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新园长 完美家伙 星辰骑士

龙天羽听到项羽的父亲是项少龙,顿时涌起一些荒谬的感觉,他在大学时没少在图书馆内翻阅历史古籍,对先秦文化和楚汉时期的历史比较熟悉,记得司马迁在《史记-项羽本纪》的开头写道:“项籍者,下相人也,字羽。初起时,年二十四,其季父项梁。为秦将王剪所戮者也。项氏世世为楚将,封于项,故姓项氏。

后来汉室传下了《项氏宗谱》中记载,项羽之父为楚将项,二叔为项梁,三叔为项襄,四叔为项伯,祖父项燕,追溯到上古,项族还是西周武王的后裔。

项羽的父亲怎么会是什么叫项少龙的人?还西秦名将?项族一直是楚国人,怎么会做秦国的将领,难道历史又阴我?还是史太公在后来写史书的时候,资料收集错了,自己杜撰了一些。

项少龙?挺耳熟的,这个名字好像哪里听说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项雨馨现龙天羽身子一震,失声惊呼,以为他不相信自己所说,问道:“你怎么了?不相信我爹爹的本事吗?你的剑术虽强,但远不是我爹爹的对手,我爹的刀术大成,突破了暗劲巅峰,已臻入化境,他亲口说,现在的修为境界已经比当年中原齐国号称剑圣曹秋道还要强,你站在他的面前,肯定连出剑的勇气都没有!

龙天羽倒吸一口冷气,心想敢这人好大的口气,自诩境界比当年有剑圣之称的师尊还要强,据师尊曾亲口说,三十年前他被世称剑圣,只有半只脚踏入真正剑圣之境,也就是大剑师巅峰,在齐国剑宫曾与一位秦国上将军比试,那人用的就是刀法,对了,就叫项少龙!

原来项羽、项云、项雨馨都是他的后人,难怪这么厉害,果真虎父无犬子啊!

自己现在还处在大剑师初期(窍穴初开),身体的数出大窍穴开启,有吸收天地元气化为己用的趋势。

大剑师中期是(百脏共鸣),身体的内脏隐隐与内劲共鸣,出独特的声音,代表着内脏也在进化,要比寻常人抗体强,延缓着内脏的衰竭。

大剑师的后期是(剑气出体),身体内的内劲能凝聚在一起,能通过武器迸出,十步之内无形之气,可断人衣甲,此时的剑气才是真正有实质威力的内劲,而大剑师初期出的剑气,只是零星携带散出的寒气和杀气而已。

剑圣的境界,就是出神入化,突破了身体的枯竭,体能内脏衰老极其缓慢,可延长寿命数十年、甚至一百年,而且真正的剑圣有希望能领悟一些普通武者、剑手难以领悟的东西,就是(真武冥境),他的身子随便一站,好像和周围的天地浑然天成,无坚不摧,不可战胜一样。

俗话说数百年出一圣,文圣著书立说,流传于世,武圣拳意实质,剑破虚空,都是极为罕见的人物。

“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不吱声了?”项雨馨见他半晌没有回音,担心他不高兴了,又温声道:“其实你也不错了,竟然跟我二哥对战交手那么多回合,也没有被伤到,已经非常难得了,我二哥项云和三哥项风,可是漠北年轻一代最厉害的,比我大哥项羽还要厉害,只是他们两个性格不想大哥那样霸道、有野心,他们性格最像我父亲和姨娘了,淡泊名利,却又有各自的理想抱负!

龙天羽一听又是心惊,项羽就够猛了,项云更是天才人物,想不到还有一个项风没出场,要是三兄弟联手,这仗就法再打下去了。

“那你令尊又师承何处?

项雨馨回想一下,说道:“听我爹爹说,他在年轻时候得到墨家钜子元宗的传承,习得的墨家剑法,后来在秦国自创百战刀法,击败了所有劲敌,不过听爹爹说,他最艰苦的一战,就是三十年前与齐国剑圣一战,险些丧命,当时他刀法尚未大成,多亏通过墨子心法修炼了一些暗劲内息,一番苦战后受伤逃走,不过也正因这次濒临生死边缘,让使他后来刀术大成,臻入了化境。

龙天羽默默点头,这一切普所迷离的事终于清晰了很多,原来当年曹秋道与项少龙一战后,各有收获,曹秋道在秦国未攻打齐国之前,就归隐了山谷,突破了剑圣境界,而项少龙大概也在数十年后达到那个境界,看来都把对手当作奠基石,突破了那层难以触摸的境界。

而自己在黄石谷遇见了曹秋道,学习了旷世剑法,那柄让师尊念念不忘的(刀),恐怕就是当年项少龙所用的武器样品吧?

