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死后 我成极品男人的玩物

我常常想起我和我丈夫在世的时候。那时候,我们是一对彼此欣赏、相爱的夫妻。

但是1995年的一天,当我得到我丈夫的诊断,看到“癌症”这个词时,我崩溃了,我的幸福生活结束了。在我的余生里,我一直守在丈夫的床边,努力保护我们爱情的最后时刻。八个月后,我年轻的丈夫离开了我,25岁,我们的儿子还不到三岁,去了另一个世界。

丈夫离开单位后效益不好,我下岗了,在市里一家大型商场找了一份销售员的工作,用微薄的收入拉着孩子。不管生活有多艰难,我从未想过要成家。

我28岁的时候,偶然遇到了经营公交车生意的明伟。我有时认识他,把他当作朋友。他说他的婚姻不幸福,他的妻子对他不忠,如果有一天离婚了我会追上他。我听了后一个微笑——世界上的男人大都是这样,在其他女人面前永远说不出好妻子。我没想到的是,明伟说的不是笑话,天很长我从他的眼神中知道他是认真的。

我的离婚让我很感动

1998年炎热的夏天,我整个下午都很忙,明伟拿着一罐饮料在店门口等我。他看着汗水淋漓,一脸真诚地给我端来一杯饮料,我真的很感动,于是,我的心被明伟俘虏了。

没想到有一天,一个乡下女人来到我的柜台,大声骂了起来。她是明伟的妻子。第二天,明伟的妈妈来到商场大闹了一场。我对明伟说:我们只是想找个寡妇来依靠,你是一家人,别来找我。但是明伟没有停止,很快他来找我要离婚。

我成极品男人的玩物

看着这个绝望、绝望的离了婚的男人向我走来,我被感动了,心里想既然家人没有束缚,我们相爱就没有理由不在一起。不久,明家的房子拆迁到了新家,他和妻子就像一对夫妻一样到处买装修材料,为新家忙碌着。房子装修好后,明伟拿着一套钥匙对我说:现在我把钥匙给你,你要知道这个的重量。然而,我知道,明伟离婚后只说要和我在一起,但从未有过任何承诺,一直以来我也是无名无分地跟着他。看着琴键,我对明伟说:“我只想要个名字。”

我第一次受伤

明魏的父母住在前面的建筑新房子,在这老太太也为几次来找我,她对我的态度一直很糟糕,我真的和她并不在乎,我想只要我和明魏快乐,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然而,这种幸福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总有一个叫明伟的小姐寻呼机,根据号码我找到了那个女人。这名28岁的女子持有一份保单,她说明伟在追他。我把自己和明伟的事告诉她后,她说:“姐姐,我只是想找一个忠诚的人成家,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离开他的。”想到明伟会这样报答我对他的好意,我的心都碎了。我带着我的衣服,决定离开他。

从那以后,明伟每天都来商场找我,我躲了起来。一天晚上,一个喝醉了的明伟来到我的住处,哭着请求我的原谅。看到这个30多岁的男人如此悲伤,我感到很遗憾,也许明伟真的只是在困惑的那一刻犯了一个错误,我原谅了他。

我前妻回来的时候,我是第三个

明伟的妈妈仍然对我很粗鲁。很长一段时间,明伟都不愿意处理我和他母亲的关系,这让情况变得更糟。真的受不了老太太的虐待,受不了明伟的冷漠,我又选择了离开。但是明伟又做了同样的事情,再次来到我的地方,他拉着我的手,说只是想和我在一起。是的,和明薇在一起很多年了,多年的快乐,也有过痛苦,我们总是纠缠在一起,我对他的感情越来越深,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哭泣。

之后,明伟的母亲带着她的孙子和儿媳住进了新家。有时候我不明白,我从来都不想成为一个第三者,但现在在外人的眼里,我仍然是一个纯粹的第三者。明伟劝我,他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面对这种荒谬的逻辑,我只能默认。

然而,我也发现明伟的手机里有莫名其妙的短信,凭着一个女人的直觉,我知道他有了一段新的恋情。我总是安慰自己:什么人不是花心的,只要他还能想到我,也能把我这里当成一个家,我就知足了。但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有一天,他晚上没回来,手机关机,短信不回,仿佛在这个世界消失了。当我为他担心的时候,我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明伟有了一个新女人,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得知这个消息,我顿时懵了,他已经有两个家还不够了,明伟到底想要怎样?我回想起我们相识的时候,我们一起度过的七年的日日夜夜,他总是在给我短暂的快乐之后,一次又一次地伤我的心。七年情啊,明薇你怎么配得上我对你的爱?

老公死后 我成极品男人的玩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