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露出小说 宝贝自己坐下来动

鲁毅终于点了点头,此刻的他脸色如纸一样苍白。

七七扶着他躺在床上,帮他掖好被角。

她坐在他身边,轻声说道:“师父,你先休息一下,我等一下叫人去准备晚饭拿过来。”

“我不知道能不能赶得及过来跟你吃晚饭,我儿子还不到两个月,我现在要先回去看看他。”

七七语气中有点无奈,今晚有可能是师父在世的最后一顿晚饭了,也是他认他当师父的第一顿饭。

她很想留下来,陪他吃一顿饭。

但,自己离开了一整个下午,还不知道晨晨现在情况怎么样,所以她必须先回去一趟。

“你回去吧,我没关系的,你儿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鲁毅轻声说道,虽然气息有点虚弱,但人的精神还是不错的,大概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

“他叫晨晨,楚沐晨,我老公叫楚玄迟,你记得吗?”

“嗯,我还有一个女儿,大家都喜欢叫她宝儿,她现在在西陵。”

“晨晨,宝儿,很好的名字,楚玄迟,好,哈哈……”

“还有我老公的弟弟楚江南,他跟你一样受了伤,眼睛看不见了,但他还失忆了,在最近才恢复一点点记忆,想起了我们。”

“他其实也是我的师兄,我的海角琴本跟他的天涯琴是一对的,但,现在我的海角琴受损了。”

“本想启用天涯海角两口琴,唤起师兄的记忆,帮助他的治疗,只是我的海角琴……”

宝贝自己坐下来动

七七不想瞒他什么,他是一个好人,既然他认定了她,她也认定了他。

说到海角,心里不免还有几分无奈,谁知道以她这样的能力可不可以唤起海角的灵气呢?

“天涯,海角,好名字,好名字,咳,咳……”

鲁毅说了几句,笑了笑,又开始咳起来了。

七七马上倒了一杯温开水,给他送了过来。

她慢慢扶起他,让他喝了点水,她不断在他后背轻轻拍打着,想先让他的气顺点。

“傻丫头,师父没事,师父只是开心,咳、咳……哈哈……咳……”

“师父,你先别说话,先别说话。”

鲁毅点了点头不说话,在这个丫头着急的语气中,他真的感受到她的关心。

七七继续帮他拍打着后背,直到他停止咳嗽为止,她才慢慢扶着他,让他躺下去。

“师父,你现在真不能激动,等身子好了再说,知道吗?”

鲁毅不再说话,等身体完全平复了下来。

他才慢慢道:“你回去吧,先把我的徒孙照顾好,我要休息一下了。”

“好,师父,我先回去,晚点有时间,我肯定会再过来的。”

“好,好,戒陪我就好,你快点回去。”

“嗯,那我先回去了,师父,好好休息。”

七七再一次帮鲁毅掖好被角,站起来,转身走了。

鲁毅侧头向了床的内侧,以一般人听不到的声音说着:“真希望能亲眼看看我的儿子,我的徒儿和儿孙。”

七七慢慢关上门,两行热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滑了下来。

那是师父的心愿,他唯一的心愿。

他不想别人担心,所以用最小的声音说了出来。

但是,他不知道她内力深厚,不管他的声音有多小,她都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

看到七七出来,楚玄迟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嗖”的一声就来到她的身旁。

“怎么了?”七七挽着楚玄迟的手臂,快步往缆车那边走去。

楚玄迟知道她没有受伤,心就放松了下来。

只是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轻易就融入了感情,看着她眼角上的泪痕,他心里也开始不好受了起来。

两人坐到了缆车上,缆车缓缓地开动了。

七七倒在楚玄迟的怀中抽噎了起来:“玄迟,我有点害怕,明天的手术。”

