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一婚还比一婚高的小说 神奇宝贝强x花子

“这样的女人,对你的爱又能有多少?

“少许?一点?我看根本就是一点都没有!

“她看上的只是你季家大少爷的身份,还有季氏的钱,这样的女人,不配得到你的爱,根本不配!

白沁雪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脸上和语气都充满了浓浓的愤怒。

季亦辰听着这些,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垂在身侧、攥成拳头的手,却出卖了他的情绪。

心中早已经剧烈地翻腾起来,但是季亦辰还是努力维持着脸上的镇定,他低眸瞟了一眼白沁雪,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屑和质疑。

“配不配得上不是你说了算,在你的眼中,大概只有你才能配得上我,可是在我的眼里,除了黎兮诺,别人谁都配不上,你,更是!

她说了那么多诋毁黎兮诺的话,而他不过就回了她这么一句,所以已经很手下留情了。

“还有,你劝你最好把嘴巴看严点,如果再把刚刚的话拿到外面胡说八道,不然可不要怪我不客气!

他可以容忍她质问他为什么不喜欢她,也可以容忍她来缠着他,但是绝不能容忍她出去败坏诺诺的名声!

白沁雪握拳,开口反驳,“我没有胡说八道,我刚刚的每一句话都是有证据的,一会儿我就把证据发给你,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去海城人民医院查,等你查过,看到事实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黎兮诺根本不值得你如此待她!

“我再说一遍,值不值得不是你白沁雪说了算,而是我,我说值得,她就值得!

说完,季亦辰抬脚、转身离开了。

身后,白沁雪似乎还不甘心,叽叽喳喳的又说了些什么,但季亦辰的脚步再也没有停顿,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出口的尽头。

他没回他的总统套房,也没去找黎兮诺,而是一个人在空旷的影视基地慢慢地向前走着,天色早已经暗了,四周只有几盏微弱的灯亮着。

别看他刚刚跟白沁雪说的理直气壮、底气十足,实际上他的心早就成了一团乱麻,甚至根本不敢去想她说的话。

会是真的吗?三年前黎兮诺曾怀过他的孩子?

他不知道。

那个晚上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他确实没做什么措施,如果真的怀孕也是在情理之中,可是他却从心里抵触这个可能,因为白沁雪话里的后半句,她说诺诺打掉了他的孩子!

心里异常烦躁,手机拿出、收起了不知道多少次,电话却始终没有拨出去。

就在他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嘀嘀’两声,有微信进来,他点开、进入,是白沁雪发来的照片。

男人低头,在看到上面的内容时,脸色瞬间阴了下来。

一张B超检查单、一张人流收费发票,名字都是同一个人——黎兮诺,时间是三年前高考之后的那几天,胎儿七周。

从怀孕时间来看,是那一晚留下的。

难道白沁雪说的都是真的?

想到这里,季亦辰握着手机的手猛得一下子收紧了,关节青筋暴起,直到手都开始发抖了,他又突然猛得一下子松开了。

迅速调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只响了两声,对方就直接接了起来。

“季总?”叶清翼开口喊道。

“查一下海城人民医院三年前的人流手术中,有没有一个叫黎兮诺的,看一下档案的真假,我要尽快知道结果。

“好,我现在就让人去查。

白沁雪盯着手机屏幕上发过去的照片,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阴冷的表情,她转身回到酒店,刚一出电梯就听到了一串熟悉的声音。

“季总还没到吗,你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

是罗云的声音,白沁雪闪身躲进了旁边的楼梯间。

“打过了,电话没人接,可能是在开车吧,不管他了,肚子好饿,我们先去吃饭吧。

这是黎兮诺的声音,再后面他们又说了什么,白沁雪没听到,不过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季亦辰明明回来已经超过两个小时了,却连黎兮诺的电话都没接,所以说,即便是刚刚他一直在反驳她的话,一直在维护黎兮诺,她的话还是对他产生了影响,对吧?

想到这里,白沁雪刚刚一直郁闷的心情,瞬间变好了,从楼梯间走出来,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楼道,唇角渐渐露出了一抹笑。

带着一抹得逞的讥笑。

1001总裁套房里。

季亦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的资料,怔怔地发起了呆,脸上和眼里充满了悲伤。

原来白沁雪说的所有的话都是真的,原来黎兮诺真的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这份资料是半个小时收到的,叶清翼从海城人民医院档案库里调来的,远比白沁雪发给他的详细的多。

如果当时收到白沁雪微信时,他还抱着一线生机,希望这个黎兮诺不是他的诺诺,可是眼前这份资料却给了他重重的一棒。

名字一致、年龄一致这些都有可能只是巧合,可是居然就连身份证号都跟黎兮诺的身份证号一致,这么详细的资料,他还能找什么借口欺骗自己呢?

旁边的手机已经响过很多次了,可是季亦辰却一直没接,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黎兮诺,他怕一听到她的声音,就会忍不住的开口,质问她为什么要拿掉他们的孩子!

之前一直别扭的情绪刚缓和下来,这段时间他们过的很快乐,他真的不想打破现在的状态。

不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他的心更烦躁不已,索性把笔记本一关,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拿起车钥匙离开了房间。

已经深夜十一点了,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只能开着车子漫无目地乱逛。

他不知道自己开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的路,等他回过神来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而他也来到了皇冠假日大酒店的门口。

三年前的唯一一次偷尝禁果就是在这里,现在这家酒店已经成了季氏旗下酒店,而他们睡过的那个房间,也不再对外开放,成了他的私人用地,可是那个曾在这里降临的、他俩的爱情结晶,却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了。

三年前黎兮诺曾怀过孕!

