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高H文 进进出出小黄文

回到村子里面,这刘宏宇倒是先凑了上来,好奇的问道:“怎么样,事情解决了没有。”

铁柱倒是撇了他一眼,然后便走了。我倒是笑了笑:“事情是解决了。至于以后嘛,自然他们不会说见我们一次就打一次的这种话了。”

这刘宏宇一听,顿时就乐了。“我早说了,这事情只要你小七一出马,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那我就放心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我倒是苦笑了一下,这玉梅婶到底看着这个人什么,为什么会嫁给这个一个没用的人。

不过这些倒是我心里的想法,至于现在肯定是说不出来的。

不过我也没想,不过第二天,倒是过得舒服,至于动土的事情,还有那设计图,反正不归咱们管。所以,这倒是让我过得清闲了一会。

到了中午刚吃完饭,就接到大哥的电话,说厂子出事情了。我又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过去。

我刚到厂子的门口,就见到了一帮穿着这花花衣服的人,正在和大哥对持着,至于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自然跑了过去。

“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堵在我的厂子门口?”

“我们是干什么的?”

“兄弟们告诉他,我们是干什么的?”那带头的笑着问道后面的人。

“我们是收保护费的。我听说这边有个厂子,这不就过来收保护费的。”

“啥,这收保护费?你有没有搞错,这地不是你家的,这里任何一样东西都不属于你们,你们收啥子保护费?”

放荡高H文

“他问我们收啥子保护费哦?”

“我们管你这地是谁家的,老子就是来收保护费的,不给钱,老子就砸了你们厂子,至于你们报警,咱们也不怕,我爸是局长,这话够大没。”

“成,你个是局长,那我没话说,这里有一千块钱,拿了钱赶紧走。”

那人把钱点了点“还算你识趣,不过我跟你说了,这一代,地盘都是属于我大飞的。每个月一千块。没钱,我就砸了你们这里厂子。让你们做不成生意。”

大飞带着十几个拿着棒球棍,西瓜刀的小弟们离开了。

“小七,这怎么办,这些人每个月都来这么一次,厂子里面迟早会走很多人的。”我坐在办公椅子上面,揉了揉头,这可是一个烦心的事情。

“哎,我占时也没想到什么解决的好办法,但是现在还是得让大家做事。至于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先安抚下大家的情绪。大哥,没啥子事情,我就先走了。”

“成。”

我离开以后,从口袋里面摸出烟,点燃,抽了一口。然后吐了出来。现在对于我来说,很麻烦。不过倒是可以先从这个局长入手。

说完,我跑到银行里面取了点钱。也巧,这倒是碰到玉梅了。

“玉梅婶。”

“小七啊,好久都没见到你人了。我昨天还听我家的那个说你帮他解决了林家村的那件事,说你还帮他出了一口恶气。”

“呵呵,婶,倒是你怎么这么有空了,家里小的不用照顾吗?”

“现在都在读书,用啥子照顾呢,你这取钱要去干啥子?”

“就是去拜访一个朋友。不和婶你聊了,我的去拜访一下朋友了。”

“那成,有空记得来玉梅婶家里坐坐。最近我也想和你聊聊。”

“有空我一定去。”

告别了玉梅婶。我倒是去了一趟张宗喜家里,不为别的,就为了这段时间没有去找这岳父老子了。自然得拜访一下,看下他有没有门路,可以引荐一下这公安局的局长认识认识。

到达了岳父老子家里面,他比以前倒是消瘦了几分,不过倒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的热情。不够这倒是也好。

“小七,有啥子事情吗?”

“是这样额,我那个厂子,最近遇到了点麻烦,不知道岳父有没有听过大飞这个。”

“哦,就是最近新来的那个局长的儿子,怎么了?他给你厂子找麻烦了?”

“恩,他今儿跑到我们厂子里面来要钱了。还口口声声说不给钱,就要让我们停止营业。”

“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气,其实咱们也都是一家人了,我也不瞒着跟你说了。这新来的局长,做不长,他下面的有好几个人给上头写举报信了。至于现在,倒是也不用怕他。没几日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于这个大飞嘛,忍一忍就过去了。”

放荡高H文

叫我忍?这我哪里忍的了,白吃白喝的给人家钱,如果我这样跟你伸手要钱,你愿意给?

