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扈恣睢 x时空调查 恶魔贤者

唐鸣风扭头看向我,岑黑的眸底满是无奈。

“莫雪宁她喜欢我。”犹豫片刻后,唐鸣风沉闷的叹了口气,很是烦躁的跟我解释道:“她搞那什么荧幕情侣,逼着崔导让你俩互换角色,无非是想趁机跟我绑在一块儿,让我被迫承认我和她是一对儿!

唐鸣风的眉越皱越紧,短暂的停顿后,他没好气的补充道:“她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想跟她有瓜葛!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原来这小少爷表面上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其实门儿清。

荧幕情侣看着好看,说着好听,可一旦绑定,其实是有很多麻烦事的,尤其是现在莫雪宁还动了真情,到时候唐鸣风若是有了心上人,舆论会一边儿倒的开始同情莫雪宁,斥骂唐鸣风和唐鸣风那个无辜的心上人。

这对唐鸣风来说,当然是极其不利的。

“那你也不能罢演啊。”对于莫雪宁和唐鸣风私人间感情的事儿我不好妄下评论,于是,我不动声色的把话题转移回了今天的吻戏上:“我知道你对莫雪宁的一些做法非常的不满意,可你不能把这种不满意带到工作中,你是一个演员,演戏时如果顾虑太多,是演不好你手上的角色的。

闻言,唐鸣风沉默了,我以为他有所动容了,正想要乘胜追击,一口气说服了他,可游说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他打断了:“其实除了对莫雪宁的做法有意见外,我不想拍吻戏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我下意识的问他。

这时,唐鸣风俊朗的脸上,突然浮现出几抹红晕来,他把头扭到了另一边,很难为情的跟我说:“我……我之前没跟别的女孩儿接过吻,所以……

我惊呆了:不会吧?

我潜意识里一直以为像唐鸣风家底殷实的富二代,应该和谭以琛一样,风流成性,阅女无数,谁料,他居然连初吻都还没送出去!

这孩子还真是富二代里的一股清流啊。

我想着唐鸣风年龄还小,对爱情可能还有一定的期许,所以比较在意初吻,初夜之类的事情,这是他的私事,我不能逼着他违背自己的本心,于是我便打了个马虎眼,跟他开玩笑道:“那你有心仪的对象没?有的话赶紧过去亲她一下,亲完以后戏能演了,你俩说不定也就成了,两全其美,多好的事儿。

我本是开玩笑,谁料唐鸣风竟当了真。

“那她要是不同意呢?”小崽子问我:“我感觉她好像不是特别喜欢我的样子。

“那你也不亏啊!”我猛的锤了一下他的肩,很缺德的表示:“起码你亲到她了,而且搞不好那也是她的初吻,你赚大发了!

唐鸣风笑了:“这可是你说的。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他突然伸手拦住了我的腰,倾身吻了过来。

我僵住了,大脑一片空白,有那么一刹那,我甚至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他小心翼翼的伸舌探入了我的口中,柔软的舌,旖旎而又缓慢的舔过我的牙齿,随后,攻入了我的口腔。

我终于回过神来,猛的伸手推开了他:“你疯了吗!

面对我的怒斥,唐鸣风很委屈的表示:“你让我亲的……

我哑口无言。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自己挖坑自己跳!做人,果然不能太缺德,更不能教纯良的小朋友去做缺德的事儿。

否则,迟早会遭报应!

我心虚的环顾了下四周,确定休息室的门是关着的后,我总算松下一口气来。

“我跟你开玩笑呢!”我恶狠狠的瞪了唐鸣风一眼。

唐鸣风如墨的眸底闪过几丝狡黠,他伸舌意犹未尽的舔了下唇角,坏笑道:“那我也不亏。

这小王八蛋,学坏学的也太快了吧?

我正想骗他说我有男朋友了,好让他别再白费力气的打我的主意,谁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这小崽子便一溜烟儿的蹿了。

“我找导演说戏去了,你要是心里不爽,改天我让你亲回来!”小崽子在门口冲我挥了挥手,然后就跑了。

谁要亲你啊!我在心里愤愤然的骂着。

被人喜欢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是被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喜欢,那就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儿了。

尤其是现在莫家的人一心想把莫雪宁和唐鸣风凑成一对儿,我如果不早点儿跟唐鸣风撇清关系的话,指不定莫振宇他们一家人会怎么整我呢。

预感事情会往越来越麻烦的方向发展,我当机立断,给谭以琛打了个电话,问他今天下午能不能到片场来看我。

“宝贝,我们上午好像刚见过面吧?”谭以琛笑着回我:“怎么,早上没有‘喂’饱?

