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女友痛苦折磨 放弃才是最后爱你的方式

小帮派一直在思考,是否有一些情绪总是不能培养的水果,就像他和孟孟爱,一旦认为你过完一生,但没有回到奉献而不是自己的想要永远在一起,认识到他的现实,在孤独找到真爱可能是下一站……

主角:小刚,男,26岁,个体户

MOEMOE热泪盈眶,站在我面前,眼睛愤怒地看着我,又问我为什么如此残忍,我不直视她的眼睛,我多么希望她会打我,发泄不满,而她只是看着我,这让我更加难过,她的眼睛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戳在我……

最近一段时间,我的梦想一直在重复着这一幕,就是我和孟孟正式一遍又一遍的分手重播。我和孟孟恋爱了三年,很开心也很辛苦三年。孟孟是一个活泼开朗又有些娇弱的女孩,我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也愿意做她的奴隶,我总是放弃自尊去宠爱她,看到她开心我就开心,看到她难过我就会郁闷。很多时候,我以为这是永远,以为我们会这样度过一生。我向孟孟、孟孟求婚,羞涩地说要问她的父母。

当时,我以为只要有爱就可以在一起。但我的白日梦很快就被父亲的反对粉碎了。“像你这样一个穷孩子,为什么要娶我的女儿呢?”愤怒的吼声仍在我心中回荡。

那天,我去孟孟的家里看望她的父母,一路上我都很担心,担心孟孟的父母抛弃了我贫穷的家庭。他们见面时,父母很有礼貌,但总是保持距离。渐渐地,我的心凉了下来,一种恐慌的感觉席卷了我,我绝望地试图挽救这一天。我一次又一次地答应她的父母,我会把我的心和灵魂给他们的女儿,我会努力工作,挣足够的钱给她一个轻松的生活。结果,我父亲突然发脾气,把我赶了出去。

放弃才是最后爱你的方式

孟孟对我说,无论父母的态度如何,她都不会动摇我的心。但在第三天晚上,我看到她在她的房间里哭。我的心都碎了,但我无能为力。

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孟孟的父亲希望他未来的女婿不仅能支持他的女儿,还能给他们一个家庭的支持。于是,孟孟在两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给我来了个分手。

我哪也愿意答应,我相信我有能力给孟孟轻松的生活,只是需要时间,我也央求孟孟相信,我会努力工作赚钱,在两年内这家店会开一家分店。她可能是几家商店的女房东。

我一遍又一遍地安慰她,也安慰自己:如果我们努力工作,总有一天我们会变得富有。然而,一些比较多的说法,却没有执行的迹象,已经不再有说服力。一次又一次,我看到我眼中闪烁着不屑。

有时候,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孟孟会含着眼泪默默地点头。有时她会高兴地摸着我的脸说:“我一直相信你。”但有时她会摇摇头:“不,我等不及那一天了。”我们在情感和物质财富之间进行着艰难的斗争。

爱情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更不用说两年了,因为我没有钱,孟孟断断续续很多次。

的确,距离产生美。每天相对,孟孟完全没有温柔但人,她的脾气,有时甚至给我一拳。对于我的经济状况,她也有很多的不满,经常被一些琐碎的抱怨说我不能赚钱,没有车,没有房子。

每次分手,我都会喝醉,和朋友聊天,打电话。在过去的两年里,很多朋友都劝我离开孟孟,大海里有很多鱼,让我睁开眼睛。

当我醒着的时候,我也认真的思考着我和孟孟之间的感情。我一直不愿意放弃三年的感情,疲惫地支撑着我的爱情,而女主角孟孟却越来越偏离我们感情的原来轨迹。

今年春节前,我寄了孟孟回家,带了很多礼物给她的家人,给了孟孟两千元,这比我给我父母的要重得多。我在农村的父母对我没有太多的要求,只是希望我能早点成家。春节期间,为了安慰父母,我撒了个谎,说他们未来的儿媳妇会给他们打电话。

父母很高兴,一直守着电话,连姐姐和姐夫都给打了电话,父母不允许,说要等未来儿媳妇的电话。我只好偷偷地躲在外面,给孟孟打了个电话,拜托她一定要打个电话来。“我不认识你的父母,我能说什么呢?”再说,你也没跟我父亲打过招呼吧?”我求过她,但她不让,我们在电话里吵了一架。

父母看到我郁闷的样子问我怎么了,我只好撒谎说,可爱可爱有病,声音嘶哑。善良的父母把它看得很严重,接着一副担心的样子,说:“孩子,新年病了,多么可怜啊。”那一刻,我觉得我才是真正的穷人。

放弃才是最后爱你的方式

从家里回来,好心的父母为孟孟准备了很多家菜,只有我知道,孟孟在卷心菜和土豆的家里并不少见。在那之后,我和孟孟的关系非常紧张。孟孟被父母困在家里,她似乎对我很冷淡。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路过一家咖啡店,一眼就看到孟孟和一个男人坐在窗边,有说有笑。那个男人甚至站起来吻了她的脸颊。我站着一动不动,一动也不能动,一股寒意直刺心底。孟孟突然发现我,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那些日子,我一个字也没对孟孟说,她也没提这件事。

后来,孟孟告诉我,那个男人对她很好,每天给她送早餐。我没有责怪她,只是说:“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如果你觉得他好一点,我就可以放手。”“你不用难过,我还是爱你的。”当孟孟说这话时,她脸上带着微笑,我盯着她,感觉有点奇怪。

不久,另一个女孩小练出现在我身边。她的商店就在我的隔壁。没有生意的时候,几家店铺的老板会在她的店里聊天。

有时我们被邀请到小练家品尝她做的菜。她的家不在城市,她知道一个人在外生活的艰辛,知道做生意的艰辛。说到它,我们有一种同志情谊。

小练做的饭菜是那么的美味,我第一次感受到小女孩的体贴周到所带来的温暖。我和小练是多年的亲戚了。我们的眼神和举止之间有着默契。

也许是因为小练,也许是因为我和孟孟的关系走到了尽头。当孟孟再次在电话中与我分手时,我告诉她,如果她真的分手了,她应该当面告诉我。然后,像以前一样,她伸手抓住我的耳朵。这是她表达爱意的惯常方式,但这次我避开了她的手。

整整一天,我把店铺托付给小练打理,身边有孟孟陪伴。孟孟显得很开心,说我希望以后每天都能陪在她身边,我什么也没说,但是我知道孟孟喜怒无常,也许下一刻她就会哭着分手。她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即使她不吃她手里的糖果,她也不会给别人。

晚上,我提出要孟孟分手,孟孟哭得很伤心,眼睛悲伤地看着我,反复问我:“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我没有答案,我和孟孟分分合合很多次,放弃是最后的命运。带着孟孟刚分开一段时间,我的心就酸了,更多的是对孟孟的愧疚,如果不是我的不懈追求,也许此刻她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不久,我和小练恋爱了,我周围的朋友们都认为我是幸福的。我把我和小练的事告诉了父母,他们对我的情绪变化一无所知。他们还指责我伤了孟孟的心,并告诉我要善待小炼。我开始和小练计划我的未来,希望这段关系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但半个月前,我意外接到孟孟妈妈的电话,她说我和孟孟分手了,孟孟憔悴得让人心疼。孟孟的父亲让步了,同意和我住在一起。孟孟的妈妈希望我能主动打电话给孟孟,能挽回这段关系。

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回到我的感情中去。我的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

然而,我也想当面告诉孟孟,当初我对她的爱是真的,离开也是真的。现在我只能以朋友的身份祝她幸福。

不堪女友痛苦折磨 放弃才是最后爱你的方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