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古董收藏 少将的夜妻

希望……云初染真的是她……

另一边,轩辕煜在镜湖一直查询水月国的踪迹。

他接到消息说曾经有人在镜湖附近有看到过水月国的遗迹。

可已经在这里有一段日子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水月国无迹可寻。

还没查到水月国的踪迹,就听到王府那边的探子来报说云初染被抓进大牢。

详细询问之后轩辕煜猛的一拍桌,想必是血蛊之毒发作被人看到了,“你们继续寻找!

他必须要回去一趟,这件事唯有他才能解决。

“诺!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这三天很多人都来大牢看过云初染,云商是禁卫军可以自由出入大牢,也是跟云初染见面最多的。

这三天云初染在牢房里滴水未进,她不信她的一生就断送在此。

前天上药身上没了那么疼,高烧也退下,只是嘴唇干裂,神色无情,脸色苍白,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灵动的云初染。

“吃饭吧!”一个禁卫军把饭菜放在牢房门边不敢靠近云初染,外面都说云初染是妖怪,不然也不会把一字并肩王迷的神魂颠倒。

这样一来,太后在王府中被蜜蜂蛰了的事情也能解释清楚了,因为云初染是妖怪,可以控制一切。

“今天的饭很丰盛。”云初染背靠墙壁坐在最阴暗的地方,真的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跟轩辕煜待在一起太久,她连基本的防人之心都没了。

“当然丰盛了,这是你最后的一顿饭。”禁卫军说完就离开了,云初染盯着门口的饭菜喃喃自语,“最后一顿饭?

她会命丧于此吗?

云初染站起来,从阴暗的角落走出来,眸子里是嗜血的杀意,就算是死,也要让怜音陪葬!

她相信怜音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戏,她一定会亲自来观看。

轩辕煜……能赶回来吗?

这一刻她一样轩辕煜能回来,轩辕煜也成了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云初染今天火刑的消息突然放出去,众人都是震惊的,也有拍手称快的,修冶连忙安排搭救云初染的事情。

轩辕奕那边没有任何动作,轩辕澈则是双耳不闻事,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他更想知道云初染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很快午时到了,进来的是云商,看着云初染站在光束下有一种云初染即将远去,永远都不会回来的感觉。

“没想到会是你,大哥!”这可能是她叫云商最后一声大哥了。

她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云府所有人都回避,唯独这个名义上的大哥。

“染儿,那些人真的是你杀的?”云初染之所以会被判火刑完全是因为杀了两个人,妖怪还是其次。

他相信妖怪只是传言,若云初染真是妖怪,那跟他们生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加害他们。

即便是妖,那也是好妖。

“我说不是你会信吗?”一切都是设计好的,怜音一切都设计好了只等她落入圈套,她一点都没察觉到。

“我……”云商犹豫了半会儿,云初染冷笑道,“我可是妖,你别靠我太近!

语毕,就被人带出了大牢,双脚都被靠着,脚上还绑了一个很重的铁球,似乎是怕她逃跑。

“真好听……”云初染走出牢房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太阳,太阳光有些刺眼云初染眼睛微眯,瞳孔已经恢复成了正经的黑色,獠牙也已经不见了。

“什么好听?”云商心疼,但是别无他法,这火刑已成定局,皇帝跟太后会亲自到刑场,根本无从作假。

“你听,这链子发出的声音不是很好听吗?”语毕,云初染微微一笑,本应该是让人心暖的笑容却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云初染被带到刑场,刑场围了很多人,都是来看云初染被火烧的。

“这场面……”云初染走到刑场就被绑在了后面的木桩上不能逃脱。

竟然是火刑,准备折磨她慢慢烧死她吗?

她不甘心啊,就这样死了,她还想跟轩辕煜把接下来的日子过完,她还没有杀了怜音。

云初染抬头,向着来看她火刑的百姓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些百姓神色大变不敢说话。

环视了一圈,修冶红菱青鸾还有一些王府侍卫也身在其中。

这个时候她说不是她杀的人,这些人还会相信她吗?

