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派最精奥的掌法 律政娇妻不好惹

“大哥,还有照片!”一个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旁,我睁开眼,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那个身影伸出手递来了相机,难道是要……

“呜……呜……”我惊恐的看着前方,强烈的挣扎,可是双手被绑得紧紧的,根本动弹不得。

单方相机出现在我的眼前,一瞬间,我有一种最为惊恐的想法。

不要,千万不要,高子健,高子健你在哪里?不能拍照片!不能!

“小美女,不要怕,哥们技术很不错的,乖啊!”壮汉一边摇摆着单反的镜头,一边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嗤啦”一声,衣服破了。

“咔嚓咔嚓”的声音在我的耳旁响起,我将头缩到了膝盖上,可是对方直接抬起了我的下巴,不由分说的按着我,让我对准了镜头。

我知道,我完蛋了。

“大哥,有个男人朝我们这里走来了!”绝望中听到了一个声音,我勉强的睁开眼,泪水朦胧了视线,看不清,什么都看不清。

争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听到了无比用力的声音,大门被打开,一个身影被拖了进来,甩到了我的身旁。

“他妈的,想坏了老子的好事!等老子休息一会,有你享受的!”一声咒骂声想起,几个身影便朝门外走去。

“小佳……

我的身体猛地一惊,有些惊恐的低着头,不敢看向那个人。在恐惧面前,我第一个希望见到的人就是高子健,可是,我最害怕看到的人,也是高子健。

我现在的狼狈,我不想他看到!一点都不想!

“小佳……是我……”这个声音再一次的响起,事实告诉我,不是幻觉。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的身体瑟瑟发抖,不敢抬头,也不想抬头。

“小佳,我是石磊。

石磊?石磊?我紧张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抬起头,被泪水浸透的头发贴在脸上,我眯着眼,看着面前的这张脸,仔细的辨认了一秒,就忍不住扑了上去。

“别怕,别怕……”石磊拍着我的肩膀,说:“别怕,我在这里……

好像在黑暗的沼泽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伸出手,紧紧的抓着石磊,不愿意松开,一点都不愿意。

我能感觉到身体抖动的厉害,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完全超出了我的接受范围。

“别怕……”石磊温和的声音在我的耳旁响起,他将我紧紧的抱紧,说:“我叫了朋友过来,他们马上就会到了……别怕……

他叫了朋友?他叫了谁?难道是叫了高子健?高子健!不!我现在不能看到高子健,不能!

“我不要……不要看到高子健……哇呜呜呜……”我一边哭,一边说,手臂在石磊的后背上挣扎,说:“我不要看到高子健……

“行,不告诉他,什么都不说……别哭,小佳,你别哭……”石磊紧紧的抱着我,拍着我的后背,一点点的安抚我。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去的,只记得自己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只记得那霜粗壮的手臂紧紧的抱着我,在我的耳旁说:“别怕,我们没事了。

可是真的没事了吗?那个壮汉,那只猥。琐的手。还有相机里传来的快门声,在我的耳旁如蹦腾的马蹄声,一遍遍的响起,我惊慌的一直超前奔跑,可是无论怎么跑,都停留在原地!

“不要!”我的脑袋已经接近崩溃,睁开眼,室内一片明亮,也是一片陌生。

我左右看了一眼,并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室内是干净整洁的,只是这里,对我而言,实在是太陌生了。

“小佳,”一个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快躺下,手上还有针头。

我瞥了一眼面前的这个人,终于在零点零一秒之后,想到了他是谁。

他是石磊。我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人。

他告诉我,那些人都已经被警察带走了。现在我在他的家中,很安全。

我眯着双眼,朝石磊的脸上看了一眼,他的嘴角,还是红肿的。我问他是怎么了,他说没事。其实我知道,那是和那群*搏斗时留下的。

石磊将我身上的被子盖好,让我好好休息。我很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都忘记了。

我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那些人,到底是有意,还是巧合,我都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我很想念高子健。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见他。

