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如何忘记那等待的伤

苏庆阳觉得大一的暑假有点乱。经常逃课去网吧,或者去球场踢足球。单脚踢球姿势:接传球,传球,一口气突破一个目标。

每当这时,周围的人群就会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面对那些校花激动的表情,苏庆阳总是微微一笑。在学校里,他总是那个时代的风云人物,因为他有高傲的脾气,英俊的外表和高超的球技。这样的男生大都有高傲的头脑,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却不敢轻易接近。除了gerin。

哲琳身材优美,成绩优异,相貌出众。是无数男孩晚上散步时谈论的话题。苏庆阳始终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哲琳是在球场上。他弯下腰去捡球,正好看到坐在看台上的格林对他笑了笑。皓齿如贝,目如水。反映在苏庆阳的心里。

当时侯,很多男生都以哲林的名义暗恋着。骄傲的苏庆阳即使心有打算,也绝不示人。刚在校园里相遇,礼貌地点点头。但哲琳却被明台挽留,自习坚持坐在他身边,他的游戏她每场游戏。渐渐地,校园里也传出了苏庆阳和哲琳的恋情。哲林根本不理会这些流言蜚语,他沉浸在虚幻的幸福中。

在圣诞前夜。在欢乐的气氛中,她鼓起勇气把自己的心画成一颗大大的红心,送给他,请他在树林里过夜。由于一些意外的事情,他约会迟到了半个小时。匆匆赶到,却见哲琳身边有个女孩,见苏青杨来了,女孩赶紧离开。他走过去向她解释他为什么迟到。她不介意。她只是绞着双手,喘着气。苏庆阳看到她冷得发抖,不知是怜悯还是抱歉还是他也喜欢她,他伸出温暖的手,握住了哲琳冰冷的手。

七年,如何忘记那等待的伤

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的故事很快传遍了校园,他们成为最受瞩目的一对。苏庆阳问哲琳那天晚上跟她一起等他的女孩,哲琳说,她的名字叫习晴,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模模糊糊地记得他没有看清她,但记得她转身离开时的背影,又小又瘦。

因为哲琳,他渐渐和晚上晴了起来。

晚晴不如哲琳美丽,是那种可以忘记的女孩。当她和杰林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一个女孩。哲琳的脾气有点反复无常,晚上好却温柔意外。轻声细语,让人舒心。

有时他在楼下等杰林。当她拿着热水回来时,她会从他身边经过,轻声说:“等一下,我帮你催她快点。”这句话,让人对她突然产生了好感,这样的女人真的让人心安、体贴、秀外慧中。

初春的时候,哲琳想去远足,约晚上放晴。晚上好一路上的话很少。但是杰林精神很好,鸟儿靠在他的肩膀上,和他有说有笑。苏庆阳偶尔回头看看习晴,她看起来像没人,走着走着,相貌平平。要早已习惯了哲琳的热闹和自己的冷清。苏庆阳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想要照顾她的冲动。

一切都很完美。即将返回的时候,哲琳趁有空出去摘花。当他收拾行装时,他发现傍晚有几箱胃药精在背包里,随口问了一句,你的胃不好吗?晚上细静了一会,才说,是哲琳说你经常肚子疼,出门多准备总是好的。说你笑,笑得醉人,像水仙花上绽开的光彩。

刹那间,他心里一阵热,想说几句感激的话,但话到嘴边,不知为什么却终于没说出来。他感到他的心在冷风中慢慢暖和起来。

日子一天天流逝,那是大三的时候,他和哲琳的爱情还是平淡如水。

两人也吵了起来,最让步的是哲琳,他若无其事。

每个周末,格林总是回家。苏庆阳走后,松了一口气。同宿舍的男生在他面前谈论着哲林,是羡慕的表情。苏庆阳偷偷的笑了,原来自己也是一个虚荣的人,喜欢被人崇拜和敬仰。

晚春的午后,太阳懒洋洋的。他去图书馆看书。不知不觉已是黄昏,脖子微微酸疼,抬头时,看到远处的晚晴,柔软的发披肩,俏笑着。第一次,他觉得西庆也有一种美,和哲琳很不一样。

收拾好东西,他准备晚上打电话细一起走。突然,图书馆的灯熄灭了。只听到傍晚晴一声惊叫,随后是书落地的撞击声。他打开打火机,走过去低声问道:“一切都好吗?”晚上晴不说话,看到她表情紧张,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似乎很害怕。他不禁带着一种神秘的感情握住了她的手。那个瘦女孩一直在发抖。

傍晚晴定了心,也许是从他的手中传来了恐惧的温度,她轻轻地放开了他的手。灯又亮了,他帮她捡起散落的书。傍晚晴拿了书,低声道谢。转身走,突然停下,回头对他说,对不起,我怕黑。