不会,因为他们在心中已经认定了,那两个人是她杀的,也认定了她云初染是吸食人血的妖怪。

“王妃……”青鸾泪眼婆娑,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她跟王妃待一起这么久王妃绝不是他们所说的什么妖怪。

“王爷一定要回来,王爷一定要快点回来!”青鸾双手合十,祈祷轩辕煜能及时赶回来。

暗处,修冶找好的人随时能把云初染救出来,可皇帝也派了许多大内高手,就是防有人劫走云初染。

北枂的子言世子也亲自到场,一身黑衣黑面巾随时准备行动。

他们在等,等事情还会不会有转机。

“云初染,你竟然是妖怪,难怪那些蜜蜂只蛰哀家,不蛰你!”太后的这句话无疑是指明云初染就是妖怪。

“我能*纵蜜蜂就是妖怪吗?”她现在能*纵的东西可多了。

云初染抬头即便是生死关头眸子里也没有半分的懦弱,依旧是倔强。

“哀家看一会儿火刑把你烧出原形你还怎么解释!”太后没有跟云初染多说,坐到了位置上。

云初染抬头看了一眼刺眼的阳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真的死了也要记住这最后的一点光彩。

在这个地方轩辕煜就如同阳光照亮她的整个世界。

“午时三刻!行刑!

一阵声音宣判着云初染死亡的时间到了,青鸾双手紧握成拳,这些人太恶毒了,就连给王妃一个痛快都不,火刑……

把人慢慢烧死,让人在火海中等待死亡。

听到死亡的时间到了,云初染如苍鹰般犀利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怜音你一定会来的。

怜音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躲在最近的一个酒楼二楼看着云初染被火烧,云初染没有看到怜音身上就传来炽热跟被火烧的灼热疼痛。

“红菱,怎么办!怎么办!”看着被熊熊大火包围的云初染青鸾慌了,她想直接冲上去把云初染带走。

云初染在烈火中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这样的国怎能不亡,她在天堂笑看南诏国最后的惨样。

看着云初染在火焰中备受煎熬,怜音从未有过的快感,云初染你终于死了,在这个地方我们两个人的战争终于完了。

修冶双手紧握成拳,他在等,等轩辕煜能不能及时出现,因为一旦劫囚就意味着云初染以后要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另一边的子言世子也蠢蠢欲动,所有人都看着,只等着一声令下把云初染从火海中捞出来。

洛子离今天也到场了,看着烈火中的云初染顿时明白了轩辕煜为何倾心于这样的女子,生死关头面无惧色,有几个女子能做到如此?

就算是男子恐怕也不行!

热……疼,又热又疼,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被烤熟了,真的就要这样死了吗……

怜音还活着她不能死!

云初染猛的一睁眼,天空一白衣男子逼近。

众人纷纷愣了,目光全在白衣男子身上,白衣男不是别人正是急着赶回来搭救云初染的轩辕煜。

“是王爷!

“是王爷回来了!”青鸾看着逼近的轩辕煜高兴的大吼热泪盈眶,一定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祷告,王爷真的回来了。

轩辕煜直奔烈火之中,把云初染抱起来飞到地面。

二楼的怜音看到轩辕煜把云初染带离了火堆猛的拍了一下桌子,该死!轩辕煜竟然回来了!为什么要回来,她好不容易才扳倒云初染,为什么!这次又功亏一篑了吗!

洛子离看到轩辕煜救下了云初染突然松了一口气,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云初染没有生命危险松了一口气。

修冶立马摇手示意那些人先不要动,子言世子亦是如此。

落地云初染全身滚烫,轩辕煜想要把云初染抱去降温却被所有百姓拦住,“你不能带走她!

“她是妖怪!是怪物!

“别让一字并肩王把云初染带走,一字并肩王已经被云初染迷惑了心智。

“煜……”云初染双手勾住轩辕煜的脖子,眸子里是激动,轩辕煜回来救她了,真的是轩辕煜,不是幻觉。

云初染身上的纱裙已经被火焰烧毁,轩辕煜脱下外衣披在云初染身上,云初染的身体也逐渐恢复正常温度,刚才她用内力隔绝火焰,不然皮肉都烧烂了。

“谁拦我?”云初染被轩辕煜护在怀里,这一声谁拦我让云初染心里一阵踏实。

她就知道她没有选错男人,轩辕煜是一个可以在危险关头救她的男人,也是一个可以给足她安全感的男人。

轩辕煜出声众人不敢在说话,一字并肩王的性格众所周知,你若是惹到他不舒服,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只有死路一条。

“轩辕煜!你可知道你怀中的云初染是一个妖怪!”太后出声,坚决不能让轩辕煜带走云初染。

云初染绝对不能继续活着。

“本王不管他是不是妖,本王只知道云初染是本王的王妃,我的妻子!

