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女警 神级共享男友系统

萧亦然的眼泪忍不住湿了眼眶,陆佳成感觉到了她的失态,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另一手搂住了她颤抖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

栾梦琪从音乐开始脸色就变得很难看,阴沉的能滴下水来,两只手紧握着,指甲已经嵌入了手心,几乎掐出血来,什么好久不见,你只和她好久不见,不是吗?

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唱这首歌,简直就是打我的脸!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真的会控制不住了,感觉自己几乎都要发疯了。

“栾军医,你去给梁大队长献花吧。”一个勤务兵偷偷的走过来,递过来一束洁白的百合花,象征着纯洁无暇的爱情。

栾梦琪尽量控制着自己,将自己最美的微笑展现在众人面前,一步步,款款的走向梁洛冰,脸上笑意盈盈,眼睛里带着风情万种,深情的扭着腰肢走向了他。

下面的歌声停止了,代替的是兵蛋子们的尖叫声和惊呼声。

栾梦琪走到他的面前,将花双手送给了他,梁洛冰接了过来,眼睛依旧望着台下,她那么聪明,应该明白自己的心思对吗?

栾梦琪见他眼神没有看向自己,没有任何的不悦,站在他的身边,双手搂住了他强壮有力的胳膊,下面的尖叫声更加疯狂了。

栾老爷子微笑着看着台上,扫了一眼故作镇定的萧亦然。小丫头,纵使你再能隐忍,我看你今天也是露出了马脚。

梁洛冰在众人的掌声中,任由栾梦琪搂着自己的胳膊走下台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不能拒绝她,毕竟老爷子还在下面坐着呢。

“感谢梁队长献歌一首,让我们这台晚会增光添彩。”主持人微笑着,冲着下面梁洛冰表达着谢意。

“让萧记者也表演一个节目,好不好?”男兵阵营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立即得到了大家的回应:“好!

将近两周的采访时间里,兵蛋子门都喜欢上了这个温文尔雅,心地善良的萧亦然,对他们的关心和喜爱大家都看在眼里。

萧亦然一听立即蔫了,自己哪有心情表演节目啊,赶紧缩在陆佳成的身后,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哪位是萧记者啊,请到舞台中间来。”主持人向下看着,黑压压的一片,搞不清楚是哪位。

“萧记者,来一个。”后面的兵蛋子门都站了起来,对着第一排使劲喊着。

“走吧,我陪你。”陆佳成见她实在不想露面,知道刚才的那首歌对她打击很大,你不是秀恩爱吗,那么我也秀。

“好吧。”萧亦然无奈得站了起来,任由陆佳成牵着自己的手,走向了舞台。

“萧记者,请问这位是?”主持人见上来两个人,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老公,也就是我儿子的爸爸。”萧亦然心一横,既然你只想寒暄,不提从前,那么我也不说从前。

下面的兵蛋子使劲吹起了口号,大声喊着:“郎才女貌,珠联璧合。

“谢谢大家,我跟我的妻子今天给大家唱一首歌曲,白头偕老。

动听的音乐响了起来,陆佳成牵着她的手,男的声音浑厚多情,穿透有力,女的嗓音柔美,婉转悠扬,将人带入了一个神圣的音乐殿堂。

浪漫红尘我在寻找,你是我今生的依靠,爱过以后受伤了,才真正体会爱的味道,遇见你我的心在跳,这种感觉是多么奇妙,你对我一个可爱的微笑,就能把我的爱燃烧,我要和你白头偕老,珍惜和你的分分秒秒……

栾梦琪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梁洛冰你在意人家怎么样,萧亦然当众宣布他们是夫妻的事实,也许,我再也不怕你的心里有她了。

梁洛冰的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滋味儿,他们在一起的事情自己勉强能接受,可是当众宣布出来,自己的心竟然撕裂般的疼痛,眸子里的冷意越来越明显,但是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

演出结束了,陆佳成拉着萧亦然跟大家告辞,细心的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见她坐好才关好。

“我们回家!”陆佳成坐在驾驶位置上,冲她温婉的笑着,今天她给自己带来这么一个大的惊喜,简直心里乐开了花儿。

“好,回家。”萧亦然笑颜如花,感受到了他的快乐,如果自己早一点儿退一步,也许带给双方的都是快乐吧。

今天是周六,一大早萧志轩就醒了,悄悄跑到妈妈的卧室,双手支着小脑袋,看着睡梦中的萧亦然,静静的看着她,妈妈真漂亮,就连睡觉都是那么美!

