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冬笋老一辈的口诀 铃兰校服

等她到了这里之后,袁晴萱站在店铺的门口有些不敢进去。

一方面是担心自己不懂日料的规矩,一方面则是深深的自卑,自卑自己这个模样,自卑自己钱包内扁扁的恐怕一顿饭钱都拿不出来。

多年的贫穷生活早已经抹灭了她所有的自信,袁晴萱站在门口挣扎着,却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被楼上看的一清二楚。

苏子文站在窗边,望着那胆小弱懦,有些意外的挑了挑了眉头,没想到那个在网上跳梁小丑一样物,在现实里尽管是一个这样没用。

自己的计划恐怕需要改变,这样苏子文不信对方能够办好她的事情。

一楼日式料理店的门口,袁晴萱终于拿出了所有的勇气,抬脚迈了进去。

苏子文松开撩起窗帘的手指,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等着的到来。

“咚咚!

包间外头的敲门声响起,内里坐着,那张清纯动人的脸上扬起一抹有些纯真的笑容,嗓音轻柔的轻唤道,“请进。

袁晴萱缩着脖子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里头坐着的女人,望着漂亮的好像明星一样的面孔,袁晴萱明显有些惊讶。

“对不起,我走错了!

跟她私信的网友肯定不是这个样子,袁晴萱平日里喜欢修图,而且泡在网上多年,真实的知道这个世上长的漂亮的女生并不多。

如今娱乐业发达,稍微好看点都加入娱乐圈成为各种各样的明星。

房间内的女人这么漂亮,怎么会是请自己吃饭的网友呢。

她要走,苏子文狐疑的歪着头,一副天真的表情看着她,“你不是我在网上约的网友吗?

“咦?”刚转身离开的袁晴萱听到这话又转过头来,看着房间内的漂亮女生,“是你?

苏子文笑颜如春风般的温柔冲着她点点头,“你好,我叫苏子文,请进吧。

袁晴萱有些紧张,往内走了几步后,发现这里的地面都是垫着席子,再看到不远处被人换下来的鞋子,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不好意思,你太漂亮了,我有些紧张。

“噗……你真可爱。

苏子文真心的道,等换好室内的鞋子坐下后,这才有些抱歉的看向对方,“因为我先到了,担心你午饭还没吃,所以我已经点好了菜,你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你点就好了。

被这么漂亮的人礼遇着,袁晴萱摆摆手,脸上挂着一抹有些僵硬的笑容,“没想到你长的这么漂亮还心肠那么好。

一直都在网上安慰自己,她是自己这段日子里遇到的最善良的存在。

两个人互相夸赞着对方,很快苏子文就说腻了这些客气的话语,等那些菜肴端上来后,语重心长的看着袁晴萱道,“你太老实了,那些人就是仗着你脾气好,不跟她们计较,所以才会那样对你。

“唉,你不说我也知道,可是有些人就喜欢这样欺负人!明明你已经在忍让了!可是她们却喜欢得寸进尺!

说起前几天在网上的事情,袁晴宣委屈不已,面前又是自己所信任的网友,只恨不得让她替自己做主。

苏子文端着架子,安静的等着她说完后,“其实,你要是被人欺负的时候,能够给她们点颜色瞧瞧,那些人也就不敢惹你了,其实都是一些欺软怕硬。

“可是打人的话,不是要去坐牢吗?

袁晴萱不敢,她平日里看到任何稍微危险的事情,都是第一个跑路。

更别说主动去打人,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事后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几句牢骚而已。

真的让她去伤害别人的事情,她一次都没做过。

苏子文侧过头,望着窗外渐渐亮起的夜灯,语气变得有些飘忽,“我又没叫你去打人,你知道么,我在国外的时候也有人总是欺负我,然后你猜我是怎么报复回来的?

她的话语中,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袁晴萱果然上当,一副期待的目光看着她,“怎么报复的?对方没有报警吗?

“报警?她又不知道是我干的,怎么报警?

