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色的小说 高冷受被各种play

怎么会这样。

蓝延卿他完全不知道韩若汀差点小产。应该说的蓝延卿完全不知道韩若汀怀孕了。

韩若汀就根本没有告诉他,自己怀孕的消息,自然在韩若汀身上发生的一切都不知道了,他突然没来由的焦急了起来,生怕韩若汀被什么人一不小心撞到。

而现在,四周都找不到韩若汀的身影,这该怎么办?

俊逸的脸上是焦急的神色,哪里还去管周围的什么人什么事儿,就连龙霄也被他撂在了一旁。

在周围找了好几圈的蓝延卿后来好似想到了什么,往韩若汀的酒店里跑去。

你到底跑去哪里了?

蓝延卿在心里不停的问,就好像韩若汀能听见一般,而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也就只会为了韩若汀而焦急了吧。

无比焦急的蓝延卿似乎忘了他开了车过来的,迈起自己的大长腿往韩若汀的酒店里跑去。

好在韩若汀的酒店离这里不远。蓝延卿苦中作乐的想。

在去找韩若汀的途中,还差点因为太焦急了,而撞到行人。

那人看他满脸急切的样子,也没有多和他计较,便放他离开了。

“对不起,我赶时间。”蓝延卿撂下这句话便往前跑了。

如果是遇到那些碰瓷的人,不在那里,拉拉扯扯,讲个半天是不会放他离去的。

也好在那人也不是太过在意,他行色匆匆的样子,还好心的提醒他要注意安全。

碰瓷的人终究是少数,大多数人对这个世界还是心怀善意的。

谁都没有在意这一个小小的插曲,就连蓝延卿往前跑的时候也没有看这个行人一眼,并没有发现这个人有些熟悉。

十分钟,蓝延卿便跑到了韩若汀的酒店门口。

还好在那里离这个酒店很近的缘故了,这时候他才恍然想起自己还可以开车过来,拍了拍脑袋,自嘲的笑道:“也就只有这个丫头才能让人手忙脚乱。

他站在门口叫人把车开过来,那人虽然有些疑惑,但也聪明的没有去问为什么,谁能想到堂堂一个大总裁还会为了一个人失了分寸呢。

不多时,便出现了一个身穿西装的人,蓝延卿告诉了他自己的车在什么位置,并且把车钥匙递了过去,便走进了这个酒店。

那人便是来帮蓝延卿开车的人,也算是暗中保护他的人了,不过不是经常出现就是了。

金碧辉煌的酒店,前台的工作人员带着精致无比的妆容,恰到好处的笑容,和他问好。

可是蓝延卿现在哪里还有心情来欣赏这些,焦急的按着电梯。

为了一个女子,他早就失了往日的风度,他既焦急,又有些兴奋,他希望龙霄说的是真的,韩若汀真的有他的孩子了。

不算太高的楼层,站在电梯里他都觉这个时间太长了,或许度日如年,说的就是这种感觉。

好不容易到了,韩若汀住的楼层,迈着自己的长腿便往房间走去。

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压下了他心里的急切,可是到了韩若汀的房门面前又激动了起来。

“开门啊,若汀。”蓝延卿拍着房门。

好在周围没有过路的,不然岂不是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吗,要是有人知道他的身份,那明天一早的报纸,头条一定是:堂堂蓝氏总裁夜晚竟然在酒店敲一人的房门,原因究竟是什么?

想想便知道又要在网络上掀起多大一阵腥风血雨。

好在一直都没有人过来,蓝延卿也不知道韩若汀究竟有没有在房间里,只能不停的敲门,什么话也没有说。

韩若汀虽然站在门后面,却始终没有伸手开门,就听着蓝延卿的敲门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去吧。”韩若汀说了这句话,便转身走了进去,躺在了床上。

听到这句话的蓝延卿知道她不会给自己开门了,心里的苦涩无以复加,也知道好在韩若汀是在里面的,他这时候反而不着急了,缓慢的和她说着话。

“若汀,你开门好不好,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解释清楚不好吗?

