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三少小说顺序 东莞的桑拿好恢复了吗

我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会,过了没多久,我就看到远处天边有一些银色的东西在闪闪发光。

还伴随着水花的声音。

随着声音靠近,能够清晰的看见仿佛海浪一般的东西在浮动了,一望无际,真和东海差不多,只是区别就是水。

东海的是海水,而此地的居然是如同水银一般的水。

还有点粘稠感,好像沸腾的柏油,说不出的奇异。

这就是北有银河?

说实话,就我现在的见识来说,看到这银河也是大有吃惊之感。

噗呲一声,火鸟带着我们在岸边停了下来。

我们几个纷纷跳下来,一种不适的气味便是扑面而来。

这是银河的味道。

而且这岸边十分坚硬,颜色也是水银色,就好像地面都是银一般,有点闪闪发光。

我心中奇怪,废弃之地怎么会有这种地方?

“你们看,那边有一块石头,”青月手指了一下。

我们下意识看了过去,也下意识走过去,果然在岸边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还有字,每个字苍劲有力,居然还有种莫名的威严之感。

“北有银河,河中有岛,岛中有妖,不可入,也不可近!

这个意思是,银河里有妖王?

我四处扫视,但是并没有看到什么,我估计这银河比东海都大不少,大个三四倍肯定是有的。

“这字,是我……是玉帝的字迹。”这时候,宗主突然开口了。

我们几个诧异,我知道玉帝肯定是来过废弃之地,当初他规划阳间的时候,肯定是就地考察过,这个银河估计是太过于凶险了,所以没有规划进去。

玉帝来这里,立下了石碑,以做警示!

那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这边没什么废弃之地的人逃到这里躲避了,恐怕银河的凶险,比三界大劫的危险差不多太多了。

当然,都是死。

靠近银河是早点死,这自然是无形之中,就劝退了很多人来这里躲避了。

女童这时候,愣愣的看着远方,“在我们之前,好像有三个人进了这个银河了……

三人?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哪个三人?

“是玉帝?”宗主脱口而出。

我们几个再次愣了,玉帝来银河这边?应该不太可能吧?

因为上次观音说过了,见过玉帝,但是并没说玉帝在做什么,反正玉帝很忙。

然而,玉帝三人去了南海,此刻又到了银河这边?如果是真的,那么玉帝去里面干什么?

“也许是,”女童喃喃自语。

“你怎么知道的?”我看着女童问,她说她感觉到的,这正常,她吸收了元气,实力在提升。

“我记起来了,好像玉帝之前说过,银河这边的石碑上,如果出现字,那么就意味着千年一次的银河之潮要到了,就不要进去了,”这时候,宗主再次开口了。

我们几个惊讶不已,这是类似东海的海潮?

“宗主,你怎么知道的……”我诧异。

“我,是听说的,”宗主轻声解释。

我没多问了,的确是发现危险的气息很大,不过此刻还是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河潮之类的事情出现。

也许还没开始?

我们几个一阵商量,决定直接让火鸟带我们飞进去看看,火鸟微微点头,准备煽动翅膀,不过女童指着一个方向道,“玉帝好像都是划船的,恐怕飞,应该是行不通的,

她这么一说,我们再次看了过去,还真在银河尽头的地方,看到一条浅浅的船痕。

这让我诧异了,废弃之地的法则之力压制很大,不过对玉帝的影响不大吧?更何况玉帝身边还带了我师傅和麒麟。

为什么会划船?

“的确是飞行不通,我记得我……我之前听玉帝,听说过,这银河这边,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劫场,有很多无形的界缝,特别是河潮的时候,会严重很多,所以单纯的飞,有可能直接撞进界缝之中,太过于危险了,所以划船比较安全一点,”宗主再次说道。

青月,李修文和树精都下意识看着宗主了,连火鸟都愣了,火鸟看着远处的银河,目光拟人化的闪动不已,还真露出忌惮之色来了。

看来宗主这个听说,是对的。

火鸟对我叫了一声,意思是火鸟自己先飞过去看看,我摇头说太危险了。

火鸟便是露出拟人化的无奈之色,我对火鸟招手,火鸟犹豫之后,变成了火珠,我放进了背包里。

“我是听说的,”宗主解释。

“我怎么没听说过?”李修文小声道,青月撇了他一眼,李修文闭嘴了。

“那我们怎么办?”树精开口了,“要不我制造一艘船出来?