想不到自己遇到的宿敌,还是师尊对手的子女,项羽的霸王刀术如果大成,必然会突破大剑师境界,而项云的枪法更是出神入化,看来自己也要尽快突破到(百脏共鸣)之境,那样身体的机能才会从体内升华,不止是力量上的递增,而是对生命的探索了。

项雨馨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住了,大概是伏在英雄男子的怀内,有些情不自禁,或者数日来的对立变成现在无话不谈的朋友,让她放开了提防,继续说道:“我爹爹不但本领天下无敌,而且思维新颖独特,不拘一格,对姨娘们说出的情诗情话也是世上最动人;他提出的法制仁政理论,更是总结春秋战国数百年大家的思想,比墨家、儒家、法家的理论还要先进可行;他明改制的石磨、牙刷、活字印刷术、彩笔、指南针都是前所为用,秦国最先用的马鞍也是他明的!

噗!龙天羽有些懵了,我靠,被她这么一说,他爹也是个圣人啊,比墨家墨子、儒家孔丘都要牛叉了,还明指南针、活字印刷术、牙刷?就吹吧,这些不是东汉时候才有的?

龙天羽越听越不对劲,眉头皱起,百思不得其解问道:“你父亲究竟是哪国人氏?怎么如此特殊?

项雨馨正说的得意,听他问及自己父亲的宗族氏,回道:“我爹说,他不是战国七雄任何一国的人,他的家乡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叫香港!

“什么港?龙天羽虎躯再次一颤,充满了震惊的表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语气重重地又问了一句!

“香港啊!怎么了?”项雨馨扬起头,见他满脸的惊骇表情,有些不解地问。

龙天羽此时已顾不得回答她了,而是陷入了天人之战,香港!香港!这个项少龙肯定是个穿越者,一定是,否则怎么会知道香港!

“香港”这个地名最早出现在明朝,它最初是指香港岛上的一个小港湾、小村落,后来才扩大为对整个岛屿的称呼,最后到了二十世纪初,才成了被英国殖民主义者占领的整个地区的统称。

再联想起项雨馨说起其父的一系列神秘的表现,几乎比古代儒法墨家圣人还懂得还多,还明指南针、活字印刷术,如果不是后世的穿越者,根本就不知道这些。

回想到时在楚国寿春,项羽在宴会上念出唐诗诗句,当时自己还在纳闷,现在这一切有一种拨开云雾,豁然明朗的感觉。

难道秦始皇陵的飞碟是他穿越时候用的?这项少龙三十年前在秦国当过上将军,自然和嬴政很熟悉,嬴政如果为了纪念他的功劳,把时空穿梭器放入了陵寝之内也说得过去,于是一个历史轮回,这个穿梭器又将自己带回了古代,同样是这个错乱的时空,只比他穿越的时间晚了四十年!

咦?项—少—龙!这个名字很耳熟,不单单是因为师尊提及过他,好像在数年前,自己担任国内军职的时候,曾在一份关于九十年代神秘事件的档案中看到过这个名字,想起来了,绝对错不了,记得档案上记载,某军事基地的科学院研制了一艘时空机器,找来特种兵第七团队的一名体能最好的特种兵接受了此次穿梭试验,可惜失败了,基地毁于一旦,所有关于时空机器试验的记录和数据全部消失,只在国家军事秘密档案中笼统记载了一些内容,自己当时还做过精英第七团队的挂衔指挥,想不到这件事是真的!