小家伙心里其实兴奋极了,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强压着自己的小心思,听梁涵睿说,他的叔叔要带他去参加亲子游艺活动,太好了,又可以见到爸爸了。

吃过了早饭,陆佳成开着车,载着萧亦然母子奔向了幼儿园,集体集合去市郊的武陵山,今天一天的活动都要在那里进行。

陆佳成停好了车,两个人牵着孩子的手走向了早就等在那里的大巴车,大部分人已经来了,前面已经坐满了,陆佳成选了一个后面空着的座位,三个人坐在了一起。

萧志轩的大眼睛已经搜索了一圈了,梁涵睿这个大骗子,不是说好八点到的吗,为什么还没到呢,哼,又迟到了!

“轩儿,喝口水。”萧亦然生怕他出来疯玩着凉,背了一个大背包,里面装了水和换洗的衣服。

“妈妈,我不渴。”萧志轩哪有心思喝水啊,着急见梁洛冰呢,怎么爸爸还没来啊。

梁洛冰这时刚停好车,和栾梦琪一边一个,牵着梁涵睿的小手,也走向了大巴车。

萧志轩见到了梁涵睿,站起来小小的身子,使劲儿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萧亦然和陆佳成互相看了一眼,想着亲子游艺吗,肯定是梁洛康两口子带孩子来的,谁想到竟然是他们。

陆佳成握住了她的手,意思是别怕,有我呢。

梁涵睿一看好朋友早就到了,有点着急了,哒哒的跑了过来:“小轩,你早就到了啊。

“是啊,谁像你,迟到鬼!”萧志轩冲他做着鬼脸,平日里梁涵睿上幼儿园也总迟到的,被他一喊,小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小轩,不许喊我迟到鬼。”梁涵睿说着,对着好朋友就扑了过来,萧志轩笑嘻嘻的向后一躲,正好碰到了萧亦然手里的杯子,刚给孩子倒好的水瞬间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洒了梁洛冰的身上。

萧亦然一看,小脸上立即绯红,再也不好意思抬头了,一头扎在陆佳成的怀里,死活不肯出来了。

陆佳成一看差点没笑出声来,这水洒的真是地方,梁洛冰的裆部那里全湿了,深邃的眸子看着躲在自己怀里的萧亦然,栾梦琪则一脸的愤恨,死死的盯着她。

“梁队长,不好意思,小然失手了。”陆佳成赶紧道歉,一只手搂着怀里的她,另一只手赶紧掏出来纸巾,想帮他擦拭一下。

“没事,一会儿就干了。”梁洛冰扫了一眼不敢抬头看自己的她,淡淡的说了一句,在他们的后面坐下了。

“起来吧,没事了。”陆佳成低头对着她耳语了一句,萧亦然这才抬起难为情的小脸,不好意思的笑了。

“家长们,小朋友们,我们的人到齐了,可以出发了。”美丽大方的女老师拿着话筒宣布着出发的命令,孩子们都兴奋的蹦了起来。

尤其是萧志轩和梁涵睿,两个人手拉着手,高兴的直蹦高,手脚并用的大声欢呼着。

平日里萧志轩是个比较安静的孩子,话也不是很多,性子像极了梁洛冰,今天小家伙想用自己特殊的方式,博的爸爸的关注,可是自从他坐下后,一直看着窗户外面,车里面的事情好像跟他没关系一样。

“没教养的孩子,吵死了。”栾梦琪小声嘟囔了一句,梁洛冰的心思没在这里,所以没有听到,可是萧志轩和梁涵睿都听到了,两个孩子立即不喊了,都看向了她。

“小睿啊,阿姨不是说你啊。”栾梦琪一看他俩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只要见到萧亦然,自己的心里不能平静,分分钟嫉妒和愤恨就能把自己燃烧起来。

“阿姨,如果你不是说小睿,那就是说我了。”萧志轩聪明着呢,就自己和小睿站在这里跟着大家欢呼,说完就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轩儿,怎么了?”萧亦然听到动静,赶紧站了起来。

梁洛冰看了过来,就连坐在旁边的一家人也看了过来。

“这个阿姨说我没有教养,她这么说别人也是没有教养的表现。”萧志轩说完,气鼓鼓的看着她。

“你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儿?我说谁了啊,小小年纪就会了血口喷人。”栾梦琪脸上挂不住了,毕竟让一个几岁的孩子这么说自己,很没有面子。

“阿姨,你这么说小轩是不对的,我跟他是好朋友,你说他就等于说我。”梁涵睿一听栾梦琪不承认,赶紧站了出来,大人凭什么撒谎!

