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weng 吸奶舔将军

396:回家

“……”邓晔简直想杀人了,想不到一个外表如此清纯的女人居然会说出这么随便的话,简直水性杨花!

见邓晔还用那种几乎要吃人的目光看着自己,佟知心眼珠一转,心里忽然有了一个猜测,她慢慢靠近邓晔,小声说到:“那个,该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邓晔脸色微微一变,然后猛地起身,怒气冲冲的离去,刮起一阵冷风。

余式微刚刚在和陈瀚东说话,都没怎么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见邓晔忽然怒气冲冲的走了还有点不明所以,她问离邓晔最近的佟知心:“师姐,他这是怎么了?”

佟知心看着邓晔略显仓皇的背影,不禁大笑起来,说到:“可爱,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师姐……”看着忽然大笑起来的佟知心,余式微不禁一脸黑线。

佟知心摆了摆手,说到:“没什么,大概是饿了吧,什么时候吃饭?”

余式微抬手看了看时间,说到:“刚好到晚饭时间了,大家一起去吃饭吧。”

之前是邓晔一直偷瞄佟知心,现在吃饭的时候换成了佟知心一直偷瞄邓晔,说偷瞄也不对,因为佟知心一直是正大光明的看邓晔,而且若是邓晔刚好也抬头看她,她就会抛一个大大的媚眼过去,而邓晔则是一脸怒容。

佟知心和邓晔的‘互动’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在艾常欢陆战柯等人看来,似乎是佟知心喜欢上了邓晔,所以一直对他暗送秋波,而在唯一知道真相的余式微看来,这却是一场赤裸裸的调戏啊,可怜的邓副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佟知心盯上了,如果邓晔能够把持得住不被勾引最好,如果没把持住,肯定又是一个即将被佟知心伤害的男人。

wuweng

通过之前和佟知心的对话,在邓晔心里她已经不是什么好女人了,而且好女人也不会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一个男人看,他心里觉得很愤怒,但更多的是失望,本来对佟知心产生的那一点点好感也消失的荡然无存,所以他干脆再也不看佟知心一眼。

见邓晔一直躲避自己,佟知心反倒对他更感兴趣了,于是主动和邓晔搭话,问到:“邓先生来这里是公干?怎么不见女朋友陪在身边啊,不然看着陈氏夫妇和陆氏夫妇秀恩爱多难受啊?”

秦湛和乔生默默低头吃饭,作为单身狗的他们此刻并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邓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装作没听见,继续吃饭。

气氛一时尴尬无比,陆战柯悄悄在桌子底下踹了邓晔一脚,让他别只顾着吃,小心注孤生。

邓晔却像没感觉一样,依旧对佟知心不理不睬。

所有人都尴尬了,只有佟知心,还面带笑意,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邓晔,仿佛在等着他的回答。

最后艾常欢看不下去了,只能暗暗捅了捅陆战柯的胳膊,让他说点什么。

陆战柯无奈,只好替邓晔回答到:“他还没有女朋友。”

佟知心满意的笑了,却又转头对秦湛说到:“秦先生是不是也单身啊?”

秦湛看了眼艾常欢,说到:“目前是。”

艾常欢心想,你看我是不是不希望我揭穿你和陆战柯的事啊?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揭穿的。

佟知心又笑了,一双美目顾盼流转:“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咳咳……”秦湛吓得立刻咳嗽起来。

而邓晔的脸色则变得更加的阴沉了。

佟知心又问了一遍。

秦湛被问的有些尴尬了,只好说:“呃……佟小姐……是个很特别的人,相信任何人见了你之后都会难以忘怀,印象深刻。”

早上穿的像个非法职业者,下午穿的像个清纯女学生,可是说起话来却刀刀见血,字字真理,真是一个矛盾的存在,绝对的让人印象深刻。

佟知心满意了,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真的吗?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你可真会哄人,哈哈哈……”

余式微不禁扶额,天啊,佟知心果然如传言的那样风流,甚至比传言还要夸张,你勾搭邓晔就算了,转身竟然又当着邓晔的面去勾搭秦湛,这……难道都不会觉得尴尬吗?

秦湛已经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佟知心撩了撩秀发,又和秦湛聊了起来:“那秦先生平时都喜欢些什么呢?”