两个男人一听到血红色瞳孔跟长着獠牙的怪物就按着怜音所指方向走。

“啊——”一声惨叫,被身后的怜音从背后捅破心脏,怜音两只手一手一个。

“你……”男子嘴中的鲜血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往下掉。

“去死吧!”语毕,怜音匕首抽出来再一次插入两人的心脏的位置。

两人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眸子里是无边无际的恨意。

“你们要怪就怪云初染吧!”怜音把匕首藏起来,将两人拖到阴暗的小巷子里,伪造两人被咬破脖子的假象。

云初染则是一点都不知情,躲在阴暗的角落怕被人看到如今的模样,冰冷的雨水落在云初染身上云初染才勉强维持着一丝理智。

夜幕褪去,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太阳慢慢升起,空气中夹杂着一丝丝泥土的气息。

王府中,察觉到云初染不在全部出动寻找云初染。

云初染此时却还在皇城的一个墙角,神智慢慢恢复,唯独獠牙还在。

这个时候不能出去,一出去就会……

云初染向着巷子更深处走去……

暗中,怜音见云初染走入陷阱嘴角扬起一抹隐忍的笑容。

云初染,这次你必死无疑!

走到巷子尽头,两个人躺在地上,云初染赶忙跑过去,那些人脖子像是被动物咬过,身体也是被撕碎了,四处都是血迹,十分残忍。

怎么会……

云初染眼睛一亮,立马察觉到不妙连忙起身离开这里却为时已晚。

“啊……

“杀人了!怪物在这里!

一声尖叫引来越来越多的人,云初染前面是人,背后是死胡同,根本无从离去,只能把头发弄凌乱不让那些人认出她。

这人不可能是她杀的,她昨晚一直保持着一丝的理智。

“她就是昨晚那个长着獠牙红色瞳孔的妖怪!

“对,我们昨日看到的那个妖怪就是这身衣服!

说话的是昨晚无意间看到云初染的两个男子,云初染双手捂住脸颊,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她知道一旦被抓到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轩辕煜不在皇城她若是出了事,无人能保的住她,就算是轩辕煜在,也不一定保得住。

“你们别过来……”云初染低着头,让头发遮住自己的脸颊不让别人看到。

把云初染围住的都是百姓,每个人都在害怕这个怪物会不会跳出来把他们撕碎了。

就在围住云初染的时候有人去报了官,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初染名义上的哥哥云商。

云商被皇帝从御前侍卫调到了禁卫军,皇城出现这样的事情,禁卫军也派出了兵。

如今云初染已经被团团围住,体内内力也还未完全恢复,想要离开几乎是不可能。

“来人给我抓住她!”云商一下令周围的官兵立马把云初染包围在中央。

“不是我……那些人不是我杀的!”究竟是谁!是谁知道她今天毒发故意陷害她!

“就是你,你看那两人身上被撕碎的伤口明明就是你!

云初染气急想要教训那说胡话之人却被禁卫军控制住,三四个禁卫军抓住云初染,百姓们纷纷扬着手中的木棍向云初染打去。

云初染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那些百姓每个人下手都特别重恨不得把云初染打死,云商见地上的人快要被打死出来制止,“别打了,再打下去该出人命了。

事情还没查清楚,不能断定那两人就是被这个女子杀的。

云初染满脸污垢,披头散发云商完全没认出来。

“她不是人,她是妖怪,有一双红色瞳孔跟獠牙的怪物!”有人斥责,一个禁卫军接收到云商的意思走到云初染旁边,把云初染的头发掀开,看到两颗獠牙跟云商回复,“的确是红色瞳孔有獠牙!

云初染倒在地上被打的奄奄一息,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被打断了,全身都疼。

“带回大牢!

云初染被云商带回大牢,周围的百姓才纷纷散去,墙角的怜音一身黑衣缓缓走出来。

云初染,这次你是彻底被扳倒了,这次你必死无疑,看谁还能救得了你!

云初染现在可是一个杀人的怪物,吃人的怪物,就算是轩辕煜回来了也保不住云初染。

云初染一死,轩辕煜恐怕也只能郁郁而终,越……

越,你等我回来!

很快,皇城血色瞳孔跟长着獠牙的怪物被抓获这件事传遍了大街小巷。

王府中红菱跟修冶听到这个消息开始心慌,昨日是十五月圆之夜,不正是血蛊之毒发作的日子?

