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性交细节描述 让女人看了会流水的文章

安久循着三姐指的方向看去,街对面的那家日式餐厅门口,阿墨刚从车上下来,正在扣着西装的纽扣。

是顾墨呢!安久惊喜地应道。

咦,跟他说话那个女孩是谁?顾荷下一秒讶异地问道。

看起来有些面熟呢,像在哪里见过!顾玉凑了过来看,并说道。

安久刚要说,那个不是青樱吗?就听到二姐又说道。

跟阿墨的初恋长得有点像呢!

你没说我还真没想起来,就是那个叫青什么的的,阿墨还带她回家过。

很多年没见了,更漂亮了呢!顾荷拊掌应到。

那不是青樱吗?安久有些纳闷地问道。

对,就叫青樱!顾玉附和道。

下一秒也许意识到什么,顾荷连忙说道。

安久,你不要多想哈,也许他们只是在谈公事!

没事啦,青樱我也认识,她还是我的朋友呢!安久微笑着应道。

哦,原来你跟青樱认识啊!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他们也分手很多年了,应该早就没联系了!

我的意思是,除了公事外,私底下肯定没联系的!顾玉笑得有些僵地解释到。

没事啦,我相信顾墨!安久笑着应道,然后转移话题说到,二姐,三姐,我们趁热吃吧,呆会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你也多吃点!

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

席间,安久跟顾玉和顾荷也是有说有笑的,心情似乎没有受到刚才小插曲的影响。

野外性交细节描述

吃完了晚饭后,她们就回了顾家。

安久住的惜墨楼因为跟顾玉和顾荷住的别墅,不在同一个方向,就在主屋前分开走。

二姐,三姐,我今天逛的很开心!安久笑眯眯地说道。

开心就好,阿墨的事情别多想哈!顾玉交代到。

不会啦,又没有什么事!安久笑道。

嗯,那回去早点休息,拜拜!

好的,二姐,三姐,拜拜!安久笑着摆了摆手,这才转身朝着惜墨楼的方向走去。

顾玉和顾荷则往同一个方向走。

你说她是真不在意,还是装出来的啊?顾荷压低声音问着顾玉。

应该也没什么事吧!顾玉转头看向顾荷并说道。

二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先不说阿墨跟他那个初恋真的有事还是没事,就单说安久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

比如你看到姐夫跟他的初恋在一起,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他们要是敢私下见面,我就捏死他!顾玉顿时激动地应道。

就说嘛,遇到这种情况怎么会没有点想法。

所以不是她太会装了,就是她早就知道了,才会不觉得奇怪。

安久不像装的啊!”顾玉嘀咕到。

要是装得不像,那还装啥!”顾荷冷哼了一声应道。

顾玉转头看向了顾荷。

过了一会儿缓缓说道。

“也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

安久回到了惜墨楼,顾墨还没回来。

已经吃过了晚饭的她,就直接上楼去洗澡了。

这会儿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抱着抱枕,心情极为的低落。

顾墨回到家后,看到的就是安久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

“安久,怎么了?”顾墨将公文包放在茶桌上,在安久身边坐下并问道。

安久转头看向了顾墨,一脸委屈的表情。

“发生什么事了?”顾墨轻抚着她的脸问道。

“顾墨,我今天花了很多钱!”安久说完这句话都要哭了。

顾墨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花了就花了。”

“不是,我今天花了很多钱!”安久再次重复到。

“花了多少?”顾墨只好问道。

“你别生气啊!”安久戒备地提醒到。

“嗯!”顾墨点了点头。

“生一点点气也没关系啦,谁叫我一下子花了那么多!”安久瘪了瘪嘴应道。

“花了什么?”

“今天跟二姐和三姐去逛街,后来去美容院洗脸,然后——”安久说到这边,抬眸瞟了顾墨一眼,小心翼翼地察看看着顾墨的脸上的表情变化。

“然后呢?”顾墨忍着笑问道。

“然后就订了一个美容套餐,那个套餐要……”安久声音越来越小了。

“要什么?”

“要98000啦!”安久索性豁出去了。

“然后呢?”

让女人看了会流水的文章

“什么然后?”安久反而有些懵了,抬眸看向顾墨问道。

“那个套餐要98000,然后呢?”

