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束缚王丽霞 啊 放进去 快 我想要

可易涵看着手机,整个人重重的躺了下来,嘴角忍不住上扬,小兔肯定特别特别的郁闷,即使不看表情都能想象,她气呼呼的,红唇嘟起来,那模样很是迷人的,而且她现在肯定来回走动,双手掐着腰,在背后骂他,一个喷嚏打出来,这猜的,果然没有差。

严梦真双手叉着腰,在窗台那边来回的走动,没好气的吼道:“可易涵,你以为你是谁?呵呵,还假装深情,我告诉你,我就不吃你这一套,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什么耐着我一辈子?你给我滚的越远越好,彻彻底底的走开,你个混蛋,你个臭不要脸的,哼!

严梦真骂着骂着也累了,整个人重重的倒在床上,闭着眼睛,只求这一刻的安宁。

阳光照射进来,严梦真揉了揉眼眸起身,整理好自己下楼,就看到严东坐在沙发上面,她忙跑过去,紧张的问道:“爸,你身体如何了?还有没有不舒服?要不要打电话让张叔叔再来看看你,我真的担心死你了,幸好你没事,爸,以后不要吓我好不好?幸好你没事,我真的担心你,爸,你别吓我。”

手猛的被抽回来了,严东看着严梦真的脸颊,冰冷的说道:“我还死不了。”

严梦真一愣,抱歉的说道:“爸,你别这样,我知道你生气,但是别太激动了,你心脏不好。”

“你还知道我心脏不好?你还知道我身体不好,若真的如此,你怎么会做那么多伤害我的事情,你告诉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真真,现在爸爸问你话,你好好的回答,千万不要骗我,记住了,不要骗我。”严东激动的吼道。

放进去

严梦真看着严东的模样,叹了口气说道:“爸,你不需要问,我只需要回答,媒体报道的都是真的,我的确做了别人五年的情人,也的确在娱乐场所工作过,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隐瞒的很好,但是结果都败露了,给严家带来了污点,我很抱歉,爸,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严东看着严梦真的脸颊,听着她说的话,心一下子激动了,是的,昨天他很努力的告诉自己,这其中一定会有误会的,到时候他会调查这件事情,只要严梦真说,这件事情不是这样的,好,他就信了,他就会去追查到底,还女儿一个清白,可如今,她主动承认,他要如何去查呢?

即使到了现在他依然不愿意相信,可是也不得不相信,这真的是噩梦。

“你真的做了这样不要脸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严东激动的吼道。

严梦真看着严东的模样,握紧拳头说道:“是,我的确做了那样的事情,可能在你眼里是不要脸的,但是在我眼里,那是必经之路,别无选择,所以请你别激动,爸,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会连累严家的。”

“真真,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必经之路?难道你做别人的女人,还是见不得光的,在娱乐场所工作都是必经之路吗?这世界难道每个女孩子都会这样做吗?看看你的样子,根本就是不认错,你做了这样荒唐的事情,你没有觉得廉耻吗?简直就是丢你爸和我的脸,让我们失望到了极点。”何欢摇头失望的说道。

严梦真看着何欢的脸颊,讽刺的问道:“失望?丢脸?你们觉得这样就失望丢脸了?你们了解我多少?你们知道我多少?失望是否对我太过于狠毒了一些呢?爸,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希望你们都能忘记,过去的就彻底过去吧,我们好好面对未来就好了。”

“严梦真,你到了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吗?你阿姨说的没有错,我就是失败,我就是觉得丢人,我的女儿竟然做了这样见不得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你真的让我失望到了极点,现在有你这样的女儿,我觉得恶心,我觉得说出去都没有脸,你真的让我失望。”严东不客气的说道。

严梦真听着严东的话,那每一句话都能让她的心滴血,每一句话都能让她流泪不止,恶心?失望?丢脸?这样的字眼真的够了,她很努力得忍着,不为爆发,可是有时候,有些情绪总是无法忍住的,除了委屈,就是委屈。

这世界,终究没有人懂她,那句话说的很对,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感同身受四个字,永远无法去领悟。

“爸,你别这样的指责我,我也有不得已的原因,我是不得已的。”严梦真忍了很久,终究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放荡束缚王丽霞

