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论废后的倔起

“凌谨之!

这三个字,宁煜泽是咬牙切齿吐出来的,没想到最后关键时刻,要坏了他精心计划的人还是凌谨之!

“煜泽!”方勇暗中拽了下他的衣袖示意他冷静。

凑近宁煜泽身边,用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暗夜在外面。

经方勇这样一提醒,宁煜泽才恍然,他的暗夜一直守在外面,而外面根本没有过任何打斗的声音……

宁煜泽双眼豁然睁大,也就是说凌谨之或许从一开始就在别墅里!

这种愚蠢的行为无异于自投罗网!

似是看穿了他心底所想,凌谨之冷漠的道:“依你对我的了解,难道我真的会做那种全无把握的事?

没错,凌谨之无论做什么都是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也正因为此,他无论做什么事也会事半功倍,在商场战无不胜。

宁煜泽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就听别墅外厮杀声起。

同样神色大变的方勇跑出了出去,片刻后惊慌失措的回来:“不好了,暗夜……暗夜全都被捉了!

“你说什么?”对于这样的结果,宁煜泽完全是难以置信。

未等方勇再说话,凌谨之开口道:“我们四大家族都做好万全准备了,难道二位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吗?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凌谨之的话音刚落下,纪燕城和齐云烈、秦慕庭也是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宁少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的行动真的是密不透风吧?”齐云烈嘲讽的调侃着。

凌谨之冷冷的看着他们二人,真的体会到了宁格格所说的,其实宁煜泽真的是个愚不可及的蠢人。

纪燕城冷声道:“两位,还不束手就擒?

可没有想到双眼腥红的宁煜泽突然仰头大笑:“你们真的以为我会全无后手吗?

这次行动,他虽然是孤注一掷,可是却也不会盲目到一线退路都不留。

“不好,快捉住他!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在凌谨之话音落下的同时,别墅内弥漫起一阵呛人的浓烟,待烟雾散去之后,宁煜泽与方勇兄弟二人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追!

凌谨之毫不迟疑的下了命令:“他们还走不远,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捉住!

秦慕庭对凌谨之道:“火车站、机场也都得派人过去,不能让他们离开B市!

“说的没错。

宁格格颇感疲惫的垂下双肩,似是失去了所有精力。

今晚之后,他失去了两个哥哥,这让她怎么可能不心痛?

记得小时候,她是最不怕宁煜泽的,也是最喜欢缠着他,还总是劝他要好好学习,也正因为此,她也是真心在乎过这个哥哥。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宁煜泽变了,他的眼中再无曾经的真情,取而代之的是隐藏于心底的仇恨还有野心,对她这个妹妹也是疏离有余而亲近不足。

凌谨之对宁煜泽多少有些同情,被自己亲生母亲当作棋子,又不是宁逸清的亲生儿子……

他的人生一直在被别人利用,也难怪他最后会癫狂,会不顾一切的铤而走险。

“你同情他了?

对于纪燕城的疑问,凌谨之淡然的道:“性格决定命运。

这是宁格格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但凌谨之觉得此时用宁煜泽身上实在是在适合不过。

虽然他的确是一直被人利用,可是他如果是心明如镜,如果他不是那么追求权力的话,一切也都不会变成如今这种地步。

他一直都有野心却不自知罢了,可是知子莫如母,所以沈蔓芝利用并激活了他隐藏在阴暗处的野心,也正是因为这份野心蒙蔽了他的心和眼,让他根本不愿意去挖掘真正的真像。

说到底,他其实是被自己的野心所利用了,所以根本不值得被同情。

深夜,房间中,撑在桌上迷迷糊糊睡着的宁格格突然被人抱起。

“你回来了!

看到映入眼帘的凌谨之,宁格格揉着惺忪的睡眼笑靥如花。

凌谨之将她放在床上,柔声斥道:“我不是说了让你休息不必等我吗?

早知道她不会乖乖听话,可是偏偏他不得不离开。

宁格格不顾他身上的寒气,伸手紧搂住他的脖子:“你不回来我也没办法安心,睡也睡不着。

凌谨之微一挑眉:“你不相信我?

宁格格笑着道:“我当然是相信你的……我是不相信宁煜泽那个卑鄙小人。

虽说是提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虽然说宁煜泽逃跑了,可是她还是怕宁煜泽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凌谨之心疼道:“如果不是你早知道他的暗夜,这次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

可是让怀着身孕的她还跟着劳心费神,凌谨之真的是心疼极了。

宁格格强打着精神,掩饰起自己的疲惫:“我没事。

从一开始,她的目的就是要将宁煜泽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就是要让他将暗夜亮出来,这样才可能给他致命一击,才会让宁煜泽再也没有起死回生的路。

凌谨之看她眼底的困意,躺在她身边将她拥入怀中:“一切尘埃落定了,睡吧!

宁格格努力强撑着发沉的眼睑,问道:“怎么样,宁煜泽捉到了吗?

如果现在告诉他宁煜泽已经离开了B市的话,恐怕她是再也睡不着了。

所以凌谨之柔声道:“乖乖睡觉,剩下的事情睡醒后再说。

“可是……

宁格格还想说什么,但凌谨之却小声道:“两天没睡了,我也累了。

听到头顶传来疲惫的声音,宁格格最终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呼吸变得平稳均匀。

凌谨之确定她是睡着了之后,这才去了书房去给沈毅打电话。

“立刻告诉所有人,要全力搜捕宁煜泽。

凌谨之冰冷的目光透着寒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跟沈毅通完电话后,凌谨之这才重新回到卧室。

“谨之呢?

进来给她送早餐的陈嫂答她:“城少他们来了,少爷这会儿在书房呢!

