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之锦衣帝王 愤怒的新娘

黑染看着眉头紧皱的白罡,犹豫了一下,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走到了白罡的身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头,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不用担心,少爷会考虑的。”黑染开口安慰道。

“是,我就是瞎担心,你家少爷本事大的不得了,别人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我活该多管闲事。

白罡心中有火,不能冲着李醇孝发,这会出来一个自愿当发泄对象的,他怎么可能辜负了人家的好意。

“不要这么偏激,少爷会有办法的。”黑染微皱了下眉头,才有接着说道。

如果说李醇孝是个天生的冰块,那么黑染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跟班,在黑染眼中李醇孝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一句话堵得白罡只能一个人坐在那里生闷气。

李醇孝依旧一张扑克脸看着他们两个人,但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只是对面坐着的两个人都没有发现。

眼见白罡快要被憋出内伤了,李醇孝开口了,“下周我会去一趟法国,你有没有兴趣一起?

白罡被黑染堵的心口难受,正准备在发泄一下,突然听到了李醇孝的声音,诧异的看着他。

转而,他想到了李醇孝这句话是对着他们两个人说道,白罡看了一眼身边的黑染,这个家伙不用说的,从小到大都是李醇孝到哪,他跟到哪,所以说,李醇孝那句话实际上是跟自己说的。

白罡想明白之后,微微皱了下眉头,“下周才去吗?你是准备公司被人吃下去半个之后,再去找人报仇?

“这并不是不是报仇,而是警告。”黑染在白罡身边小声的提醒道。

“警告也应该在事情发生之前好吧,都吃掉了,你的警告还有意义吗?”白罡的眉头紧皱着,想不通黑染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为什么每次都能猜到李醇孝的想法。

“他想吃到Y集团,没那么容易。”李醇孝的眸子闪过一丝阴冷,连白罡都注意到人,他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呢?

“你的意思是?”白罡还是有些不明白,追问着说道。

“放出消息,Y集团下半年将于法国雷特森家族合作,打造全球最奢华酒店,利润将是现在的三倍。

李醇孝平静的说道,但眸子里的冷气依然严峻。

白罡一听李醇孝的话,笑了说道:“这样咱们的股票就会上涨,啧啧,他先收购,不容易啊。

原来李醇孝早就想好了应对的计谋,可是为什么就让自己一个人干着急呢?白罡有些想不通了,满眼疑惑的看着李醇孝。

回答他的不是李醇孝,而是黑染,他轻轻的拍了拍白罡的肩头,说道:“关心则乱。

白罡哑然道:“我关心他?他一坨冰块,我为什么要关心他,再说了,我又不是女人,关心他干嘛?

白罡反驳道,可是自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心中知道,黑染说对了,自己确实是在关心李醇孝,可是再看一眼李醇孝冰霜一般的样子,白罡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块冰块真的需要别人的关心吗?

白罡狠狠的瞪了一眼李醇孝,站起身子,不等黑染再说什么,径直走出了办公室,他可不想再被这主仆两人打击。

黑染看着白罡逃跑似得出去,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少爷,他就这样。

李醇孝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在黑染眼中有些替白罡担心了。

“少爷,白罡也是关心你。”黑染微微蹙眉,替自己的好友解释。

黑家和白家世代都是跟随在李家的两侧,到了他们这一代,选出来的两个人就是黑染跟白罡,可是白罡却一直在抗议这件事,但是黑染知道,白罡在心里早已经承认了李醇孝的主人身份,可偏偏他嘴上倔强,黑染担心李醇孝生气,对他做出什么责罚。

李醇孝看了一眼黑染,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白罡对自己的真心,这两个人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信任也是从小建立的,这么多年他从未怀疑过,所以才能容忍白罡的一次次挑衅。

他沉着脸,并不是因为白罡的话,而是因为女人,对,就是女人,因为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抛锚,想到了家里的叶晓柔。

李醇孝回到山顶别墅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但是在李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李醇孝回来才是开饭时间,除非他通知家里不会来吃晚饭了。

所以不管李醇孝回来多晚,家里的叶晓柔、宫成儿都要等到他回来才可以吃晚饭。

宫成儿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等待,可是叶晓柔就有些不高兴了,坐在餐桌前黑着脸,看到李醇孝进来,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但是她破天荒的没有一上来就职责李醇孝,而是看见李醇孝进门,就溜进了厨房。

李醇孝沉着脸,看着叶晓柔缩着脖子溜进厨房,他微微皱眉,却什么都没说。

“少爷,饿了吧,成儿帮你盛饭。”宫成儿见叶晓柔溜走,心中偷笑,她刚好可以凑近李醇孝。

“走开走开,我发现你怎么跟苍蝇一样啊,那都有你,可人家李醇孝又不是牛粪,你犯得着这么贴上来啊?