这一刻,龙天羽完全震惊了,穿越又见穿越,有机会一定要和他见上一见,只不过现在龙天羽和他的儿子项羽项云都是死敌,即使见里面,恐怕也要拔刀相向了。

到时候两个未来人对决,都拥出这个时代数千年的知识和理念,唯一不同的是,项少龙早来了四十年,已经完全入乡随俗,适应了这个时代,根深蒂固,而且经历丰富,阅历非凡,更突破到了剑圣级别。

而他龙天羽才来到楚汉时代两年而已,没有完全同化,尚未建立起自己稳定的根基,这一场双龙交锋,自己还稳占下风啊,不过,他唯一出对手的,因为他的才智,即使放在二十一世纪,也是天才人物,指挥过不止一个第七军团,还有特种精英第九军团、十一军团,远非一个特种兵的智慧能比的!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呼声和喊声:“汉王——”“汉王你在哪里?”打断了龙天羽脑海内滔天巨浪的思绪。

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对着怀内的项雨馨道:“雨馨,我的侍卫已经找下来了,咱们出去吧。

项雨馨芳容顿时难言失望之色,轻叹一声,紧紧贴在他胸前,柔声道:“等一下,让我再仔细听一下你的心跳,雨馨怕出去之后,我们再也无法像这样没有隔阂地说话了。”说着,心头一酸,泪落双颊,柔美无限。

龙天羽也是感慨万分,他此刻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敌人,不止是名垂千古的西楚霸王项羽,还有更厉害的俊杰人物项云、项风,此外,他最大的对手应该是在远在漠北幕后正观看中原之战的穿越者项少龙!

一山不容二虎,一世不容双龙!

大汉天下,中原逐鹿,历史更迭,双龙之争,势不可挡!

这个石洞是天然的石穴,四壁冰寒入骨,着透骨的寒气,漆黑之下,二人都不说话,心跳却是同一个频率。

“咳——”项雨馨终忍不住咳嗽一下,虽然滑落下来,没摔到哪里,但磕磕碰碰在所难免,甚至她明显感受到,男子的身体正把她压个正着,还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她的下.身部位,有些隐隐作疼,实在太大太硬了,难道是什么武器壳体?

“龙天羽,你还带什么兵器了,怎么定得人家好痛啊!”项雨馨有些不大乐意地说道。

龙天羽心想匕和宝剑都扔掉山谷了,还剩下一些飞刀暗器都在囊内,身上基本没有什么兵器了,他动了一动,问道:“顶在你哪里?

项雨馨脸颊通红,不知如何说起,吱吱唔唔道:“就是…就是…那儿里!

龙天羽没听明白,也不敢乱如动,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生怕真有什么兵器正顶着,他一动会伤到她,追问道:“那儿是哪啊?

项雨馨有些抓狂了,说又不好意思出来,身子被压住也动不了,只好笼统地描述道:“腹部以下,腿部以上!

龙天羽脱口道:“腰啊!

“不是啦!”项雨馨有些着急了,幸好一片漆黑,对方看不到她自己脸颊羞红,隐隐带着几分春色,玉手在他身下探索摸去,顿时攥住了那个硬邦邦的(兵器),嗔道:“就是它了。

龙天羽倒吸一口凉气,小姑奶奶,你抓住我命根子了。

难怪刚才那么搂抱这么舒服,原来它在雄起活动,龙天羽干咳一声:“不要动,这是我随身保命的之物,以后千秋大业,就靠它了。

项雨馨听他说的这么神奇妙用,顿时来了兴致,嬉笑道:“那好,让我看看,是什么,能关系到千秋大业,难道是什么宝器?像中原和氏璧一样?

龙天羽大手抓住她的小手,轻轻脱离了自己的命根,哄道:“先不提这个了,等以后有机会,会亮给你看,绝对世上独一无二的,好了,先起来,看看周围环境,想办法脱身,我上面的将士一定在四处找我呢!

龙天羽爬起身,也扶起了身下娇美的雨馨,彼此坐起了身子,这时他又从铠甲内层囊内摸出一个火褶子,轻轻一旋,啪地轻响,冰窟中燃起了光亮,刹那间华光破开了黑暗,光晕笼罩住了二人。

昏暗地灯光中,龙天羽看到眼前坐着的项雨馨,眉如远山,目如春水,脸上带着淡淡地晕红,正静静打量着他,坐得笔直的身躯婀娜,美貌绝伦,可谓冰肌玉骨,如花树堆雪一般清新,当得上倾城倾国之姿。

此时的项雨馨,秀披散在肩头,由于刚才一番惊险刺激和某部位受到顶撞,脸颊晕红带着几分媚色,望着他的眼神,也是充满一分怪怪的韵味。

“你没事吧!”二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着对方,随后摇头相视而笑。

龙天羽拿着火褶子四周晃了一下,石壁上挂着冰川,轻叹道:“咱们处在山雪峰半腰的冰腹中,这里离着顶上,怕有几百丈地距离,也不知葛离他们能不能找下来!