“栾梦琪,大人之间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牵扯到孩子。就算我儿子没有教养,也轮不到你这个有教养的人来教训他。

萧亦然的小脸冷了下来,幸好后面除了他们就没有别人了,不然孩子的自尊心怎么受得了。

栾老爷子在这段时间里,明里暗里的让人盯着梁洛冰和萧亦然,发生的所有事情自己都了然于胸,很是为这个孙女的智商着急,你就这明目张胆的跟萧亦然发生正面的冲突,不但没有起到丝毫的震慑作用,只会引起来梁洛冰的反感,将他越推越远。

趁着今晚有演出的机会,让他们都秀一下恩爱,最好让他俩都死心,傻丫头啊,爷爷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做着这些小人的事情,可都是为了你啊,哎!

“好吧。”李磊感觉盛情不过,不好在推脱,不然就是不给老爷子面子嘛!

“好,谢谢支持我们的工作。”栾梦浩说着,眼睛看向了萧亦然。

“然然,我今天过来还有一件事儿,那就是替我姐姐给你道歉。

“……”萧亦然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他跟自己道什么歉啊,还替他姐姐,你替得着吗?

“我姐姐很喜欢老大,并且他们也订了婚,所以你的出现让她感觉很不踏实,也很害怕。为此她一直针对你,希望你能原谅她。

“你告诉你姐姐,让她把心放在肚子里。是她的别人抢不走,不是她的护着也是枉然。与其天天看着我,防备着我,还不如对他好一些,让他一心一意的对她。”萧亦然的声音未变,依旧淡淡的。

“你这么说我很高兴,我知道你很善良,能原谅她。”栾梦浩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一直知道她能隐忍,而且隐忍的很好,所以猜不透她的真实心思。

“我善良但是不代表着我软弱,我能理解她是因为我也是女人,能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事情,而她却想不到这些。有些事情做多了,必定会适得其反,你提醒她一下吧。”萧亦然的声音冷了下来。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栾梦浩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萧亦然紧咬着下嘴唇,强压着心头的火气,自己并不想破坏他们之间的婚约,可是姐弟俩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提醒着自己,简直是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然然,你没事吧?”李磊见她盯着门口愣神儿,赶紧问了一句。

“李大哥,我没事儿,就是心里闷得慌。

“我能理解,姐姐来兴师问罪也就罢了,弟弟又来说这些做什么啊。”李磊叹了一口气,栾梦琪一看就是个蛮横霸道的大小姐性子,眼前这个温柔善良的萧亦然,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是啊,都过去了,可她就是纠结着过去不肯放手。

“不过我看栾梦浩对你倒是有点惧怕的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跟梁洛冰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跟在身边的,对我的感觉是应该有喜有忧,喜的是见到了我,优的是他姐姐的婚事。

“应该是这样的。”李磊见她分析的很有道理,跟随着点了点头。

下午五点,部队通知提前开饭,李磊和萧亦然被勤务兵也喊了过去,吃完饭好看演出。

萧亦然刚走到院子里,见陆佳成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自己,赶紧跑了过去:“佳成哥,你怎么来了?

“晚上有演出,邀请我一起参加。”陆佳成抬手摸上了她的发顶,虽然她不在拒绝自己的碰触,好像也仅限于牵手或者摸摸头发,其他的地方都是禁区。

“好,咱们去吃饭吧。”萧亦然微笑着,主动拉着他的手,向食堂走去,因为自己眼角的余光看到梁洛冰他们也在向这边看。

“好。”陆佳成任由她拉着自己,看到她的小脸上都是笑容,心里也暖暖的。

栾老爷子坐在首位,陆佳成和萧亦然紧挨着他坐下,另一面是梁洛冰和文工团的一个领导,其他人依次而坐。

“今天咱们破点例,一人喝一杯酒,欢迎文工团的到来。”栾老爷子高兴的嚷嚷着,勤务兵赶紧给大家一人倒了一杯白酒。

“来,干杯!”大家说着,共同举杯庆祝演出圆满成功。

“吃鱼。”陆佳成细心的把鱼刺剔好,放在萧亦然的盘子里。

林凌南看到了,扫了一眼梁洛冰,缓缓地开了口:“陆总啊,你把萧记者都惯坏了,上次我给她夹了一块鱼,因为没有人帮她剔刺,愣是没吃。

“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小然确实被我惯坏了,从小就爱吃鱼,就是不会剔刺,嘿嘿。”陆佳成说着,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发顶,不好意思的冲大家笑了笑。

“羡慕啊,我下辈子也要托生成女人,找个疼我爱我的男人。”林凌南见梁洛冰的眸子冷了又冷,紧了又紧,赶紧打着哈哈。

在大家的笑声里,吃完了晚餐,向宽大的*场走去。

舞台早就布置好了,所有的战士们已经坐好,方队和方队之间互相拉着歌,叫喊声阵阵,也只有这个时候,战士们才能彻底放松。

“一班一班来一首,唱不完不许走!”二班的嗓门巨大,齐声大喊!

