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之杀神传承 成功人士最多的星座男

是啊,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深更半夜的在床上没睡觉,你说还能干什么?

在这一刻,现场的气氛瞬间变得沉寂、古怪起来。这些人,包括巴刀、徐平在内,都忘记了是来杀贾思邈,为云峰报仇的。禽兽!他们的脑海中飘荡出来了那旖旎的画面,旋即就蹦出来了这两个字。

你说,贾思邈怎么可以这样禽兽啊?搂着两个女孩子一起,这就是传说中的3p!他们是真想杀了贾思邈,却不再是为云峰报仇,而是羡慕嫉妒恨啊。

凭什么呀?为什么他能搂着唐子瑜、沈君傲睡觉,而他们就得独自一人缩在冰冷的被窝中,硬挨到天命啊。同样是生活在社会主义阳光下的大好青年,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

咕噜!巴刀的喉咙禁不住发出了一个吞吐沫的声响,又深呼吸了几口气,问道:“你们……你们三个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了凌晨时分?这中间,可是三个小时啊。

“是啊,你是觉得太短了吗?

“咳咳……

幸好,巴刀没有喝酒,或者是喝茶水什么的,否则,非呛到不可。三个小时,还嫌少?他不禁上下打量着贾思邈,都怀疑贾思邈有没有累断了裤衩的皮筋,这是怎么做到的呢。看来,等抽时间,要好好的问问贾思邈,人家是医道高手,肯定是有这方面的方子。

不对!他连忙否决了这个念头,现在,他是来抓贾思邈,给云峰报仇的呀?他大声道:“唐大小姐,不能只听你的片面之词,我们要讲究证据……

唐子瑜道:“证据,有啊?当时君傲也在场的。君傲,你说是不是啊?

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沈君傲的身上。

沈君傲的脸蛋腾下也红了,点头道:“对,子瑜说的都是真的,贾思邈根本就不可能有作案的时间。

胡和尚摸着光头,迷惑道:“二狗子,我怎么不太明白啊?君傲和子瑜,在说什么呀?

李二狗子瞪了他两眼,哼哼道:“不明白,等见到妙真了,你去问妙真。

在这一刻,贾思邈的内心中说不出来的是什么滋味儿,有甜蜜,有酸涩……真是让人感动啊,他的眼角都有些湿润了。如果说,是沈君傲说出的这番话,倒也没有什么,毕竟他俩确实是发生过关系,可唐子瑜……他们是很纯洁的朋友关系啊。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贞洁是最为重要的了,唐子瑜说出这样的话,就等于是当众宣布了她和贾思邈的关系,是真有些小小的牺牲啊。

这下,巴刀就有些为难了,曹涛低声道:“堂主,我觉得这件事情,咱们还是将贾思邈交给刑堂来处理最好了。你想想,那样,咱们也不至于为难了,还能顾全了帮会的规矩,至于宋玉、郭笑天等人怎么做,那是他们的事情了。

烫手的山芋,还是丢掉的好。

巴刀点头道:“对,就这么办了。

徐平道:“堂主,咱们要是将贾思邈交给了刑堂,也太对不起云峰了吧?他是我们的兄弟,死的那么惨……

巴刀不悦道:“你能确保,贾思邈百分百就是凶手吗?

“这个……

“你要是能确保,你就动手干掉了贾思邈,我不拦着。你要是不能确保,咱们就将他交给刑堂,以宋玉那铁面无私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徇私枉法的。如果贾思邈有罪,他一定会狠狠地治他不可。

“可是堂主……

“行了,别可是了,事情就这么办。

巴刀大声道:“贾思邈,不管怎么说,都是在云峰的凶案现场,发现了飞鹰堂的香主令牌,跟你都脱不掉干系。这样吧,你跟我们去刑堂一趟,你是否冤枉,自有刑堂的人来定夺。

上次,只是把云雷的腿打折了,贾思邈又是道歉了,又是赔钱的,宋玉还打了他十大杀威棒。这要是再去,还能有好了?反正,唐子瑜和沈君傲等人,对宋玉是没有任何的好感。

唐子瑜一口拒绝了:“不行,你们没有贾思邈害人的证据,就应该放了他。

巴刀问道:“贾思邈,你说怎么办吧?

