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奴婢 两根怎么一起插

陈然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他们这里可没叫做雾松山的,不过山里的湖大大小小的倒是有好几个的,具体有几个他也不知道,毕竟自从他家搬出去后,就很少回来了,回来了也没上过山,也就是和郭海一起上山玩过两次,小时候倒是没少跟着大人上山,但那个时候的记忆太遥远了,也只是有一些残留的印象罢了。

考古队的这三辆车都是吉普车,陈然现在对车虽然也算是有点研究,但他的认知还停留在只能看出是哪种品牌的车,具体是哪种型号的就看不出来了,不过车牌号倒是能看的出来,这三辆吉普车,有两辆挂着的是天中市的拍照,而另一辆挂着的却是北京牌照。

这三辆车看着都挺有气势,不像是普通的吉普车,陈然感觉着不像是考古队开的车,上次他跟着王志清一起的时候,省文物研究所开的吉普车也没这么气派。

“过来一下。”

想到这里,陈然就冲着靠在越野车上陪着村子里的几个人天南地北胡扯一通的郭海招了招手。

“干嘛的?准备出发的吗?”郭海也不知是被太阳晒得了,还是怎么着,精神头有些懒洋洋的。

陈然把他拉过来,给他伸手一指:“这三辆车你认识不?”

“你问的不是废话吗?什么车我不认识?好家伙啊,这里怎么有三辆这么牛气的吉普车,挂北京拍照那辆是北京吉普,挂天中市牌照的那两辆是吉普牧马人,一辆怎么也得五六十万吧?”

嗯啊奴婢

这三辆吉普车是陈然爷爷家房子屋后山坡下面的,所以只有站在堂屋的屋檐下才能看得到,郭海先吹了一下牛气,才望了过去,看到这三辆吉普车,他也惊讶了一下,虽然他不知道陈然为何这样问,但也立刻明白了陈然的意思,还特意给陈然报了一下车价。

陈然点了点头,显然,这支考古队根本就不是正规的考古队,准确的说,也就是非官方的考古队。

考古队一般分两种,一种就是像王志清这样的官方的,做的工作就是挖墓或者保护修理古墓的,另一种是非官方的,也就是一些考古方面的教授或者专家申报的个人考古队,这种考古队主要是用于探索遗迹的。

这两种都算是官方的,不官方的那就是盗墓的,现在这年头盗墓的到了偏远山区往往也是打着考古的名义的,反正村民们才不管他们是考古的还是盗墓的,当然,眼前这支“考古队”肯定不是盗墓的,盗墓的还不敢这么招摇撞市。

陈然也吃不准对方的来头,但想象应该没多大的危险,毕竟他大爷和小叔对他们这一带的山里再熟悉不过了,只要别进原始丛林就行了,不过原始丛林就算是想进也进不去的,根本就没有路。

“怎么回事?”

郭海看到陈然沉吟的表情,以为有什么事呢,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能有什么事,咱们出发吧。”

陈然笑骂一声,摆摆手,又和他爷爷招呼一声:“爷爷,我们去山上玩了,可能要明天回来,你就不用管我们了。”

“那行,别跑太远。”

现在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猛兽泛滥的年代了,对于农村里人来说,上山那就是家常便饭,所以陈然的爷爷也没在意,呵呵笑着答应了下来。

郭海也嘻嘻哈哈的和陈然爷爷招呼道:“大爷,那我们走了,回头我陪您喝两杯。”

“好咧。”

陈然的爷爷被郭海给逗乐了。

把穆校花从屋里叫出来,招呼上白冰燕,陈慧娟,王珍珍,带齐了户外登山装备就准备出发了,不过陈然看到郭海带的东西太多,就去下了一点,没必要带那么多东西,到时候反而成为累赘,只带了帐篷,防潮垫,地席,睡袋,头灯,登山杖,还有一把防身用的尼泊尔弯刀。