“你想很快出去吗?”项雨馨倏然问道。

龙天羽把头一转,这话问的,不出去,难道要在这受罪,何况祁连山脉脚下正有大军敌兵在登山,一旦追上来,所有人都必死无疑了,他可不想在此耽误时间。

“那是当然,我们是在逃亡,后面还有你兄长带兵追来,我晚出去一刻,这些将士都有生命危险,他们找不见我是不会擅自离开的,只希望他们尽快下来,接咱们上去。”龙天羽语气坚定地道。

项雨馨却有些黯然,出去了,彼此又是敌对立场,至少在冰窖里面却没有了隔阂,她竟有些天真想法,能多呆一阵子才好,这样就能和他单独地多处一会,心平气和地说话了。

“龙天羽,你们不要逃了,不如出去后,我跟我二哥说,让他放你们回汉中如何?”项雨馨鼓起勇气说道。

龙天羽冷笑道:“不可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已经不是一个人能改变的,而且,我们这么多人的生命的希冀,不能寄托在一个女子身上,我的命运,会有自己去把握,不会认输的!

“这不是认输,只是…只是你救了我,是你应得到的回报!”项雨馨辩解道。

龙天羽摇头道:“这不符合我的性格,我们能回汉中,肯定凭着自己努力和血战杀回去,虽败却赢得尊严,而救你,本来你就是我生擒来的,你兄长肯定会怀恨在心,即使你说我救了你,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就是在你面前放过我,他也会安排伏兵在前面袭杀我们这支疲兵的,毕竟这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能击败我,甚至擒杀我,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等我回到汉中,推行科技和工业革命,天下无人能再抵挡住汉军!

项雨馨听他如此固执要和兄长生死决战,着急道:“我…我就说在山洞内成了你的女人,这样我二哥就不会为难你——

龙天羽啊了一声,想不到这妮子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是在诚心勾引我吧?微笑道:“你这样说,他未必信,我瞧你二哥聪明绝顶,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不是处.子,要不我们假戏真做吧!

项雨馨脸颊通红,妩媚多娇,以她草原上的奔放,也有些难为情,啐道:“呸,我才不呢,我们才刚认识几天,怎么能……怎么能做男女之事!

龙天羽也是随口调笑而已,并没真有这打算,如果弄巧成拙,跟项羽妹妹生关系,靠,这形势就复杂了,以后错杂的关系太多,恐怕楚汉之争永远也打不起来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现在着急也没用,还是等我的侍卫尽快下来营救咱们吧。”龙天羽四周环顾一下,都是石壁冰岩,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以前看电视,人家穿越的主角一落入悬崖都会有奇遇,不是捡到宝藏就是拾到武功秘籍,他特别找了找,冰窖空无一物,只有一个崖缝断裂层往里灌风。

他走过几步张望,现进风口却是侧边地一道裂开的冰棱悬崖,宽约数丈,黝暗一片,深不见底,冷风似刀般刮过,险些将火褶子熄灭,不得不走回原处,来到项雨馨的身边叹道:“四周无路,只能干等了。

项雨馨却无所谓,此刻心想永远出不去那才好呢,她的眼神不曾离开龙天羽,狡洁的眸光一闪,轻声道:“雨馨有些冷!

龙天羽转关心道:“你很冷吗,可我也没衣服可脱了,这样,你坐到我怀里,我给你挡住寒风,顺便说些话,千万别睡着,不然咱们都要冻死在这冰窖了。”说完他盘膝坐在地上,拍了怕腿侧道:“坐进来。

项雨馨会心一笑,毫不避讳地坐入了龙天羽的怀内,丰.满的坐在他的腿上,双臂揽住他的背腰,脸颊贴着他的胸膛,倾听他有力的心跳,那股温暖的感觉,从未感受过,毕生难忘,躲在他怀里,芳心都快跳出来了。

龙天羽初始并未在意,过了半晌,只觉怀内像是一团热火在燃烧,那柔软温暖地感觉,顿化作千百股热流,在他心中激荡开来,紧紧揽住她柔柔的腰肢,闻着她身体的幽香,借着火光俯身瞧去。

那白晰她额头、弯弯的双眉、明亮的眸子,翘挺的瑶鼻,嘴唇红润饱.满,粉吞湿湿亮亮的,比樱桃还要红嫩,唇上那一林淡细的汗毛,益衬得她的唇珠小巧、下额细圆,真乃尤.物也。

项雨馨埋在他怀内似乎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也抬起头迎上他的眼神,带着几分欢喜道:“天羽,你说雨馨漂亮吗?

