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师傅好大 坐上我插进去

生性沉敛的楚雨欣低头眼神慌乱、脸颊飞晕、柳眉微皱地望着旁边皮包中露出的白色卫生巾一角,急忙伸手往里塞,宛如盗窃者心虚狼狈。

“哦?原来楚总下车说要买东西的时候莫非是买这个?”秦紫枫笑嘻嘻一副八卦男的口吻问道。

被秦紫枫没羞没躁的八卦着,楚雨欣登时脸色更红扑,狠狠横了一眼,撇嘴道:“要你管!”

“哎,好吧,这种事情我管不着,不过楚总身体不大好吧,要注意身子!”秦紫枫身子坐正,眼神看向恭敬站在门口的赵小北。

事实上秦紫枫方才神识一扫,便从旁边的楚雨欣体内发现了一些端倪。

原来这个近乎不食人间烟火的倾城美女生理有一些问题,而且这个生理问题很多异性都有,但基本未有痊愈的。

况且往往愈是身体的小毛病对生活的困扰愈大。

听闻秦紫枫,楚雨欣略微一顿,眼神中带着一丝惊诧,难道这小子会看病?

但楚雨欣转念道不可能,这妇科疾病他一个男的怎么会懂,脸色很快恢复过来,斜了一眼秦紫枫,“我很好,好好干你的工作,要是让我看到你消极怠工,立马走人!”

说着楚雨欣顿顿心神,随即款款下车,但是脸上的一抹红晕还未褪去。

“呃,楚总别这样!”秦紫枫撇嘴一脸无奈,这妞每次拿工作来压他。

但总归是吃这口饭的,作为一代兵王的秦紫枫诸事都可以随心所欲,但是暗中保护这事他自知不能大意。

两个师傅好大

“楚总下午好!”恭敬站在门卫室门口的赵小北低头对着进门的楚雨欣问好。

楚雨欣停步看着赵小北微微一顿,扭头看着身后的那辆宝马,口气温和道:“让他停好车把车钥匙给我送到办公室来。”

“好的,楚总。”赵小北一派恭敬,微微一笑,余光扫着眼前这个让滨海市众多公子哥儿垂涎的大美女。

阳光下露出一截玉葱般的手臂,皮肤白皙似血,五官精致,朱颜略施粉黛,赵小北不禁一阵神色向往。

身份的差距,赵小北仅仅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

郁闷的秦紫枫拿着车钥匙走进三楼,敲着标示写着总裁办公室的房门,只听见一声口气温和的请进。

秦紫枫撇撇嘴,这妞要是每次说话对他这样温和就好了,为什么明明一个安静的姑娘对他这么仇视,一副戒心严重的样子。

“楚总,你的车钥匙!”秦紫枫推开门进去,看见一张红木办公桌后,楚雨欣正在低头看着文件,秘书赵小柔站在旁边对秦紫枫挤眉弄眼。

楚雨欣闻言抬头,随即目光又低下去,点点头说道:“好,你放桌上吧!”

搁下车钥匙,秦紫枫扭头就往出走。

“嗯?不对啊,楼下有刷卡锁你怎么进来的?”楚雨欣好似想起什么,忽然抬头盯着站在门口的秦紫枫问道,声音中充满疑惑。

“呃,刚好看见有人刷卡进来,所以就跟进来了。”秦紫枫一阵汗颜。

但谁岂会知道,修真的秦紫枫还需要什么密码卡,方才趁无人只是神识敛出,那道门好似被人控制一般自动打开。

楚雨欣余光扫了一眼同样有些疑惑的赵小柔,顿了顿,哦的一声挥挥手,“你回去吧。”

待秦紫枫走出门,楚雨欣这才对着赵小柔说:“你刚站在窗口见有同事进出么?”

赵小柔疑惑的摇摇头,“没有,也有可能是我疏忽大意了吧。”

“那就奇怪了!”楚雨欣停下手中签字的文件,柳眉微微皱起,摇摇头说道:“是不是我对他戒心太重了?”

作为女孩子的赵小柔一直对秦紫枫的印象很赞,听闻楚雨欣的话,赵小柔急忙点头说道:“楚总,我觉得有一点,您可能最近没休息好吧!”

