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家长被驱逐 异界之圣骑士

白胡长老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虽说表面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异样,但齐王那极为凌厉的一拳还是让他内力有所损伤,双臂早已经开始发麻,不过,为了能够震慑住齐王,必须伪装出毫发未伤的模样。

白胡长老见齐王仍处于惊愕之中,陡然出手,五指成拳,满是灵力的一拳,快若奔雷的砸向齐王的胸膛。

“咚!”一拳重重的砸落下来,一脸惊愕的齐王还未来得及反应,未做出闪躲的他只能硬生生的将白胡长老的一拳给承受住。

“噗!”齐王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身形往后退了数步。

“区区一个你,还妄想把我整个大炎王国掌控在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白胡长老猛的一挥衣袖,负手而立。

“哼!趁人之危!算什么玩意,还不快速速投降!”齐王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血迹,话音刚落,身形猛的爆射而出。

只见得其猛伸出一腿,腿风凌厉,脚掌上有着丝丝灵气缠绕,迅疾的甩在了白胡长老的胸膛之上。

“给我滚吧!”齐王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即白胡长老的身影就从半空中倒飞了出去。

白胡长老顿时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力涌来,那股力量,就算是他用尽全身解数,都是无法与之抗衡的。

“砰!”白胡长老的身躯直接是在此时狼狈的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在一旁的其余几位长老,见白胡长老砸落在地,个个面面相觑,有些心惊,早知道,白胡长老可是天宫境的强者,虽然年纪已老,但是区区一个齐王竟能如此重伤他,这实在令人有些吃惊!

齐王用余光扫了扫旁边几位长老的面色,心中得意万分,要知道,他此战必定是做了充分的准备,不然不会如此轻易应战。

之前魔猿洞后的星辰灵石可是被他汲取了八九分,体内富足的灵力无人能比,对付几个天宫境的老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来啊!一个个都快点给我上,赶紧把你们这些垃圾解决完之后,我好尽快攻进宫内,将你们那缩头乌龟的皇帝给揪出来!哈哈哈!”齐王嚣张的笑声不断传出,让在场的大炎王国的平民百姓纷纷感到愤怒不已。

“简直狂妄至极!”一名络腮胡子直接飞身而起,眼神阴翳,朝着齐王森然道。

齐王瞳孔一缩,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嘲讽,步伐斜踏,朝外踩出几步,飘渺的身形微微模糊,不屑的对着络腮胡子勾了勾手指,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仿佛正在等待猎物的上勾。

“找死!”络腮胡子的掌风掠过,却是擦着齐王的胸膛飞了出去,丝毫没有触及齐王半分衣袖。

“这……怎么可能……”络腮胡子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此时此刻还带着几分凌厉的灵气缠绕在其之上,可是在看向齐王那边,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毫发未伤。

“呵呵,想伤我?简直就是做梦!

齐王有一套诡异的身法,身形模糊的时候,仿佛任何攻击都是会落空。

齐王眼中精芒闪烁,脚掌猛然踏下,顿时石砖爆裂,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四处肆虐开来,强大的气势让人无法躲避开来。

一层层的冲击波朝着众人奔去,几位长老没有丝毫的预料,冲击波横扫,如此范围攻击,就算几位长老身法再妙也是被波及,当即身躯一震,纷纷捂着胸膛往后退了数步,面露痛苦之色,看来所受内伤严重。

“哈哈……一个个的都给我滚下去!”齐王的笑声愈发嚣张,身形如同一头猎豹,拳头对准几名长老直捣而去。

凌厉的掌风携带着大量的劲风,猛的挥向几位长老,强悍的力量倾泻而出,几位长老身形立即倒滑而出。

“噗!”一位稍稍年迈的长老承受不住如此劲力,一口淤血喷射而出。

齐王见此,嗜血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眸中闪过几分玩弄之色,双目微眯,瞳孔里的神色渐渐的变得锐利起来,他猛的朝外踏出一步,身体微曲,犹如即将彻底爆发的猛虎,欲要将眼前的猎物给撕碎。

那名年迈的长老察觉到几分危险的气息朝着他涌来,不由得让他身躯一震。

“去死吧!”声音刚刚落下的那一瞬间,齐王的身形,对准年迈的那位长老的方向暴射而出!