我的脸瞬间红成一片:这家伙,真是从里黄到了外,无时无刻不在开车。

“对啊。”我慵懒着调子,倾身靠在椅子上,舔唇诱惑他道:“我就是没吃饱,想让琛哥哥再好好‘惩罚惩罚’我……

谭以琛那边儿许久都没有声音,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了的时候,他闷声骂了一句“操”,然后把电话挂了。

我知道,他下午忙完了工作,一定会过来的。

有句话叫“投其所好”,我敢保证,比起我的人,谭以琛肯定更喜欢我的身体,与其软磨硬泡最终被他婉言拒绝,不如直入主题,用身体把他给勾过来。

不过这样一来估摸着我今晚又不能睡了,唉,我这都是招谁惹谁了?

因为唐鸣风及时让步,答应了和莫雪宁实拍吻戏,下午的拍摄工作进行的还算比较顺利,紧张的拍摄了将近五个小时后,崔导满意的喊了一声“卡”,示意我们今天可以收工回家了。

我如释重负,和其他演员一起到服装间去换衣服,然而,衣服刚换到一半,外面又闹腾了起来。

还有完没完了!我心里一阵恼怒:跟他们这群星二代,富二代一起拍片子实在是太累人了,天天搞事情,老老实实演自己的戏不行吗?

有了中午的教训,这次我学乖了,匆匆忙忙的换好自己的衣服便拎着包打算开溜,免得再无缘无故的卷入纷争之中。

可有时,祸端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了的。

“欸!郁可可!你等一下!”我刚溜到门口,一个女艺人便叫住了我。

我无奈,只能转身,蹙眉看向那女艺人,问她叫我干什么。

“雪宁的耳环丢了,你有没有看见过?”女艺人问我。

我摇头,如实回答道:“没有。

本想回完话以后就赶紧走,谁料这时莫雪宁突然焦急的跺了跺脚,用染着哭腔的语调说:“怎么办?我那对儿耳环可是设计师丹尼尔的绝笔,世上只有这么一对儿!还镶着蓝钻……

丹尼尔是国际知名的设计师,其受追捧程度难以想象,许多一线明星都以拥有他设计的饰品为傲,去年八月他宣布退休,不再参与珠宝首饰的设计,这让他之前的作品更受欢迎起来,毕竟,物以稀为贵。

蓝钻也因稀少而价值不菲,再加上耳环的设计师又是丹尼尔,也难怪莫雪宁会这么着急了。

“雪宁你先别着急。”有人安慰莫雪宁:“你好好想想,你换戏服的时候把耳环放哪儿了。

“就放在包里啊!”莫雪宁把自己的LV包包往众人跟前递了递,撇嘴道:“我都翻遍了,包里就是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满目茫然。

“会不会是有人偷拿了?”莫雪宁的“闺蜜帮”之一突然开口道。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一片哗然,大家纷纷表示不是自己拿的,有的甚至把自己包包的拉链扯开让莫雪宁检查,以示清白。

我心底突然升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反正这是女装间,屋子里也就咱们几个,都是熟人。”果然,没过几分钟,莫雪宁的闺蜜便又开口了:“大家能不能把包打开,让雪宁检查一下……当然我也不是怀疑大家,主要是雪宁这个耳环特别的珍贵,这世上只有这么一对儿,而且这是她爸爸送她的成人礼物,意义也很重大,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别让某些手脚不干净的人钻了空子!

听到这里我大概已经明白了:不出意外的话,那耳环绝对在我包里。

看来,莫大小姐是把上午出丑的事儿算到我头上了,想让我也当众丢个人。

“这事儿既然是我提议的,那我就先把我的包打开给大家看看。”莫雪宁的闺蜜还在动情的演着。

呵,现在倒是演得挺逼真的,中午拍戏的时候怎么演技一直不在线?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在莫雪宁闺蜜的怂恿下,大家纷纷开始拉开自己的包让莫雪宁和莫雪宁的闺蜜检查,我不想跟她们玩儿这种低级的栽赃游戏,直接把包扔到了地上。

“有意思吗?”我冷哼了一声,面色沉冷的凝向莫雪宁:“莫雪宁,你几岁了,这么低级的手段你玩儿着不嫌丢人啊?

