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买走了我和小三的感情

记:我们的记者田然

情人的临别赠言

壮族zhixian收到的消息,电话是同事的手中,“情人的信息”,她知道我焦急的等待消息,故意不让我拿电话,大声读出短信内容:“茜茜,不要想我,忘了我吧!”

最后,那位同事也咽了回去。“你在说什么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把抓过电话,里面的信息确实是庄智贤发的,内容也是正确的。当我被闪电击中,几乎失去知觉时,我终于明白了雷电的含义。我不相信怎么了,三天前我们还好好的,还打算去广州,怎么能发这样的消息呢?

醒来后,我开始疯狂地拨打庄志贤的电话,但他就是不接,残忍地挂断了电话。最后,他发了一条短信:“我现在不方便接你的电话,如果你找到一个好归宿,记得告诉我,我会默默祝福你。”

渐渐模糊了视线,泪如雨下,我还是不相信这是他的真心话。“我是小红,倩姐的同事,我们见过一次,”我以同事的名义给庄志贤发短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钱姐姐哭了,你们以前那么相爱,现在连电话都不接。”

庄智贤很快回了短信,“我现在不敢接她的电话,也不敢回她的短信,我怕动摇自己的决心。总之,说来话长。你帮我说服她忘记我。我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然后他关掉了手机。

他说他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为什么我拒绝他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从那以后,当我要离开他的时候,他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呢?现在,我全心全意地爱他,但他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一想到这件事,我就忍不住哭了。

老婆买走了我和小三的感情

贪图一点他的仁慈

其实我们两个都没有资格谈爱情,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家庭。我的丈夫是木讷的,没有野心,而我是活泼的,爱冒险的,性格上的巨大差异让我们不相容。2007年,在我的督促下,他去了广州工作。然后我搬进了工厂的单人宿舍,庆祝我的“单身”状态。

当时我在一家服装厂工作,庄志贤是那里的设计师。当我第一次见到庄志贤时,我们几个女工正坐在一起,开着露骨的玩笑。听到这些话,他满脸通红地走了进来。我既高兴又惊讶。“这么大的人怎么能脸红呢?”我问我的同事,“他结婚了吗?”我的同事告诉我他很久以前就结婚了。

从那以后,庄志贤有事的时候就喜欢跑到我们车间来。几乎每个人都看得出他对我感兴趣。他很幽默,我们之间有一种特殊的化学反应,让我们越来越亲近。

事实上,庄先生的妻子也在这家工厂工作。有一次,我和庄志贤(音译)利用午休时间和同事们在公园里晒太阳。突然,庄志贤站起来,向远处挥手说:“老婆,我在这里。”女人走过来,抓住庄志贤的胳膊,那只鸟看起来像个男人。我心里一阵妒忌,立刻把同事拉走了。晚上,庄志贤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其实很高兴看到你吃醋。

随着交流的深入,我逐渐了解了庄志贤的家事。据他说,他和他的妻子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情。我公公是我的主人。他不仅把他所有的技能都教给了我,还把我送进了学校。他唯一要求我做的事就是娶他的女儿。我们结婚后,他在这个地区给我们买了一栋房子。孩子出生后,他和岳母不厌其烦地照顾我们的孩子。我知道他们对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求我善待他们的女儿。我也试着对她好,但是…我不能给她爱。”此外,由于他的妻子从小就娇生惯养,在家里总是随时准备吃饭,这使他生活得很艰难。

不久,他的妻子独自回到了她母亲的家,因为她的努力工作。今天他要请我吃饭。我以前已经拒绝过他很多次了,这次没有任何借口。我以为他要带我去餐厅,当我到他家时,我知道他要带我回家。拒绝似乎不太自然,我只好强迫自己跟着他上楼。他显然是故意这样做的。在酒精的影响下,一些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

后来,我非常后悔。我告诉他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他不让我去。他追问我是否爱他。我说,不是爱,只是怕伤。他坚定地说他会尽力对我好,不要让我失望。

我的心有点软下来,诚信,默契的对话,他默默地送进宿舍深夜鸡汤,清晨他把手臂的红薯,一切似乎都告诉我,这个人真的关心我。我以前被宠坏过吗?我对自己说,也许这就是命运?

老婆买走了我和小三的感情

悲伤和有趣的原因

相爱的人似乎不介意时间的流逝,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在一起已经两年多了。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相处得很愉快,偶尔还会吵架。争吵的唯一原因是他的婚姻。

我和丈夫没有感情,离婚是一件分分秒秒的事情,但是,庄志贤却不一样。他公公婆婆的善良使他很难做出决定。如果他选择离婚,他将抛弃他的妻子和孩子,或者,更严重的是,他将背叛他的信仰。然后他会离开他所有的朋友和亲戚,他可能无法在当地保持他的头在他的余生。但如果他不能离婚呢?这只是一个没有解决方案的问题。

每次一想起这件事,我就忍不住要和他分手。但他总是安慰我,肯定会告诉我。所以,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分手。

去年年中,庄志贤告诉我,他想改变他的生意。“我目前的工作薪水不高,”他说。“我必须为我们的未来赚更多的钱。”我很高兴看到他如此雄心勃勃,当然也同意他的看法。

庄志贤是个实干家。他辞去了工作,飞到广州向朋友学习,调查市场。从广州回来后,庄志贤非常兴奋。他觉得他感兴趣的项目很有前途。但是,我们都是穷人,到哪里去筹钱呢?

经过多方考虑,庄智贤决定回到家乡找亲戚朋友帮忙。你知道,他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借钱,即使他没有钱吃。现在,他为了我们的未来委屈了自己,我很感动,也很难过。但是,据我所知,他的朋友中并没有很多人有钱。“你不会向公公婆婆要钱吧?”我焦急地问。

“别担心,我不会向他们借钱的。再说,我也没有脸这么说。”庄志贤拥抱我,温柔地安慰我。“你已经欠他们太多了,如果你再收他们10万元,你的余生都还不了。”我还是担心。

果然,庄智贤空手而归,他没有向亲戚朋友借一分钱。这对他打击很大,他沮丧了整整一个星期。“如果我们不能借到钱,我们就不想做生意。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没有回头路了。看了外面的世界,我无法回到我原来的生活。”庄智贤简单地说。

尽管没有筹到钱,庄志贤还是坚持要去广州。我们每天都打电话,发短信,我知道他日子不好过。没有钱,没有背景,没有关系,做生意不容易。我试图说服庄志贤放弃梦想。然而,庄志贤似乎有一颗铁石心肠。

两天前,庄志贤回到武汉,说要再回家借钱。“营业后我去接你,带你去广州。”我们将共同努力。”庄志贤的话还在耳边,但是,两天后他悄悄回到广州,派人去破译消息。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我没有时间去消化它。事实上,我十有八九能猜出他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是接受了公婆的支持,所以他选择了和我分手。

他选择和我做生意。现在,他选择和我分手是为了生意。这件事让我既难过又好笑。

(笔名)

老婆买走了我和小三的感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