我不能让他知道我的遭遇,绝不能。

我哭了,想着那几个壮汉的手,我的眼泪瞬间决堤,一滴又一滴。如果不是石磊来的及时,我想,我一定,不会活下去。

我睡了*。总是睡着醒了,醒了睡着,根本分不清,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

我的脑子变成了一团浆糊,最终,在梦境中挣扎。

我睡了很久,石磊给我端来了吃的,医生没有再给我注射镇定剂。我若无其事的吃着东西,忽然想到这么久了没有用电话,张口问石磊要了联系方式。

他抬起头看着我,将手机递了过来,看着我,认真的说:“昨天已经给你室友打了电话,她会应付子键的,放心吧。

石磊知道,我并不想让高子健知道这件事。

“那些人……查出来什么了吗?”我低着头看着碗里的汤,小声的问。

“小佳,这件事……你真的不准备让子键知道吗?”石磊看着我,眼睛里忽明忽暗。

我吸了一口气,说:“没事,昨天晚上麻烦你了,我……我一会就回去。

石磊放下筷子,看着我说:“小佳,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必要跟我说那些客气话。二环路上的治安确实一般,如果不是我一直追着他们跟上来,你知道会有多大的危险吗?

我看了石磊一眼,没有说话。

石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你怎么会出现在宠物店?

宠物店!我忽然想到孙一清家的小黑,立即从桌子上站起来,说:“完蛋了,泰迪要饿死了!我要马上回去!

“陈小佳!”石磊在我身后喊着我,到隔壁的房间去了两袋东西出来,说:“这是德国进口的狗粮,装好,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

“还有件事要跟你说,边走边聊吧!”石磊转过身去拿车钥匙,声音十分平淡。

他说,那些人,可能是有意为之。这个需要时间调查,让我最近必须万分小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有意为之”四个字在我的心底好像锤子重重的砸了一锤,让我不禁有些害怕,谁要故意整我?像我这种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又得罪了谁?

“小佳,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拖了朋友在处理,你放心,只要知道了一点蛛丝马迹,我都会立即告诉你,”石磊一边开车,一边平静的说:“只是,你确定,不要告诉子键吗?他的人脉比我要广,处理问题更加迅速,而且,他是你的男人,你……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直接回绝了石磊,说:“你愿意帮我,我真的很谢谢你,如果不方便,就算了吧。

石磊没有再说话,直到车子停在小区楼下,他走下车,将我的车门打开,说:“你怎么决定就怎么办吧,但是记住了,如果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记得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直接朝前走。

“小佳!”石磊喊着我,快速的朝我走来,说:“你的狗粮。

我伸出手去拿,一不小心按在了石磊的手上,我们彼此都是一怔,我快速的收回手,急急忙忙朝回走。

石磊帮了我,我的确感激,但是,我更心疼的那个人,还是高子健,所以,我不会将这件事告诉高子健。

就让它是个p,直接放了得了。

吸了吸鼻子,低着头继续朝前走,忽然,一个身影在我的身前忽然出现,我紧张的抬起头,就看到了高子健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他上身穿了一件橘红色的短袖t恤,精壮的胳膊露在外面,*穿了一件九分牛仔裤,既休闲又帅气。

高子健就是我的阳光,耀眼,温暖。

“高……高子健……”我有些结巴的开了口,本能的逃开了高子健的眼神,他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刚才我和石磊站在一起,他看到了吗?他会不会误会?

“昨天晚上打电话给你一直没人接,今天发了短信也没人回,去了你家敲门,也没人应,榴莲说她和你一起出门了?怎么?你自己一个人回来的?”高子健声音平静,但是那双黑眸紧紧的盯着我,不禁让我有些后怕。

我轻轻地点点头,说:“恩,出去买了包狗粮,刚……刚回来。

高子健轻轻地点点头,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着说:“原来是这样,你一直不回我电话,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了呢,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高子健说话的时候手指在我的颈部轻轻地摩挲,我淡淡的笑了笑,说:“没事。没什么事。

高子健放在我脖子间的手指一抖,淡淡的说:“跟谁调皮呢?脖子上弄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晚上我们几人玩的很晚才回去,高子健送我,郑凯送榴莲,高子然和汤姆回学校,唯独李树一个人开着保时捷离开。