把东西给每个人都分了一点,告别了村子里的人,一行七个人加上一条狗也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把陈然气的不轻的是走出村子,才走了十几分钟,还没登上他狮头岭的山尖上的,郭海这家伙就喊累起来了。

不但是陈然气的不轻,其他人也气的不轻,都朝着他丢了一个鄙夷的白眼,还没出发的就喊累,这不是让人泄气的吗?早知道就把这家伙留在村子里算了。

众人都恶狠狠的想着。

他媳妇白冰燕也感觉到丢人的很,转过身瞪着大眼睛瞪着他起来,也不说话,就这么瞪着他,不一会,这家伙就招架不住了,连连苦着脸求饶起来,拍着胸脯保证说就算是累死也决不再说累了,惹得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根怎么一起插

一路上叽叽喳喳嘻嘻哈哈的,倒也不感觉到累了,没过去多长时间,就到了山岭上。

到了山岭上,视线就陡然开阔了起来,出现在眼前是一大片的草原,而在草原的尽头就是连绵不断的山脉了。

在山尖上果然看到了一片石群,其中一块石头特别的巨大,整体就像是一个狮子头一样雄伟,特别是狮子头上还张着血盆大口,大嘴里是一个凹进去的石洞。

望到这块这么有趣的大石头,几个人都跑了过去,陈然带着穆校花也跟了过去,说起来,这块大石头可是给他带来了很多乐趣的,小时候玩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这块大石头了,村子里的一群孩子一跑就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在这里躲迷藏做饭饭之类的,下雨的时候,还爬到狮子头的大嘴里躲雨。

“陈然,这里有你的名字啊。”

郭海几个都往石头上爬起来,陈然却走到了大石头背面,在背面有一片凹进去的地方,这个地方也是可以避雨的,虽然不知经历了多少的风霜雨打,但依然可以看到在这块斜面上刻着一个个的名字,穆校花一直跟着陈然的,一眼就看到了最上面那个名字就是陈然的,不由得惊奇的问向了陈然。

看着上面自己的名字,陈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这上面的一个个的名字,他大多都想不起来是谁了,但看到这上面自己的名字排在第一个心里也不由得涌现出了一股自豪感,要知道小的时候,他可是村子里的孩子王的,当时他霸道的占了最上面的地盘不准其他人刻在他上面,谁刻他上面就打谁,只有一个人和他并排刻在一起了,这个人就是陈敏。

看了穆校花一眼,陈然突然心中一动,随即把那把尼泊尔弯刀翻了出来,蹲下来在陈然两个字的旁边刻下了穆薇薇三个字。

这三个字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一般一下子让站在一边的穆校花呆住了。

穆校花呆呆的望着石头上的那两个名字,望着望着,忽然伸手从陈然背后环搂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的将嘴唇凑了过去寻找着他的脸起来。

陈然翻动了一下身体,转过身来一屁股靠着石头蹲坐在了地上,穆校花扑进他的怀里,将嘴唇不要命的吻在了他的嘴唇上,陈然只感觉柔柔的,软软的,湿湿的,穆校花用她疯狂的举动告诉了她对他那种深刻到骨子里的爱。

这种刻骨铭心的爱也感染了他,让他情不自禁的双手用力的抱紧了她柔软的身体,这一刻,他的心里也填满了一种爱的感觉,这一刻,他的脑海里没了女警房东,没了晏如玉,只有眼前的穆校花。

好一会儿,穆校花才松开了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又笑又哭的望着他。

陈然望着她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忽然说不出的感动,情不自禁的伸手轻柔的给她擦着眼泪起来。

嗯啊奴婢

穆校花有些羞意,但没有躲闪,只是闭了眼,陈然擦了两下,她忽然抓着陈然的手儿轻轻的放到她的胸口贴着,她的胸口一起一伏的,像是打仗似地,半晌才睁开眼睛怔怔的望着陈然喃喃着:“穆薇薇很爱很爱陈然,一辈子都不能没有他,没了他,也就没了穆薇薇,陈然,你能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要丢下穆薇薇吗?穆薇薇好怕有一天你会丢下她……呜呜呜……“

说着说着,穆校花就说不下去了,趴到陈然怀里呜呜的大哭起来。

“不会的,一辈子都不会丢下你的。”

陈然心中感动,把她拥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头发,自古就有句话叫做“最难消受美人恩!”这个叫做穆薇薇的女生,拥有了她的那一刻起,他就从来没想过丢下她……

他是从来没想过丢下她,却不知世上之事,岂能事事如愿?

