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呻吟 湿了 B里塞活东西变态小说

“外国人?”陆彦深突然双眸紧骤,他盯着猴子的眼睛说道:“这只是一种可能而已,说不定凶手只是拿这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也对,我们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但无论如何,找到这根头发的主人,至关重要。”猴子面容严肃的说道。

陆彦深发现猴子自从谭燕怀孕之后,就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起来了,有了一份男子汉的担当和责任感。于是话锋一转,打趣的说道:“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我红包都准备好了,这迟迟送不出去啊。”

“嘿嘿。”猴子羞涩的一挠头,说道:“就在下个月,已经在筹备之中了。到时候一定先跟你发喜帖!”

“好!”陆彦深笑着说道。

“那,没事我就出去了。”猴子指着门口说道。

“嗯,你先出去吧。”陆彦深一点头,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连谭燕都不能说。这很重要。”

猴子点点头,敬了一个礼:“收到!”

晚上回到宿舍,姚晓璟已经在等着他。一看到陆彦深回来了,姚晓璟就连忙倒了一杯茶给他。无事献殷勤,陆彦深自然是知道姚晓璟心里在想什么。

“来来来,你肯定累坏了,奴家来跟大爷锤锤腿。”姚晓璟殷勤的捏着陆彦深的小腿按摩。

“想说什么就说吧。”陆彦收回双腿笑着说道。

姚晓璟脸一红,收回乱捏的双手,假装无奈的说道:“既然你都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说吧。那件事进展的怎么样了?”

呻吟

“就知道你要问这个,但我要很遗憾的告诉你,没有什么进展。”陆彦深看着姚晓璟泄气的小脸蛋,又说道:“你天天问这件事干什么?”

“死了这么多人,我当然要关心一下了。”姚晓璟眼珠一转,甜甜的说道:“我这可不是八卦哦。我是看我的老公那么辛苦,想让你早点破案早点休息而已。”

“哦?”陆彦深宠溺的摸了一下姚晓璟的头发说道:“那我还真要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可是我也不想让你整天瞎操心啊,你当好你的小军医就行了。”

姚晓璟张着嘴还想说什么,陆彦深却用一只手指堵着姚晓璟的小嘴,嘘了一声:“今天早点睡觉,明天带你回家去看爷爷。”

“明天不是周末啊!”姚晓璟惊讶的看着陆彦深,不知道他这么忙的时候还想着去看爷爷们。

“可是我知道你想爷爷他们啊。”陆彦深温柔的笑着说道:“并且我决定了,最近这段时间我们都搬回家去住,不让那个哈瑞天天霸占着爷爷们,你说好不好?”

“嗯嗯……”姚晓璟连连点头,没想到陆彦深竟然想开了。

“那就快点睡觉哦,不要黑眼圈的去面对爷爷们。”陆彦深轻轻的拍着姚晓璟的后背,很快姚晓璟就是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黑夜中,陆彦深的一双眼睛亮如星辰,寒如冰霜。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心中的答案也在慢慢的靠近。

姚晓璟兴高采烈的回到了家,听说要回来常住,姚定国和陆和平都很惊讶。陆彦深解释道军区的宿舍要翻新,所以要搬出来一阵子。姚晓璟默默地给陆彦深竖大拇指,这个理由太给力了。

这一次回来,姚晓璟就想通了,不再跟上次一样到处与哈瑞作对,而是若无其事的加入了玩耍的队伍,姚定国和陆和平看到有新的玩伴加入,也很欢迎,姚晓璟渐渐地感觉到了爷爷们对她的在乎又一点一点的回来了。

陆彦深依旧沉默,在沙发上面看着大家完成一团,只是有时候一双眼睛会有意无意的看向哈瑞。

“有没有什么发现?”晚上睡觉的时候陆彦深问道。已经回来好久天了,姚晓璟天天跟哈瑞混在一起,多多少少也了解到了一点情报。

“还是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只知道他刚大学毕业,经济管理学士学位,毕业后就离开了美国,一个人到处闯荡。”姚晓璟边回忆着,边说道。

