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道长电视剧 抗战之后勤主任

“是吗?”她看了他一眼:“我才不相信。

那个姜紫娴站在那里虽然带着温婉的笑,但是她的眼神很明显时不时的朝这边看过来,她在看谁?总不会是自己吧。

她瞟了他一眼,心里酸溜溜的,哼了下,不说话了。

看就看吧,反正看的到吃不到,有个鬼用!

热闹的欢呼声从前方传来,看来婚礼后的*要到了——抛花球。

这是西式婚礼中的传统,新娘在婚礼仪式结束后会背对着人群把手中的捧花抛出去,如果你能接到的话,就说明你会是下个一个新娘。

当然,这个活动仅限于女士参加。

乔思沐想到了这一点,朝他笑了笑,忽然就提起礼服跑了出去。

几个女孩挤挤挨挨的站在一起,彼此间都满脸笑容,神情带着期待。

湛夕晨本身没什么朋友,这几个女孩基本上都是晋原那几个兄弟家的女孩子,一个个笑嘻嘻的,满脸都是纯真。

捧花被高高抛起,她扬手去接,却被身边一个女孩子跳起来接住了,其余的女孩子一阵失望。

她摇摇头,正想走开,却发现那个女孩乐极生悲,落地的时候大约是太激动了,站立不稳,又因为人挤人的关系,被人撞了下,手中的白色花球脱手而出,直直地重新飞上了半空。

几个女孩子立即重新尖叫着去接,可竞争太激烈,每个人手上一抢到花球就会立即被人撞飞,然后花球在此起彼伏之后,忽然一个转弯冲着她飞了过来。

她正看得目不暇接,看到花球飞来本能的一伸手,就把它给牢牢的抓住了。

她还没回神过来,愣了一下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象征下一个花嫁娘的人居然是她?

这可是她没想到的事。

她之前可是看到竞争激烈,直接就放弃了的。

这下子……

湛夕晨在一边兴奋的说:“沐沐姐,你拿到了,恭喜你!

她抬起眼,笑得还有点恍惚:“谢谢……

一转头,看到晋原站在人群中对着自己笑,笑容里充满了深意,她的心猛地一紧,脸色悄悄的爬满了红晕。

热闹的婚礼仪式过后,就是盛大的晚宴了。

林家其实在本地也很有名气,再加上和晋原的关系,那简直是如日中天,无数的宾客都来了,将一栋占地广大的林家大宅挤的满满当当,灯光彻夜不休。

她一开始还跟着晋原在一起,却没想到,到了半路上,许多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人都跟他们打招呼,间或看着她暧昧的微笑,虽然他们都没说什么,但她总是觉得那些人的眼神看着自己不舒服,就打了个招呼,让他自己去见那些客人,而她则自己走到一边去,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吃点心。

惬意得很。

她看着被人团团围住的晋原,眼中闪过一丝促狭。

不过她的算盘打的虽然不错,但是不管怎么说,她在这里也算的上是个出名人物了。

是不知道她是晋原的新欢,还听说她极有可能入主晋家,做晋氏第六代夫人呢。

而这个时候,晋原作为新郎的兄弟,算是她的婆家人,自然是不能跟她在一起,所以在那天,他们一早就分开了。

她只来得及看了自己的男人穿上正装的俊逸模样,匆匆地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就赶紧去了新娘家。

其实湛夕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娘家了,她幼小的时候因为自闭症而被家人放弃,从此就跟孤儿一样无人照顾,要不是因为机缘巧合遇上了林致诚,她还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说不定就这么匆匆被人嫁给了一个老头子也说不定。

所以,现在说起来是新娘家,实际上也是林致诚自己的买下的一处房子,他们临时把这里布置了一下,就充当了她出嫁的娘家。

不过他们有钱所以也不寒酸,到处都是名贵家具,还有各种代表喜庆的装饰,看起来确实让人心生愉悦。

湛夕晨这个时候刚刚才起床,脸上什么都没用,只穿着睡衣就被匆匆进门的伴娘一眼看到了:“你还是不是新娘,怎么这么晚才起床?

湛夕晨看了看时间,疑惑的说:“还早啊?

“不早了,你还要化妆,要梳头,要换衣服,然后还要招待宾客,一大堆事情呢。”乔思沐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这么一天,唠唠叨叨跟个老太婆一样。

湛夕晨明显没经过这么一种阵仗,只能任她摆布。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就只匆匆的吃点早餐,然后换好衣服,再让化妆师给她化妆,做头发和造型,这么一来,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已经悄然而过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外面的礼炮声起,新郎已经来了,顿时房间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乔思沐身为伴娘,也跟着忙了个不可开交,她要时时注意新娘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比如衣服穿整齐了没有,妆花了没有,手上应该拿的戒指啦,捧花啦,各种小玩意都在不在远处,只让她累的眼冒金星。

好不容易把她送到礼堂里举行了婚礼,两人交换的戒指,这才感觉自己累的差点虚脱了。

晋原轻轻在她身后扶住她,笑着说:“很累?

她点点,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后腰上,苦着脸说:“我的腰快断了。

他会意的帮她轻轻地按摩着:“不用这么拼命,慢慢来。

“那可是你的兄弟,你最重视的人,能不看重吗?”她白了他一眼,还是歪倒在他怀里,继续享受着他的服务。

晋原心里有些感动,手上也卖力不少,按得她面如桃花,舒爽不已,不停轻呼:“嗯不错,好舒服,大力一点……

晋原听着她暧昧的语气,不知不觉有点呼吸粗重了:“你要是再这么叫下去的话,我可要吻你了。

“你,你怎么这么色?”她还真怕他在这里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禁马上从他怀中坐起身,刚想还骂他几句,却不经意的看到了他身后的人。

“她怎么也来了?”她不悦的低语。

晋原诧异的挑眉,看了身后一眼,随即了解了,对她解释:“不是我带来的。

僵尸道长电视剧 抗战之后勤主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