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吸脂只去伊丽纱白 兽丛之刀 玄霄仙君

转过身的侯青青沉默了。

“青青,她也是我的孩子,请你让我看她好吗?”南宫伊好怕她会拒绝他,哀求道。

在他又想说什么的时候。

“当然可以,以后你想见她的时候,给我提前打个电话。”她真的没有权利不让他看孩子,他不是个不负责的爸爸,是她对不起他们父女俩,不能让他们在一起生活,她怎能剥夺他看孩子的权利。

“谢谢。”南宫伊真心感谢她的这句话。

听到他这一声谢谢,侯青青忽地感觉很想哭,那哭意一拥而上,让她差点控制不住,“我先进去了,孩子可能快醒了!

她不能再待下去,不然她一定会哭出来。

“嗯,回去吧。”南宫伊说道。

侯青青急忙拉开门进去。

关上门侯青青跌坐在沙发上,眼泪控制不住地落下,她不想哭,真的不想哭的。

门外,南宫伊盯着关上的门,盯了很久,很久……

才转身离开,步伐沉重的像是背上背了一座山一样。

孩子哭了很久,都没有听到侯青青的动静,徐岩以为她去厕所了,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却看到侯青青坐在客厅,双手捧着脸不知道在干什么。

“青青你怎么了?”徐岩关心道。

侯青青没有回应。

这让徐岩很是担心,着急地上前,“青青你怎么了?

在他的摇晃下,侯青青才回过神。

“怎么了?”抬起头,两边的眼泪还顺着脸往下流。

徐岩看到她的眼泪一怔,“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哭了?

“没事,只是想到一个新的情节,忍不住哭了。”侯青青笑着道,忽然她听到哭声。

“安安哭了!”她急忙站起来往房间里走。

她到房间的时候,她家姑娘已经哭的脸都红了,她急忙看是不是尿湿了,果然是尿了,她帮闺女换了个新尿片,然后抱起来她哄着,很是自责道,“对不起宝贝,妈妈走神了,妈妈竟然没有听到。

徐岩看着她的眼泪还掉着,眸色深了几分,没再说话转身回房。

路露想说什么,但不知道说什么好。

裴修远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都没说。

反倒是南宫伊开口了,“我跟青青以后就只是普通朋友了。

他好像是在宣誓什么,又好像是在告诉自己,他们真的没什么了。

“要不要喝点酒?”裴修远只能说这个了。

“不,我戒酒了。”喝酒不能改变什么,不如不喝。

裴修远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几天后,路露跟侯青青见面。

“青青,你跟南宫伊……

“已经彻底结束了。”侯青青淡声道。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结果吗?”路露忍不住问道。

“已经是这样的结果,这样也真的很好,我不想再讨论这件事。”侯青青拒绝再说这件事。

“好吧……”有些事,真的再好的朋友都插不了手。

彻底断了跟南宫伊的可能后,侯青青觉得自己应该是开心,松一口气的,但是她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是遗落了最重要的东西一样,经常出神,她很努力的让自己开心起来,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不过,她不曾表现出来过,在徐岩,在所有人面前,她都是特别开心的一个人。

一天晚上徐岩跟父母视频。

“妈妈呢?”徐岩早早就跟父亲说要视频,可却没有看到他妈。

“你妈出去玩了……”徐父说道。

“爸,别撒谎,我妈不会不见我而出去玩。”徐岩知道自己对于他的家人来说是多么重要,他的母亲是绝对不会因为出去玩而不见他,除非是她出了什么事!

“你妈妈住院了。

“怎么又住院了!怎么回事?发病了吗?”徐岩着急道。

“不是身体上的,是她心里上的,她太想开导自己让自己能够接受青青,让你能够放心,不担心她,可她越是想,压力越是大,以至于有时候会情绪失控,心里医生建议她住院治疗。”徐父说完叹了一口气。

徐岩看着又好像老了好几岁的父亲,沉默不语。

“你别太担心,有心理医生的开导,你妈很快就会没事回家。”徐父说道,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

“爸,你为什么不骂我几句?”徐岩问道。

“骂你做什么?你又不是很不孝顺的人,这天下哪有做父母的会想要让自己的孩子不开心。

徐岩再度说不出话来。

又过了三天,徐岩的身体痊愈了。

晚上孩子睡着之后,徐岩来到床前。

“怎么了?”侯青青看向他。

徐岩倾身把她圈在床和他之间……

“青青……”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双眼睛,表达了他想要干什么。

侯青青的身体一紧,整个人僵硬起来。

“你怎么……”这么突然。

“我觉得是时候了。”徐岩说道。

“可是我……我还没有准备好……”侯青青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

“不进一步,永远不会适应,与其每天焦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心里准备,不如直接开始!”徐岩说道。

侯青青想要反驳,可竟觉得他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这样的事早晚都要发生!她再怎么做心里准备,她都准备不好!

反倒会越准备越紧张。

“青青,我们是夫妻,我们不可能永远这么下去,有些事需要冲动,不冲动,就没有新的开始!

侯青青沉默了好一会后,“你说的没错。

不开始,永远都不会开始!

