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爱上同一个男人 三个姐妹的爱情角逐

如果人生只是初见

带着金子,咪咪他们约定在火锅店见面。我们都很忙,再好朋友,也只是在火锅餐厅吃饭,几句话,然后分别忙。

众人都聚在一起后,金子接了一个电话,对着我们微笑的花儿说:君子要付出,不需要吗?

我很乐意。

金说:这是我们公司的领导,马宁。我们很假很假地逗你:啊,年轻帅气的领导,金子你快乐啊。你会尴尬地笑,因为你不习惯被一群女人嘲笑。

不得不承认蓝灰色的西装很适合你,你静静地坐在金色的旁边,干净的眼睛,看着我们这些漂亮不错的姿势也高傲的女人害羞地笑了。

我坐在你对面。餐厅的灯光不是很好,我可以看到你脸上的颜色。这么冷的天气,我突然暖和起来。突然也想起一个字,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我只是喜欢眼睛干净的男人。

我、金三、咪咪,不是还不懂得爱,是爱的伤。我不在乎你面前的女性形象。当我们结结巴巴地大声说话时,你问我:什么蔬菜?咪咪帮我回答说:她不吃青菜,她只吃肉。

金手指着很多菜说:肉在这里,我吞下一颗青菜,说:我要吃马肉。你看起来有点傻,但很快做出了反应,伸出你蓝灰色的西装袖子:给你。

我假装咬它,我们会笑,没有牙齿难忘的幸福。也刻骨铭心,看到你看到金色的眼睛,柔软得像水一样。

三个姐妹的爱情角逐

我低头微笑,看着朋友的爱情幸福,也是一种幸福。想说也要休息,只有天凉好秋

我们可以看到黄金有多好。金有那么好的家人,那么抢眼的美女,那么开朗的气质,那么善良的人,让我们看着你站在她身边带着一丝凋零。

元旦那天,金那么约咪咪和我一起吃喝,你还是单身,很少不被我们三个人的圈子排除在外,所以你很意外的被叫在了一起。第二天咪咪问我,你能看见金像马宁吗?我带着几分哲理地回答她:我只能看出马林喜欢金子。我没有说的是,我看得出来你也喜欢马林。

大年初一,我突然感到有些寒冷和孤独。人们总是说女人再好友情,如果一场爱情,就会变成一把锋利的刀。我,金,和咪咪,我们走这条路好吗?

过了一年,我们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晚会一下子少了下来,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忙起来。戈尔德接了电话,她笑得更多了。我想我恋爱了。可是金子没有说,我也没有问。

南方的太阳在三月里艳阳高照,令人羡慕。和金在电话里聊天时突然说:桃花很好,我们去看看吧。想要我们的桃花!

桃花果然开得很好,你也被叫来了,带着零食,帮我们拍照,微笑,每一个请求。游客们一个个挑眼睛要看,我们便笑你:你满意吗?一个男人带了三个美丽的女人去看桃花。就像什么都没有。你轻笑着递给我一瓶矿泉水。

如果人生只是初见

带着金子,咪咪他们约定在火锅店见面。我们都很忙,再好朋友,也只是在火锅餐厅吃饭,几句话,然后分别忙。

众人都聚在一起后,金子接了一个电话,对着我们微笑的花儿说:君子要付出,不需要吗?

我很乐意。

金说:这是我们公司的领导,马宁。我们很假很假地逗你:啊,年轻帅气的领导,金子你快乐啊。你会尴尬地笑,因为你不习惯被一群女人嘲笑。

不得不承认蓝灰色的西装很适合你,你静静地坐在金色的旁边,干净的眼睛,看着我们这些漂亮不错的姿势也高傲的女人害羞地笑了。

桃花果然开得很好,你也被叫来了,带着零食,帮我们拍照,微笑,每一个请求。游客们一个个挑眼睛要看,我们便笑你:你满意吗?一个男人带了三个美丽的女人去看桃花。就像什么都没有。你轻笑着递给我一瓶矿泉水。

应该是绿色胖红色瘦

有时候,爱情最美丽的瞬间,就在那些似是而非的暧昧里。但太多的悖论会变成伤人的利箭,不小心,每个人都被它伤害了。

马宁,金应该喜欢你吧?但她是如此的坚强。你可能已经屈服了。金不是对我们说的,因为你总是时断时续。我只能看着她转啊转,转啊转,转啊转,转啊转,转啊转,转啊转,转啊转。金字无意中开始提到咪咪和你。

