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丈夫升官跑断腿

为了丈夫的未来,她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她的牺牲是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而现在,丈夫为了以后仕途的美好,竟然决定放弃他们的婚姻。外表清秀,体态轻盈的立秋,讲述这一切时,虽然强颜欢笑,眼睛里仍洋溢着忧伤,让人不禁产生同情之心。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她的事业吗?

看着她丈夫成龙,但把自己的快乐,悲伤的秋天的开始,不是她的丈夫抛弃了她的另一个分支,但从一开始,她将自己的生命的希望,坚定地附在上面嫁给一个好丈夫,从这一刻,她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女人应有的自尊自立。这与她贫穷的童年和父母被欺负的经历有关,但更重要的是源于封建落后的“夫妻”意识。但是,“亲官”、“亲富”的不良社会风气也促成了她思想的发展。人们活着总是希望有一个更好的生活质量,追求名利是没有错的,但是,这样不择手段,最后只能伤害自己,得到和失去。

对panGaoZhi

但无奈的承诺到小段

我出生在一个卑微的平民家庭,父母几乎都是诚实的木头人,经常被人欺负。从我记事起,软弱的父母经常对我说:“努力学习,长大后找个好工作,嫁个好家庭,不要像你爸爸妈妈那样看着别人的脸被别人的气。”我心里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个成功的人,还要嫁个有本事的好老公。

我为丈夫升官跑断腿

但现实往往离我们想要的太远。我上小学时,初中一直是三好学生,还当了班干部,人5人6地管了几十人。我没有想到读高中,我的父亲不知怎么受伤了,严重受伤了,我的母亲生病了。我的家庭崩溃了,所以我不得不辍学,承担起家庭的重担。

我没有上大学,只好将就着开工厂。在那个工厂里,我看不到我的未来,感到非常沮丧。幸运的是,我当时很忙,我不能喘口气,因为我有这么多的工作要做。当我回到家,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时间。这样忙累了,没有时间想这个想那个,闭上眼睛往前走。

当我20岁的时候,我被介绍给别人,工厂里的一些男孩对我产生了兴趣。但我的心是很高的,他们介绍那些我不仰视的人,一些我不考虑的男生的工厂。我想我来这里工作是因为我必须这么做,如果我在这里找到另一个男人,我永远都买不起。我父母的教训很清楚,我不想走他们的路。

我知道我是一个漂亮的女孩,这就是我所拥有的。我决定用我的资金找一个能帮我支撑门面的人。不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的家人。我是家里最大的,弟弟妹妹还小,父母受伤受伤,生病了,不能依靠。我想,我一定要找一个干部,最好有一半官职,否则干部的子女也去。

但在我狭窄的生活圈子里,很难与这样的人取得联系。有一次在工厂里偶然听一位老师说这么这么学的都是高干的孩子,我的心都感动了。研究所离我们工厂不远,所以我鼓起勇气,打扮好去了附近。最后,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男孩注意到了我,并主动和我说话。那个男孩说我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他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我想要有所保留,但是当我高兴的时候,我哭了。

这个梦只持续了三个月。当那个男孩的父母知道我的家庭时,他们强烈反对他的儿子和我交往。我们分手时,他握着我的手哭了。我没有哭,但是我的心很痛。

不久,那个男孩把我介绍给他的一个同学陆峰,他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陆风虽然是小科员,但毕竟是国家干部。那时,我能有什么样的选择?我很快就嫁给了他。

我丈夫升职了。

我忍受屈辱

嫁给陆风后,我们的生活更加平静。陆风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但他对我和我的家人很尽职。我的父母也很高兴看到我有一个更好的家。只是,我们俩的工资不高,不管小家庭是多么勉强,但我们照顾每个人,有些真的无能为力。因为陆风在单位谦虚轻,做事也特别难,请爷爷告诉奶奶也犹豫不决。

我的工作调动了,我们有很多人,花了很长时间,但什么都没发生。我姐姐的工作被耽搁了。此时,我真正感受到了权力的快乐,权力的痛苦。我一直鼓励陆风要上进,要登高,但陆风似乎对当官没有兴趣,只想过平顺的生活。在我的多次指导和激励下,他写了入党申请书,并在他们科长的门口加入了我。

我为丈夫升官跑断腿

一年后,陆风顺利成为了副科长,因为他性格好,也比较听话,与科长关系融洽。虽然他的级别比另一位低,但科长似乎对他的评价更高。事业单位的副主任不是官员,但我们仍然从中得到好处。我姐姐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与此同时,随着他们单位领导的出现,我也被转到了机构。

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我们通常刻薄的父母在人们面前似乎都很正直。我鼓励陆风继续努力,争取更高的水平。然而,从一个副科长到另一个科长确实是一个困难的障碍。虽然陆风工作非常努力,与各方面的关系都相处得很好,但三年后,他仍然在原地。他很着急,我也有点着急,该怎么办?