高子健告诉我,这两天已经将一环路上的一个店面装修签了下来,周六他要亲自去一趟现场,晚点来接我吃饭。

一方面,高子健之前什么样子我也算有个大概的了解,他这么辛苦的工作,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对此,我非常感动。另一方面,我也在准备会计考试,努力提升自己。

周六早上,我接到了孙一清的电话,这才想到答应他帮忙照顾小黑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孙一清将他的小黑送了过来,小家伙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我,一身乌黑自然卷,下巴下面还放了一个小肚兜,煞是可爱。

抱到自己手上的时候,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孙一清将注意事项列成了表格,临走前交给了我。小黑伸着爪子跟扯着孙一清,似乎知道他们这两天见不到面了。

孙一清弯*,用自己的鼻子跟小泰迪的鼻子蹭了蹭,转身离开。

狗狗我见得多了,但是说道养狗,我还是没有任何经验的,等我安排好小泰迪的小狗窝时,孙一清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原来,他忘记把狗粮带过来了。

既然要出门买狗粮,那理所应当去看一看高子健,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就给高子健打了电话。

我没有告诉高子健我要去找他,只是随口问了问地址,高子健似乎还在忙,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为了避免小黑乱跑,我将他关进了笼子里。

出门的时候正是正午,头顶是刺眼的太阳,街上是忙碌的行人,既热闹,又安心。

转了两趟公交车,终于在北一环停了下来,去隔壁的冷饮店买了一提饮料,直奔高子健所在的位置。

刚转过弯,就看到了街面上正在装修的店面前,高子健顶着鸭舌帽站在外面,炽热的阳光下,他身着白色纯棉t恤和运动裤,活力十足。

这是我的男人,用着他的汗水在为我们的未来努力,我为他感到骄傲。

刚踏出一步,我就愣在了原地。店面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粉红色运动套装的小女人,手里拿着一瓶饮料,走到了高子健的面前,说:“子键哥哥,你渴了吧?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刘诗涵。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去给高子健递冷饮,好人好事是要做,但是没有必要朝小三靠拢吧?

难怪高子健在电话里只跟我简单的说了两句,原来是因为刘诗涵。我的预感没有错,我上辈子就是挖了刘家的祖坟,这辈子他们刘家两姐妹都过来这么折磨我。

不过这一次,我可不准备去做什么缩头乌龟,迎难而上,这也是我们陈家的优良传统。

于是,我一个快步奔了上去,夹在了刘诗涵和高子健的中间,笑着说:“高子健,我来了。

高子健转过脸看着我,惊讶中带着一丝丝的惊慌,说:“不是说要在家里面看书吗?怎么说来就来了?

我从高子健脸上的表情上似乎明白了什么,瞥了一眼身旁的刘诗涵,拉着高子健的胳膊,说:“我看着天气越来越热了,给你们买了一点饮料送来,吃饭了吗你们?

高子健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说:“差不多了,你呢?吃了没有?

“我还真有点饿了……”我伸出手捂了捂肚子,笑着说:“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吃。

“淘气鬼,”高子健将鸭舌帽戴在我的头上,说:“站在这里等着,我去跟大伙儿说一声,马上回来。

我和高子健一唱一和,根本就是直接忽略了刘诗涵的存在,等着高子健抬脚朝店面走去,我转过脸来看了一眼刘诗涵,说:“诗涵妹妹,要不一起吧?

刘诗涵咬着双唇看着我,说:“你是故意的吧?

我睁大双眼,问:“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哼,你们慢慢吃,小心吃多了撑着!”刘诗涵扔掉了手中的饮料,转身离去。

我有些呆愣的站在原地,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玩心计吗?为什么会觉得这样特别无聊呢?还有,刘诗涵怎么知道高子健在这里上班?难道说,是阿姨告诉她的?