有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现在,罗道烈正值用人之际,昨天晚上还跟贾思邈商量,让贾思邈带着思羽社的兄弟,偷偷地潜入到中俄边境,将那伙儿俄罗斯人给干掉了。还有啊,罗道烈和狗爷、赵灵武、孟非,都是贾思邈没有杀害云峰最有利的证人。罗道烈会眼睁睁地看着洪门的人杀了自己?打死贾思邈都不相信。

贾思邈点头道:“行,我愿意跟你们去刑堂,一定将云峰的死调查清楚不可。

“好,咱们现在就走。

巴刀暗暗舒了口气,他还担心贾思邈不走呢。这样,再看着贾思邈,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敬重。这青年,有些时候,还是挺爷们儿的。其实,他的心中也不希望贾思邈就是杀害了云峰的凶手。要是宋玉能证明贾思邈是清白的,最好不过了。

唐饮之、唐子瑜等人都拦了上来,大声道:“贾思邈(贾哥),你不能跟他们走啊?他们肯定会诬陷你的。

“没事,没做亏心事,不怕寡妇来敲门。子瑜、君傲,你们在宿舍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老唐,你赶紧去报道,顺便帮我请个假。

“贾哥……

“行了,别说了,我走了。

男儿别太优柔寡断了,贾思邈冲着唐子瑜、沈君傲等人挥挥手,跟着巴刀就往出走。

望着贾思邈的背影,唐子瑜大声道:“贾哥,洪门的人要是敢害你,我们蜀中唐门跟洪门是,势不两立。

这算是威胁吗?

巴刀和曹涛、徐平等豹堂的人,心头俱是一沉,他们知道,唐子瑜说的话,绝非儿戏啊。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洪门的刑堂中。

这还是贾思邈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从外面看上去很简朴,大厅很宽敞,只有几张桌椅,显得空空荡荡的。再往里,有一道铁门,走廊的两边是一个个的隔间,那就是囚禁那些触犯了帮规的人的地方。

说白了,这就是洪门的牢房啊!

早就有人禀报,宋玉和郭笑天,高超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当听说云峰被杀了,而贾思邈是怀疑对象的时候,高超狠狠地吃了一惊。

宋玉问道:“老巴,你说,贾思邈杀了云峰,有直接证据吗?

“呃,这个还没有。

“那你怎么就确定贾思邈是杀人凶手呢?

“推测……

“推测?

宋玉哼了一声,问道:“现场除了留下的飞鹰堂香主令牌,还有什么东西吗?比如说是犯罪嫌疑人的脚印、目击证人、血迹等等,这些警方有没有化验出来呢?

巴刀摇头道:“还没有……

宋玉瞪了巴刀两眼,呵斥道:“老巴,你行啊?这也没有,那也没有的,你就敢带着豹堂的人,去杀贾思邈给云峰报仇?我看,倒是你触犯了咱们洪门的门规。

巴刀吓了一跳,连冷汗都下来了,在洪门中,有几个人不惧怕宋玉的?当下,他又把唐子瑜、沈君傲的话,跟宋玉说了一下,然后讪笑道:“可能……真是我搞错了,我太鲁莽了一些。

宋玉手指着巴刀,大声道:“你呀,险些酿成了大错,这要是蜀中唐门跟青帮合作了,你就是洪门的千古罪人了。

幸亏是听了曹涛的话,过来了。否则,后果真是不敢想象啊?越听宋玉分析,巴刀越是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关键是,他太着急为云峰报仇了,才会犯了这样的错误。

巴刀摆手道:“那行,老宋,贾思邈就交给你们刑堂了,我们回去了。

看着巴刀要离开,徐平问道:“宋堂主,咱们现在是没法儿确定,贾思邈就是杀害了云峰的凶手,但是也不能否定,贾思邈跟云峰的死,没有任何的关系啊?我觉得,他至少是还没有洗脱嫌疑。

“还没洗脱?

巴刀瞪了徐平一眼,呵斥道:“你说什么呢?唐大小姐都说了,昨天晚上九点多钟,她和贾思邈在床上……嘿,贾思邈没有离开过,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啊。

“可是……

“还可是什么?

巴刀都想踹徐平两脚了,骂道:“咱们豹堂新招收了不少弟子,走,回去看看。

好不容易把这烫手的山芋丢给宋玉了,还在这儿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巴刀哼哼了几声,作势要和曹涛、徐平离开,却又让宋玉给叫住了。对于徐平刚才说的话,宋玉倒是挺赞同,既然还没有确定贾思邈和云峰的死有关系,或者是没关系,就暂且扣押在刑堂。等抓到了凶手,再放了也不迟。

巴刀点头道:“行,就照你说的来办。

等到巴刀、徐平等人一走,贾思邈苦笑道:“宋堂主,我真的没有杀云峰……

宋玉道:“有没有杀,你、我都不说了算,我会派人调查的。

郭笑天拍了拍贾思邈的肩膀,呵呵笑道:“老宋,这事儿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我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案件给调查给水落石出。

贾思邈道:“我跟你们一起到凶案现场看看,还想看看云峰的尸体,毕竟我是学医的,对这方面也懂一些。

“行,那咱们一起去。

曹涛在巴刀的背后,冲着贾思邈连连地使眼色,那是让他赶紧跑路啊。这让贾思邈的心就是一沉,他实在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巴刀和豹堂的人会这样,拿着刀子来找自己。

巴刀一字一顿道:“好,既然你不说,那我就替你说,云峰死了。

“云峰死……啊?死了?