“醒了?”我正晕晕乎乎的犯着迷糊,这时,头顶上突然传来一个极富磁性的男音,我一抬头,谭以琛那张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便呈放大状的浮现在我面前。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瞬间就清醒了。

我这人喝醉了有个毛病,那就是什么话都敢说,你别看我平时怕谭以琛怕的要命,喝醉了我说不定还敢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臭不要脸。

而且更糟糕的是,如果我醉的比较厉害的话,那我喝醉后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第二天清醒后我自己是不记得的。

所以现在凝视着躺在我对面,赤裸着上半身的谭以琛,我瞬间懵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眨巴着大眼,怯生生的问谭以琛。

谭以琛乐了,低笑着反问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他把我问住了,这是他家,他当然可以在这里。

我揪紧了被角,努力的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我在裴导的新片发布会上遇到了秦如霜,秦如霜刺激了我一顿,我心里不痛快所以买了很多酒,然后我喝醉了,隐约中我记得我好像还折腾了娆姐好久……

天杀的,谭以琛怎么偏偏在我喝醉的时候过来了?我叫苦不已。

“恩……那个……我……我昨天晚上喝多了。”我低着头,拿毛毯盖住了自己大半张脸,只把眼睛露在了外面:“没……没胡说八道吧?

“你说呢?”谭以琛的脸突然阴了下来。

我的心脏瞬间揪紧了:该死,我昨晚该不会真说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话吧?

“你……你别当真啊!”我焦灼的解释着:“我喝多了就喜欢乱说话,见谁怼谁……我那都是无意识的,你可千万别当真。

闻言,谭以琛忽而笑了:“你都不问问你昨晚胡说了些什么,这就开始认罪了?

我一愣,瞬间明白过来了:妈的,被这家伙给耍了!

“坦白从宽!”他再次阴下脸来,装出一副声色俱厉的模样:“老实交代,是不是心里藏着什么不敢让我知道的小秘密,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你讨厌!”直到他在逗我后,我放松了下来,娇媚着调子跟他撒娇道:“哪儿有什么小秘密啊!人家不是害怕冲你耍酒疯,惹你不高兴嘛!

他反身把我压到了身下,一双大手在我身上胡乱的摸着:“你昨晚不仅冲我耍酒疯,还吐了我一身……说,要怎么补偿我?

怎么补偿?这不是很明显吗?他都压我身上了,我还能怎么补偿他?

“对不起嘛……”我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娇声问他:“可可知错了,无论哥哥怎样处罚可可,都可以的……

说着,我张开了双腿。

我既已“请君入瓮”,谭以琛自然不会再跟我客气,他把我翻过来,让我跪在床头,一边儿上我,一边儿打我屁股,说我不乖,必须得给点儿惩罚。

我算是彻底看清楚这家伙的本质了,这家伙,穿上衣服是翩翩君子,脱了衣服就是禽兽一个,什么重口的都敢玩儿,尤其喜欢角色扮演。

谭以琛足足折腾了我四个多小时,期间不仅打我屁股,还咬我,咬的地方还特别的令人难以启齿,搞得我都开始怀念他不搭理我的那段时间了。

最后,痛痛快快发泄完了的他瘫倒在床上,没头没尾的丢给我这么一句话:“你啊,还是喝醉了的时候和被我干的时候可爱一点儿。

我没听懂。

下午的时候谭以琛有事要去处理,所以吃过午饭便离开了,他走后,我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剧组,继续开始新片的拍摄。

结果我一到剧组,以莫雪宁为首的那群女演员就开始指桑骂槐的针对我,说什么有些艺人仗着自己靠山硬就随意旷工,耽误大家拍摄进度,一点儿集体感都没有。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有点儿想笑:旷工,后台硬?这是在说莫雪宁吧?自开拍到现在,我一共就歇了这么一天半,而且我是请过假的。

反观莫雪宁,一个天太热不想穿古装演戏都能成为她不开拍的理由,谁耽误了拍摄进度,不言而喻。

我没有理会她们,继续看我的剧本,分析剧本中角色的性格特征以及心里路程,以便更好的把我的角色呈现给观众。

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拍摄场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好像有什么人在吵架。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拍摄场已经里里外外的围了好几圈儿人,出于好奇,我也围了过去,想看看究竟出什么事儿了。

“欸,发生什么事儿了?”我拽拽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小哥儿,很纳闷的问他。

闻言,小哥儿头都没回便幸灾乐祸的跟我说:“哈哈哈哈哈,莫雪宁丢人丢大发了!唐鸣风不愿意跟她拍吻戏,她正在那儿闹脾气呢!