宁煜泽脸上扬起备感安慰的笑容:“我知道你为的不是这些,但却是我的决心,也是我的感激。

“……”方勇有些动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宁煜泽依然是笑着道:“你我兄弟,无论何时一定要荣辱与共!

说完宁煜泽便伸出了手,心领神会的方勇亦是伸出手与他击掌后紧握在一起:“没错,我们兄弟二人无论何时一定要荣辱与共!

宁煜泽挥手命道:“出发!

深夜的静谧被响彻夜空的厮杀声打破,早有准备的暗夜杀中冲进凌家的别墅里,让全无准备的凌家人措手不及。

很快,宁煜泽所率的暗夜便是如入无境般杀到了主卧室,团团围了起来。

“大哥,你这是要做什么?”被逼至无路可退之境的宁格格冷声质问宁煜泽。

宁煜泽指了指身后的暗夜:“妹妹向来聪明,看到这些人还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宁格格双眸微眯,冷声道:“你这是要杀我?

“妹妹错了!

宁煜泽冷笑着道:“我只是要拿回本该属我的一切!

“你的一切?我倒想听听本该属于你的一切究竟是什么。

宁煜泽脸上现出失望之色:“事到如今,难道你还想瞒着我吗?

“这些年来,我为宁家付出了一切,对爸也是极为敬重,可是这样的我最后得到了什么?

宁煜泽有些失控的指责:“爸什么时候把我这个儿子放在眼里?你什么时候把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

“不,应该说在爸心中,根本没把我当儿子!

宁煜泽越说越悲愤:“他在世的时候一直都是在利用我,利用我去和若雪争斗,暗中却把一切都留给了你,为了你,他一直把我当做是一枚可利用的棋子!

面对他的种种质问,宁格格却是丝毫不曾动容:“如果爸早早的就表明立场,宣布把一切都给我,以你的阴毒狠辣,恐怕我早就死在你的阴谋算计之下……

“不,甚至是爸,恐怕都早早就被你给害了!

宁格格淡然的冷声道:“你的心中只有权力,从来没有什么父子之情、兄妹之情。

这次倒是宁煜泽被说得哑口无言。

的确,他从来都是有着野心,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力,如果早知道宁家的一切其实暗中转移给了宁格格的话,他的确会不择手段的将她置于死地。

他就是这样一个野心勃勃又冷血无情的人,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将他当做棋子玩弄于股掌之间。

宁格格却也不再理他,目光扫向一直沉默站于他身侧的方勇:“方勇哥,你也是欲杀我而后快吗?

“我……

方勇并不是无情的人,和宁煜泽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从来没有期盼过权力,对于感情也纯粹许多。

宁煜泽生怕方勇会顾念对宁格格的情分而改变主意,但却又不能对他施加压力,不强迫他,所以只是紧张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宁格格却是步步紧逼,再次质问道:“说,你是不是也想要杀了我?

方勇眼中满是泪水:“格格,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就受尽欺凌,是煜泽一直护着我,是他让我有了稳定的生活,我绝不能辜负了这份情谊!

宁格格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如此说来,你是决定要负了我这个妹妹了?

方勇悲痛的道:“格格就当从来没有遇到过我这个哥哥吧!

“哈哈!

宁格格仰头大笑出声,声音中却透着隐隐的悲凉:“所以,你最终还是决定要为了他而负了我这个妹妹是吗?

“格格……

方勇不知该如何表明自己的愧疚自责,而他心底的痛苦纠结让此时的他备受折磨。

“很好……

宁格格心中涌起悲痛失望:“你们果然是兄弟情深啊!

“格格,对不起!

坚定了自己选择的方勇站起身,也将悲痛纠结的所有情绪都掩饰了起来。

宁格格看着两人,沉声质问:“所以你们是想了我这个妹妹?

“你什么时候当我是哥哥了?

宁煜泽冷笑着,眼底的阴狠更加决绝:“既然如此,格格又何必在意什么兄妹之情呢?

宁格格依然保持着冷静:“就凭你们,你以为真的可以做到吗?

“没错,就凭我们!

宁煜泽挥手指着将凌家别墅给围了个水泄不通的暗夜,颇为得意傲慢的道:“你觉得依现在的情形,我们还做不到吗?

“格格不妨可以去外面看看,你们凌家根本没有还击之力,这样还认为我们做不到吗?

“是吗?

看着宁格格丝毫没有任何动摇恐惧的眼神,不知为何宁煜泽总有一种掉进陷阱中的感觉,那种不安感一点的蔓延开来,让他越发的不确定起来。

可是别墅外寂静无声,纪家、秦家还有齐家也都在他的监控之中,如果真有什么动作的话他这里早就已经收到消息了。

更何况他此次的行动极为隐秘,暗夜从来都没有暴露过,所以对于此次的行动他可以说是信心十足的。

这样想着,宁煜泽的心也安定了下来,自信亦重新找回:“到了这种时候,妹妹是还要吓我吗?

方勇也跟着道:“格格,如果你现在可以把该给煜泽的都交给他,我保证他一定不会伤你分毫的。

现在骑虎难下,可他只想尽可能的两全其美。

宁煜泽如愿得到想要的一切,宁格格也可以保住性命。

但宁格格对此显然是不领情的,冷声道:“把我爸辛苦得来的一切交给一个这么冷血无情,而且和我爸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人,真当我是疯了吗?

宁格格的话彻底的激怒了宁煜泽,他真没想到,原来宁格格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世。

越想越愤怒的宁煜泽冷声道:“方勇,不必废话,她既然不承认我这个哥哥,我也绝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那也要看宁少有没有那本事了!

院子里突然传来低沉冷漠的声音,大惊之下的宁煜泽回头,见到的是本该离开B市的凌谨之缓步走近他们。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论废后的倔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