“你走吧,我不想见你,最好走的越远越好,离开我的生活。”韩若汀大喊,蓝延卿没有再说话了,她以为蓝延卿走了,于是又走到了门口,侧耳倾听。

他拿起了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

“喂,我要……”声音有些小,韩若汀也没听的太过清楚。

“对,就是在……”她听到了自己的房间号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气的她又走了进去,狠狠的摔在床上,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宝宝啊,他有别人了还来找我干什么。”韩若汀神色不明,“难道他还想当个古时候的皇帝一样,后宫佳丽三千吗。

她哪里是这样的人,说她小心眼也好,说她醋意大也好,却完全做不到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如果蓝延卿有了别人,那她会毫不犹豫的放手,带着自己的孩子好好生活,并且这个孩子再也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韩若汀在乱七八糟的想东想西的时候,竟然缓缓的睡着了。

不多时,便有一人拿着房卡上来了,递给蓝延卿后悄无声息的离去,就如同没有来过一般。

在这座城市里,蓝延卿便没有办不到的事情,拿到韩若汀的房卡,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滴。”韩若汀的房门开了。

他走进去的时候,脚踩在软软的地板上,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而这个时候,韩若汀已经熟睡了。

他打量着韩若汀,心里回想起他来韩若汀酒店的路上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丝沉稳可言。

还真是被这个小女人给栓劳了。

哑然一笑,坐在了她的床边。

蓝延卿一坐下来韩若汀便醒了,看着他没有说什么话,也没有任何表情,这让他看不懂韩若汀的心思。

“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良久,他问出了自己心里所想。

“这关你什么事。”韩若汀笑,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神色的韩若汀,可是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说着自己心情很不好。

“这怎么能不关我的事,我想知道,若汀,我是不是要做爸爸了?”他拉起韩若汀的手,微笑。

看到这个样子的蓝延卿,她垂下眼帘,没有却没有说自己到底有没有怀孕,反而朝他嘲讽一笑:“辛悦也可以怀啊,来找我干什么。

蓝延卿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心中涌起阵阵怒意,猛地举起右拳,挥向龙霄俊美的脸颊,而龙霄也不甘示弱,看着蓝延卿的眼神中带着不屑,一边躲过蓝延卿的拳头一边大声吼。

“蓝延卿,我可真是看不起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还去伤害她,你要是保护不好就把她让给我,你个懦夫。

蓝延卿一听此话更是愤怒,“我和她怎样不需要你来管,你是他的谁啊,管好你自己吧。

龙霄一脚踹向蓝延卿,而蓝延卿也毫不示弱的,反身避过,一个漂亮的肘击回过去,蕴含着诺大的力量。

两人瞬间两拳相对,谁也不让谁,肌肉紧绷,两人都不甘落到下风,都用尽全身力气要一争高下。

韩若汀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大声喊这让蓝延卿和龙霄住手,可是这两个人在此时此刻怎么还听进去啊,到两人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蓝延卿不由更加吃醋,自己来找她,却看到他们两个穿着类似情侣装的衣服,现在他们打起来了,她却还顾着这个死龙霄,难道现在,在她心里他一点都不重要吗?想到如此蓝言卿,心中不禁酸涩起来,对龙霄的怒气更大了。

但是,龙霄耳朵里却是,她还维护着这个渣男,这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渣男,自己在她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吗,想到如此龙霄心中又起苦味。他将这些苦味,难过,愤怒,通通化作猛烈的攻势,攻向蓝言卿。

韩若汀,看着这两个男人心中满满的无力感,沙滩上的人渐渐聚起来了,都目光如炬的看向这里,韩若汀感到特别丢脸。

两个商界鼎鼎有名的人物,居然想小孩子一样打架,还在大庭广众之。

这太丢人了吧,叫他们住手他们也不听,难道没看到有那么多人看着啊。

韩若汀大喊一句我不管你们了,就像是赌气一样转身就走。

韩若汀走在沙滩上慢慢的走向酒店,心里越想越气,忍不住一脚踢起沙子,然而沙子却磨了她都脚,她一下子摔倒,在地上特别委屈的哭了,最近一段时间所有的压力全部爆发出来。

蓝延卿的不信任和伤害让她无法原谅,如果不是龙霄,这个孩子可能就会没了。

想到如此,韩若汀更是难过。她从没有想到她最爱的男人居然会不信任她。辛悦的事,龙冉的事,他的身边总有那么多的女人,哪里有她的立足之地呢。

不,现在她有孩子了,她不止要为自己活了,她还要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生活下去,她一定要坚强起来!韩若汀骨子里的倔强被激发出来。