“他有没有说他去过哪些国家或者地区?”陆彦深又接着问道。

“哈瑞见多识广,很多地方都去过,比如威尼斯,普罗旺斯,济州岛,希腊等等地方。”姚晓璟有点羡慕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陆彦深问道。

“听的出来啊,他会讲他在这些地方的经历啊。”姚晓璟理所当然的说道。

“嗯。”陆彦深快速的将那些地方记在心里,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呻吟

姚晓璟好奇的问道:“你说我们这样研究他,真的可以战胜他吗?”

陆彦深低头笑了一下:“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要是能够了解他的兴趣爱好,就相当于了解了爷爷们的兴趣所在,然后再对症下药,爷爷们肯定就被你给收买了。”

“诶,有道理!”姚晓璟兴奋的叫道:“陆彦深你果然是个老狐狸。”

陆彦深无语:“那你就是个小狐狸!”

半夜,姚晓璟被一泡尿憋醒了,想要起床去洗手间。一摸旁边,空空如也。姚晓璟疑惑的起身,洗手间和阳台上面都没有人。

姚晓璟不敢大声喊叫,怕惊扰了姚定国和陆和平两老。打开房门,旁边的书房里面有灯。姚晓璟有点奇怪,这么晚了陆彦深怎么会突然爬起来去书房?平时明明都是在卧室办公的。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让她知道?又难道跟国贸大厦的案件有关?

姚晓璟心中一喜,正准备推门进去。转念一想,以陆彦深的机敏,一下子就能察觉到姚晓璟的推门声。

姚晓璟思考了一下,回到卧室门口,轻轻的喊道:“陆彦深,陆彦深,你在哪?”然后费飞快的躲到了门外走廊上的廊桌旁边。

果不出所料,陆彦深飞快的从书房里面奔了出来,推开卧室门就进去了。

姚晓璟趁机从廊桌旁边跑进了书房里面。

一看到陆彦深的电脑,姚晓璟就惊呆了,全部是以前的一些犯罪时间,作案手法跟国贸大厦的凶手一样,习惯于一刀致命,尸体上全部都有那个特殊的空洞。

姚晓璟不知道为何,越看越不对劲,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直跳。姚晓璟将那些页面反复进行对比,脑海中的谜团越来越清晰:威尼斯,普罗旺斯,济州岛,希腊等这些地方都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命案!

而这些地方,恰好是哈瑞全部都去过的,现在他来到了中国,中国就出现了这样状况,难道……

突然背后一只手轻轻的附在了电脑上,将那些惨死的尸体给挡住。

姚晓璟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看到陆彦深正漠默然的看着她。

“陆彦深……”姚晓璟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现在看来,是她一开始就错了。她不该招惹这个哈瑞,更不该将他带到自己家里来。现在家里住着两个老人,万一哈瑞丧心病狂的对他们下手那结果简直不堪设想……

“我就知道你想知道的事情怎么都会知道的。”陆彦深轻轻的笑着说道,眼神里没有一丝的责怪。

“对不起,陆彦深……”姚晓璟很是羞愧。

听到她这样说,陆彦深双手轻轻的捧着姚晓璟的脸,好笑的问她:“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一切,这一次又是我引狼入室……”姚晓璟低着脑袋眼泪就快奔涌而出。

陆彦深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说道:“这怎么能怪你呢。事情还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不要担心。”

按摩

“可是楼下那个哈瑞……”

“嘘……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现在还不能说明什么,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陆彦深吻了姚晓璟的脑门说道:“现在乖乖去睡觉,明天才有精神工作啊。”

“可是……要不我们现在就把那个哈瑞给解决掉了算了!”姚晓璟眼神一冷,寒光四起。

“去睡觉吧。”陆彦深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多说,清空数据,关了电脑,将姚晓璟推回了房间。

陆彦深知道她心里所想,也没有多说,叮嘱了一下变去上班了。

一到军区,陆彦深就叫来了猴子:“猴子,有没有那根头发的检测报告?”