“别给我说理由,你的理由就是你没有家教,你让我恶心,让我失望。”严东激动的说道。

“恶心?爸你觉得我恶心吗?还是你觉得我做的事情恶心,是,我也觉得我恶心,我也觉得我丢人,我对自己都失望了,这是严家的污点,这何尝不是我的污点呢?谁好好的愿意做这样的事情?谁好好的愿意去娱乐场所上班?你们只是意味批评我,你们何尝想过我的感受?你们何曾问过我?当年为何不得已去那样的地方上班?你们何曾真心的问过我?你们都是在乎自己的面子,在乎严家的面子?”严梦真红着眼眸说道。

“有任何理由都不该走这样一条丢人的路,一条让我们觉得无法原谅的路,严梦真,你真的让我恶心,我都开始怀疑你的人品了。”何欢没好气的说道。

“是,这一条路我也觉得丢人,那么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走?你们睡得是高床软枕,我和我妈住的是一间小屋,你们准备了一年的食物,我们吃了上顿,却要为下顿捉急,你们轻轻松松赚几百万,我们拼死到底只有几百块,你让我如何和你们比?你们有钱,我没钱,你们让我怎么过?你们告诉我,我怎么过?”严梦真大声的质问道。

“别拿钱当借口,这世界多的是穷人,也不见得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严东没好气的吼道。

“是,世界上面穷人很多,坚强自爱的人也很好,我也想如此,你认为我不想吗?可我是没有办法,爸,你说你觉得我恶心,你觉得我丢人,那么在我未进严家之前,你在哪儿呢?我需要钱的时候你在哪儿?我妈病的躺在家里痛苦到死,你在哪儿?妈住院付不起医药费被人赶出医院,你在哪儿?你告诉我,你在哪儿?”严梦真看着严东的眼眸质问道。

严东听到这样的话,始终都未曾说出一句话,严梦真笑着说道:“我从小就没有爸爸,这世界唯一的亲人就是妈妈,我从小就知道,我只要她活下去,若她能活下去,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要命我给她命,要钱给她筹钱,我不会让她离开我的,于是我很努力的赚钱,可是爸,钱真的很难赚,我没有钱就没有妈妈,为了钱,我只有如此,她活着,我付出一切都没有所谓的。”

严东看着严梦真的模样,心里也难受了,是的,其实他也有很大的责任,若非他当年的决定,这一对母女不会如此的。

他心疼不已,刚想说话的时候,何欢很直接的说道:“别拿你妈妈说话,严宁读大学所有的费用都是她自己赚钱得到的,也不见她走你这样的路,自己错了还要将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推给这个社会,这世界多少人比你还要惨,为何你不学学人家?非要走这样的路,现在还责怪你的父亲。”

放荡束缚王丽霞

严梦真讽刺一笑,走到何欢的面前说道:“是,没错,严宁的确很厉害,若不厉害今日也不会走到这里,她有本事,她高学历,她从小受到的教育能给我想必吗?她是什么?乐器样样精通,外国门门明白,就这样的技艺,你害怕她没有钱吗?我呢?大学都没有钱读,我除了这样赚钱走捷径,我还有什么办法?你告诉我,我的办法在哪里?人人都会说,那么做要怎么办?这社会就是这样现实的,你我无法控制。”

何欢再度没好气的说道:“那也不能怪你的父亲,若不是你当年母亲走了这一条路,今日的果子也不会是你吃的,自己种的罪孽,总要自己还的,这是没有办法的结果,看看你的嘴巴,总是那样的厉害,真该告诉你母亲,你的样子,你的过去,让你母亲好好看看,她教育出来的孩子是怎么样子的?”