“怎么了这是?”听到了穆校花的哭声,郭海从石头上爬了下来,望了望还趴在陈然怀里呜咽的穆校花,又望向了陈然。

“没事,你先去玩吧。”

陈然叹了一下,挥了挥手。

郭海虽然奇怪,但知道这会自己不适合呆在这里,也就点头先离开了。

陈然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轻拍着穆校花的后背,等穆校花的情绪稳定了,才把她拉了起来,给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穆校花这会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红起了脸,看的陈然好笑又好气,穆校花也罕见的发了一次脾气,板起俏脸,恶狠狠的瞪了陈然一眼说了一声不许笑,就迈开两条美腿欢快的跑了。

陈然表面上轻叹了一口气,心里却是高兴的很,他感觉的出来,经过了刚才的事情,穆校花对他的态度明显是有点变化,如果说以前两人之间还有点距离的话,现在却溶为一体了。

陈然跟着穆校花回到人群里的时候,几个人正在拍着照的,可怜的紫麒麟成了轮番上阵的参照物,陈然虽然不太喜欢拍照,但也入乡随俗,陪着几个人照了相,就是王珍珍这个火热女让他颇有些头疼,照相的时候硬是要和他站一起,还热情的抱着他的胳膊,直把她那一对火爆的大兔子往他身上挤压,搞得他只能尽量的躲着她了。

一行人乐此不疲的拍了半晌的照片才浩浩荡荡的朝着白魔多出发了。

白云山脉的边缘地带,陈然一行七个人在丛林里穿梭着前进,从石群离开之后,穿过那片不大的松林草原之后,就进入白云山脉了。

刚进入白云山脉的时候还好些,丛林内的树木稀稀疏疏的,也都不高,还时不时的能看到一大片的石群,但是没多久,树木就茂密起来了。

虽然只是白云山脉的边缘地带,但一眼望去,却依然深不可测,参天大树比比皆是,丛林中也时不时的传出各种不知名的鸟鸣叫声,可放眼望去,除了一片片遮天蔽日的密林,什么也看不到。

嗯啊奴婢

好在白云山脉的边缘地带都被村民们走遍了,虽然陈然脑子里的印象已经不深了,但只要顺着被人走过的路走下去就是了,就像是鲁迅所说,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在这样的丛林里,无疑就是这样的情况了,要是乱走的话,说不定就迷路了,不过就算是迷路,也没什么,顺着出山的方向走总能走出去的,就是有点麻烦,在山脉的边缘地带除了会遇到毒蛇之外,基本上也没其他的危险,这可不是二十年前了。

二十年前的时候,就算是边缘地带也有很多的野猪,老鹰,狼,豺和人熊之类的动物的,这些动物每到一定的季节就会跑到山下的村子里的,现在很少见到了,在边缘地带几乎绝迹了,估摸着只有在丛林深处才能见到。

一行七个人,陈然自然是走在最前面,当然,紫麒麟是要除外的,进山之后,最兴奋的就属紫麒麟了,简直就是龙入大海虎入山林,时不时的就把陈然一行人甩在了身后钻进林子里消失不见了,本来陈还担心它会迷路找不到他的,但见它几次跑没影之后都能找回来也就放心了,现在不都是说动物的感知能力比人类还要强吗,显然紫麒麟应该就能感应他的存在,再说紫麒麟说起来也是狗类的,狗类那可是找人的祖宗的。