就在年迈长老想要闪躲开如此猛烈的攻击之时,齐王的身影已是犹如猎豹般迅猛掠出,荧光闪闪的灵力光流一缕缕的缠绕在其身体表面,令得他自身的力量,速度皆是为之暴涨。

“砰!咔嚓!

还未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只听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年迈长老的身体顺势倒下,而齐王的手中竟拎着年迈长老鲜血淋漓的头颅。

齐王竟直接将年迈长老的头颅给拧断,这实在是嗜血残忍至极。

大炎王国的街道上,先是一片寂静,随即传来阵阵孩童清脆的啼哭声,不少妇孺已红着双眼,不忍再看下去如此血腥的一幕。

皇上在宫中好不容易安抚好苏醒过来情绪不稳的皇后,率领着大量皇家禁卫军刚赶到城门口,就看见如此令人发指的一幕。

“大胆齐贼!竟敢杀我国护国长老!都给我杀!如此大仇,必要血债血偿!”皇上怒极,浑身气势磅礴,整个人气场大开,率领着禁卫军,朝着齐王所在的方向就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

“你这个缩头乌龟,总算是舍得出来了啊,哈哈哈……还不快快将整个大炎王国拱手让人,也免得我再大开杀戒,伤你子民!

齐王见皇上总算是现了身,眸光一亮,将年迈长老的头颅随便往一旁一丢,身形直接奔着皇上而去。

擒贼先擒王,只要将这个一国之主给解决了,那么整个大炎王国自然而然就会坐拥怀中!

“好大的口气,你要掂量掂量你有多少本事了!”皇上满脸不屑,对于这个齐王,他定要将他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竟如此厉害!”叶缺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对他来说,不过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却有如此突飞猛进的变化,这着实让他讶异了一番。

“如今你通过不断汲取星辰灵石中的灵力,体内凝聚了大量的灵气,已练就成青龙星辰体,实属臻化境的巅峰无敌期!”小青龙见叶缺满脸疑惑,便开口解释道。

“臻化巅峰?”叶缺着实有些吃惊,这次突破对他来说,的确进展迅速。

“都快把我给吓个半死,管它什么突破不突破的!”慕容婉月佯装怒气冲冲,故意颠怪道。

“好了,让夫人担心了,我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在这嘛,别担心了啊!”叶缺心知慕容婉月担心至极,将她轻拥入怀中,语气轻柔的安慰道。

“我们都耽搁了几日了,也不知前线状况到底如何!哎……”慕容婉月有些心急如焚,担忧着整个大炎王国的安危。

“有罗天他们四个在,不会有意外的!”叶缺充分相信罗天四人,凭他们几人的战斗力,区区元齐国绝对不在话下。

“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慕容婉月心中的担忧没有丝毫的退却,快声提议道。

叶缺不知道的是,罗天等四人见齐王孜身一人回来时,满心想的就是叶缺的安危,不顾大炎王国城池的安危,四人急忙奔向叶缺先前去的方向。

齐王一见四个护国强者一走,心中的胜算又多了几分。

“众将士听令!如今叶缺已被我斩杀,大炎王国再无抵抗之力,都给我上!攻下城池者,重重有赏!

几句话让将士们士气高涨,一个个信心满满,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兴奋激动之色不以言表。

“冲啊!冲啊!”随即,响彻天地的吼叫声纷纷响起,大部队朝着大炎王国的城池再次奋力冲了上去。

“报!”皇上正在宫中焦急的等待前方战争的结果,却等来一名将士面色匆匆的来报。

“怎么样?前方战事如何?”皇上心下焦急万分,连忙上前询问道。

“大事不妙啊,皇上!驸马爷和群主被齐王所害,据齐王所言,他们二人……他们……”那名将士有些胆怯,不敢妄言开口。

“他们怎么了!快说!”皇上心知不妙,面色一片铁青。

“齐王说他们二人已被斩杀!