贾思邈很是吃惊,连眼珠子都要凸起来了,在这一瞬间,他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云峰死了,巴刀和曹涛、徐平等豹堂的人过来,是来替云峰报仇的。可自己不是杀害云峰的凶手啊?贾思邈道:“云峰死了,我也很是痛心,可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呢?你们……你们不会是怀疑我是凶手吧?

“你说呢?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

巴刀很是恼火,大声道:“我现在就杀了你,来给云峰报仇。

不知道云峰是怎么死的,但看着巴刀、曹涛、徐平等人的反应,贾思邈就知道了,很有可能是自己遭受到栽赃陷害了。要知道,贾思邈将云峰的弟弟——云雷的腿给打折了,为此,云峰还告到了刑堂,让宋玉给主持公道。结果,宋玉动用了洪门的门规,当场打了贾思邈十大杀威棒。

以贾思邈的脾气秉性,焉能不报仇?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云峰被杀了,巴刀等人肯定会将凶手联系到贾思邈的身上。

曹涛连忙道:“堂主,家有家法,帮有帮规,这件事情,咱们最好是让刑堂来定夺。

徐平却是神情悲愤:“堂主,云峰……死的好惨啊,哪怕是把自己的性命押上,我也非杀了贾思邈不可。

“贾思邈,你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云峰死了,你就去给他陪葬吧。

巴刀的眼神中露出了几丝狠色,照着贾思邈的脖子就抹了下去。贾思邈早就提防着了,趁着这个机会,他翻转着手腕,照着巴刀就一刀劈了过去。同时,他一个缩步,往后急退。唐饮之和他配合得十分默契,唐刀咔咔劈出去了几刀,挡住了曹涛、徐平等几个人,也跟着贾思邈退到了房间中。

在眼皮子底下,都让贾思邈给溜掉了,巴刀哪能咽下这口气?他的刀倒是能伤了贾思邈,可他也非得被贾思邈给劈杀了不可。他是谁啊?那可是洪门豹堂的堂主,而贾思邈,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加入到洪门中的小人物,他哪能跟贾思邈以命搏命呢。

人啊,都口口声声地说不怕死,不怕死的,可到了关键时刻,又有几人能真正地做到泰山崩于眼前,连眉毛都不挑一下的?是英雄,是狗熊,就在今朝!贾思邈连续翻转着手腕,妖刀在空中上下翻飞,挡住了巴刀等人进攻的路线。没办法,走廊中的空间比较狭窄,这么多人想要一下子涌入到宿舍中,根本就不太可能。

巴刀瞪着眼珠子,怒道:“贾思邈,你这是要造反啊?

“造反?我就是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干掉了,让真正地凶手逍遥法外。

“你还说你没杀人?

“云峰什么时候死的?死在哪儿了?

“昨天晚上九点钟,在协同医院的走廊中。

“九点钟?

贾思邈就笑了,在那个时间段,他刚刚跟着孟非去单独会见罗道烈。有没有杀了云峰,罗道烈和狗爷、孟非都可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哎呀!贾思邈脸上的笑容,只是持续了几秒钟,就消失了。

这种事情,怎么说?说了,就等于是暴露了“影”的秘密了,这是绝对不行的。就算是问到罗道烈、狗爷和孟非的身上,他们也会否认,这件事情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贾思邈,根本就没有跟他们见过面。

看来,只能是靠自己了呀?

贾思邈问道:“巴堂主,医院不是有监控录像吗?我们查看监控录像,就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了。

“监控录像?哼哼,早就被破坏掉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呃……那你们怎么就确定是我干的呢?就因为我打断了云雷的双腿,云峰向宋堂主告密,打了我十大杀威棒?

“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子?我告诉你,我们有证据,你看,这是什么?

巴刀把手探到了怀中,摸出了一样东西。他将手掌给打开,在掌心中赫然有一样东西,是一块小小的令牌,令牌不是很大,一面是展翅高翔的雄鹰,是用刀镌刻的,寥寥几笔,相当有气势。而在令牌的背面,只有八个大字——洪武门下,英才辈出!

这……这不是洪门飞鹰堂的香主令牌吗?贾思邈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这才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的那块香主令牌,已经不见了。他这个懊悔啊,现在,他都已经是洪门的龙卫了,更是加入了神秘又神秘的“影”,还留着这个香主令牌干什么呀?早还给狗爷,不就行了?