徐岩不再说话,只是用那双充满爱的眼神,把她缓缓压倒。

侯青青拼命想让自己放松,可身体还是僵硬的像一块石头,不过,她没有反抗。

他们是夫妻,他们是夫妻……

是夫妻,这样的事,早晚都是要发生的……早晚都是要发生的。

她不停地催眠自己。

她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

侯青青一直坚信,今日再痛的痛,等到了它日都是过眼云烟,再想起最多只是揪心一下而已。

“青青……

“我困了,先睡觉了。”侯青青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

爱与否都不能改变什么。

人活着,不能只随着自己的心意做,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出来逛逛。”路露想要当面劝她。

“等过几天吧,徐岩出了点事,我这几天没有时间。”侯青青想到徐岩被打的那么惨,就更无法再去伤害他。

“好。

侯青青挂断电话,回到病房,徐岩已经睡着,医生说他需要观察一晚上,确定没有伤到内脏什么的才能出院。

看着睡着的徐岩,侯青青叹了一口气,然后躺在另一张病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等她好不容易睡着的时候,徐岩睁开眼。

黑暗中,一双落在她身上的黑眸幽深无光。

“少爷,南宫少爷醒了。

“情况,怎么样?

“看起来好好的,说……”董迷刚要说什么。

裴修远的手机响了是南宫伊打来的电话。

“我走了。”南宫伊劈头就说道。

“你走?去那?”裴修远有些担心道。

“我去安静几天,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想死的,我还有我的宝贝女儿。”南宫伊笑着道,难受是难受,可他是男人!再大的痛苦都要受着!

“好。”听到他这样的话,裴修远就安心了。

南宫伊这一走就是一个礼拜,一点消息都没有。

“南宫伊他不会有事吧?”路露有些担心,毕竟他是那般的疯狂,现在又没有消息,别去做了什么危险的事!

“不会有事。”裴修远对好友很有信心。

“真是……”路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青青那块怎么样?

“青青是个超级固执而且又十分重承诺的人,她跟人家徐岩结婚了,又说出那样的话,徐岩又对她那么好,她是怎么都不能甩掉徐岩跟南宫伊在一起的。”路露叹了一口气道。

“这么说,只有徐岩退出,她跟伊才有希望?

“徐岩怎么会退出,他觉得爱一个人,就是自己给她最大的希望,如果他会退出,在南宫伊意识到自己是爱青青,回头找她的时候,他就退出了。

裴修远不语。

三天后,南宫伊出现在侯青青的家门口。

侯青青打开门看到是他,怔住,他这些天都不曾出现,她以为他已经放弃了,毕竟他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

南宫伊衣着整齐鲜亮,只是,脸色是憔悴的,一双眼也是布满了血丝,好像很久没有睡一样。

“你来干什么?”侯青青看到他这样不自主有些烦躁,开头一句就是很不耐烦的一句。

南宫伊嘴角扬起一抹笑,一抹苦涩的笑。

“青青,你真的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布满血丝的双眸直直地盯着她看,那绝望中又带着期待的眼神,让侯青青觉得好熟悉,她觉得她好像看到了以前的她,带着绝望和最后的希望,问他要不要跟她在一起,如果她嫁人了他会怎样?

之前的她是那么的想要风水轮流转有一天,让他也尝到这样的滋味,可这一天来了,她却不想要了。

不想要他这么痛苦。

“我没有机会给你,我是徐岩的妻子,我和他结婚的那一天,我们就没有可能了。”怪只怪这造化弄人,等她死心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爱的是她。

就好像那句诗,我不喜欢你的时候,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的时候,你深爱我,等我爱上你的时候,你已经转身离开,是我的脚步太慢,还是你的脚步太快?

错过,终究是错过了。

南宫伊看着她笑起来,那笑容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的让人心疼。

他笑了好一会后,“你真的很想跟他在一起,你跟他在一起会开心吗?

“是,我很想跟他在一起,我跟他在一起很开心。”侯青青回答的毫不犹豫,她是一个看似温柔多情,却很果断,狠心的人,不管再怎么心疼,她都能一刀狠狠斩断。

这么毫不犹豫的回答,让南宫伊很想笑着,却怎么也杨不起嘴角。

“我不会祝福你们幸福。”他真的做不到这点。

“没事,我们不需要你的祝福。”侯青青无所谓道。

“青青,我今天才发现,你是一个残忍的人。”能这么毫不留情地一刀一刀插在他的心口,让他痛不欲生。

“现在发现也不晚。

南宫伊笑起来,她总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不管什么时候。

笑完之后,他看着她,那样看着她,好像要把她深刻在脑子里,又好像是让自己最后一次放肆,放肆地这样看着她,爱着她,之后,他便要放下那样。

他那样的眼神看的侯青青很是难受,心揪在一起,最后实在受不了的她。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说着打开门要回去。

“我以后能看平安吗?”她这么肯定地想要跟徐岩在一起,他的纠缠真的没有意思,他的纠缠只会让他们三个都不好受,只会让她越来越厌恶他,他不想要这样。

之前他不信爱一个人是放手让她幸福,爱一个人应该是自己给她幸福才是,可走到这一步,当他知道,她不爱他,他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他就算再能给她天大的幸福,那都不是她想要的,他给的只会是枷锁,只会是痛苦。

所以,是到放下的时候。

他不能让自己的存在成为她的痛苦。

不能缠着三个人都痛苦。

以后他会把对她的爱深放在心底,不再表现出来,如今的结果是他一手种的,应该他一个人承担。

他也不会跟她抢孩子,孩子是她辛苦生下来的,他若跟她抢孩子,她会很痛苦,他怎么舍得她痛苦。

但是孩子也是他的亲生骨肉,他做不到对她不闻不问,不看她,也无法放下,这以后唯一能看到她的光明正大的理由。

所以,他想要这个权利!

广州吸脂只去伊丽纱白 兽丛之刀 玄霄仙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