“……”

这顿饭吃的最开心的恐怕就是佟知心了,而其他人则五味杂陈,特别是邓晔,简直食不知味。

他不知道心里这种又酸又闷的感觉是什么,但是这是第一次他对一个女人有着如此强烈的感觉,那感觉几乎都突破了他的理智,让他变得完全不像自己,以往的冷静理智在此刻没有一点作用,他甚至无法用自己平时十分之一的状态去思考和解决问题。

吸奶舔将军

特别是看到她和秦湛有说有笑的样子,更是让他忍不住想要抓狂。

吃完饭,陆战柯要带艾常欢回到他们的家去了,而秦湛也要回自己家去。

佟知心还依依不舍的对秦湛说:“秦先生,今天和你聊的实在太开心了,而且我现在一点也不困,不如我们到你家去,继续聊啊。”

秦湛一脸惊悚,连忙拒绝:“佟小姐,这似乎不太好吧,已经这么晚了,你不困但是我困啊,所以还是下次吧。”

“那明天呢?明天我去找你好不好?”佟知心紧接着追问。

“呃……”秦湛极力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就怕佟知心看不懂。

佟知心哪里看不懂,她故意装不懂而已。

见秦湛一脸尴尬,余式微连忙打圆场说到:“师姐,你看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了,那个,我请乔生送你回去好不好?”

乔生可是这里唯一没有被佟知心勾搭过的单身汉,她应该不会再看上他吧。

谁知道这时沉默了一晚上的邓晔却站了出来,说到:“还是我送佟小姐回去吧。”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邓晔,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自告奋勇。

只有佟知心了然的挑了挑眉,心里明明暗自开心,却还故意说到:“这……不太好吧,还是让乔生送我好了,他看起来好可爱。”

邓晔脸一沉,拉起佟知心的手就往外走:“他不认路。”

终于摆脱了佟知心,秦湛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连忙对余式微和艾常欢说到:“我也回去了,乔生今天就住我那儿吧,不然在哪儿都是当电灯泡。”

说完就急匆匆的和乔生走了,生怕邓晔拦不住佟知心让她又跑了回来。

艾常欢和陆战柯一脸无奈,然后也和余式微告辞了。

回去的时候是陆战柯开的车,艾常欢坐在旁边,看着外面不断后退的风景,心中不禁莫名惆怅。

她问陆战柯:“我们的家是什么样子的?我不是A市人吗?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等到家的时候你就会看到我们的家是什么样子的了,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回忆,哦,对了,”陆战柯忽然想起什么似得,然后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中国结,递给艾常欢,说到,“你看,这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你亲手做的中国结,而且你还在里面放了你自己的照片,你让我挂在车里的,只是我一直舍不得。”

艾常欢接过那个中国结,不禁笑了起来,说到:“我自己做的?没想到我还挺多才多艺的。”

她看着照片里的自己,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怎么了?”陆战柯转头看了眼忽然沉默下来的艾常欢。

艾常欢摇了摇头,但是心里却有了另外一番打算,她决定明天偷偷再去找佟知心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把过去的记忆找回来,不然那些美好的事她可能就真的再也想不起来了。

吸奶舔将军

陆战柯握了一下她的手,说到:“不要想太多,我们马上就到家了。”

“嗯。”艾常欢点了点头。

到了家,开门的时候,陆战柯是牵着艾常欢的手一起走进去的,现在艾常欢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这个家对于她来讲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握着她的手可以给她安全感,让她不至于感到害怕。

灯亮起的那一刻,整个房子的格局也就展现在了眼前,一桌一椅都和在部队的时候一模一样,艾常欢看着,竟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她站在门口,问到:“厨房是不是在左右,浴室是不是在右边?”

陆战柯惊喜的看着她:“你……你有印象?”

艾常欢摇了摇头,说到:“没有,只是有这种感觉罢了,还有,我们的卧室是不是在楼上,是不是有一扇大大的玻璃窗?”

她依稀记得,自己以前好像喜欢趴在窗口看风景,还有晨练的时候,陆战柯从楼下一闪而过的身影。

陆战柯激动的抱住艾常欢,说到:“是的,你都说对了。”

艾常欢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她也不是什么都不记得,这是不是就代表她至少有一分的希望说明她就是真正的艾常欢呢?这样她对于明天的行动也更有底气了。

“你抱我进去吧。”艾常欢终于露出了今晚第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抱着陆战柯的脖子忍不住撒娇起来。

“遵命,老婆大人!”陆战柯稍一弯腰便轻松的将艾常欢抱了起来,然后一起踏入属于他们的家。

397:震惊万分

邓晔送佟知心回家,却没想到佟知心居然在半路要求下车。

邓晔看了看周围,一片灯红酒绿的,也不像是居民区,疑惑的问:“你住这里?”

