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吞噬进化 征文大赛 炼狱月狂病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那个被子就在我的床头旁边,陈华应该没有顺手拿走,因为我也没有看到他顺手拿走,我刚才也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个被子,被子上面确实没有我所看见的那个血迹。

虽然说那个被子有一点脏了,但是至少比现在好,于是我就向我的左边翻了一个身,我看到了放在我床下的被子,这下好了。

我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俯*子去一看,被子还是那个被子,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于是我就将被子拿了起来,然后轻轻的甩了两下,被子上的青草和泥土的味道,也已经消失了。

这个时候朝着我的这一面,是这个被子的反面,于是我就把被子转了一下,这个时候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被子离我非常的近,我能非常清楚地看到被子上面有一块非常明显的血迹,而且我还能清楚的看到,从刚才到现在,被子上的血迹还是依旧没有干。

而且我感觉,被子上的血迹还在往下面流,而且过了不久之后,我的感觉证明了我是对的。

被子上的血迹越来越大,慢慢的慢慢的,流到了整个杯子的底,紧接着,杯子的底部就开始渗出血来,慢慢的开始往地上滴血。

这个被子怎么还会流血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被子会不会突然活过来,我连忙把被子给扔了,我把被子又扔到了地上,但是我把被子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这样的话就会避免那个被子碰到我,这也太恶心了吧,为什么那个被子上的血迹会重新出现,可是刚才我和陈华一起看的时候,就离消失了啊,现在怎么会又突然出现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我的脚底非常的冰冷,就好像如同我踩在了一块冰块上面一样,连忙把我的脚底升了起来,在到了空气中,但是那种感觉还依旧保持着。

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有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后面好像有一个人,因为我感觉后面有人朝着我呼气,但是气息非常的微弱,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我看到,门口好像有一个人走过去,大概只看到的一个黑影,至于是男的女的我也没有看清楚,因为门上面的窗户就那么大,我能看到的东西也就那么一大点。

原本是以为我看错了,就在我刚想把头低下去的时候,又有一个黑影从我的面前走过去,这次我终于看清楚了,是一个女的,而且长发及腰,至于点是什么样子,我没有看清楚。

我本来是以为,我过去的那个人很可能是一个护士之类的,可是我发现并不可能,股市怎么可能会留了那么长的头发,然后在走廊里走来走去,而且走的速度还那么快,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有一个黑影从我的面前一闪而过,这个时候已经不是那个女的了,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次的黑影并没有头发,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在这么晚的时候走来走去的?

连忙拿起了手机,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着,2点31分,以前常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半夜两点半还不睡觉,有可能会看到奇怪的事情,不过不要惊慌,只要你不去惹他们的话,他们就不会去惹你,如果你惹到了他们,那么他们就会一辈子缠上你,我们就好像找到了终身的宿主一样,直到你死了为止,再代替你投胎。

我想到这里,我顿时就非常的害怕,我现在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频率肯定比平时的要快两三倍,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陈华回来,如果陈华回来的话,我至少也不会这么害怕。

算了,我现在还是睡觉好了,我连忙躺在了床上,然后闭上眼睛,我现在的眼睛就好像着了魔一样,根本不受我的控制,疯狂的想要睁开,你看外面的所有东西,那肯定又是我的好奇心在作祟。

我现在要怎么办,我现在脑袋里出现的各种画面,我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进到了我的房间里面,我要怎么办,我在脑袋里现在就浮现这种画面,还有我各种处理的办法,我感觉我还是死了算了。

就在这个时候,果然又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可以清楚的听得见,我病房的门又被人打开,不,不一定是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但是我也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我敢判定,肯定不是人,那么进来的会是什么东西呢,那么就是有鬼了。

这样说我还是一个挺相信科学的人,但是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让我不得不相信,一些诡异的道理。可是我现在又能怎么办。

紧接着又有一阵风向我吹来,那一阵风正好吹到了我的脸上,那阵风的冷入刺骨,我还是坚持一动不动的躺着,过了很久,我还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可是风还是不断的向我的脸上吹来,难道我病房的门是被风吹开的吗,可是外面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的风呢,无非外面开了一台风扇,可是陈华出去的时候,难道没有将我的病房门锁上吗,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现在真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我会看到什么,但是我知道看到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我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就算那个门被打开了之后,一切都变得格外的安静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个让我感到害怕的声音,清楚地听到了我刚才扔在地上的那个防狼喷雾剂,被踢到的声音,我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提到那个防狼喷雾剂的,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的人。

过了没多久,更让我心里感到恐惧的事情又发生,在那个声音过去没多久之后,我就感觉有人在对着我脸上吹气,或者是呼吸,到底是什么人才会对着我脸上吹气呢?

陈华一听到我的解释之后,感觉到非常的无奈,马上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我刚刚踢掉的那个诡异的被子那个地方?