“不可以,不能告诉妈,谁都不许告诉我妈,她没有错,她将一切的都给我,教育我好好做人,她没有错,我的错,我自己承担,别伤害她,她这是一个爱错人的女人罢了,不可以伤害她的,你们都不可以。”严梦真摇头说道。

她母亲爱上了一个不可能会和她在一起的人,而她也爱上了一个,永远都不会爱上她的人,很多时候,他们是同病相怜的,于是她心疼了。

“这件事情我和你妈负主要责任,我会和你妈妈好好聊一聊的,真真,我想告诉你,任何事情,自己做了就要自己承担,别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别人,推给这个社会,没有人为你的错误买单,除了你自己,正如你阿姨所说,多的是比你苦的人,他们都可以自强,为何你不行,这件事情我会告诉你妈妈了。”严东很直接的说道。

“那是因为我等不起,人人都可以等,唯独我不可以,我不能拿我妈的命做筹码,爸,我知道你介意这件事情,我也明白阿姨介意,我更加知道,你们觉得我不该如此,但是你们不许告诉妈,否则我会和你们拼命的,我发誓,我真的会和你拼命的,和你们每一个人。”严梦真看着严东的眼眸,很直接的说道。

她宁愿死,也不愿母亲难受。

严东原本就是倔强的人,听到严梦真这样的威胁,他不悦说道:“好一个拼命,好,我就看看你如何拼命?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的母亲,严梦真,没有人可以威胁我,包括我的女儿,做错了事情还不认错,还用这样强硬的态度,我的确对你太好了,让你太过于放肆了,今日我就要好好磨一磨你的锐气,看看你到底倔强到什么地步?看看焦雨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

“爸,你没有资格说妈,自始至终,最不负责的是你,若你真的要和妈讨教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应该反省反省自己,为何有了阿姨之后还有了我妈?为何有了我之后,你丢下我们母女?为何这么多年让我我和妈流落在外?你们都说是我妈的错,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真的就我妈妈的错吗?你就没有任何的错吗?爸,你就。”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一个耳光直接落在严梦真的脸颊上面了。

放荡束缚王丽霞

严东从未如此激动过,那个耳光真的打的很是用力,他气呼呼的说道:“你真的胆子够大,还敢教训我了?还敢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去,还敢说我的错,我不负责任,严梦真,我真的对你太好了,以至于你连我都敢责骂,啊,你够厉害的,看来,我的确对你太好了,我突然发现我对你的好,都不该,有你这样的女儿是我此生最大的耻辱,最大的羞辱。”

严梦真被一个耳光打在地上,她头晕晕的,她知道她的嘴角已经流血了,抬起头,看着站在楼梯上面的严宁,那一个微笑,让她难受不已,她用尽全力,站起来,看着严东,伸出手,用力一拉脖子上面的金牌,那脖子血迹就这样出现了。

她擦着嘴角的血液,一步步的走到严东面前,伸出手,低声说道:“这个耳光的确打醒了我,爸,其实我也的确配不上你,做不了你的女儿,你们都是凤凰,我始终都是麻雀,即使生活在这里,也格格不入的,严家的女儿我的确不配做,也的确做不好,这是你给我的传家之宝,如今我还给你了,不认我,我也认了,你就当我从未出现过吧,但是请你别将这件事情告诉我妈,这是我唯一的请求,此生我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爸,其实很想努力做得更好,可我没有办法让时间倒流,你让我怎么办?就如你没有办法回到从前,不认识我妈,不生下我一样的道理。”

“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跟你妈说,还有你此时的态度。”严东忽略她手中的金牌,不悦的说道。

“不要,我说了不要伤害我妈,除了她,我一无所有,不要。”严梦真整个人都有些激动了。

“我做的决定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由不得你。”严东很直接的说道。

严梦真看着严东,再看看何欢,她觉得全世界都不理解她,全世界都伤害了她,伤害她真的没有关系,可是绝对不允许伤害她的母亲,似乎走到这一步,没有办法了。

她的目光落在茶几上面的水果刀,她快速的冲过去,拿起水果刀,看着严东说道:“爸,这是我最后的乞求,若你不答应,我就死在你的面前,不信你可以试试看,谁都不要伤害我妈,谁也不可以伤害我妈。”

“你做什么?给我放下,你会伤了自己的。”严东激动的吼道。

虽说生气,虽说难受,可是严梦真到底是他的女儿,若非严梦真如此倔强,他绝对不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其实他也只是有些过分,也只是觉得女儿为何那样不自爱?毕竟做了别人那样的女人,那都是一辈子的污点,将来找一个爱他的男人都很困难,若被可易涵知道了,那这件事情更加的麻烦了,其实他也只是考虑的太多,为女儿考虑的过多。