楚玄迟用自己的大掌慢慢托起她的小脸,长指轻轻擦掉她眼角的泪水。

他低头轻轻在她的额角上亲了下去,再到眼角,一直落到她的樱桃小嘴。

每个动作都很温柔,没有半点的粗鲁,生怕弄伤了怀中的宝贝似的。

七七没想到他突然就吻起了自己,但在他的带动下,她也不由自主地迎上他的吻。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很久,不知道有多久。

现在两个人的大脑只剩下了空白的一片,完全想不起其他的东西。

宝贝自己坐下来动

两个人缠绵在一起,直到缆车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动停了下来。

他们才慢慢意识到,他们到了,已经从后山回到了院子了。

院子里经常有佣人经过,还在很多不知名的角落藏着保镖。

他们现在的姿势是不是已经落入了很多人的眼里,虽然已是已婚夫妻,但在公众场合真不应该这样。

七七忙抬起头,一张红透的脸映托着夕阳的余光,显得更加红润,更加迷人。

楚玄迟忍不住用力把她搂向自己,低头就要吻上去。

七七挣扎着,用力把他推开:“玄迟,我们到了,不要这样,很多人看着。”

“但在我眼中,只看到你一个。”

楚玄迟刚中带柔,也参夹着几分磁性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上洒了下来。

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听到这样的声音,七七肯定会软倒在他怀中的。

她的脸色更红了,无力地推了他一把。

“玄迟,我们到了,先让我下来。”

她低着头,看了一下他们现在尴尬的姿势。

刚才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吻着吻着,她居然整个人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她整个身子都被他裹得严严实实的。

现在还在外面,让其他人看到这样的姿势,她真没脸见人了。

“玄迟,先让我下来……”七七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楚玄迟还是抱着她,没有任何要放手的意思。

他敛了敛神神,再用力抱抱她,才慢慢放松了力度。

七七以为他要放过自己,她轻轻地坐直了腰板,细腿从一侧慢慢地滑下来,打算离开他的怀抱。

忽然,楚玄迟又用力把她抱了回来。

“别动,别、先别动。”

他的声音更加沙哑,沙哑得差点连他自己都几乎听不清的地步。

七七看出了他的不自在,她顺着他的力道坐回到他的大腿上。

只是一坐上去,她就被吓得差点尖叫了起来……

“玄迟……”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她马上伸出两只小手按在自己的小嘴上。

身子少了两条手的支撑,只是被楚玄迟轻轻一抱,七七又直直倒在他的怀里。

这一次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更是弄得她好生痛。

为了她的身体,能坚持到现在不碰她,真的有点难为他了。

要知道以前的他,像永远都满足不了的野兽那般,索取无度的:“玄、玄迟……”

“七七,我不……好受。”

七七不知道现在可以做什么,总不能在现在这种情况成全他吧?

她又微微地动了一下身子,想先离开这具危险的身体再说。

她离开了,也许他就没那么难受了。

她只是后退了半分,楚玄迟更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七七,别动,先别动。”他忍不住低头,把头深深地埋入她的怀中。

火车露出小说

七七真的很无奈,她知道他难受,可现在怎么办才好呢?

“玄迟,你再忍耐一下,回、回去再说,好吗?”

“真的……可以吗?”楚玄迟终于抬起头,垂眸看着她,“七七,真的可以?”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只剩下一点点余光,印在这个迷人的俊脸上,说不出的吸引。

刚毅,俊朗,温柔,可爱……

在这张没人能抵抗的脸颊面前,加上这磁性醉人的声音,七七也开始有点情不自禁了。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回去再说,好吗?”

楚玄迟深吸了几口气,慢慢站了起来,把她抱在怀中,下了缆车,往小别墅走去。

“玄迟,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楚玄迟继续走着,并没有停下半分。

他微微一笑:“我的处境,你还不清楚吗?还是你愿意让我的窘迫暴露在别人的视线里?”

