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野一人 第一战神 异界超级鬼兵

那是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定制西装的年轻人,头发抹的锃亮锃亮,那质感远远看去,如果不是看到底下还有个脑袋存在的话,说它是皮鞋都有信。

这人的年龄和闻亦凡差不多,也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可走起路来流里流气的,一点儿也没有闻亦凡的成熟稳重。

“闻少,这一位是?

走到闻亦凡面前,年轻人饶有兴趣地打量了齐宁一眼,以他的眼力,怎么看也看不出来齐宁是个有身份的人。

再看齐宁身后的一群人,当看到青春靓丽又容貌出众的张灵媛和长得还算漂亮的李佳慧的时候,他的眼睛顿时就是一亮。再看一身休闲打扮却很有品味的苏锦瘦瘦弱弱的石子洋和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屌丝的倪中天……

嗯,这一群男人里,也就只有那个长的挺娘的小个子男人看上去有点钱,别的人……根本就不值一提嘛!

自以为正确地分析完毕,他看着闻亦凡时候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闻少,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

他特意在“朋友”两个字上咬的很重很重,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若是齐宁一行人真的是闻亦凡的朋友的话,那闻亦凡的品味和眼光就真的令人呵呵了。

“我说过多少次了,现在请叫我——闻总!

闻亦凡没理会年轻人的挑衅,留下这句话之后,就带着齐宁他们进入了店里,一边走一边歉意道:“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原因,让你们也跟着我一起面对了一个讨厌的家伙!

齐宁倒是没觉得刚刚那个讨厌的家伙怎么样,只是对闻亦凡有些无语,他和这货似乎不太熟吧。虽然他们曾经有过几面之缘,而且在之后的几次见面里,这货也曾经帮自己说过几次话。

但……他可没忘记,这货对双姐的那份觊觎。

闻亦凡不知道齐宁的想法,当然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在意。

就像他刚刚跟那讨厌的年轻人所说话一样,他现在是闻总,而不是闻少了。在做闻少的时候,他可以任由自己的性子和喜好胡来。可做闻总了以后,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就多了起来,而且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他对林双双的欣赏,在知道了林家准备利用她和乔氏联姻的时候就已经被他坚定地摒弃了,因为他非常清楚,以闻氏目前的实力,还没办法跟乔氏抗衡。

就更别说是……身为开工功臣之一的齐家了。

想要让闻氏走出H省,成为国内一流的大公司,甚至是跻身于全球大公司的行业,除了自身的品牌过硬之外,他还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势力的支撑。

而齐家,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

“我和这家店的老板是朋友,只要是我朋友看上的车,都能打八折。

闻亦凡相当热情,齐宁三番四次想要开口推说自己看就可以,但就是没机会说出口,这让齐宁相当无奈。

而倪中天在听说可以打八折以后,激动的脸都红了:“齐宁,八折哎,十万块钱就能省下两万来!

张灵媛顾也笑嘻嘻道:“是啊,省下来的钱,正好你可以请我们大家吃好吃的!

见大家都这么兴奋,齐宁也不好再扫兴了,只能承了闻亦凡的情:“那就谢谢闻总了!

闻亦凡勾唇一笑:“这话说的就太见外了,大家都是朋友嘛!

齐宁默,要说之前他还不想承认“朋友”这两个字,现在连人家的盛情都承受了,再不承认这两个字,就显得矫情了。

“朋友,我欠你一个人情!”嗯,让他身边的这些人高兴的不要不要的,这也算是一件乐事。

闻亦凡的眼睛顿时就亮了,齐家人的人情,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几人围着店里转了一大圈,从小型轿车到中型SUV,再到越野都看了不少,无奈,那些车不是外形太骚包高调,就是太小,齐宁不喜欢。

转了一圈儿下来,齐宁朝着大厅内环顾了一圈,蹙眉道:“没有新推出的那一款奥迪RS6avant吗?

身后的店员一愣,随即充满歉意道:“因为是推出的新款,所以店里一般不会有货,如果先生想要那一款的话,可以先预定,约莫一个多月以后就可以提车了。

齐宁有些失望:“还要等一个多月?

“齐宁,你说的那车多少钱啊?”一听说是新款,还要等一个多月才能提车,倪中天顿时就惊奇了,他记得他家那辆BYD,一个多星期左右就可以提车了!

齐宁摸了摸鼻子:“也没多少钱!

从齐宁这里问不出答案来,他又看向苏锦,他知道苏锦这位神秘的公子哥儿好像对很多高端的东西都非常了解。

见齐宁不欲多说,苏锦原本也没打算多说,张灵媛却也兴冲冲地问道:“苏锦同学,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

苏锦看了齐宁一眼,淡淡道:“市场上的底价是150多万,但具体是多少,还要看店里给出的最终价格。

“150多万?”倪中天震惊了,不可置信地上下打量着齐宁,尤其是看到他身上的那一套廉价到了极点的衣服,倪中天只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行啊兄弟,你是不是走路的时候被馅饼砸中了?什么时候赚了这么多钱啊?

因为太多惊讶,他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众人进店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油光锃亮的年轻人此时就在不远处,他原本就还在为了闻亦凡给他甩脸子的事情气闷着,听到这话,他顿时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切,一群没见识的乡巴佬!”揣着兜走上前来,他不屑地看了齐宁一眼,然后“好心”地为倪中天解惑道:“兄弟你这就不懂了吧,闻少那是何许人也?从他兜里拿出一百五十万来,不就跟普通人兜里的一百五十块差不多?