陈华一把就拿起的掉在地上的被子,陈华拿起被子之后,就向往我这边走了过来,然后在我面前把那个被子翻了个遍。

陈华把那个被子放在这边之后就非常大声的对我很喊道:“你不会是在骗我的吧,我怎么没有看到你所说的那个血迹在哪里?到底在哪里呀,这里的灯光也不是很暗啊,为什么?我看不见啊?

我连忙对陈华说道:“不光是你看不见而已,我也看不见啊,我真的不是在骗你,刚才那个只是一个梦而已,我也分不清虚拟和现实,反正我刚才梦里就是这么的,至于这滩血迹是怎么来的,这还要,说到晚上一个噩梦,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可以再跟你说一遍。

陈华一边对我挥手,一边对我说道:“别别别,你还是别说了吧,我还真的是不想听,你说的故事又臭又长,而且整个故事听下来没有一句是重点,你还是把那些故事留在你的心里,对自己讲吧,至于这个被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也不是很想知道了,拜拜。

陈华说完话后,转身走向了病房门口,连忙对陈华喊道:“你要去哪里啊,你不会是想去找那个护士吧,你先别去找那个护士,你先去帮我拿一杯水来,我现在口渴的很。

陈华背对着我回了一挥手,然后一边向病房门口走去,一边对我说道:“床头柜子,上面有一杯水,你就将就将就喝那一杯水就好了,拜拜,至于我要去干什么,你就别管我那么多了。

陈华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的床头柜上面真的放在一杯水,这杯水就是那个护士之前给我的那杯水,没办法,我的口实在是太渴了。

于是我就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杯水,当我拿起床头柜那杯水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杯水跟梦里的恰恰相反,梦里,也有这样的画面出现。

梦里的那一杯水已经冷了,可是这杯水竟然还是热的,不过根梦里唯一相同的是这杯水,确实只剩下半杯,如果这里不是梦的话,等我这杯水到底是被谁喝过了一口呢。

我想应该就是陈华喝的吧,陈华喝了一口,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发生什么事,那么这杯水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看来我也能安心的了。

于是我就把整杯水都喝了下去,我把整杯水都给喝完了之后,就把杯子重新放到了床头柜上面,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床头柜上,还放着两个药丸。

这两个愿望就是上官天依给我的那两个药丸,而且上官天依还嘱咐过我,睡觉之前必须要吃,可能吃了这两颗药丸之后,我就不会做噩梦了吧。

可是我的水已经喝完了,我这两颗药丸要怎么才可以吃下去呢,算了,那就只能硬生生的吞下去了。

药丸的大小跟糖豆的大小差不多,硬吞还是可以撑得下去,于是我就拿起了那两颗药,直接吞了下去,虽然说这个过程有点煎难,但是总归还是好的。

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这药的味道有点像糖豆的味道,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糖豆吧,她竟然还骗我说这是什么神奇的药,这种药竟然还有两种不同的口味,我大概可以品尝得出,一个是苹果的口味,一个是蓝莓的口味,早知道是,这么好吃的呀,我就不吞下去,慢慢含在嘴里,总比这样的好。

味道还是挺不错的,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脑袋上怎么感觉热热的,好像有人在我的脑山上生火一样,感觉脑袋上都要热得冒烟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不会是毒药吧,果然太好吃的东西都不好,比如说,可乐就很好喝,但是糖分太多。

觉得这个东西也有反作用,慢慢的慢慢的我浑身无力,然后眼前开始变得模糊,我直接重重地躺在了床上。

我的腰已经失去了力量,已经无法再支撑起我的上半身了,眼前也变得一片模糊,脑袋里本来是在想着所有的事情,也渐渐消失了,原本我腿上的伤口还有一点疼痛,如今也一样消失。

我就感觉好像被打了麻药一般,这个药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功效,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安眠药吧,上官天依果然是骗我的。

我还那么相信她,算了,或许这样,我今晚可以睡得好一点吧,慢慢的慢慢的,我就再也没有知觉了,就像被使用了安乐死一般。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力量突然就回来,重新注入了我的身体里,我的眼睛睁开了,我的眼睛睁开了之后,眼前的一切还是刚才的那副模样,并没有发生什么不一样的改动。

这么看来应该没有任何人进来过,陈华应该也没有再进来了,怎么一点困意都没有,刚才的那种感觉几乎全部消失了,不然还有一点不适应,其实刚才那种感觉挺好的,我现在要怎么办,我竟然一点都不困。

只要我现在闭上眼睛的,我的脑子里都会出现各种不一样的画面,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我现在应该要怎么办才好,难道我应该出去走一走吗?

我突然发现,我的腿也不疼了,就好像好了一样,这样躺着也怪难受的,因为身上没有盖任何东西,只有一件薄薄的衣服而已,早知道,就不提交那个被子的。

鲲吞噬进化 征文大赛 炼狱月狂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