这时,他们单位有一个科长晋升,一个科长调任,他们有两个职位竞争,争夺陆风。我让陆风去找导演谈,陆风去了,但他回来的心情不太好,觉得胜算不大。我想了想,决定自己到主任那儿去。首先,我是个女人,有话要说;第二,你可以带一些礼物,这样气氛会更和谐。

果然,主任看我很客气,还说我听说那个老婆的地风长得很好,没想到比想象中还要漂亮。谈到卢峰的晋升,主任说有一些困难,但他会处理的。最后他说:“让我们一起努力吧。”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让我感到很难过。

几天后,陆丰被派往南方出差了大约一个星期。我心想,在这次出差的这个时候,升职还不悬而未决吗?第二天晚上,导演来到我家。我儿子去了他祖母家,只有我一个人。导演一到,就对我开了一个露骨的玩笑,然后他就动手了。起初,我试图说服他表现出一些尊重,对他很粗鲁。

后来,他提到了陆丰的升职,这让我感到柔软和矛盾。主任用胳膊搂住我的腰,我只好不光彩地向他屈服。后来我为陆风感到难过,但想到我这样做是为了他的未来,我又平静了一些。然后导演又回来了几次。从南方回来后,陆风被派往其他地方出差。每当陆风离开时,导演就会来看我或叫我去什么地方。我心里很反感,几次想拒绝,但最后总是辞职。在这一点上,我真的不想失去一切。

他旅途愉快

但是我想走捷径

两个月后,陆风成功升任科长。他非常激动,带着一种自我满足的神情,说他将为自己制定一个三年后当主任的时间表。似乎他逐渐尝到了做官的甜头,但也不知不觉地染上了官瘾。看着他获胜的样子,我感到一阵悲伤。他怎么知道我为他做出了多大的牺牲才走到这一步?而且,在我的心里,我是负罪的陆地风。

一天晚上,他回到家,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我以为他在工作中遇到了麻烦,所以我去找他,试图说服他。过了好长时间,他才吃力地说:“我们单位有这样一种舆论,我同时拿了两顶帽子,一顶是黑纱帽,一顶是绿帽子。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我的心在颤抖,我几乎把真相告诉了他。但我很快平静下来,冷冷地问道:“你怀疑我有什么问题吗?”陆风看着我,低下头,叹了口气。突然,他挥了挥手:“站住!从现在起,我们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我相信你。”

我为丈夫升官跑断腿

当时我以为陆风真的相信我,真的把别人的话当作谣言。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陆风不是傻瓜,他当然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选择了沉默和视而不见。他是一个非常宽容和克制的人。在他其余的工作中,他对主任始终毕恭毕敬,好像他对自己的罪行一无所知似的。在我面前,他没有再提起这件事,这让我很高兴,但也很不安。去年,陆丰晋升为副主任。

从去年开始,陆地上的风对我来说已经明显的冷了,我的父母很少去那里。我的女性直觉告诉我,这不只是因为我忙,肯定还有其他原因。上个月,陆风突然提出离婚。尽管有这些警告信号,我还是很惊讶。即使外面有人,他也不会走离婚这条路。

后来我从旁边得知,陆风上级单位负责人的女儿不知怎么看上了陆风,两人暗中有了关系。领导曾经反对女儿这样做,但是女儿很傲慢,父亲没有这样做。陆风想离婚,很可能是想爬上这条高高的树枝,将来在仕途上可以走捷径。我没想到,通常在电视剧里的情节,竟然发生在我们身上。我试图说服陆风,但陆风拒绝承认,坚持要离婚。

我没想到他会为了官职而如此无情。他是一个对官职一无所知的人,是我让他走上这条路的,是我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如果我早知道这一天,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当然,在这场悲剧中,我是女主角。但你能说我不是导演吗?

我为丈夫升官跑断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