见贾思邈的脸上变了颜色,巴刀冷笑道:“贾思邈,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这块飞鹰堂的香主令牌,就是我们在凶案现场捡到的。你可能是没有想到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连老天爷都饶不了你。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了一声暴喝,骂道:“娘希匹的,谁敢说贾爷杀人了?赶紧都给我滚犊子,否则,佛爷就超度了他。

坏事了!胡和尚和李二狗子、唐子瑜、沈君傲过来了。要说是别人,倒也没什么,可胡和尚性情鲁莽,嗜杀成性,更是对贾思邈有着一种盲目的崇拜,和精神寄托。这要是贾思邈出事了,比要了他的命,还更是让他可恨。

如果不阻止他,他上去把豹堂的人给打死、打伤了,那问题是真严重了。

贾思邈大喝道:“和尚,你别乱来,赶紧住手。

胡和尚叫道:“贾爷,你没事吧?我这就杀过来救你。

“我没事!君傲,你们带着和尚赶紧走,不用担心我。

“贾哥,你真没事吗?”唐子瑜问了一声。

“没事。

“好。

唐子瑜让沈君傲和李二狗子、胡和尚在这儿等着,她上去说几句话。

有豹堂的人拦住了唐子瑜,喝道:“闲杂人等,禁止出入。

啪!唐子瑜甩手就是一个耳光,骂道:“你知道本大小姐是谁吗?也敢拦着我?

“哎呀,你敢打人?

周围的几个豹堂弟子,立即围了上来,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点。

唐子瑜才不怕,嗤笑道:“就凭你们?巴刀,你就是这样约束手下的吗?

“唐大小姐?

巴刀的心中咯噔了一下,摆摆手,喝道:“你们瞎了狗眼了,连蜀中唐门的唐家大小姐都不认识?赶紧闪开了。

啊?唐……唐家大小姐?这些人吓得赶紧往走廊的两边躲闪,就像是在避瘟神一样。这也难怪,人家随便撒两把毒,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种女人,就是野玫瑰,看着娇艳,摸着扎手,唯一的法子,就是避而远之。

巴刀笑道:“唐大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唐子瑜和沈君傲等人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本来,她们早上过来,是想过来问问贾思邈,关于龙卫的事情。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了巴刀和贾思邈的对话,断断续续的,但她们还是明白了,贾思邈杀了云峰。

真的假的?

在她们的眼中,就算是真的,那也是假的。

唐子瑜问道:“你们凭什么断定,就是贾思邈杀了云峰?亲眼看到了吗?

巴刀有些恼火,不过,他可不敢得罪了唐子瑜。要知道,在青帮和洪门的决斗中,蜀中唐门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这就相当于是一个天平,蜀中唐门就是一个砝码,看着是不大,作用却不小,放到哪边,天平就向哪边倾斜。

一直以来,罗道烈和叶枫寒都想将蜀中唐门给争取过来,巴刀更是跟着罗道烈去过几趟唐门,所以,他跟唐子瑜有过一面之缘。这要是因为他,把蜀中唐门给得罪了,害得唐门和青帮联手来干洪门,那他就是千古罪人了。

所以,他就算是再恼火,那也得压着。

巴刀苦笑道:“唐小姐,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你知道吗?我们在现场发现了飞鹰堂的香主令牌。还有啊,云峰是被人一刀捅杀的,刀口平整,看得出对方功夫相当厉害,而且,用的兵刃也是相当锋利,再加上,贾思邈和云峰、云雷有怨隙,我们才会确定是他干的。

“这就能确定?飞鹰堂的香主令牌有三块,你怎么就知道,这块令牌不是王实,或者是孟非的?还有,云峰被杀了,只是依靠刀口平整,就能确定是贾思邈,也未免太武断了吧?你说贾思邈跟云峰、云雷有怨隙,那他还跟邓涵玉、铁战、丁鹏、于继海、徐子器有怨隙呢,他们死了,你敢说,都是贾思邈干的吗

“呃,唐小姐,话不是这么说的……

“不是这么说,那又是怎么说?你这些,都不是直接证据,而是基于你的推测。我问你,你还有别的什么证据吗?

“有。

巴刀手指着贾思邈,大声道:“法医鉴定了,云峰的死亡时间是在昨天晚上的九点多钟,而我问贾思邈,他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说这段时间是在干什么。你说,有什么事情抹不开说的?他肯定是心中有鬼。

“哦?昨天晚上九点多钟的时间吗?

唐子瑜的脸蛋就红了,小声道:“那……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贾思邈不是杀害云峰的凶手了。因为……因为在那段时间,我和君傲、贾哥在床上,一直到凌晨时分都没有睡觉。

巴刀脱口问道:“没睡觉?那你们在干什么了?

唐子瑜的小脸蛋就更红了,连脖颈和耳朵根都泛起了嫣红色,声音也更小了。她低垂着头,双手揪着衣襟儿,如蚊吟的道:“你说,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深更半夜的在床上没睡觉,还能干什么?

斗破之杀神传承 成功人士最多的星座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