苏子文轻笑着,看了一眼那边紧闭的包间门,压低了嗓音蛊惑的看着她道,“我去买了油漆,直接泼到了她家的门口。

“油漆?这样能行吗?

袁晴萱没想到就这样简单而已,只是油漆怎么报复,泼在门上很快就会被人给洗掉了。

“你傻呀,又不是直接让你用桶倒下去,你可以顺便再写几个字呀,比如你个贱货,不要脸的垃圾,杀人犯。写在门口的地上,或者她喜欢的车子,衣服上面。

她越说越多,好像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知道的恶作剧都告诉对方。

袁晴萱听得头头是道,望着那漂亮的网友张口吐出来的都是恶毒的计谋,莫名的有些害怕的坐直了身体,“我还是算了吧,事情都过去了。

她还是不敢做这些事情,而且见面后,总觉得对方好像内心不如表面上的漂亮大方。

苏子文挑眉,“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吧,我只是为你觉得不值而已。

她说完,好像真的就这样将话题转移开来,等到吃完了午餐,服务员过来买单。

“我来吧,说好了今天我来请客。

苏子文招手,让人拿过来账单,她付款的时候没用卡,而是拿出了自己钱包内的现金。

那些现金厚厚的一沓,将钱包塞着鼓鼓的,袁晴萱坐在对面,看着那些钱估算着最少有一万块,而且里头还有很多张美金。

“刚回国,有些钱还没去换。

苏子文看到她望着自己钱包内的举动,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

“没关系,我理解,刚回来都是这样的。

从来没出过国的袁晴萱摆摆手,一副她很清楚了解的笑容。

“你好,一共三千六百二十三块。

“嗬!

服务员爆出来的价格让袁晴萱倒吸了一口气,余光看着桌子上那些精致的盘子,回忆了一下子自己刚才塞进口中的食物。

自从那两个人走后,餐桌上安静的只剩下了碗筷轻声碰撞的声音,虽然顾呈泽还偶尔跟她说些话,可是苏韵却没什么精神。

一直低着头,等饭后,两个人回到顾呈泽的房间后,苏韵紧张的将房间门关上,“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说话了?顾伯母顾伯父的脸色都不太好。“

“知道说错话,你还要跟乔唯争吵,真当一年的时间,你害的她孩子没的了事情就这样过去?

面对未来的未婚妻,顾呈泽语气冷冽,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

直白的话语让苏韵白了脸,心中有些慌,“谁让你刚才不帮我的,你要是帮我转移了话题,我也不会说错话。

自然,局面也不会变成眼下这么尴尬。

顾夫人从儿子的房间经过时,听到了里头传来的争吵的话语,眉头皱了皱,原本想敲门的动作停了下来。

犹豫了片刻之后,从那里离开了。

这件事情过去了两天后,乔唯依然我行我素的每天来往于家庭跟公司之间,一年精心的发展,让乔唯的事业更上一层楼,也让乔氏彻底摆脱了总裁黑历史的名声,靠着自己的能力在同行内站稳了脚步。

“乔总,有一位沈小姐想要见你。

小乔也在乔氏上班一年,如今做事比之前沉稳了许多,上个月刚剪短的头发显得整个人都显得干练了不少。

“沈小姐?

办公桌前仰头看向大门的方向,沈亦然踩着红色高跟鞋从外头进来,瞥见她冷漠的表情有些不快的站在原地,“怎么?不欢迎我?

乔唯仰头毫不留情的反驳了回去,“我说不欢迎的话,你会走吗?

“不会。”某人摊开手,一副就算她赶人,自己也不会走的嘴脸。

乔唯嗤笑出声,托住下巴打量着她这一身风尘仆仆的造型,“你这是刚从沙漠回来?