“这个地方不好走,有点滑,大家都慢点。”

走了半晌后,就遇见了一个河谷,河谷的岩崖上有点滑,陈然一个大步跃过去后,连忙回头提醒了一下其他人,提醒了之后,就把手伸到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穆校花面前。

“把手给我。”

看着陈然递过来的大手,穆校花笑了起来,这美女笑起来的时候,却是很天真灿漫,几乎没有犹豫就把小手递给了陈然,还闭上了眼。

陈然本意是想扶着她走过来的,现在看到她闭上了眼,只好直接把她抱了过来,抱过来后还忍不住狠狠的抱了一下,直把这美女抱的脸泛红晕。

“哎呀,陈大哥,你想抱穆美女一会再抱,先把我也拉过去呗。”看着陈然把穆校花抱过去后转身就想走了,跟在穆校花身后的王珍珍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连忙把陈然给叫住了。

王珍珍这句话把穆校花羞的不轻,连忙挣脱出了陈然的怀抱,不过看到王珍珍站在对面朝着陈然伸着手那副好像是只要你把我拉过去我就是你的了的样子,转身往前走的时候,忍不住气呼呼的暗中踢了陈然一脚。

这傻妮也会吃醋了。

陈然心情大好,也就不和王珍珍计较了,转身朝着她递过去了手,他本意也是想扶着她走过来的,谁知这妞竟然也学起来了穆校花,也闭上了眼,拉着手后就直接朝着他扑过来了。

陈然总不能让她直接摔下去吧,只能纳闷的把她接住了,这美女倒好,竟然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狠狠的抱住了他不说,还哎呀的大叫了一声,惹得其他人都望了过来。

两根怎么一起插

看到这一幕的陈慧珍有趣的笑了笑,王世恩无奈的摇了摇头,白冰燕翻了一个白眼,郭海挤眉弄眼的,只差没大叫着让陈然把这美女给办了算了。

陈然倒也没和她计较,反正他对这妞也没多大的兴趣,把她放在一边,就把手递给了后面的陈慧珍,既然王珍珍都拉了,对陈慧珍当然也不能厚此薄非。

“谢谢。”陈慧珍就不像王珍珍了,把手递给陈然后,就自己走了过来,还含蓄的说了声谢谢。

“咳咳咳……”

陈然摇摇头表示不用谢,把陈慧珍拉过来后,准备去拉白冰燕的,只不过还没把手伸出去的,后面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惹得在场的诸人都望了过去。

看到郭海瞪着陈然那副陈然要敢碰一下他媳妇手就和陈然拼命的样子,大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冰燕,你看你老公把你护的,我看以后你也别出门了。”王珍珍笑着打趣白冰燕起来。

白冰燕也被气得不轻,本来大家走个路帮个忙的也没其他意思,这家伙这样的反应,倒显得有那个意思了,她也不过了,把路让给王世恩走到郭海身边拉着郭海往回走直到大家看不见了才停下来。

密林挡着的,大家也看不见他们在干啥,只能听到一阵“哎呦,老婆,你轻点,轻点……”的求饶声,又惹得大伙忍俊不俊的笑了起来,郭海这个气管炎算是坐实了,过了半晌,才见到他们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大家都在等着看好戏呢,本来还以为郭海被收拾了一顿呢,结果看着却也不像,从郭海那一脸的满足和得意的样子就看出来了,倒是他媳妇虽然走在前面,但脸色却有些泛红。

这样的结果倒是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看着众人都瞪着眼睛望着他们,郭海倒是越发的得意起来,还伸手示威性的揽住了他媳妇的腰,只不过却被他媳妇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把他的胳膊给甩开了,但最终迟疑了一下,却把这家伙的手给拉在了手里,两人互相的拉扯着走了过来,看的众人大跌眼镜。

