市参与为期一周的业务培训。

细节多的性爱小说

这样,郁明熙就顺理成章地出现在彤江市的机场。

……

“蔺总,我想问我们是准备去F国试婚纱吗?”戴着一副蛤蟆镜,郁明熙极度不习惯这种眼镜,几乎把她的大半张脸都给遮起来了。

蔺绍衡则闲适地坐在VIp室的单人沙发上,翘着腿,翻着报纸。

郁明熙又凑近问道:“为什么试婚纱,要打扮成这副鬼样子啊,怕被人认出啊。”

“鬼样子的是你吧。”蔺绍衡冷不防飘来一句。

郁明熙再一看,帽子,眼镜。口罩,果然与众不同的那个是她。而旁边那人,除了一副墨镜,其他的基本上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他们这样甩开所有人,匆匆飞往F国,只为了试穿一件婚纱?

郁明熙不得不评论一句,有钱,就是任性!

这时,蔺绍衡的电话忽然响起。

“嗯,大概是十一个小时到,你过来接吧,我没打算找他们。”蔺绍衡只对付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郁明熙隐隐有些猜到对方那人:“ERIC?”

“嗯。”蔺绍衡站起来说,“走吧,登机了。”

头等舱提前登机的待遇,郁明熙第一次感受了回。

宽敞的座位,就算躺平也压不倒身后的人,更不用说,他们后面也没有人,这趟航班的头等舱里只有他们两个,郁明熙一上来就把座位放平了,蔺绍衡也不说什么,只是看着她在那里自拍时,才叮嘱了一声。

“照片什么的,先不要发。”

蔺绍衡这次的出行,全权独自安排,从带她办护照,到买机票,估计除了赵锐泽和ERIC,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了,郁明熙是连郁友书都没有告诉,只是说自己去邻市参加个培训,一个礼拜回来。

所以,蔺绍衡这趟行程的保密,郁明熙虽然不太知道原因,但她也很好地配合着他,没有泄露任何一点的信息。

“这位小姐,飞机马上要起飞了,请把椅背恢复到原位。”空姐亲切和蔼的笑容。

可能是她翻靠背的速度太快,她郁闷地发现,自己的衣摆被卡在里面了,空姐微笑着过来帮手,结果被衣服卡住的椅背,紧得要命,这下子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了。

郁明熙只得眼巴巴地求助蔺绍衡。

蔺绍衡无奈,一手拉住她被卡着的衣服,一手推着椅背:“把开关按住。”

“嗒”的一声。

衣角终于被扯了出来,而被靠背惯性的弹了一下的郁明熙,也就直接弹进了蔺绍衡的怀里。

两人都有片刻的失神,而一旁的空姐已经识趣地走开了,虽然这个头等舱的男人和她心中设想的金龟婿差不多,但是人家已经有女伴啦!

蔺绍衡拍了拍她的脑袋:“坐好吧,起飞了。”

郁明熙系好保险带,掩饰着先前的尴尬,闷声不响地转头看向窗外,飞机缓缓地跑道上滑行,浓郁的阳光照射进来,没有挡光板的阻隔,阳光有些刺眼。

黄文看到下面

……

越过云层的高度,从这里望出去,入眼的皆是朵朵白云,仿佛遨游在仙境之中,郁明熙想,所谓的腾云驾雾,亦不过如此吧。

天空蓝得像油画一般,少了城市的硬朗气息,如一块蓝宝石,覆满了整个天际。

郁明熙一动不动,兴致勃勃看着从未见过的景致。蔺绍衡喝着橙汁,也是一动不动地,不过他却是望着眼前的女子。

此际,明朗的笑容,绽放着的天真,清纯。

是他在他的世界里,从来不曾见到过的,或许,在他的世界里的女人,都早早地被这个圈子腐蚀,浸淫了太多的人心险恶,才会那么地工于心计。

而郁明熙,是不一样的。

即使偶尔的她也会这样那样的手段,但是蔺绍衡知道,那是她保护自我的一种方式,她不像那些女人,手腕已经渗入了心灵。

而她的灵魂,就如她这一刻的笑容。

干净,明朗。

窗外的阳光温暖,而对蔺绍衡来说,比之更温暖的,却是她的笑容。

“明熙,把挡光板拉下来吧。”

“嗯?为什么?”郁明熙问他。

蔺绍衡递给她一杯果汁,笑着说:“因为紫外线啊,现在可是直射的哦。”

“啊?真的啊?”郁明熙“唰”地一下拉下遮阳板,喝了一大口的橙汁,“你怎么不早说呀,要被晒黑了都。”

“呵呵。”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枯燥而乏味,郁明熙没想到蔺绍衡居然还带了本书上飞机:“你怎么都没提醒我带啊。”

“那要不要借给你?”蔺绍衡冲她晃了晃手里的书。

“好呀。”郁明熙接过去,不到三秒钟之后,又还给了他,“你是故意的吧。”

全英文的书,明知她英语不好,还要看她笑话么?

蔺绍衡笑笑:“你知道的,我睡觉要求太高,基本在飞机上,是睡不着的,所以只能用这个来打发时间喽。明熙你不一样啊,你应该是想睡就能睡着的吧。”

“蔺绍衡,你以为我是猪啊!”

蔺绍衡倾过身来,替她放下了椅背:“睡会吧,还有一夜呢。”

郁明熙双眼睁得大大地注视着上方的男人,就是不肯闭眼。

身下的郁明熙,清澈的眼眸,不带一丝的瑕疵,粉嫩的红唇,微微噏动着,蔺绍衡心神一荡,忽而俯身,一个温柔的吻已经印下。

“GoodnightKiss,晚安。”

细节多的性爱小说 黄文看到下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