高子健跟工友们打了招呼之后,脱掉了身上的工作服,拉着我走进了隔壁的快餐店。听高子然说,高子健最不喜欢吃的,就是快餐了,可是面前这个男人,哪里表现出任何的娇气,反而吃的愉快。

我轻轻地咳了一声,将碗里的鸡肉夹给了高子健,问:“高子健,你最近……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高子健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我,问:“你是指*,可以四次?

我瞪着高子健,说:“不是这方面……

“哦……”高子健长长的叹了一声,笑着问:“那*四次,你满意吗?

我知道问多了也是白搭,笑着说:“晚上收工早点回来,我要亲自下厨,说,你想吃什么?

高子健抬了抬双眼,看着我,说:“我想吃你可以吗?

我喜欢高子健的细心,霸道,和幽默。在很多问题上,我想让自己想的积极,但是很多时候,实际上都是高子健在指引我。

和他在路口分别,他给了我一个长长的kiss,我心满意足。

心口的疑虑并没有散去,打电话给高子然,在我的再三逼问下,才忽然套出了问题的关键。——高叔叔和阿姨收回了高子健的所有支付工具,并且,将夜城及名下的几个其他产业的经营权也受了回去。

简而言之,他们让高子健自立。

我没有敢问高子然叔叔阿姨这么做的原因,但是很显然,和我是脱离不了关系。

想到这里,我更加心疼。

坐在十字路口,瞥了一眼来来回回的人群,我再一次无比坚信了一点,我,陈小佳,一定要和高子健走下去。

擦掉眼睛里的泪水,按照手机地图的提示,沿着一环路一直朝前走,终于找到了一家宠物店。买了狗粮,瞥了一眼天色,已经是黄昏时分。

暮色四合,最后一抹斜阳还留恋地抚摸着地平线。一弯新月悄悄升起,在它的周围,还有几颗星星发出微弱的光亮,想着高子健的晚饭,我急忙走到路边,伸手去拦车。

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在我的脚边停下,我刚准备说话,一只粗壮的胳膊就伸了过来,拉着我朝车内扯。狗粮在我的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我瞥了一眼,没有来得及说话,嘴巴也被捂住了。

这些人是谁?他们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我没钱……我的钱买了狗粮……”我试图解释,遇到劫匪这种事情,我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啊!

头顶被黑色的头罩盖住,一个凶狠的声音在我的耳旁响起,说:“不要乱动,也不要试图挣扎,我怕我的手一抖,你的小命就玩完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前一片黑暗,只觉得脑后被重重的一击,只觉得晕了过去。

抓我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抓我,我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如果没人来救我,我肯定惨了。

他们不要要劫财,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右脸被甩了几巴掌,抬起头看去,昏黄的光线里,除了墙上还在转动的风扇之外,只有几张带着恐吓的脸。

其中一人身材魁梧,*只穿了一条热裤,在我的眼前晃了两次,笑着说:“小姑娘长得不错呀?多大了?

他的手伸到了我的眼前,我顿时吓得双腿发抖,转过脸不愿看他,想要骂人,嘴巴却被胶带粘住。

“哎呦喂,我最喜欢这样无辜的眼神了,来,看看爷一眼,爷今晚保证让你爽个够!

鼻尖是壮汉身上传来的恶臭味,我转过脸去,试图躲开他的手掌,可是他的手却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我恼火的甩着脑袋,却甩不开。

“呜……呜……”我紧张的大喊着,可是嘴巴被堵得紧紧的,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哈哈哈,来,反应再强烈一点,快一点……”壮汉看着我,伸出舌头,在我的脸上狠狠的甩了一圈,立即让我胃部翻滚,直接想吐。

这里到底是哪里?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到这里?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高子健?高子健!高子健你在哪里?

“你,还有你,还有你,先去外面给我守着,今晚,老子一定要好好地爽一把!”壮汉指了指门口的另外几个男人,示意他们出去。

关门声在我的耳旁响起,我缩着脑袋,瞥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只觉得他一双猥.琐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好像要把我马上吃掉似的。

我摇着头,紧张的看着他,说:“不要……

壮汉看着我,那张脸靠的我越来越近,长长的手臂伸到我的身前,下一刻,我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少林派最精奥的掌法 律政娇妻不好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