她要告诉她自己,没有他她自己也可以。

她觉得,蓝言卿一点也不爱她,自己明明已经怀孕还要和辛悦公平竞争,而自己的孕检竟然被说成伪造的,而且他居然还和辛悦去美国玩,这让她如何接受。

终于,龙霄和蓝延卿停了下来,因为他们发现,韩若汀居然不见了。

龙霄和蓝言卿不由的慌乱起来,她怀着孕能去哪里啊,会不会出现意外了。

两个人再也顾不上争吵了,开始四处寻找韩若汀。一股股愧疚从他的心中涌起,他不该不信任她啊,如果早些时候他信任她,并早些察觉到她的异常,可能事情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他不该在她脆弱的时候和辛悦去美国的,更不该不相信她啊。

可是她怎么能和龙霄穿差不多一样的衣服啊,她是不是已经对他失望透顶,要和龙霄在一起了。

蓝言卿越想越多,更是慌乱起来,甚是没注意脚下有个沙坑摔了个趔趄。

对比蓝延卿的反应,龙霄更为镇定,他迈开长腿,飞快的向酒店跑去,他觉得韩若汀一定会在哪里,她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一定不会出现意外的更何况她现在有了孩子,更是会好好生活的不是吗。

蓝延卿,虽然精神恍惚但还是看到了龙霄飞奔的身行,他跳起来拦住龙霄,问道:“韩若汀,她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龙霄一听这话便怒了,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人都不见了还说这种话,更何况不见的还是怀着他孩子的女人。

真是不知道什么人才能这么冷血,韩若汀到底怎么看上他的,这些年更是受了多少的委屈。

“蓝延卿,你还是个男人吗,连自己的女人都不相信,韩若汀她怀了你的孩子,货真价实!”龙霄大吼着出声,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意。

“你怎么知道,她怀孕了的,又是怎么确定的啊!”蓝延卿有些恍惚的问,龙霄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你看还不是不信吗?我亲眼看到她见红的,你说我怎么知道她怀孕了的,你说我怎么确定的!

“见红了……”蓝延卿更是慌乱起来,一想到自己的不信任蓝言卿更是难过和恼火自己。

“蓝延卿,你就这点本事?不断伤害一个那么爱你的女人,你可真是个好男人啊,韩若汀真是眼瞎才看上了你!

龙霄面带讽刺的说道。

蓝延卿此时再也顾不上龙霄的话了,他开始发了疯一样拼命寻找着韩若汀的身影。

往远处望去,天和海连在一起,没有边际,空气清新,使人心旷神怡。渔船点点,如浪花上的花蕊,在夜幕的陪伴下,家人的期待中,满载而归。

在沙滩上还有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是在海边游玩的各色人群,人们有的正在挖贝壳,有的正在捞小鱼,还有的在水中嬉戏。海浪拍打着礁石,溅起了几尺高的洁白晶莹的水花,海浪涌到岸边,轻轻地抚摩着细软的沙滩。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但是蓝延卿却无暇顾及,他只想知道韩若汀的下落。一个大婶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上前问道“小伙子,你是不是再找你们打架时生气离开的姑娘啊?

一听这话蓝延卿顿时激动起来忙问:“她现在,在哪里啊。

大娘说“回酒店了。

蓝延卿顾不上道谢便飞快的向酒店跑去。

而大娘怎在原地叹气,小年轻啊,就不能好好说吗,非要打架,这个小伙子也是个不懂得沟通的人啊,那姑娘不生气才怪啊。

带色的小说 高冷受被各种play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