佟知心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好笑的说到:“不是啊,这里这么吵怎么可能住人。”

“那你……”邓晔的眉心不禁皱了起来。

佟知心一脸无所谓的说到:“我之前就说过了啊,现在回去还太早了,我根本睡不着,所以就找个地方找点乐子了。”

邓晔看着那些招牌刺眼的KTV酒吧,脸色更加不好了:“我送你回家,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佟知心一脸无语:“大哥,不过是夜店而已,我来过上百次了,有什么不好的,你要不要一起来?你要是想一起来我就带你进去,你要是不想来就自己回家去,我不想听你唠叨。”

说完佟知心就要推门下车。

邓晔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这种地方是女孩子应该来的吗?你知不知道很危险?听话,我送你回去。”

“你神经病啊,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上帝?救世主?不管你是谁,你都别想管我,”佟知心试图把自己的手从邓晔的手里抽出来,不过邓晔抓的很紧,她这一番挣扎不过是徒劳而已,“放手啊,你抓得我很痛。”

wuweng

邓晔放手了,不过却把车门给锁住了:“里面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不是想搞外遇就是想一夜情,你要是想在这里找到真爱那你就错了。”

佟知心简直要被气笑了:“你这人可真有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要在这里找真爱了?”

“那你……”邓晔眉心紧缩。

“当然是来找一夜情的了,大叔,你什么年代的人了,不会这么看不开吧,切,真是个老古板。”说着佟知心就伸手解开车锁,转身便要下车。

“你是不是疯了?”邓晔怒不可遏,一下子将佟知心压在身下,恶狠狠的看着她,“你是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自爱去和人搞什么一夜情。”

佟知心的脸阴了一下,不过很快又笑了起来:“你直男癌晚期吧?为什么男的可以肆无忌惮的逛夜店约炮最多被人说一句风流,女人逛夜店就是淫、荡不自爱了?我一没结婚二没男朋友,凭什么不可以出去玩?看对眼就在一起咯,既开心又不用对方负责更没有妨碍到别人,两厢情愿的事你凭什么说我?你当自己是谁啊,管的这么宽?那夜店里那么多人有本事你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啊!”

邓晔紧紧抓着佟知心的肩膀,目光像是要吃人,他一字一顿的说到:“别人的事我管不着,但是你的事,我管定了!”

“你凭什么?”佟知心勾唇冷笑,“这位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今天才刚刚认识,连朋友都算不上,我要怎么样是我的事,和你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邓晔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的确,他要怎么样是他的事,佟知心要怎么样也是她的事,他根本没资格管。见邓晔只脸色阴沉的盯着自己却不说话,佟知心脸上的笑意变的更浓了:“放手吧,别耽误我的时间。”

趁着邓晔纠结的时候,佟知心一把推开他,然后转身下了车。

虽然今天清纯的打扮和以往妖艳的打扮不一样,但她确定依旧会有不少男人上钩,人性本贱,男人则是贱上加贱。

邓晔冷冷的看着佟知心的背影,觉得这女人真是不知好歹,同时心里也对她充满了失望,他不相信这样一个内心随意放、荡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曾经被所有人看好的心理学专家,如果她真的在心理学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的话,那么他也只能替那些天赋可惜,居然给了这样一个不自爱的女人。

他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最后一扭头,决定不管她,任她自生自灭,随后一踩油门加速离去。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一个转身把车开了回来,然后下车,气势汹汹的往佟知心所在的那家夜店走去。

他一脸阴沉,又浑身充满杀气,一看就不是好惹的,门口的保安暗暗通知里面的人,让他们多注意点这个刚刚进去的男人,别让他闹事。

wuweng

里面的灯光很暗,音乐声很大,人又多,他一下子没找到佟知心。倒是有不少女人趁机偷偷朝他抛眉眼或者借机揩油摸胸肌,他烦不胜烦,一律冷眼相待。

又找了好几圈,最后终于在舞池看到和人搂的像根麻花的佟知心,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伸手拨开那些没有骨头一样粘在他身上的女人,抬步朝佟知心走去。