“什么!”皇上大惊失色,高声喝道。

“我的儿啊!我……”皇上正准备仔细询问,身后传出一道哭声,转身一看,皇后已因悲伤过度晕厥过去。

“皇后!皇后!”皇上等人又连忙上前去查看皇后的安危。

一番忙乱之中,大炎王国城池之外,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齐王的大部队竟突破重围,攻进大炎王国内。

“大胆齐王!竟敢擅自闯入我国领土,该当何罪!”几名长老见局势不妙,纷纷出手,企图阻拦住来势汹汹的齐王。

“呵呵,仅凭你们这区区几人,还想阻拦住我的步伐?实在是不自量力!”齐王面露不屑,满是嘲讽的开口讽刺道。

“好大的口气啊!”白胡老者见齐王开口说话竟如此狂妄不羁,面露怒色。

“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投降吧,省的费力气,你们所作所为在我眼中无益于我手掌心的蚂蚁,我动动手指就能把你们给掐死,看在你们都一把年纪了,还是别逞强了!”齐王嘴角泛起轻蔑的笑意。

“整个大炎王国都即将是我的囊中之物!哈哈哈……”齐王嘴角弯曲的弧度更大,笑的更为凛冽。

齐王的一番话让几位长老面色铁青,一个个阴沉着张脸,一副副蓄势待发,想要把齐王给生吞活剥了。

“呵,不过是我大炎王国的走狗小国而已,有什么资格在此如此嚣张!”一名络腮胡子长老瞪向齐王,死死的瞪着,恨不得将眼神化作利刃,将齐王千刀万剐。

“别在这逞口舌之争!有本事战上一战!”另一名长老看不下去齐王如此挑衅,直接开口宣战。

“不自量力!”齐王冷笑一声,压根没将几名镇国长老放在眼中。

只见两道身影疾速交错而过,灵气光流缠绕在他们的身上,每一次的拳脚对碰,都将会令得空气发出刺耳之声。

白胡长老虽已年老,但身影犹如飞雁,灵巧而动,不停的躲闪着齐王猛烈的攻击。

反观齐王攻势大开,极为的蛮横,犹如一头凶猿,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即将到口的猎物一般。

齐王眼神满带着刺骨的寒意波动,他的身形便是犹如猎豹般的疾射而出,五指紧握,一拳便是对着白胡长老狠狠的轰去。

齐王胜负心极重,每一次出手,下的都是死拳,他的每一拳,没有半点留手,拳头周旁无尽的力量尽数涌动,拳头表面有着浓郁的灵气缠绕,单凭这一拳之力,竟能引发出破风之声,由此可见其内力深厚。

这显然是极为凌厉霸道的一拳,白胡长老眼底寒意波动,对这个齐王愈发的厌恶,但也不得不夹带着几分忌惮之意,这齐王的确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招招死手,就是想把他往死路上逼。

凌厉的拳风扑面而来,白胡长老的面庞有些狰狞,连连双臂交叉,横拦在胸前,企图抵挡住齐王猛烈的一拳。

“简直就是找死!”齐王见状,怒极反笑,嘲笑白胡长老的不自量力,他这一拳,就就算是坚硬如铁的岩石都得被轰碎,而这白胡老者竟敢以手臂硬接他这凶悍一拳,也不怕手臂被折断?

伴随着齐王不屑的笑容,随即就是“砰!”的一声。

在齐王有些狰狞的眼神中,他那蕴含着凌厉拳风的一拳,重重的与白胡长老的手臂碰撞在一起,而他的嘴角得意的笑容也愈发的明显。

但随着白胡长老身形丝毫未动,齐王嘴角的笑容也逐渐凝固住了。

“怎么会这样!”齐王大骇,面色有些松动,察觉到一丝不妙,毕竟这个结果丝毫不在他的意料之内。

“想和我斗,你还是太年轻了!

见家长被驱逐 异界之圣骑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