“或许吧,可能最近在实验室待久的缘故!”楚雨欣点头便继续签字。

而此时走在楼道的秦紫枫将楚雨欣二人说话内容听的一清二楚,他汗颜的笑笑,正准备下楼,就听见旁边的办公室里面传来楚雨寒的笑声。

这小妞上班时间也太随意了!从楼梯收脚的秦紫枫转身走到办公室门口。

与每个人的相处方式不同,所以就决定了一些做事风格。秦紫枫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开门走进去他要看看楚雨寒这个小妞在里面又搞什么事情。

推开门的秦紫枫一刹那间愣住了,只见生性调皮颇为豪放的楚雨寒斜坐在办公椅上玩着电脑,一只脚搭在旁边的茶几上,另外一只脚则轻踮地面。

两个师傅好大

其实这没有什么,但让秦紫枫血脉贲张的是这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个花裙子,正对秦紫枫之下,如此豪放的动作,两腿之间穿的粉色小内裤就清晰尽收秦紫枫眼底。

楚雨寒并没有发现秦紫枫面部的尴尬,只是眉头微挑疑惑道:“车神哥你怎么进来了?”

“呃,路过路过而已,忽然听到你的笑声就进来看看,那没事我就出去了!”

这小妞大大咧咧并没有发现自己此时走光,倒是一直脸皮堪比城墙厚的秦紫枫有些不好意思了。

另外楚雨寒的坐姿实在不雅,让他这样看着那粉色小内裤跟这小丫头说话,着实有些压力。

“哎哎哎,车神哥别走啊,既然来了陪我玩一会儿。”

开心的楚雨寒正要从椅子上下来,低头寻找拖鞋的时候,看着自己跨开漫漫风情的双腿不雅坐姿正对秦紫枫,旋即一愣,回想刚才秦紫枫脸部怪异表情,忽然明白过来。

楚雨寒脸色大变,白皙皮肤上顿如染上红胭脂,慌不择路的赶紧抽出搭在桌上的那支纤细玉腿,一只手捂着裙子,指着秦紫枫嚷道:“你为什么进来不敲门?”

“嘘!”站在门口的秦紫枫余光看着楼道处走来两个员工,急忙伸指示意小声。

到了此时,秦紫枫真是说不清了,脑筋一动,随即转身出去关了门,又郑重的砰砰敲起门。

自门内猛然被拉开,秦紫枫就看见噘着嘴叉腰的楚雨寒站在里面瞪着他。

“嘿嘿……我没什么事情,那我走了!”秦紫枫指着身后楼梯口讪讪笑道。

楚雨寒气的胸口此起彼伏,狠狠瞪着秦紫枫,顿了顿,“占了本姑娘便宜还想跑,给我进来……”

被扯进来的秦紫枫此时倒像个羞涩的小姑娘般,只见楚雨寒嘭的关上了门。

秦紫枫打量着装风格突变的楚雨寒,似乎有些不习惯。

裙子大多是属于乖乖女的专属打扮,比如楚雨欣就可以,但是像楚雨寒这种鬼灵精怪,性格大大咧咧的女孩子穿裙子着实有些奇怪。

楚雨寒狠狠剜了一眼正在自己身上乱瞄的秦紫枫,哼了一声,“你看够了没有?”

秦紫枫眼神在其丰满的胸口处停留摇摇头,猥琐一笑,又点点头。

看着秦紫枫猥琐的样子,楚雨寒却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轻跺香足一副抓狂的表情,“无耻的家伙,你占我便宜怎么办!”

“呃,你说咯!”秦紫枫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方才秦紫枫并非故意偷窥,并不觉得理亏,所以此刻显得颇有底气。

“你……!”楚雨寒怒指秦紫枫却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了?我只是关心你,却没想到你这小丫头做事风格如此豪放。”

秦紫枫摊开手掌无奈笑道,反倒他很受委屈似的,顿了顿,“不过我真不是故意的,即使要看也是正大光明的看。”秦紫枫

坐上我插进去

随即目光在楚雨寒身上微微凝聚,神识一扫,笑道:“上次那个紫色花蕾换了,现在是纯黑色的,另外还是无带的!”

听这小子说的准确无误,穿着黑色T恤的楚雨寒顿觉自己好似一丝不挂的站在这猥琐秦紫枫面前,登时一阵惊恐,连忙道:“闭嘴!”

“哦,忘了说,听说只有尺寸丰满才能穿戴无带文胸,所以哥哥给你点个赞!”秦紫枫说完自顾走到办公桌前扭头颇有玩味的再次打量着愣在原地的楚雨寒。

“你无耻下流卑鄙,哼!”满脸通红的楚雨寒撇了好久终于蹦出这八个字。

秦紫枫笑笑,“好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要是计较得失的话,那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内裤穿的颜色,不过提前告诉你是黑色的,跟你的很配。”说完秦紫枫便伸手去解保安裤子腰带。

“不要!”楚雨寒看着对方的无耻行径急忙捂眼,羞涩抓狂之下却实在拿这个脸皮堪比城墙厚的秦紫枫没有办法。

看着楚雨寒无奈的表情,秦紫枫嘴角勾笑坐到电脑前的椅子上,扫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赛车视频,不由眉头微微一皱,“这是什么?”