“不、不愿意。”七七把头埋进了他的怀中,羞涩得说不出其他的话。

回到大厅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开始晚饭了。

看到他们进来,大家都呆愣了下,看着门口进来的两个人。

就连刚刚在无名怀中,玩得“咯咯”作响的楚沐晨都停了下来,跟随他的目光侧头看着那边的事情。

七七挣扎了一下,本想下来的,但楚玄迟还是依旧抱着她,直径走到饭厅。

走到七七平时坐的椅子上,他才把她下来。

两个人的情绪经过刚刚回来的一段路已经平复了很多,现在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区别。

大家的视线,从他们出现在门口开始,一直跟着他们的脚步回到饭桌前。

“七七姐姐,你没事吧?”南宫雪儿焦急地问道。

七七腼腆地向她笑了笑:“丫丫,我没事,只是刚刚扭了一下脚,你楚玄迟哥哥一定要抱我回来。”

听到她的话,几把不同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七七,你没事吧?”

沐初更是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快速走了过来。

还没等七七反应过来,他已经半蹲在她的身旁,轻轻地拿起她一只脚。“是这只脚吗?”

听到他的声音,七七才反应过来。

她低头看着沐初,脸颊瞬间通红。

“没、没事,真的没事,阿初,我没事。”

她迅速弯下腰,拉着沐初的手臂,试图把他拉起来。

“阿初,我真的没事,真的,你起来吧。”

看着她红透的脸,沐初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才安心地站了起来,回到自己的椅子坐了下来。

他看着七七,沉声说道:“手脚不灵便,别总到处跑。”

七七羞涩地点了点头,大家听不出,但她总能听明白阿初的意思。

“嗯,我知道了。”她看了大家一眼:“大家继续吃饭吧,我真的没事,我以后会小心的。”

她说完,本想站起来的,只是无名看出了她的心思。

火车露出小说

“你先吃饭吧,晨晨刚吃饱还不到一个小时,现在还不饿,更何况,他也没有要去你那边的意思。”

大家很讶异地看着这个平时说一句话绝不会超过十个字的无名,今日的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连串话说了出来,还可以做到脸不红气不喘。

真没想到晨晨的魅力这么大,能让一座无比坚硬的冰山融化成一滩热气沸腾的水。

无名才不理会其他人的眼光,他还是吃一口,逗楚沐晨玩一玩,玩够了再吃一口。

俨然怀中的小人儿是自己的儿子一般,怎么看都看不厌。

七七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儿子看到她,还真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她抬头看了楚玄迟一眼,恰好这时楚玄迟也在看着她。

“快吃,晨晨饿了,我们要回房喂他吃。”

楚玄迟的声音听起来冰冷了几分,他只是随意吃了一口,视线转到无名的身上。

脸上越来越差,完全不看碗li的是什么,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那边。

七七从他身上拉回视线,脸色更加通红了。

无名都说了,晨晨不是已经饱了吗?还“回房”,谁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

刚刚的一幕又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七七的脸红得滴血。

她低着头,随意地吃着什么,不想让别人看出她的不自在。

“七七,慢点吃,晨晨不饿,放心。”

无名终于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楚玄迟。

两大型男大刺刺地瞪着对方,这种的场景真不多见。

楚玄迟早就对那个霸占儿子的人看不惯了,无名的眼神也从柔和变得冷冽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即不说话,也不吃饭,只是一直一瞬不瞬地看着对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沐晨“唔……唔……”地表示他的不满,才结束了这一场无形的斗争。

听到他的哭声,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当然也包括他的亲爹地和现在抱着他的那位大侠爹爹。

无名立即放下了情绪,一脸柔和地看着在怀中扭动的小人儿。

“乖,晨晨乖,不哭了,不哭了。”

声音柔和得就像三月的柳枝一般,这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有不知道看花了多少人的眼。

看着楚玄迟时的眼神,和现在看着楚沐晨的眼神,真的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楚玄迟更是马上站了起来,大步走了过去。

火车露出小说 宝贝自己坐下来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