龙天羽点头道:“漂亮!

项雨馨面似桃花,又问道:“那和你那些王妃比又如何?

龙天羽听她提及自己的妃子,顿时思娇心切,那些心爱的女子音容笑貌一一在他脑海中闪现过,带着感慨道:“以你的美貌,应该能排进前十吧!

才前十?项雨馨顿时脸色微变,柳眉蹙起,老大不乐意了,心想本姑奶奶在漠北草原除了纪姨娘、清姨娘旷世绝美外,无人能比,就是在中原,她自信能比她美的女子寥寥无几,现在听他说自己和他后宫王妃比刚排进前十,一点不信

她撅着小嘴哼道:“你就自吹自擂吧,雨馨不相信你的妃子个个美如天仙,哼,有一天,雨馨一定亲眼去瞧瞧,她们有何出奇之处!

龙天羽瞧着她修长的睫毛,长长的凤眼,微黄的灯光中映衬着她脸颊晶莹如玉、洁白无瑕,似是一朵正要含苞怒放的娇艳花蕾,换上女装精心打扮一番,至少不会逊于月儿、紫尘她们,但要进前五还有些难度,将来三大才女,三大名姬入住后宫,到时你不服都不行。

项雨馨见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微哼一声,显然非常不服气,女人比起美来,若不亲眼所见,谁也不服谁。

龙天羽此刻哪里在乎这些,却对她所处的大漠很感兴趣,问她道:“你自幼生长在漠北吗?

项雨馨正想着如何比美,心中防线早就消弱很多,不假思索地答道:“是啊,我自幼生长在漠北草原,虽是苦寒之地,但土壤肥沃,一望无痕的大草原,我们项族和乌族的王国就在这里,很多族人都是在三十年前从中原迁过去的,还有一些游牧部落、西域人前去依附,二十年间,大秦在中原对六国讨伐,不少中原六国人也迁去了,整个漠北自成一国,与匈奴部落是友好邦邻,我二哥项云和冒顿单于还是结拜兄弟……

龙天羽越听越离谱了,项羽是他大哥,项云是他二哥,也就是那个使枪天才俊杰,和冒顿单于还是结拜兄弟,匈奴在历史上可是西汉一个祸害,没少侵入中原边疆来滋乱,冒顿也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单于可汗,他们关系竟如此复杂?

“对了,你两位兄长,一个刀术登峰造极,一个枪法出神入化,他们都是跟谁学的本领,想必他们的师傅乃剑圣级别的人物吧!”龙天羽试探问道。

项雨馨伏在他怀内,没有往日诸多提防,回道:“咯咯,我一共有四个哥哥,大哥项羽,二哥项云,三哥项风,四哥项雷,雨馨排行第五,此外还有几位弟妹,我们所有的本领都是父母传授的,正确地说,是我爹爹一人传授的!

龙天羽有些色变了,其它子弟还没见过,但项羽在剑宗后期,说不定现在也突破到大剑师境界,项云大剑师中期,甚至半只脚跨入大剑师后期,连项雨馨都是剑宗中期,一人能调教出这么多出类拔萃的用刀、用枪、用剑高手,他爹肯定也是个接近剑圣级别的人物了。

“不知令尊大人如何称呼?”龙天羽涌起了无限的好奇。

项雨馨听他问及自己的父亲,顿时满脸尊敬和崇慕的表情,引以自豪道:“我爹爹,乃是当年名动六国的西秦上将军,世称刀君项少龙,三十多年前叱咤六国无人能挡,要不是秦始皇焚书坑儒,烧毁了一切关于我爹爹的事迹,现在不知还有多少人崇拜他呢!

龙天羽虎躯一颤,惊骇道:“甚么?项羽的生父叫项少龙?

蜡笔小新园长 完美家伙 星辰骑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