血蛊之毒发作就是血色瞳孔还有獠牙吸食人血。

南诏皇城出现血色瞳孔吃人怪物这事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就连皇宫中的皇帝跟太后都关注了这件事。

“皇帝,听说今天早上禁卫军抓到一个红色瞳孔长着獠牙的女人?”她还从未见过怪物。

“嗯,这事儿知道。

“这事已经引起人心惶惶了,必须立马处决。

因为一个怪物搞得南诏每个人都是人心惶惶,必须早早处理掉。

“三日后,火刑太后认为如何?”本来想明日的,想了想太急,也就三日之后。

“行!这事要严肃处理。”不然南诏人心惶惶,其他两国趁人之危就难办了。

一字并肩王府中,红菱猜测到可能被抓的就是云初染就先安抚众人说云初染是偷溜出去玩耍。

修冶当天下午就偷偷潜进大牢。

云初染在阴暗潮湿的大牢里缩成一团,全身没有力气,像是骨头全断了一般的疼痛。

究竟是谁!是谁故意陷害她!

一直想要她性命的只有怜音了吧,怜音是什么时候知道她中血蛊之毒的。

竟然下套让她钻,原来怜音并不是无能,而是一直都没放大招。

这次她真的是摔惨了,摔的不能爬起来。

她这一刻好狠自己以前有机会杀了怜音为什么没有杀了她,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她。

当初放虎归山,如今老虎回来反咬一口。

悔恨之泪从眼角滑出,若这次能翻身不死,一定要让怜音死无葬身之地!

“初染……

“谁……”云初染的声音有些沙哑,四处打量是谁在叫她,身上的疼痛让她不能翻身,只能脑袋动。

“上面!

云初染听到提示抬头,天花板上一黑衣人像壁虎一样栖息在上面。

果然是云初染……

看着在阴暗潮湿的牢房里蜷缩成一团的云初染心中一阵揪疼,还好云初染没受什么伤。

云初染身上的伤是被棍子这种钝器所伤,不会出血到却伤到了内部。

“修冶……”云初染嘴唇干裂,砸了砸嘴,声音很微弱。

昨晚淋了*的雨,又被那些人用棍子围攻殴打,如今被扔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大牢,她已经开始发烧了,竟然发烧产生了幻觉以为修冶来了。

以为是幻觉,云初染就没有搭理,而是继续倒在稻草上,她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云初染!”修冶再次出声,想要下来把云初染带走,外面却有人进来了只能暂时隐退。

“听说你们今晚抓到一个怪物?

云初染被这声音吵醒,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这声音不是轩辕奕吗?

来看热闹吗?看到是她一定会拍掌欢迎吧!

“正是,这怪物一双血色瞳孔,还长着獠牙,昨晚还咬死了两个壮汉,我们禁卫军出动了好多人才抓到。

云初染听到这声音想放声大笑,若不是她内力没有恢复,这群虾兵蟹将能抓到她?

这次真的是在阴沟里翻船了。

“二皇子,就是这里了,你注意着点,这怪物可厉害了。”说完,禁卫军就退了下去,轩辕奕就站在牢房外盯着里面蜷缩成一团的人。

“想不到他们口中的怪物竟然是一个女子。”一大早就听说皇城出现了怪物,他好奇就过来看看是什么怪物,没想到被他们说成恶毒凶猛的怪物竟然还是一个女的。

轩辕奕拿出钥匙把牢门打开,向着躺在一动不动的女人走去。

走到女人身边蹲下来,掀开女人凌乱的头发心中一震,脸色一白后退两步,“不……你……

这张脸,不是……云初染吗?

“很惊讶吗?”云初染强忍着身上剧烈的疼痛坐起来,双手把挡住面容凌乱的头发掀开,“如你所见,我就是云初染!

沙哑的声音却铿锵有力,轩辕奕摇头,“不!你不是云初染,你是怪物!

轩辕煜推开牢门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进来的禁卫军连忙把牢门锁上,“一……一字并肩王妃……

禁卫军看清了牢中女子的真容惊讶程度不亚于轩辕奕。

禁卫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看清楚容颜,连奔带跑,嘴里还大声叫着,“女怪物是云初染!

“女怪物是一字并肩王妃!

云初染听到这个称呼脸上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女怪物吗?

云初染揉了揉身上疼痛的地方,还好随身携带了消肿止疼止血的药。

只是她已经在发烧了,若是不及时医治……

没过多久,云初染是女怪物的消息就像是龙卷风一样传遍了南诏皇城,仅仅一天就传遍了紫云大陆。

魑魅两人只是一个疏忽在十五那天没跟着云初染就出现了这种事,知道云初染的事情之后就急忙回了北枂摄政王府请示下一步怎么做。

北枂,摄政王府

子言世子听到魑魅二人的禀报眉头皱成一团,如今云初染是她的可能是已经是百分之九十,如今就差证据了。

不管云初染是不是云初染他都必须救!

宁可错救,不能错杀!

“看来……这事要告诉父王了……

梦幻古董收藏 少将的夜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