三个姐妹的爱情角逐

是的,爱上一个人总能让一个女孩变得敏感,但是你,却沉默。她怎么能猜不出来呢。咪咪也很敏感,她开始变得沉默。不管笑话有多好笑,她总是保持沉默。

这里曾经是我们聚会的地方,只要我们三个人在那里,它就是一个综合体。但是今天,这种沉默,多么可怕。我开始觉得有什么东西要散架了,我以为它会永远持续下去。

我决定不忍受它。

金,咪咪,谁喜欢马林?我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地问道。这就是我的决定。谁敢承认,我就替他说。

谁喜欢他?就当朋友一样。当谈到一个问题时,这两个女人总是异口同声地说。

我差点断气了,只好说:你们两个都不喜欢,那我开枪啊。如果我做了,你就是伴娘了。

两个女人用同样的声音盯着我:你要什么都行。我们没有。

我拿起电话拨了出去:你好,马林,我很认真地想问你两个问题。你必须弄清楚,然后回答。第一个问题是你喜欢金子还是咪咪?第二个问题是,如果你不喜欢金子,也不喜欢咪咪,你能做我的男朋友吗?我给你十分钟考虑一下。我10分钟后给你打电话。

我说话的速度正常。我确定我的表情没有问题。至少比金子和咪咪的表情要好得多。

我试图盯着他们看。“什么?最后呢?如果你喜欢,就去做吧!那么一个好男人,为什么要把他留给别人呢?好吧,你等他十分钟后招供。当然不是对我,哈哈。我有第六感。

马宁啊,可是你知道,那一夜,我的心跳是多么的快,在你眼里那一边的清水,站着的是谁的美丽?我说过不会是我,但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是我。

秋风秋雨愁

我没想到的是,10分钟后,我们打电话给你,你把手机关机了。

我们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突然大笑起来。这时我被金子和咪咪用柔软的枕头打了:看,好人,你被吓跑了。失去的快乐似乎又回来了。

我好几天没有你的消息了。金和咪咪在电话里从不提你。

我听一首老歌,郑中基的《绝口不提爱你》。是的,我也绝口不提爱你。只为那些可以继续在小窝里与她们欢笑的时光。

又是秋天。“十一”假期,金咪咪和自己的电话第一句话是十月是蟹肥的季节。于是他们约好一起吃螃蟹。但我不认为你在那里。你笑我的惊奇:有好吃的怎么能忘记我?

我看着金咪咪没心没肺地笑着,心一下子恨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开着车到处转,你问我们:上周你叫我什么?我拿错了朋友的电话。当那个男孩把我的手机还给我时,他把我笑晕了,但什么也没说。我看见金子,金子拉着嘴笑,我看见咪咪,咪咪也拉着嘴笑。我也笑了笑:没什么特别的,我们是来和你开玩笑的。

三个姐妹的爱情角逐

秋蟹果然够肥的漂亮,只有,马宁啊,你知道,此时你已经成了我们心中的一根刺,让我们吃了这只螃蟹,是各怀滋味。

吃完螃蟹,风开始刮起来。金鞋背着说要去海边捉螃蟹丑丑。你拿起外套跟了上去。当他回来时,金子笑得很甜。你左手拎着她漂亮的鞋子,右手拎着一串螃蟹:看,金子亲手抓的,厉害吗?在午后海边的阳光下,金色的手放在你美丽的肩膀上,像盛开的玫瑰一样微笑着。

在回来的路上,开始下雨了,天气很冷。第二个座位上的金子穿上你的外套,睡着了。咪咪看着窗外,一脸冷漠。我仰面躺着,闭上了眼睛。我能感觉到咪咪隐藏的伤口。

我知道这条四通八达的路终于要走到头了。

桃色的天空,灼热的中国

春天,马宁,桃花开得很好。你和你的新娘站在桃花丛中微笑。多么美丽啊。

我和金是伴娘,站在一旁,金笑松了一口气,我淡然一笑。和你结婚的,当然不是我,居然也不是金子,也不是远在日本的咪咪,但你才知道三个月的家庭生活平淡,个性温顺的女孩。她笑了,不像金子般灿烂,她笑了,贤惠温柔,像个贤妻良母。

秋雨过后,咪咪去了日本。你再也忍受不了黄金的张扬,分分合合,直到真正纯朴的朋友结束。我站在一边,心里总是没有说出口的话。

马林,我们都爱你。但是不管我们有多爱你,我们都不是那个适合你的人。你需要一个妻子为你维持一个家,但我们是鸟儿,仍然想要飞翔。所以我只能说,你要快乐啊。

见鬼!爱上同一个男人 三个姐妹的爱情角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