佟知心似乎并没有发现邓晔的到来,玩的格外的开心,和那个男人时不时的交头接耳的说着些什么,然后哈哈大笑,接着两个人又互相搂着往另一边的吧台走去。

邓晔沉着脸跟上。

到了吧台,两个人开始喝酒,而那个男人的手也放到了佟知心的大腿上,佟知心推了一下,可是那个男人的手又立刻攀了上来,而且放的位置比上次放的位置还要上一点,动作也越来越过分,佟知心却再也没拒绝,任由那个男人对自己动手动脚。

邓晔再也看不下去了,快步上前一把挥开那男人的手,语气恶劣的问到:“干什么呢?”

那个男人正在劝说佟知心和自己出去开房,忽然被人横插一杠脸色也立刻不好起来,反问到:“你是谁,轮得到你来管吗?”

“我是她……”邓晔伸手指了指佟知心,然后没什么底气的说到,“朋友,你最好放规矩点,别动手动脚的。”

美人即将到手,这男人岂肯轻易放弃,立刻就转头问佟知心:“你认识这家伙?”

佟知心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邓晔,说到:“不认识,不过长得挺帅的,帅哥有兴趣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吗?”

听到佟知心这么说,男人的脸色也变得更难看了,本以为今天艳福不浅,勾搭到了一个大美女,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想截胡,他看了眼邓晔,只见对方身材高大威猛,一看就是练过的,似乎不好惹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退缩,但是一看到佟知心那张美艳的脸又不禁鼓起勇气,推了邓晔的肩膀一下,挑衅到:“听到没有,人家都说了不认识你了,识相的话就赶快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邓晔斜睨了那个男人一眼,然后转头问佟知心:“你走不走?”

见邓晔没有立刻反击,男人的胆子不禁更大起来,心里默默把邓晔当成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于是更加嚣张的说到:“先来后到懂不懂,这妞是我先看上的,你赶紧的……啊!”

‘滚’字还没说出口男人就脸色煞白的惨叫了起来。

只见邓晔一手抓住男人伸过来的手掌,一手抓着他的手腕,轻轻一拧就将男人的手拧脱臼了,男人痛的满头大汗面容扭曲,而邓晔却一脸淡定,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邓晔再伸手一推,男人立刻握着自己耷拉下来的手腕往后退了好几步。

wuweng

邓晔仍旧看着佟知心,问:“走不走?”

佟知心微一挑眉,淡淡说到:“我还没玩够。”

“好,”邓晔往前逼近一步,说到,“我就陪你坐在这里,今天谁敢靠近我就弄死谁,来一个弄一个,来两个弄一双。”

那个男人被拧脱臼的是左手,不甘心就这样丢了面子的他操起一旁的酒瓶就朝邓晔冲了过去,那凶恶的眼神似乎是打算把邓晔的头打开花。

周围一阵惊呼,围着看热闹的几个人纷纷往后退,为男人让出了一条大道,男人奔着邓晔的后脑勺就去了。

佟知心惊叫一声:“小心。”

邓晔却头也没回,伸手一抓就握住了男人袭击过来的手,再反手一拧,又是一声惨叫之后,男人右手的手腕也脱臼了。

男人痛的满头大汗,更让他受不了的是佟知心那轻蔑的眼神,但是让他再去挑衅邓晔无异于自寻死路,最后只能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说到:“小子,你等着,我这就去叫人来,有种你别走。”

说完之后仓皇逃窜了。

佟知心不屑一笑:“窝囊废!”

邓晔皱眉说到:“那个男人结婚了,有老婆的,你知不知道?”

佟知心随意的问到:“哦?你怎么知道的?”

“他左手无名指有一道压痕,明显就是经常戴戒指,今天是为了出来玩所以才临时把戒指取了下来,我敢打赌戒指肯定就在他的钱包里。”邓晔一脸愤怒,“他就是个人渣,不禁背叛家庭还欺骗你。”

佟知心不在意的笑了笑,说到:“那又怎么样,结婚了的是他又不是我,所以是他出轨不是我出轨,我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啊,玩玩而已嘛,认真就没意思了。”

邓晔不敢置信的看着佟知心,不敢相信她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毁三观的话来:“你这是破坏别人家庭你知不知道?”

wuweng 吸奶舔将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