“冬瓜皮,西瓜皮,一班不许耍赖皮。让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不像样!”其他班也跟着一起起哄。

一班的战士们没有丝毫的怯懦,唱就唱,扯着嗓子就唱了起来,军歌嘹亮,震撤了整个天空,惊得树林里的小鸟扑啦啦的飞走了,寻找安静的角落去了。

栾老爷子冲着热情高涨的战士们挥着手,坐在了第一排的中间位置,梁洛冰随即跟着落座了,这时栾梦琪跑了过来,林凌南他们自动给她空出来位置。

陆佳成挨着老爷子坐在了另一边,萧亦然和李磊也跟着一起挨着坐下了。

演出开始了,大家看的都很专心,舞台上的演员们很卖力气,驶出了浑身的解数,博得下面掌声阵阵,叫好声和呐喊声汇成了一片。

“我去趟卫生间。”萧亦然对着陆佳成的耳朵小声耳语了一句,弯着腰走出了演出的场地。

萧亦然走出来才舒了一口气,心里惦记着孩子,不知道睡了没有,也不知道演出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哎,看的都有点着急了。

萧亦然从卫生间走出来,甩了甩还有些湿的手,迎面碰到了栾梦琪,两个人互相对看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萧亦然根本没有停住自己的脚步,侧身让过了趾高气昂的她,既然互相看着不顺眼,何必惹人家生厌呢。

“萧亦然,你站住。”栾梦琪见她拿自己当空气,气都不打一处来。

“有事吗?”萧亦然停住了脚步,头都没有回。

“我警告你,以后离梁洛冰远一点,他不是你所能肖想的。当初你跟了他,还不是因为你是颗可以利用的棋子,再说凭你当时在那里的臭名声,梁家是不会让你进门的。

萧亦然猛地回过头来,眼神变得冰冷:“我名声臭不臭用不着你来说,你么有资格。看来他对你不是很好吗,不然你何必跟我这个棋子过不去呢,对自己就这么么有信心吗?

“萧亦然,你既然跟了陆佳成,就别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的,你跟李磊那点事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让人讨厌。

“呵呵,我是狐狸精,你就怕我*梁洛冰对吧。切,自己不把自己的未婚夫看好,别在这里逮谁咬谁,你属疯狗的吗?

“你别得意,我有机会告诉陆佳成你在部队故意*李磊。”栾梦琪语气的语无伦次了,恨意浓浓地看着她。

“你去啊,你看他相信我还是相信你。

“你给我等着。

“我等着,你最好现在就去,别说的到做不到,没种。我就不相信你一个堂堂的栾家大小姐,能龌蹉到这种地步,红口白牙的说胡话。

萧亦然说完转身就走,跟她多说一句话都有损自己的智商和颜面,跟这种人生气简直是不值得。

“啊!”栾梦琪气的跺着脚,大声喊着,仿佛不这样就解不了自己心头的恨意。

萧亦然回来的时候,节目已经进行了一半儿,陆佳成纳闷的看了她一眼,感觉她的脸色不太好,仔细看像是灯光映射的,也就没多想。

“节目进行到现在,大家说好不好看?”主持人在舞台上,热情洋溢的问着大家。

“好看!

“好,喜欢看的话下面还有更加精彩的节目。下面请部队的梁大队长给大家表演节目好不好?”主持人接到了别人的授意,要求是让梁洛冰上台。

“好!”所有女战士的嗓音盖过了男战士,尽管大队长有了未婚妻,丝毫不能阻挡他们幻想自己男神的脚步。

梁洛冰站起身来,回首冲大家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冲大家摆了摆手。

“梁队长,来一个!

战士们见他拒绝了,呼喊声越来越大,一浪超过一浪,梁洛冰不得已上了台。

“我不太会表演什么节目,给大家唱首歌吧。”梁洛冰望着下面,眼睛里只看到了台下坐着的她,巴掌大的小脸白皙依旧,一双清眸不掺杂任何的杂质,清澈见底,正茫然的看着台上的自己。

“好!”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尤其女兵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栾梦琪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自己的未婚夫魅力简直不可挡。

音乐响了起来,是陈奕迅那首著名的好久不见,随着凄婉的音乐,梁洛冰张开了口,低沉的嗓音在空中回荡着。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像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

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低沉的歌声里,尤其到了*处,好多人都跟着唱: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喧,和你坐着聊聊天。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萧亦然的小脸一滞,心里一震,身子一僵,自己突然明白了他唱这首歌的原因,也许只是唱给自己听,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

折磨女警 神级共享男友系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