羡慕嫉妒恨地瞄了齐宁帅气的脸庞一眼,他嘿嘿一笑:“你的这位朋友长的不错,要是技术再好一点,别说一百五十万,就是二百五十万,闻少也给的起!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齐宁抱着双臂,看着不住在窗外飞掠而过的风景,淡淡道:“风光时门庭若市,落魄时门可罗雀,本来就是从古至今从未改变过的现象,与其怨天忧人,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走出困境。

人啊,最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从来都只有自己而已!

别看他年纪小,这些年来经历的人情冷暖,比很多成年人还要多得多,尤其是在三叔从查出肺癌到去世的那一段时间,他所经历的真是这小半生最黑暗的日子。

周遭人的冷眼,嘲讽,以及他最希望能够伸出援手来帮助三叔的齐家的人的冷漠……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明白了那个道理,这世上能够依赖并且永远都不会放弃你的,只有你自己那颗坚强不屈的心。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尤其地感激双姐,三年前,唯一一个肯伸出手来帮助他的人,只有她。

听着齐宁那状似无所谓的话,不知为何,林双双的心却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仅仅箍住了一般,难受的险些窒息,她不禁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到齐宁的时候的情景。

那是她刚刚盘下没装修前的肯某鸡的某一天,她正监督着工人进行装修,一个穿着洗得发白的衣服的少年突然推开店门走了进来。

“听说你们这里在招工?

少年好看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与对周围的人的冷漠,他看着林双双漂亮的脸蛋,并没有露出如同寻常男人和男孩儿一般的惊艳。

“额,小朋友,你太小了……

林双双看着少年年轻到了极点的面庞,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似乎是被拒绝过太多次了,少年好看的脸上一丝情绪波动都没有,连一丢丢失望都看不到,他只是表情麻木到:“我需要这份工作来交学费。

那个少年自然就是齐宁。

雇佣童工这种事情,林双双一开始打心眼里是拒绝的,可当时看着齐宁那如同一潭死水般的眸子,她心里一软,就答应了下来——只要他说的情况属实,就破例收了他,并且提前预付他两个月的工资,让他可以先去交了学费。

毕竟,在古兰县这种十八线的小县城,雇佣童工什么的,只要孩子的家长不反对的话,是没有人会去多管闲事的。

现在再回想起来,林双双都忍不住感叹着命运的神奇,谁能想到当初那个连学费都交不起的少年,如今不但医术了得,更是自己开了公司,成了医院里的医生都无比崇敬的神医?

把齐宁送回齐家庄以后,林双双没有过多停留,开车回了县里。

许婶儿不在,她就要经常在店里守着了。

当晚,齐宁又翻看一遍考试资料,期间又接到了纪诗兰打来的电话。

可能是知道了齐宁开学半个月请了好几次假的事情,纪诗兰说她会找人安排,让齐宁在一天的时间里把四科都考完。

挂了电话,齐宁便又开始继续看书。

因为很早就要赶去市里考试,所以凌晨两三点,参加考试的所有人就要到驾校去集合。

在没有人可以开车送自己的情况下,齐宁只得自食其力,一路飞奔去了县里。

以他现在的速度,二十里地的路,只需要十来分钟就能赶到了。

一整天的时间,齐宁都在考试和等待考试中度过,直到太阳开始西斜,他才结束了所有的考试。离开考场,齐宁伸了个懒腰。

结果过两天就能下来了,他有信心能够一次性过。

接下来,就该琢磨买车的事情了。

有这么多人围观,他还低调个鸟啊?

“石子洋你的身体好了?倪中天你今天在中午不用打排位赛了?苏锦你不用看书了?

把宿舍里的三个汉子都问了一遍,齐宁又看向张灵媛和李佳慧两个妹纸,动了动唇,他最终没好意思说出赶人的话。

倪中天兴奋地搓着手:“排位赛哪有兄弟买车重要?我长这么大还没进过4S店,这不是想跟来涨涨姿势嘛!

石子洋深以为然地点头:“没错,买车这么大的事情,没有我们做参谋的话,齐宁你吃亏了咋办?

齐宁嘴角一抽,又看向苏锦,这位苏小公子似乎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吧!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落下,他就听苏锦笑吟吟道:“一个人在宿舍里怪无趣的,人多也热闹些!”淡笑着看了石子洋和倪中天一眼:“何况他们说的也对,没有我们做参谋,你吃亏了怎么办?

张灵媛的小脸儿因为兴奋而涨的通红:“我爸几次买车都赶上我有事,不是正在考试就是不在家里,反正就是一次都没有跟着去,这一直都是我心里最大的遗憾啊!

“好吧,一起去吧!

见这几位态度坚决,齐宁只能答应了下来。

倪中天没好气地给了齐宁一个鄙视地眼神:“还是灵媛同学说话有用啊!

张灵媛俏脸一红,齐宁则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别瞎说,我和小媛的爸爸是朋友,这话要是传到张叔叔的耳朵里,我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说着,他就推开4S店的门走了进去。

店外,张灵媛俏脸之上的红晕褪去,咬着唇瓣跺了跺脚,她磨牙道:“这个笨蛋!

这一家是囊括了高中低端各种型号的车子的大店,放眼望去,店里除了人就是车,车子的数量竟然一时半会儿数不过来。

时值中午,店里的人并不多,只有两伙人在看车,其中的一伙,齐宁竟然还有熟人——闻亦凡!

看到齐宁到来,闻亦凡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他跟同伴说了句什么,就朝着齐宁等人走了过来:“好久不见,你这是要买车?

齐宁微微点头,不等他回答,闻亦凡便自来熟地自顾自解释道:“真巧,我也准备换一辆车!

“呦,闻少,这位是你的朋友?

不等齐宁说出寒暄的话来,一道尖锐的声音变从4S店的另一个方向传了过来,那声音不但尖锐,还很刻薄,听起来让人的心中觉得非常不舒服。

煌野一人 第一战神 异界超级鬼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