我愕然:这些星二代架子也太大了吧?第一次上大荧幕就拒拍吻戏,真是……有个性!

今天拍的这幕戏其实不仅有吻戏,还有一小部分香艳无比的“伪床戏”,其实就是在变相的给观众们卖福利,女一号露露肩膀露露大腿,男一号秀秀腹肌,展现身材,好成功圈粉儿。

结果本来拍的好好的,等拍摄到男一号和女一号意外接吻的时候,唐鸣风突然不干了,非要假接吻。

这下拍摄棚可就炸开了,莫雪宁觉得丢了脸,可她又没办法向青梅竹马唐鸣风发脾气,于是便不断的给导演们摆脸色,耍性子。

导演们没办法,只好轮番去劝唐鸣风,谁料平日里超级好说话的唐鸣风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死活就是不肯拍这场吻戏。

“你非要实拍的话那就让替身来演。”唐鸣风很坚持:“反正我不会演的!

听到这儿,导演彻底急了,他质问唐鸣风:“唐大公子,你这不是故意刁难我们吗?这剧本递到你手上多长时间了?打从一开始你接这部戏的时候我是不是就把整个剧本给你了?你既然已经把戏接下来了,那请你敬业一点儿好不好?不就是接个吻吗?怎么就不能演了?

闻言,唐鸣风的脸突然红了,他支吾了一会儿,随后很不悦的指责导演道:“那你一开始也没跟我说女一号是莫雪宁啊!最开始女一号不是郁可可吗?为什么突然换成莫雪宁?

唐鸣风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唏嘘,纷纷将目光聚焦到了我身上。

我一阵尴尬,突然有点后悔过来凑这个热闹了。

这时,站在摄影棚最里面的莫雪宁突然满含怨恨的瞪了我一眼,那目光就跟我抢了她男朋友一样。

我心里一阵无语:这关我什么事儿啊?我离唐鸣风已经够远了好不好?还要我怎样?

“你不想跟我拍,我还不愿意跟你拍呢!”莫雪宁狠狠的跺了跺脚,把自己头上的古装发饰狠狠的往地上一摔,然后扭头跑了。

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导演发了话,把围观的群众全都给撵走了。

我想现在崔导的心情一定很操蛋,好生生的一个片子,请了俩活祖宗,骂不得,打不得,还随时跟你闹罢演,你说闹心不闹心?

可闹心贵闹心,这戏该拍的还是得拍下去,崔导先是找了俩跟莫雪宁关系比较好的女演员,让她们先去安慰安慰莫雪宁,给莫雪宁做做工作,随后,他把我叫了过去。

“你和唐鸣风关系很好?”他凝眉问我。

这问题来得突然,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答他。

“他好像挺喜欢你的。”崔导继续给我挖着坑:“你看你能不能过去给他做做思想工作,咱们组里,论经验丰富,你可能排不到第一,可要是论敬业,你若认第二,那绝对是没人敢认第一的。

我依旧没答话,僵硬的站在原地,满脸尴尬。

“你就当帮我个忙。”见我满脸不情愿,崔导放低了态度:“唐鸣风那边儿不松口,莫雪宁说不好就撂摊子了!咱们这戏不能拍到一半儿断在这儿啊!

说实话,我挺不想帮他的,他这个人太过势力,而且欺软怕硬,惯会见风使舵,即便我现在帮了他,日后他也不会记得我的好,说不定还会反咬我。

可他说的话也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莫雪宁出身好,心气儿高,今儿个突然丢了这么大个脸,若是唐鸣风不让步,搞不好莫雪宁真要罢演了!

到时候,苦的是我们整个剧组。

“好吧。”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妥协了:“我可以尝试着去给唐鸣风做做工作,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面了,我跟唐鸣风不熟,我未必劝得动他。

导演千恩万谢,说什么日后有好角色了一定会给我留着,我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却想拍完这部戏后,我再也不想接你的戏了。

我找到唐鸣风的时候,唐鸣风正在休息室里生闷气,一副谁都别来烦他的大爷样儿。

“你生什么气啊?”我乐了,笑着打趣他:“女一号被你气跑了,戏也没拍成,崔导都快急哭了,你反倒生气闷气来了。

闻言,唐鸣风恶狠狠的瞪我一眼,没好气的质问我:“你来干什么?

“来劝你啊。”我坦言,慢条斯理的坐到了他对面,笑着问他:“你为什么不愿意跟莫雪宁拍吻戏?

跋扈恣睢 x时空调查 恶魔贤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