她是树精,施法出来一艘木船是没问题的。

我想了想点头,“行,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树精摇头说了一声,两只手变换不定,口中还念念有词,十多秒之后,她就对着一边徐徐吹了一口气。

这白气很大,在旁边徐徐的流动,等白气散开之后,一艘房屋般大小的船就诡异出现在我们面前。

通体碧绿,仿佛新木刚打造的一般。

不大不小,坐我们几个人是绰绰有余了。

我沉默了一会,没有朝宗主靠近一步,因为我知道,一旦再次靠近,那么会导致她手腕上的佛珠彻底断裂。

这里,只有我和宗主了,墓室里异常的安静,虽说味道难闻,但是也是一个难得的清净之地。

只是这里的气氛不对,如果这里是之前的天机宗,那么还好,也许我还会讲个笑话给宗主听。

但是此刻宗主明显的心情不好,这对我来说,有种度日如年之感了。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宗主……”我望着三四米外的她。

“恩。”她轻恩了一声。

“你体内的佛珠没事吧?”我问。

“还好。

我和她均是沉默下来,也因为她的一声回应,让我的度日如年之感徐徐减退了。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墙壁一处噗呲一声,土珠诡异的从墙壁里面钻了出来,对我咿咿几声,我顿时松了口气。

土珠已经将棺材转移到了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看他刚才出去那么久,这估计是将棺材不知道拖到哪里去了。

那神仙就算再次折返过来了,应该也找不到了。

我对土珠点头,“做得好。

土珠光着脚丫跑过来,地上虽说潮湿,可是泥土半点都没沾染到他的脚丫上,还是干干净净的。

我摸了摸土珠的脑袋,随即对宗主道,“宗主,那我们……先上去?

“恩,”她再次轻恩了一声。

土珠开始对我们两个施法,再次一层土黄色的灵光笼罩着我们,一带之下,就带着我们两个土遁上去了。

重新的到了上面,青月,女童她们似乎等太久了,便是走过来问我情况。

我自然是简单的说了一下,青月便是目光闪动,“那应该只有取银河之水了,

我微微点头,就看到了女童走到了一言不发的宗主身边,她伸出小手拉住了宗主修长的手指,女童这是反过来安慰宗主。

她们母女便是安静下来。

我看了看,心中微松了口气,也微微复杂,她们两个的关系是真好。

随即,我问青月,李修文情况如何了?毕竟李修文已经在树精的指导下服用了仙寒果,不过吸收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青月说还好,我就说要不等会路过阳间封印那边的时候,直接让她们两个先回阳间好了。

青月摇头,“我还是跟着你们一起去银河那边吧!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接下来,我们稍微休整了一下,就开始重新跳上了火鸟的背上,开始重新赶路。

而土珠在火鸟背上玩耍了一会,也许是因为刚才拖棺材的时候累到了,所以导致土珠不一会就打起了哈欠,还一脸倦容,他自己乖乖的跑过来,钻进我背包里休息。

三天之后,重新路过了阳间封印这边,我遥遥的看了过去,阳间的情况十分不好。

不知道尹芳,天展,还有我父母他们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一年之约的时间不多了,得加快速度了。

我让火鸟加快了速度,直接快速的往银河那边飞去,途中的时候,也是路过了许多城池,不过这个方向因为我之前没来过,所以这些城池看上去都十分的陌生。

当然也能偶尔遇到一些陌生的种族,不过都是三界大劫的影响,不是逃命,就是忐忑不安的在躲起来。

我自然是没过多的打扰了。

倒是路上的时候,女童一直待在宗主身边,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她们两个旁边有空,我很想走过去和她们两个坐在一起,哪怕一句话不说,看看路过的风景也好。

只是我有勇气走过去,只是不能走而已。

还好,女童不时的走过来和我说几句话,让我也没那么沉闷。

就这样,一路飞行到了三天三夜,就可以感觉这边的气息不太对了,居然有种到达天边的感觉了。

这里荒无人烟,而且寸草不生的样子,隐约还能听到一些浪花的声音,但是和真正的浪花,又有所不同。

应该是差不多到银河了。

我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不是来自于其他,而是一种险境给人的感觉。

极寒之地那边有人逃离,但是这边居然没什么废弃之地的人。

这就是区别了。

宗主说,银河之水腐蚀性很强,这说明这里就是一个极具危险的地方,没废弃之地的人在这里避劫也正常。

火鸟继续在飞,我就可以感觉到这种背后发毛的感觉越来越重了,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的玄体术突破契机,到底在不在这里?

唐家三少小说顺序 东莞的桑拿好恢复了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