七年,如何忘记那等待的伤

夜晚的凉风撩起了她的薄衣服。苏庆阳心里忍无可忍,脱下外套给她,柔声说,我送你回家!西庆固执地摇了摇头,然后独自离开,消失在霓虹灯闪烁的嘈杂的街道。

他站在原地,想着她的影子,她的影子在灯光下伸展得很细,似乎随时都会破裂。

在那一刻,他想,那个怕黑的女孩需要有人照顾她。然而,她总是独自面对生活,从不给别人爱她的机会。

后来和哲琳聊起晚上好,他偷偷离开了心。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在乎她。她和以前一样平静地跟他见面,仿佛在图书室里的那一幕从来没有发生过。

再踢足球时,哲琳每次都会来,席情有时也会去,只是静静的站在哲琳身边。他好奇地问,哲琳只说了西青家乡的习俗,系上红线代表胜利。他回过头去看喜晴,她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矿泉水瓶上有红丝线后,哲琳说那代表无敌。

炎热的夏夜,他辗转难眠,忽然想起了哲琳和傍晚的晴。自始至终,他似乎是唯一一个陷入困境的人。而黄昏晴从来没有给他带来过欢乐和忧伤。即使在最无助的时候,她也依赖他的温暖,但只是短暂的。

毕业后,苏庆阳成功地留在了上海。他和哲琳仍然保持着浪漫的关系,习晴坚持要回四川老家。哲琳无法挽留,打电话给苏庆阳为晚上晴晴送行。

那是一阵微风。傍晚在学校门口晴停说,他们去没有那么多人送她,所以分别!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过来,拥抱着每一个送走她的人。当他走到他面前时,他有一瞬间的幻觉,觉得真的只有他和西庆,周围的人来去如风。她沉默了一会儿,跟他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他想拥抱她的样子僵住了,他的手心变冷了,杰林依偎在他怀里哭了。

他伸出手轻轻搂住哲琳,抬起眼睛看天晴。她的背还是四年前的样子,瘦了又瘦。苏庆阳看着,眼睛突然酸了。四年过去了,她留下了他不变的身影,只有这样一个瘦削的身影。

之后的生活就像水一样。毕业已经三年了。他终于和哲琳在一起了。只是不给她一个结婚的承诺,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他工作很忙,经常出差。有时看到哲琳,恍惚以为是喜晴。对杰林最初的热情似乎也已经消退。只保留柴火、大米、油和盐的琐事。

偶尔会有争吵,往往是哲琳退缩了。生活是平静的!

最后,因为一件小事,它爆发了。没有人会屈服。苏庆阳一向强硬,看到哲琳出门也不理,默默抽烟。哲琳突然转过身对他说,晚上晴曾经说过,你是骄傲的人,一切只要我多包容,你就会圆滑相对。但她错了。像你这样的人只有一颗自私的心,从来不给任何人任何温暖。

有那么一会儿,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打了一顿。她走出去时,他盯着她。关了灯,在黑暗中只有烟头的火焰,上下闪烁,记得这么多年来,一直明白她只有一个。但是。她固执地与每个人都断绝了关系,使他无计可施。

七年,如何忘记那等待的伤

拿起电话。gerin打电话。电话的两端都没有声音。最后,这次是他第一个发言。最后,杰林高兴得哭了。他突然意识到世界上所有的头脑都需要一个简单的承诺。

婚礼定于10月举行。今天是阴天。格林是最漂亮的新娘。许多以前的朋友也来祝贺他。我们回首往事,笑声中,却没有人提起喜晴,那个孤独的女人,成了他心中的伤。

生活平淡而简单。哲琳是个好妻子,他想,也许婚姻比爱情更真实,更可靠!

后来,我去四川出差。会议提前一天结束,他走在繁忙的大街上,想着她瘦弱的身影,幻想着,如果我们能在这个时候见到她,那该多好啊!

然而,在人群面前,却没有她的影子。突然,他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看到了熟悉的红线。

那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庙里,蓝墙下有七盆绿色的盆栽。每棵植物都用一根红丝线系着。他好奇地走了过去,一位老妇人说:“孩子,系一根红线,为你所爱的人祈求平安和幸福。”

他突然头晕,急忙问:“红线是这个意思吗?”老太太说,这是,姑娘每年都要系的。他等了这个男人七年,但最终没有等到他结婚。

“凭直觉,”他问,“那个女孩叫西庆吗?”老太太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的?”他再也说不出话来,眼睛昏花,思绪回到了从前。原来傍晚晴不是为了他的胜利,只是为了他的平安。她也喜欢自己。但是这个善良的姑娘还是没有说话。我们只是错过了对方。

他走进盆栽,在第一盆下面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她清秀的样子:清扬,当你看到这张纸条,也许,我已经嫁给别人了。七年来,我一直在等你来。也许,我们真的在劫难逃。所以,让这种感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吧!真心的希望,我曾经爱过的你能幸福。再见,清杨。再见,我的爱。

幸福。我们彼此都不担心。

然而,还是有遗憾错过了。他的心再难平静,又重新站在柔和的阳光下,终于,哭成了泪流满面。

寺庙里每年都会多种一个花盆。上面的卡片上写着:亲爱的西庆,祝你幸福。永远的苏庆阳。

七年,如何忘记那等待的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