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小说楚乔身世之谜

洛然唇角的笑意有些冷,周荣当然看的出来,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张希希竟然会是贺太太的表妹。

那她为什么不干脆去贺氏工作?偏要开个水果店,辛苦不说,说出去也不好听。

儿子甚至自己一家,是因为贺总才得以翻身,所以对于贺太太,她是敬畏的,顺带着也不敢惹张希希了。

只是无论如何,她不会让儿子娶个二婚的女人,贺太太的表妹也不行。

希希啊,你是贺太太的表妹这件事,怎么不早点告诉阿姨?

眼睛眉梢突然挂上的笑意不太自然。

告诉您跟现在有区别吗?希希自嘲的笑了笑,难道告诉了您,您就会同意我跟阿通的事?

当初离婚的时候,想的是绝不能忍受男人在自己孕期的时候出轨。

却不曾考虑到,离婚之后,自己却成了最低级的二手货。

周荣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的问自己,那抹笑意尴尬了起来,侧头看了看阿通,又看了看贺总和贺太太,语重心长道,希希啊,你要理解我,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当然希望他幸福,这孩子这些年来太辛苦了,你说这事,就算我同意,那亲戚朋友邻居的不得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我们面子上不好看啊,你也有个儿子,如果这事是你儿子做出来的,你能点头同意吗?

妈,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就喜欢希希!阿通利落的说道。

周荣回头瞥了他一眼,再回过头来,又是一副笑模样。

洛然看着希希,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无法要求阿通妈妈多么的高尚多么的大度,她不过是个老妇人,唯能想到的事情就是儿女。

以一个含辛茹苦的母亲来看,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这件事情中,谁都没有做错,各人有各人的难处。

希希低着头,认真的想着她的话,若二十几年后,鹏鹏也领回来自己这样的一个女人,跟自己说要娶她,自己会怎么想怎么做?

大概,自己也会不高兴,只是未必会阻拦他。

但这样的前提是,自己曾经因此被别人拒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阿通妈妈没有这样的经历,所以她无法理解自己的心情。

事实上,虽然一再给自己洗脑,一个人带着儿子好好生活也不错,可是,对于幸福这件事,却比未婚的时候更加渴求。

渴求一颗温暖的心,渴求一个温暖的怀抱,渴求一段温暖的相伴到老。

她没有回答,却抬头看向阿通,眸光复杂,阿通,你好好养身体,要听阿姨的话,她一个人带大你和妹妹不容易,有些事不能强求,或许,是咱们没有缘分,我走了,祝你幸福。

阿通怔怔的看着她,她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明明闪着不舍和爱恋,自己看得出来。

是的,她也喜欢自己,以前自己不肯定,但她现在的眼神,分明给了自己一颗定心丸。

周荣叹了一口气,平心而论,张希希是个好女人,只可惜造化弄人,若她未婚,自己一定会高高兴兴的接纳她。

希希,你要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阿通坚定的举手起誓。

可希希和周荣两个人都不在意他如此的说法了,在希希看来,两人的事已成定局,阿通妈妈不会同意,两人只能到此为止。

而在周荣看来,张希希是真心想退出的,那么就算儿子再坚持也没用。

只是,她们都没有注意到,阿通的眼神是如何的笃定。

洛然陪着希希一起离开了,这种时候,自己必须陪着她安抚她。

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希希一直维持着淡淡的笑意,可是,一走出医院大门,她就落了泪。

当年和王建斌结婚,是因为他工作好,双方家长都同意,对他没有喜欢,更不会有爱。

本来以为,这辈子,自己就要跟他凑合着共度一生,不会再拥有自己的爱人了。

没想到,上天给了自己一次机会,却没办法把握住,自己无法战胜阿通那坚决反对的母亲。

洛然连忙递了纸巾过去,拉着她走到车前,安顿在副驾驶上,才匆匆的坐上了驾驶位。

见希希一直低头不语,眼泪一滴一滴的掉,洛然识趣的没有打扰,只是在她需要纸巾的时候再次递上一张。

心里知道,此刻,再多安慰的话,都无法真的安抚她,只要陪在她身边,在她需要倾诉的时候倾听就好。

哭了一会,希希抹去脸上的泪痕,声音哽咽而低沉,姐,有没有冰,我的眼睛哭肿了,不想被店员和爸妈看到。

冰袋,车上自然是没有的,开车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冷饮店,买了两杯果汁,又跟店家要了一些冰块,放在塑料袋里,简易的冰袋就算是做好了。

希希一口气喝了半杯果汁,才拿着塑料袋敷在了眼睛上。

姐,不要把这事告诉我爸妈。

离婚后,妈妈一直吵着说要让自己找个比王建斌强的男人,到时候结婚请王家参加婚礼,让他们看看,他家儿子根本配不上自己。

虽然,她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的,但自己知道,她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

以阿通的条件,肯定超过了她的预期,若她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想办法去说服阿通妈妈。