从门外走进来直接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衣摆,一副身无可恋的嘴脸倒在她的沙发上,“刚从博斯腾湖回来,那边什么都好,就是太干了,我皮肤干的感觉自己都快要老了十岁。

去年发生了那件事情后,沈亦然养好了伤,直接留下一句话,说要出门旅游,归期不定。

今年一年下来,乔唯除了去年过年前见到过她一次,这还是第二次再见到她人。

乔唯望着沙发上躺着的女人,“还打算走吗?

“再说吧,这段日子暂时不会走,我家那些人又开始催婚了。

沈亦然想到这是头就疼,出门这一年的时间内,还以为那帮人能够消停点,结果这么久过去了,那些人还是等着她结婚。

办公桌前笑了笑,拿起桌子上的笔在指尖转动着,“也是关心你,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考虑成家的事情。

沈亦然翻了一个身,仰躺着望着头顶上的那个吊灯,眉眼里带着一股无人察觉的苦涩,“等找到喜欢再说吧。“

她原本以为自己只是玩玩,可是等到真的陷下去的时候,想后退早已经没有了余地。

于是这样逃避似的,一走了之,如今回想起来,沈亦然眼前依然能过浮现出生气的样子。

“不说这些讨人厌的话,杨嘉木结婚,我都没回来,她没生气吧?

沈亦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脑后披散的大波浪的卷发有些乱的挂在胸前,走到乔唯的办公桌跟前,将她手里转动的笔拿过来,“将你那位同学叫出来,咱们三个一起去吃火锅,我好久没吃那玩意了,想的慌。

一个人在外头,做什么都好,就是吃这种大锅菜的时候,没个对手或者同伴在一旁,那菜吃起来没汁没味的。

提起杨嘉木,乔唯弯了弯眉眼,“你还是自己问她吧,前几天刚住院,估计不一定能吃。

“出什么事了?先打电话问问。

沈亦然蹲在沙漠里,那里别说可以上网,连信号都是时有时无,因此有关前段日子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是一个字都不知道。

乔唯打了电话,结果杨嘉木刚好在家养胎养的无聊,一听要出门吃饭,立马点头答应,约好了地点,三个人直接在那里碰头。

见面时,杨嘉木热情的跟沈亦然拥抱在一起,“好久没见,你都不来参加我的婚礼。

她还给沈亦然发了请帖,结果却一直没回复,一直到婚礼开始都没看到她。

“那会子沙漠里头一点信号都没有,我手机都快要变成手表来使用,没办法,今天我请客!当是我的赔礼道歉。

沈亦然大方的挥手叫人过来上锅底。

“那我得点多点。”杨嘉木笑着道。

其实她身体很好,那天就是吃饭的时候被袁晴萱给气了下,一时间肠胃有些不舒服,可是自家老公却冷着脸,要求她在家里养着。

每天都喝着小白粥的杨嘉木早就受不了淡而无味的饭菜,这会子能吃火锅,口水就快要流了下来。

“尽情点。”沈亦然豪气十足,自己带头点了一连串的食材,甚至还叫来了一箱啤酒。

乔唯望着那一箱送来的啤酒,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望着身边那个积极开酒的女人,“我下午还要回公司上班,你这会子打算一个人喝完这些?“

这一箱可是有九瓶,只喝一半下去恐怕整个人就饱了。

“噗通!

刚打开的啤酒被放在她的面前,沈亦然扬了扬下巴,“我刚回来,你不会打算连半天的时间都不愿意陪着我吧。“

得,话都放在这里了,乔唯只能舍命陪君子。

拿起啤酒,也不用杯子,直接对着嘴喝了起来。

“痛快!”沈亦然举起啤酒来,爽快的跟她干了一杯。

对面不能喝酒的孕妇,眼馋的看着那两个人喝酒的姿态,只能将满腔的激动都化成食欲。

距离火锅店,不到一百米外的日式料理店的门口,袁晴萱看着幽深的门厅,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

她是临时从公司请假出来,身上穿的都是平日里最普通的衣服,可是那位安慰自己的网友却发来邀请,说要请她吃饭。

挖冬笋老一辈的口诀 铃兰校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