不过我倒是有些不甘心。

“小七,这件事情呢,怎么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出手教训肯定是没有问题,但是你的想想这厂子,如果着呢动用了武力,这要是被查封了,他走了还得把你拉下水,你的考虑一下大局。小不忍则乱了大谋。”张宗喜,手把马放在了最后一步将军的上面。

“你看,这个就像这局棋一样,你走的在凶,把我的子吃的一个都不剩,但是到头来,我只用了一个马就把你给将死了。做人也是,要是你不懂得忍耐,不懂得计谋,你就算是有孙悟空的本事,最后还是得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但是要是孙悟空忍了不打闹天空,说不定,就不用受五百年的刑罚了。你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你要懂得怎么去做。”

“好了,今儿就到这里吧,我也累了。先休息去了。玉初可能要晚一点才回来,要是你愿意等他的话那就今儿也不要走了。在这儿住下就行。”

“我知道了,岳父。”

不是我不想留下,而是没有办法留下,因为我还在回味着张宗喜的话,逼近我现在还年轻,而且有今天的成就,倒是很多都靠了张宗喜,不然自己这一路走来,也不会这块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如果忍耐下来了,或许损失的也只是一小部分,但是如果为了一时,而失去了一大部分,自己所做的一切,那就全盘皆输了。”我自言道。

早上,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大哥:“如果那个大飞来了。你还是按照原来的分量给他。但是一定不要扰乱了工人们的心。也不要让这些工人因为这件事情,而造谣。”

“好,我知道了。弟。”

这件事情也算是翻过去了,解决了这件事情以后,今儿邱林来了。还带着一大堆额资料而来。到达了我家里面,把图纸一摊开,我就看到上面那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这个是初步的设计图纸,我想过了。这建筑上面,里里外外的,我已经测量的差不多,如果你看成的,就可以找人过来动土了。”

“那成,就动土把,至于图纸,你只要不给我建造出,很难看的东西,那就行了。至于这些我也不是很懂。”

邱林顿时一听特别的高兴。我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这个事情很快,我们就从请了吊机,反正请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了。自然,下午我都在现场陪着邱林,观察着现在的动土。

至于建设,他也倒是给我补了补。

“这建设,很不同,从图纸上面看,我们这块地,有三分之一高,有些属于电梯,有些地方属于地下。然后在核心位置我们还有设置好的喷泉,和雕像

至于加加起来。这东西倒是听的我有些头疼。毕竟对于这种事情,我本来就不懂,更多的是在听天书。

进进出出小黄文

土地的确开始建造了,至于这东西嘛自然也是开始了,邱林的确算是有两把刷子的人,动工几天做起了这监工,自然是安排的合情合理,而且村子里面的建设开始,我们都在期盼着尽早建成。

我和铁柱倒是在镇上面开始做起了招商的工作,这个工作看起来简单,但是真的做起来的确有些难办。

我坐在家里面,就在想,这招商到底要怎么个招法,自己也没有关于这些事情的经验。再说了,现在想要创业的人实在是少的可怜。心中有想法,但是这钱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个问题。当对于我们来说,以前的机遇和运气,不是每天都能发生的。

至于我变得有钱,那也是因为有了一定的机遇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所以,在别人的眼中,想要成功,想要成为上流的人,自然还是不可能成的。

不过,倒是想去请教一下,但是在自己的社交圈子里面,除了当官的,好像没啥子能够创业和知识搭讪边的,想过要去找张帆的,但是因为那件事情,倒是没有谈成,而且甚至连现在联系都少了许多。

不过这也不要紧,至少可以说明,我现在的不足之地。如果没有商业的头脑的,当却至少能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整些招商的小广告。说道这小广告,当然只有林玉环了。

“那个玉环,我想找你跟我搞些招商的小广告。”

“你要招商?”

“恩,我最近打算在村子里面搞一个广场。”

“哦,那算我一份,我正想着开一家服装店呢。一直找不到好的店铺。”

“那成,到时候我少收你租金。不过也不怕你笑话,现在咱们就只有你这个一个招商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招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现在这个年代里,这小康生活肯定也在逐步完善之中,所以肯定会有人想去你那边做生意的。不过呢,我给你一个建议。那就是去找电视台打个广告。这广告不用太隆重,只是简单的插两句,这自然也就慢慢的会有很多人来了。”

“对哦,我咋没想到呢,现在基本上每家村子都有电视机了。而那些住在镇里面的更加不用说了。你真的是太聪明了。”

我激动的给林玉环一个大大的拥抱。而且还闻到她身上有股淡淡的兰花香味。这兰花的香味却和玉初身上那种茉莉花香味截然不同。不过倒是林玉环身上的可能是不一样吧。

等我松开以后,林玉环倒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最近呢,我也有几个比较玩的好的朋友,他们最近组织了一场交谊会,如果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到时候可以跟我一起去。”

“是不是有很多有钱的人?”