这样被拒绝,已经很丢脸了,实在没有勇气再看到两位妈妈的较量。

放心,我不会说。

眸光闪了闪,洛然直觉觉得他们两人的故事不会就此结束。

阿通是一个很坚持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凭着初中的学历,从保镖坐到现在总裁助理的位置。

天翊不是一个徇私的人,若阿通没有能力,他宁愿多给他涨工资,也绝不会同意让他换职位。

这就说明了,他的能力足以配得上总裁助理的位置。

这样坚持的一个人,认定了希希,是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尤其是,今天他看到了希希如何紧张他,就应该明白希希也是真心喜欢他的。

所以,他不仅不会放弃,而且可能还会加快进程。

洛然的直觉没有错,事情果然在两天后出现了转机。

阿通这次车祸不仅小腿和左臂骨折,身上多处擦伤,最重要的是伤到了不该伤的位置,医生说,他丧失了生育能力。

周荣哭惨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指望着他日后给孙家传宗接代,现在,儿子没有了生育能力,这可怎么办是好啊!

她哭着去求医生,求他一定要帮儿子治好,医生却摇了摇头,表示撞伤太严重,这病治不好了。

回到病房,周荣不停地抽泣,阿通却一脸淡然的安慰她,妈,你别哭了,你要这么想,不论怎样,我捡回了一条命,否则,你更有的哭了。

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周荣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想想也是,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保住了命就是万幸。

什么孙子,没有了儿子,还谈什么孙子。

哎!她沉沉的叹了口气,以后你再想谈恋爱就难了,这么大的事,咱们不能瞒着女方,那不道义,必须跟人家讲清楚,只是这样一来,就算你工作再好,工资再高,人家女方也肯定不会同意的。

没事,妈,大不了我就领养一个孩子,把他养大成。人都是一样的,以后,他给我养老送终就好,什么亲生的不亲生的,都一样。

阿通看似无意的安慰,倒是让周荣的心思动了又动。

何苦去领养呢,再说了,孤儿院里健康的男孩哪有啊,即便有,那也排不上个儿。

倒是眼前有个顶合适的人,就是张希希,对,没错,她可不是有个儿子嘛,现在才半岁来的,不记事,若儿子娶了她,那儿子从小当成亲生的养起来,就算儿子没有生育能力,想必她也不会介意的。

毕竟若她再嫁个没有孩子的男人,势必要给人再生一个孩子,自己辛苦不说,到时候总会怕这大儿子受委屈的。

她嫁给儿子,两人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儿子肯定会把她的孩子当亲生的疼爱,这对她来说,也是很美满的婚事。

对,就这么决定了。

她猛地一拍大腿,儿子,你跟希希的事,我同意了。现在,你就打电话把她追回来。

这下,轮到阿通不同意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妈,你说什么呢,我现在这幅样子,连生育能力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脸面跟希希在一起,人家又凭什么跟我这么个残废在一起。

哎呀!儿子,你听我说!没有生育能力没关系啊,希希她本来也有个儿子啊,与其给他找个后爸,将来还要生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或者妹妹,还不如跟你在一起,咱们肯定会把他当成亲生的疼爱,这多好了,你呢,也省的领养孩子了,那孩子现在小,不记事,就当成亲生的养在身边,还是个儿子,多好的事啊。

周荣越想就越觉得这事合适,对两个人来说都再合适不过了。

没想到,儿子皱着眉就给否了。

妈,当初你那么强烈的反对,一定要拆散我们,现在我这没有生育能力了,你就同意我们在一起了,你让人家希希心里怎么想?合着,她只配得上残废一样的我吗?反正我要是希希,绝对不会答应的,您看您以前说人家说的多难听啊!

周荣听得出,儿子这是在埋怨自己,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反对,他们当时在一起了,现在这种情况,以希希的人品应该不会离开。

儿子好好的时候,自己那样坚决的同意,他身体出了问题,就像撮合两人,这事办的的确不太地道。

可不地道归不地道,儿子的幸福总是第一位的,哪怕豁出去自己的老脸,也得让希希嫁给儿子。

你放心!她撸起袖子,我去跟希希道歉,她啊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再说,妈看得出,她也喜欢你,说不定,我一说她就同意了呢!

我不管,你要去就去,碰了钉子别回来诉苦。

阿通躺了下去,背对着周荣,语气十分不悦。

几分钟后,他听到了妈妈离去的脚步声,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希希,我说过,咱们一定会在一起的,你看,我没有骗你!

周荣打车去了店里,正值中午,水果店不忙。

张希希见她出现在店门口十分不解,自己再没去找过阿通啊,她又来干嘛?

可脸上却是笑得,连忙拿着袋子装了好几斤车厘子,阿姨,阿通好些了吗?这车厘子您给他带去,补血的。

周荣看了看价目表,好家伙,这车厘子六十多一斤,她这一袋子起码五六斤,看来,她是真心实意对儿子好。

希希啊,我同意你跟阿通在一起了。

她开门见山的说道,希希则愣怔的看着她,闹不清楚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小说楚乔身世之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