如同被霜打茄子般的楚雨寒闻言,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噘嘴缓缓道:“赛车视频啊!”

秦紫枫点开播放键,只听见略带幽默风格的赛车视频解说,是关于在弯道如何快速超越对手,理论绝佳但是实际很扯。

这个时候秦紫枫才明白这丫头看视频的目的,不禁语气冷道:“想通过看这玩意提高赛车技能,赢明天下午的对手?”

楚雨寒心虚的看着秦紫枫,随即点点头。

秦紫枫无语的摇摇头,啪的关掉电脑,转身走到楚雨寒面前,“不是打赌我会帮你赢了比赛么?”

楚雨寒点点头,随即叹口气,“那对手太厉害,人家不是为了以防万一,到时候我上嘛!”

秦紫枫嘴角咧起,端起桌上楚雨寒泡的一杯凉茶喝了几口,不疾不徐道:“说说他怎么厉害?”

“哎呀,就是在全国拿过几次奖,在滨海属于顶级,很厉害的!”楚雨寒提起明天下午的赛车比赛,似乎忘记了秦紫枫方才欺负她的事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只是这个时候,两脚微拢,裙角夹的紧紧的!

秦紫枫看着这一切,心底冷笑一声,搁下茶杯挨着楚雨寒坐下,楚雨寒见状,脸色顿红身子向外挪了一点,很警惕这个小子趁机又揩油。

秦紫枫汗颜,身子挪一点又靠近楚雨寒,一把揽过楚雨寒的香肩,秦紫枫轻喷嘴里的茶香气,扯起唇角坏笑道:“从现在起,别胡思乱想,明天的比赛我说了帮你赢。”

“可是……”楚雨寒眸子里闪过羞涩和慌乱,近距离望着菱角分明的秦紫枫,似乎还要争辩,秦紫枫脸部又贴近几许,盯着楚雨寒温润香甜的樱唇。

坐上我插进去

被秦紫枫这样盯着,楚雨寒慌乱之中想要挣脱,却发现身若磐石纹丝不动,秦紫枫冷笑一声,嘴唇便毫无防备的吻了过来。

撩人心弦的楚雨寒呼吸急促胸口起伏,恐慌之中急忙紧闭双眼。

只是过了半分钟,紧闭眼眸的楚雨寒并没有感受到秦紫枫覆上来的唇,意外之余睁开眼只见房间竟然空无一人。

而房门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楚雨寒这才知道自己又被这个小子耍了!

楚雨寒一想起自己闭眼时还略略期待秦紫枫吻她的场景,顿时一阵恼羞,拿起沙发垫开始捶打,“大混蛋大混蛋……!”

此时正悠闲躺在门卫室椅子上的秦紫枫哼着小调怡情自乐,忽然一阵微弱的杀气自外面涌来。

神色淡然的秦紫枫捕捉到那一丝微弱杀气之后,猛然眼眸闪过一丝肃杀之意。

作为修真者的他,自然知道这股杀气并非寻常人身上散发出来,而是来自于修武着。

修真者虽然与古武者的差距很大,但好歹无论从力量爆发、攻击以及防御上比寻常人强数倍。

“他们终于动手了!”秦紫枫嘴角勾起,随即一个闪身,刹那间门卫室空无一人,只剩下微微摇晃的椅子。

一个呼吸之间,来到了楚氏集团不远的一处围墙边的秦紫枫便看到一个身穿紫衫的中年男子在后墙处不停地徘徊。

默默点起一支烟的秦紫枫便静静远观,看他有什么企图,五分钟后那鬼鬼祟祟的紫衫中年人转身从围墙一处一个弹跳,瞬间跃到墙头,随即跳了下去。

秦紫枫知道那堵墙的后面是一条小巷,便也步步紧跟.

直到在巷口的十字角,秦紫枫看到那紫衫男子与三个同样身上泛着武者气息的人在低头嘀咕着什么。

将最后两口烟吸完,秦紫枫将烟头捻灭,装进口袋之后这才不缓不慢,神色淡然地走了出来,宛似路过的行人。

秦紫枫一路目不斜视,经过那几人旁边,那低头嘀咕的几人这时警惕的望着这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年轻人,秦紫枫点点头微微一笑,视若无睹的走了过去。

他并非不想出手,若是出手,必会打草惊蛇,所以他想着暂时留着几人性命。

两个师傅好大 坐上我插进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