“然后我就花了98000啊!现在要怎么办啊?也不知道他们肯不肯退给我!”安久越想越伤心。

“二姐三姐叫你订的?”顾墨问了一句。

“是……不是啦,是我自己订的!”安久应到,下一秒就觉得不对,连忙改口到。

“你喜欢就好!”顾墨摸了摸安久的头淡笑着应道。

“不是啦,你刚才有没有专心听我说的话啊,我说的是九万八千块啊,不是九千八,更不是九百八啊!”安久连忙强调到。

“我听到了!”

“你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顾墨反问了一句。

“我一下子花掉了这么多钱啊,我一个月的实习工资不到五千,扣税一下拿到手也才四千出头,九万八等于要我不吃不喝工作两年才能够存下来啊!”安久越算越心疼。

“没事,你的工资卡在我这里,等你还清了再给你,你可以慢慢还,我不限时间!”顾墨笑着应道。

“可是旧账还没还清,新账又来了,我要猴年马月才能还清啊!”安久欲哭无泪地问道。

“没关系,这辈子还不完,下辈子继续还!”顾墨凑近安久,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安抚到。

“啊?”安久怔愣地看着顾墨。

“好了,不要为这样的小小事操心了,我去洗澡,你也该休息了!”顾墨说完,起身拎着公文包,放进了书房。

走出来的时候,安久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顾墨走过去,直接拉她起身,进了卧室。

安久坐在床上,继续一脸郁闷地想着,她是不是要想办法赚点外快什么的。

不然按现在欠钱的速度,她估计真的要还到下辈子去了。

唉,算了,这辈子还不知道有多久的时间呢,还操心到下辈子去。

顾墨洗完澡从卧室里出来,走了过来,捏了捏安久的鼻子。

“小笨蛋,还在想那件事啊?”

安久抬起头看向了顾墨。

“那么多钱啊!”

“就当你老公送你的礼物!”

“不要,这是我自己订的,我自己出钱!”安久有骨气地应道。

“好吧,那就先让你欠着,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再还!”

“要是我一直还不完呢!”

“那就肉偿!”顾墨云淡风轻地应道。

“啊?”安久瞪大了双眼,错愕地看向顾墨!

“睡觉了!”顾墨说完,关了灯,拥着安久一起躺下。

安久还想说什么,顾墨直接应了一句。

“睡醒了再说!”

“可是我现在没说睡不着!”安久为难地说道。

“那就做点别的事!”顾墨一边应道,一边解着安久睡衣的纽扣。

“什么事啊?”安久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反应过来,嘀咕到。

让女人看了会流水的文章

顾墨直接用行动回答了安久的问题。

清晨,伴随着一阵的鸟鸣声,安久醒了过来。

转头看向了窗外。

天气很好,阳光灿烂。

安久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慵懒得只想赖床了。

想起了昨晚在西餐厅看到了顾墨跟青樱一起走进日本料理店的事,安久心里忍不住有些纠结起来。

之前被那九万八给打击得都忘记这件事了。

现在想起来,心里有些堵堵的。

顾墨跟青樱早就认识了,她知道的。

但青樱是顾墨的初恋,这一点她却没有听顾墨或是青樱提起过。

她甚至觉得顾墨和青樱虽然认识,却不是很熟悉的样子。

因为她跟顾墨的婚宴,青樱并没有参加,而且当时她还在同一家酒店值班。

顾墨见到青樱,也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就好像只是见到一个陌生人而已。

可是昨晚二姐和三姐却说青樱是顾墨的初恋,而且顾墨还带青樱回家过。

那说明他们曾经感情很深,而且以顾墨的性格,没有确定的感情和身份,是不可能带对方回家见家人的。

后来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两个人分手了,变成陌路了呢?

可是昨晚他们又一起去吃日本料理!

安久觉得自己头都疼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察觉到身边的动静。

安久转过头对上了顾墨的视线,几乎是反射性地露出了一抹笑。

“早!”顾墨打着招呼。

“早!”安久应了一声。

昨晚的事情再次闯入脑海中。

“还在想着那九万八的事?”顾墨笑着看着她。

“不是啦!”安久应道。

“没有睡饱?”顾墨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继续问道。

“不是!”安久摇了摇头。

“不然怎么一大早苦着脸?”顾墨直视着安久问道。

“顾墨——”

“嗯?”