这句话犹如一个炸弹,‘砰’地一下子在季亦辰的心中炸裂开来。

一时间,震惊、喜悦、不安……所有复杂的情绪通通向他袭来,胸口也因为这些情绪而剧烈起伏起来。

电梯门已缓缓关上,门外白沁雪苍白中带着怒气的面孔也越来越小……

眼看就只剩一条细小如手指粗的缝隙了,季亦辰突然反应过来,猛得伸手,阻止了即将合在一起的电梯门。

男人走出电梯,在白沁雪的面前站定,一双眸子带着无限的希冀和惊喜,他仿佛没听清般,开口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白沁雪见他出来,愤怒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但是却是苦笑。

在美国的时候,明明就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们的关系非常好,他会去探她的班、请她吃东西、也会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伸手帮她,可是现在呢?

自从回国后,他们见面的机会根本就少到可怜,仅有的几次,不是她去季家大宅,他被许文慧叫回家,就是像现在这样,她主动来找他,他又何曾主动找过她?

没有,一次都没有!

这一切都是因为黎兮诺,没她的时候,他们好好的,现在有了她的介入,她连想见他一面都难!

想到这里,刚刚褪去的愤怒再一次袭了上来,她眼中含着泪光,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有些怨他,可是却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她就这么看着他,有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她抬手擦掉,开口说道,“亦辰,你以前明明不这样的,我们明明就很好的,为什么,你为什么要……

“够了,”季亦辰开口吼道,他烦躁不已,看看四周,拽着白泌雪把她拉进了房间的楼梯间,声音也跟着压低了很多,但是语气却没有丝毫的缓和。

“白沁雪,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这三年你也很有分寸的跟我保持着普通朋友的关系,也因为你曾在我低落的时候帮过我,所以我才对你另眼相看,你心里清楚,如果你像外面那些女人那样对我怀有别的心思,即便是我对你心有愧疚,我们的朋友也再也做不成,既然三年都是这样过的,你为什么不能把那些不该说的话一直埋在心底呢?

“我很乐意继续跟你做普通朋友,但若是超越我心底的界限,哪怕只有一丝一毫,我也绝不会容忍!

白沁雪一脸不甘,如他所说,这三年她一直小心翼翼地把那份喜欢藏在心底,一丝一毫都不敢向他吐露,她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的,却没想到原来他早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亦辰,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她开口问道,“我那么喜欢你,比黎兮诺还要喜欢,为什么这三年来你却对我视而不见,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季亦辰叹了口气,看着这样的白沁雪,他终是再说不出什么狠话,烦躁的点了支烟,慢慢的递到了嘴边,只是放在那而已,并没有真的去吸,黎兮诺不喜欢闻烟味,所以他的烟从来都是只点不吸。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拿出夹在唇边的烟,缓缓开了口,“小雪,我没讨厌你,对我来说,你是我的朋友,曾经真正交心过的朋友,但是,却也只能是朋友,你明白吗?

他这般语重心长,就是希望白沁雪能听明白他的意思,被自己视为朋友的人喜欢,其实是一件挺为难的事,既要顾及到她的自尊,又想着能继续他们的友情。

只是,这番话终究是白说了,现在的白沁雪已经不是三年前的白沁雪了,现在的她一心想嫁进季家,成为人人羡慕的季少奶奶!

“我不明白!”白沁雪摇头一脸的悲伤,拽着男人的胳膊,“亦辰,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呢,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告诉我,我一定改。

季亦辰已经说了这么多,可白沁雪还是这个样子,他早已失去了耐心,拉开她抓着他的胳膊,转身想往出口走去。

“亦辰,”白沁雪直接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亦辰,你是不是嫌弃我,嫌我脏,嫌我被人……可是我那是因为救你,你说过你不会嫌弃我的!

提起那段不堪的往事,白沁雪忍不住再一次泪流满面。

这件事一直是季亦辰心里的痛,三年来他对白沁雪的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补偿她,这三年她从未曾过此事,他以为她已经忘了的,却没想到今天又旧事重提。

面对这样的白沁雪,季亦辰就算是再铁石心肠也终究狠不下心,他拉开她的手,转身,叹了口气。

“关于那件事,我很感谢你,同时也很抱歉,但是我的心就这么大,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诺诺全部占满,再也容不下任何人,至于你,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会尽力帮你,至于其他的,抱歉,我什么也给不了。

说完这几句话,季亦辰又转过了身,朝着出口走了两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片刻之后,继续开口说道,“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直接找叶特助,我不想诺诺误会。

这次,他没有再停留,拉开楼梯口的门,大步离开了。

门关上时发出的那一声‘呯’地响声,让白沁雪猛得一下回过了神,不顾脸上的泪水,她迅速拉开门,踩着八寸高跟鞋,一路追了出去。

季亦辰没像刚刚那样等电梯上楼,而是朝着停车场通往地上的出口走了过去。

白沁雪几步跑到他的身边,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刚刚不是问我黎兮诺怀孕的事吗,好,我现在告诉你!

“三年前她怀过孕,在海城人民医院确诊的,当时胎儿六周,只可惜,一周之后,也就是在胎儿七周的时候,黎兮诺又在这家医院做了人流手术!

“你那个才刚刚七周,还未成型的孩子,就这样被黎兮诺杀死了!你那么爱她,甚至为了她把自己折腾出了胃病,可是她呢,她不但为了两百万离开了你,还狠心的拿掉了你们的孩子!

类似一婚还比一婚高的小说 神奇宝贝强x花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