“有的。”

“好,这根头发你也拿去检测一下吧。”陆彦深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密封袋,这是他在自家洗手间找到了。

“金发?”猴子惊奇的说道:“上校,你这是在哪找到的?不会是从金毛狗身上拿来的吧?”说完,猴子似乎被自己的幽默逗到了,忍不住嘿嘿偷笑。

“我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吗?”陆彦深双眼一瞪,猴子立马闭嘴乖乖的去了。

爬山爬了好久,姚定国和陆和平还有哈瑞都气定神闲的,唯有姚晓璟气喘吁吁,一直喊休息。

“孙女,不是你叫我们来爬的吗?说是我们经常不运动,现在看来,不运动的倒好像是你自己。”姚定国在第N次休息了之后郁闷的说道。

姚晓璟躺在旁边的草地上装尸体,赖皮的说道:“谁说我叫你们来的我就应该比你们强一些啊?我是弱女子,你们都是老爷们儿,能跟我们比吗?”

“那既然这样,我们就回家吧。我看姚晓璟也累了。”哈瑞在一边提议道。

一听到哈瑞说要回家,姚晓璟立马就从草坪上跳了出来:“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有力气,一定要爬到山顶。”

说完便一瘸一拐的向前蹦去了,留下三个莫名其妙的人。

好不容易爬上了山顶,其他人早就到了山顶的游客已经开始往山下走了。还没来得及欣赏一下山顶的风景,姚晓璟看到人渐渐少了起来,有赶紧拉着两老往山下跑。

“我说孙女,你是在斗我们老头子玩吗?刚上来就又下去?”陆和平忍不住抱怨的。

姚晓璟赶紧甜笑了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谁叫我们爬的太慢的。刚刚往上爬的时候我们输了,现在大家都下山了,第二次机会,我们一定不能输!嗯,就这样!”

姚晓璟一说完,便用力的捏了一下拳头,做出一副加油的姿势,便又兴冲冲的向山下跑去。众人一阵惊呆,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一直以来拖后腿的人不就是姚晓璟她自己吗?

摇了摇头,姚定国叹了口气往山下走去,陆和平拍了拍哈瑞的肩膀笑道:“小伙子,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的不可理喻。”

呻吟

前面的姚晓璟可是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心里计算着陆彦深差不多这个时候快忙完了,等他们一下山,陆彦深也就到家了,安全指数直线上升啊。

总之姚晓璟现在的计划就是尽可能的让哈瑞减少与一家人呆在家里的机会,尽量外出到人多的地方。以前觉得家里是最安心舒适的地方,现在觉得如芒在背。

磨磨蹭蹭,终于回到家里。远远的看到灯光是亮的,姚晓璟就一阵欢呼雀跃。

回到房间,姚晓璟就迫不及待的将门关上。

“怎么样怎么样?”姚晓璟问道。

“什么怎么样?”陆彦深正在书桌前看资料。

“你说呢!当然是检验报告啊!”姚晓璟急的直跳脚。

陆彦深双手一摊:“报告哪有这么快出来?最快也要等明天。”

姚晓璟哀嚎一声,十分失望。她本来就指着这检测报告出来,如果真是哈瑞,就快打斩乱麻。如果不是,那最好。

只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宁,真是太痛苦了。

陆彦深又岂会不知道姚晓璟的想法,但陆彦深的计划是,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不会告诉姚晓璟。虽然他已经百分之百的肯定世贸大厦上的那根头发就是哈瑞的!

“难道你已经找出了真正的凶手?”猴子急切的问道。

“还没有。”陆彦深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回答。

“怎么没有?你不是都叫我检测过了,也确实是同一个人的了吗?”猴子心里一万个疑问。

按摩 呻吟 湿了 B里塞活东西变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