“我问你一件事,你跟我解释一下好吗?”

“什么事?”

“昨晚我……昨晚我……”

“昨晚什么?”顾墨耐心地等着安久继续说下去。

“也没什么啦!”安久说不下去了,避开了顾墨的视线嘀咕到。“我起床了!”

然后从另一侧下了床,走进了卧室里。

顾墨看着安久的背影,眼神有些晦暗不明的。

安久正在刷牙的时候,顾墨走进了浴室。

下一秒,安久就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音了。

好了,什么都听不到,专心刷牙。

等安久刷完牙后,顾墨已经走到她的身侧,拿过了漱口杯和牙刷。

安久一下子就觉得有压迫感了,忍不住往一旁缩了一下,身子。

顾墨转头看了安久一眼。

“有什么事情直接说,我不希望我们夫妻俩还要玩心灵感应游戏!”

安久瘪了瘪嘴,抬眸看向了镜子中的顾墨,却正好对上了他的视线。

野外性交细节描述

“什么事?”顾墨再次问道。

“昨晚吃西餐的那家餐厅正好在那家日本料理对面的二楼!”

“嗯!”顾墨应了一声。

安久转过头看向顾墨,想着嗯是什么意思?

“继续说!”顾墨平静地应道。

“我看到你跟……青樱在一起!”安久说到最后声音小得自己都要听不见了。

明明自己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可是在顾墨面前气势就是明显矮了一截。

最后变得好像自己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

“昨晚我跟泰禾酒店董事长吃饭,青樱是接待人员。”顾墨解释到。

“哦!”安久应了一声。

“以后遇到这种事,我希望你直接问我,不用自己胡思乱想的!”顾墨说完,开始刷牙了。

“人家又不是介意这个!”安久嘀咕了一句,抽过了毛巾,开始洗脸。

“还有其他问题吗?”顾墨刷完牙后,看了镜子中的安久一眼又问道。

“我……听说你跟青樱曾经是……”安久说到一半不知道要怎么说好!

“她是我的前女友!”顾墨坦然地应道。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啊!”安久听到顾墨这么一说,顿时讶异地看向顾墨。

在此之前,她还觉得是不是二姐和三姐记错了。

因为顾墨跟青樱看起来真不像有什么交集的两个人。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有什么好说的!”

“哦!”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又没想什么!”

“安久,我们结婚了,对彼此忠诚负责,这些最基本的婚姻准则,我都会遵守。

过去的事情,我并不想提,也不觉得坦白到底才是对我们婚姻的尊重。

每个人都有过去,就像我也不会去过问你的过去一样,过去了就是过去,纠结过去没有意思。

但我会珍惜跟你在一起的现在和未来。

我的话你明白吗?”顾墨转身搂住了安久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直视着她的双眸并应道。

“明白!”安久有些讷讷地点了点头。

“很好!”顾墨应道,低头亲吻了一下安久的额头。

这才开始洗脸。

安久觉得自己的脑袋其实运转得没有顾墨那么快,但她听进去了顾墨最后那句话——我会珍惜跟你在一起的现在和未来。

这不就足够了吗?

不管顾墨跟青樱过去是什么样的,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只要顾墨不会再跟青樱纠缠不清,藕断丝连。

只要她们两个人能够好好过日子,那不就好了吗?

安久想想也释然了。

顾墨洗漱好后,先去更衣室换衣服了,安久因为动作比较慢,先进了浴室,却是后进更衣室。

两个人换好了衣服,下楼去早饭。

秀晴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都是依据他们两个人的口味准备的。

跟秀晴相处久了,安久就越绝得秀晴很能干。

她不仅能够将房间整理的井井有条纤尘不染,厨艺也很好,而且还懂得通过平时的观察去了解他们的口味偏好,准备三餐,也会根据他们的偏好去迎合,而且还变着花样。

所以同样一份工作,不同的人,做出来就会有不同的效果。

秀晴能够在惜墨楼工作,而且已经做了两三年,她就不惊讶了。

吃完了早饭后,顾墨就上楼去换上班的衣服了。

安久吃得比较慢,等她进了更衣室,顾墨已经穿戴得差不多了。

顾墨抽出了两条领带,问着安久。

“戴哪条合适?”

野外性交细节描述 让女人看了会流水的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