“恩,都是一些有钱的主子,还有一些当官的。”

我想了一下,这的确是件好事,毕竟自己的人脉还是太少,这对于我来说倒是一件很不错的选择,也是一件可以看得过去的可以去实行的事情。

进进出出小黄文

“那成,大约什么时候?”

“三天以后吧。不过,倒是要穿的正式一些。”林玉环打量了我一身。我这一身倒是穿的还是比较土包子的气息。裤腿几乎都长的盖住了整个鞋子。有些衣服倒是还有补丁。看起来极为的穷酸。倒不像什么有钱人,更多的像一个土包子。

“咋了,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不过你有没有比你这身看起来比较好的衣服?”

“我在哪里都是这么穿的,至于衣服,我这个人都不怎么爱逛街,所以没怎么卖衣服。这些衣服都是以前的。”

“如果要是你那天这样子跟我出去,别人都以为,你是哪里来骗吃骗喝的土包子。”

我傻傻的笑了笑,倒也不反驳。自己的确没有什么好的衣服。自然看起来的确就是那么一回事。

“今天下午陪我去逛街吧,顺便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你的衣服。”

“我今天下午还得去和铁柱那边招商呢。”

“就你这样还去招商?怪不得没有人会来。”

我这才明白一个重要性,那就是形象很重要。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不为所措了。

“那成吧。”我心想,铁柱那货好像和我穿的都差不多,至少都是一副穷酸样,哪里有什么有钱人的架子。也顺便给铁柱买两套。铁柱的身材和我也差不了多少。

在玉环家里吃过饭以后,我也不得不赞叹这玉环的手艺,的确好吃。那五花肉的确刀刀到位,而且火候也好。吃的我倒是有些赞不绝口了。

下午,我开车到县城的专门卖衣服的集市上去,不过倒是被玉环立马给否决了。说要去镇里面的那些得体的衣服店子里面去,我倒是拗不过她只好被他带到一家外国牌子的店子里面。不过好像叫什么阿尼玛的。

林玉环在不断的给我挑着衣服,我倒是无聊的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店铺,也好观摩观摩,说不定以后自己也要开个啥牌子的店子。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服务员倒是很和蔼。

我看了一眼的玉环手中挑选的衣服,只是说道:“这衣服都这样了,如果成,就直接抱起来把,也不用挑来挑去那么麻烦。”

“不行,这些虽然是国外的牌子,但是这衣服质量,还有款式,如果穿起来不够搭配,那肯定不好看的。所以咧,这衣服也是要精挑细选才行。”

“那成,你慢慢看,我去外面抽支烟。”

不过那服务员倒是小声嘀咕了一句:“土包子,吃软饭的小白脸。”

不过这话,倒是还是被我听到了,我也不跟他较上,依旧往外面走去。蹲在店铺的门口,点了支烟,美美的抽了起来。

就在四处打量行人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观摩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

“我擦,怎么就碰上玉初了。”

进进出出小黄文

我立马掐断手中的烟,跑了近店子里面,找个不那么显眼,又能看清楚外面情形的地方,悄悄的看着,只要不被发现事情就好说,要是被发现了,自己肯定解释不清楚。

再说了玉初可不是什么小女孩子。走到哪里,那都是公主一般的待遇,至于我为啥会喜欢,其实都是因为这小时候订的娃娃亲,没办法。

本来从店门口过得时候,我以为她会直接走掉,谁知道,她竟然走了进来。吓到我顿时开始到处躲避她的身影。开始的时候还好,不过玉环倒是见到我那样子以后,好奇的问道:“咋拉?撞鬼了么。”

“撞鬼倒是没有,不过倒是见到了我女朋友了。”

“见到就见到呗,有啥子的,再说了我们是朋友,有啥子的。”

“你是不知道,我这女朋友,那小心眼可是贼不好了。这要是知道我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不得打发雷霆都是奇迹了。”

“我得先找个地方躲一躲,你先帮我掩护一下。”

这玉环倒是笑了出来,她第一次见到我这么胆小的样子。顿时乐的不行。不过我也不管她怎么乐呵,自己倒是躲在更衣室里面,为了就是躲避灾难的发生。

只不过真的好景不长,我就听到外面的对话了。

“哎,你怎么在这里?”

“我过来帮某个人看衣服的。”

“我也是,是你男朋友吗?”

“当然不是,不过是别人的男朋友,而我,现在还没想过。”

放荡高H文 进进出出小黄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