“时间不早了,咱们就在这个地方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再接着走吧。”等郭海和白冰燕走过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眉飞色舞的郭海,陈然看了看时间,都已经下午一点多了,也就提议大家在这个地方吃点东西休整一下,他们是上午十点多一点从村里出发的,花费了三个小时才走到这里,其实让陈然一个人走的话,走到这里不一定需要半个钟头,主要是中途休息的时间太长了,郭海这家伙虽然保证了说不累,但走一段他就一屁股蹲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走了。

“好。”他们这一支队伍本来就是以陈然为主的,陈然让休整一下,大家自然没异议,再说他们也都累的不轻了,要不是队伍的团体意识,恐怕早就不想走了。

嗯啊奴婢

陈然把背包里的防潮垫翻出来放在地上让大家坐在这上面休息,地面上毕竟是有些潮湿,直接坐在地上对身体不好,穆校花虽然也累得不轻,出了一头的汗,但还是陪着他摆弄,摆弄好之后,两人靠在一起坐了下来,相互对视着得时候,忍不住相视一笑,心里说不出的满足。

“咦,陈大哥,你怎么一点也没出汗啊?”

陈然看到穆校花额头上出满了香汗,正要伸手给她擦一下的,耳边就突然传来了王珍珍的惊咦声。

大家本来就在一起坐着的,她这声惊咦声,立刻引得其他人都望向了陈然,这一望,果然发现这会陈然别说出汗了,就是脸也没红,气更是一点都不喘,好像没事人似地,而再看看其他人,发现一个个不是满头大汗的就是红脖子红脸的,更不用说累得像是死猪一样直接躺在地上的郭海了。

刚才没注意,现在这一比较之下,自然也就看出了陈然的不同,在场的以前也都登过山,登山的时候,哪次不是累得像是死猪一样,就算身体好,那也会红脖子红脸喘粗气的,根本不可能像陈然这样的,而他们今天登山也走了那么远了,特别是由于郭海老拖后腿,郭海背着的东西也被陈然主动的要了过去,王世恩也只是背了一个小包,大部分的包都是陈然提着的,而陈然更是一直走在最前面,而且被王珍珍这样一提醒,他们回想了一下,发现一路之上陈然提着包走的好像也很轻松,而他们自己都是走走就累的不行了。

走了那么远还带着这么东西怎么可能一点不累像个没事人呢?就算是身体好,那起码也要喘气吧?最起码脸色也要有点变化吧?特别是今天阳光明媚,虽然有着大树遮阴,但还是挺热的,别说登山了,就是走平路,走这么远,恐怕也要出汗吧?可是看看陈然的脸色一点细汗都没有,甚至一点的变化都没有,既不白又不红的,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呵呵,这么望着我干嘛的,我只是身体比较好罢了。”

看到众人都直愣愣的望着自己,陈然不由得苦笑不已,的确,就算身体好也不可能有他这样的表现的,但关键的是他的身体现在好的已经超出正常人的范畴了。

“陈兄弟是不是练过?”

王世恩一脸羡慕的问道,陈然的身体好已经不是普通的好了,除非是练过拳的,或者是在部队里当过兵的,而且就算是当兵的也要是很优秀的那种,普通的士兵这点路对他们不算什么,但却能一眼看出来他们走了不远的路的,就算是脸上看不出来,但从眼神里却能看得出来,绝不会像陈然这样没事人的。

“恩,练过。”陈然点了点头,却没多说。

“唉,这家伙就不是人,你们就别和他比了。”像是死猪一样躺在防潮毯上的郭海喘着粗气有气无力的望了陈然一眼,摇着头大大咧咧的劝了一声,他对陈然身体变得这么好也纳闷的很,要知道以前的陈然身体可是连他都不如的,只不过这段时间发生在陈然身上令人惊奇的事情太多了,他早就见怪不怪了,他说这句话还有一个用意,那就是他看出陈然不想多说,给陈然打掩护的。

嗯啊奴婢 两根怎么一起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