如今看着严梦真如此激动,而且水果刀那样锋利,那样危险,他自然是激动了,何欢也紧张了,这严梦真真够倔强的。

我想要

严梦真你快点死吧,快点刺死自己吧,千万不要客气,老天,你帮我一次吧,我只要严梦真死,若她死了,我一切的美好就这样来到了,这样的幸福,我真的特别的想要,严梦真,你好好的去吧,你的一切我都会照单全收的,就连你那病怏怏的母亲,我都会解决掉的。

严宁站在楼梯上面,看着这一幕,她很开心,应该享受其中,这样的好戏码真的鲜有,不过有些戏码希望以此全部演完,严梦真,你真的可以杀青了。

“爸,不要告诉我妈,否则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严梦真威胁道。

严东刚想说话,何欢突然直接说道:“真真,你爸最讨厌人威胁了,你认为你这样的小把戏真的可以动摇我们吗?这件事情我们说定了,收起你的倔强,这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的,的确是该打电话让焦雨来看看她的宝贝女儿了,做了都是什么荒唐的事情?”

何欢说完之后拿出电话,严梦真激动的说道:“爸,那我就以死相逼吧。”

严梦真说完之后,扬起水果刀,狠狠的刺入自己的心脏,只是为何不觉得痛楚?为何没有难受呢?难道她已经死了?

不,不会的吧,起码会痛一下吧,她记得,她刺进去了,还是说,她已经有这样的本事,不怕痛的本事了。

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着那血液在地上,而且还一滴滴的往下落,她真的是疑惑了,为何自己不痛?却在流血呢?抬起头,当看着可易涵苍白的脸颊,她愣住了,再看看那一把水果刀,被他握住了,是的,他挡了这一刀。

“可易涵。”严梦真轻声叫道。

可易涵强制性的抢过她的水果刀,冰冷的说道:“谁允许你自杀的?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这样做了?你的命是我的。”

严梦真眼眸突然红了,委屈的泪落下来,可始终未曾说过一句话。

傻女人,这个让他心疼不已的傻女人。

其实,可易涵下了飞机,高高兴兴的上车,准备回家的时候,助理却一脸阴霾。

“有事?”可易涵不解的问道。

“可总,严小姐出事。”助理说道。

“有话直接说,别让我去猜,也别让我去问你。”可易涵很直接的说道。

“媒体曝光严小姐五年做你那个的事情,而且还大肆宣扬她在娱乐场所上班,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而且这事情被严东知道了,刚刚我联系到了严东家的女佣,说严东现在在教训严小姐,而且情况很恶劣,我害怕会出事,主要的问题是,自始至终,媒体都未曾说起您,我想应该是有人刻意针对严小姐,我害怕她出事。”助理很直接的说道。

可易涵眉头紧皱,快速的说道:“以最快度的速度去严家。”

司机发动车子,他紧张不已,总觉得有事情发生,抵达严家的时候,媒体全部包围了,他又花了十分钟才进去,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严梦真说以死相逼,于是他一脚踢开门,看着扬起的水果刀,马上就要落在严梦真身上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思考,直接冲过去,刀落,血流,她无事,他安心。

严梦真啊严梦真,谁允许你动不动就拿着到要生要死的?谁允许你可以这样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谁允许你时时刻刻都不顾及周围人的感受?谁允许你有这样的承受能力?谁允许我犯的错有你承担?若你有事,我该怎么办?我的傻小兔。

“说,谁允许你自杀的?谁借给你的胆子?”可易涵激动的吼道。

严梦真鼻子一酸,委屈的说道:“除了死,我找不到别的路了,可易涵,我无路可走,唯有如此了,我真的没有路了,他们要伤害我妈,那是我的命,唯一的命,可易涵我无路可走了。”

可易涵看着严梦真委屈的模样,心痛无比,伸出手很直接的将她拉入怀里,贴着她的耳边,温柔说道:“我在,你就无事,谁都不能伤害你,我会保护你的,信我小兔。”

放荡束缚王丽霞 啊 放进去 快 我想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