叶晓柔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宫成儿一脸谄媚样儿守在李醇孝的身边,她胸口的火焰一下被点燃,皱着眉头说道。

“你!”宫成儿回头,狠狠的瞪了叶晓柔一眼,“你怎么说话呢?少爷你听听,她说你是牛粪!

李醇孝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瞪了一眼宫成儿,叶晓柔说了就说了,可这个不长眼色的女人偏偏要重复一遍,他现在有了捏死她的冲动。

“去去去,一边去,这没你事。”叶晓柔伸手扒开了宫成儿,挤到了李醇孝的身边,把手中的碗往李醇孝的面前一放,“这是你的。

李醇孝心中一喜,难道这丫头刚才溜进厨房是给自己盛饭去了?李醇孝原本抽动的嘴角微微上扬,看来这丫头终于弄懂了这个家谁才是主人。

被蝉灵一提醒,叶晓柔的注意力才从脚上的银链上转移到了餐桌上。

李醇孝是在国外长大的,李家早上的餐桌上一直是西餐为主,可是今天却难得有油条豆浆。

看到自己最爱的早点,叶晓柔的眼睛明亮的闪了一下,“哇,油条。

“就知道叶姐姐喜欢这个,早上田婶做的,叶姐姐尝尝。”蝉灵笑着说道。

可是叶晓柔却没有动手,反而疑惑的皱起了眉头,说道:“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有妖气!

“什么妖气?”蝉灵不解的问道。

叶晓柔看到蝉灵眼神中的疑惑,有些不好意思,“你不知道啊,俗话说反常必为妖。

“什么反常?哪里有反常?”蝉灵还是不明白,疑惑的追问道。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叶晓柔撇了下嘴,妖就妖,自己已经是这幅处境了,就算有妖自己也没办法。

既然这样,索性不管了,有吃就吃,有喝就喝,叶晓柔想到了昨天在树林中,遗憾没吃够饺子时的感受,再看看桌上的油条豆浆,拉开了凳子,坐在了桌前。

宫成儿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叶晓柔正在大快朵颐,看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宫成儿鄙夷的笑笑。

突然她发现了一些异样,首先是叶晓柔今天的装扮,床裙拖地,似乎在隐藏着什么,再看她的脚边,似乎又什么东西。

可是站在她的角度,又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狐疑的走到叶晓柔的对面,坐了下来。

叶晓柔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原本还想再来点,可是看到宫成儿,她放下了手中的油条,擦了把嘴,趾高气昂的站了起来。

叶晓柔走了几步,宫成儿就看出了她的一样,也注意到了她脚上的银链子。

“哟,这什么啊?更犯人似得。”说着宫成儿夸张的笑了几声。

“管你屁事。”叶晓柔回头白了一眼宫成儿,顶了回去。

“呵呵,我也不想关我的事啊,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拖累大家啊,昨天多热的天,大伙顶着烈日找了你一天,你也真是好意思。

宫成儿原本就看不惯叶晓柔,原本以为她就算是被找回来,李醇孝也会重重的惩罚一下她,最好将她关进地牢,可是却没有想到,就这么飘飘的就过去了。

叶晓柔是不想理会宫成儿的,可是架不住有人自己把脖子送上来让她宰,她只能无奈的转身,冷冷的看着宫成儿。

“拖累不拖累呢,不是你说了算的,况且我又没拖累你,我看你不是好好的在屋子里面吹冷气的吗?

突然叶晓柔又转了话题,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宫成儿,“哦——我都忘了,有人是米虫,只吃不干,大家都出去干活了,留下米虫一个,米虫怕被饿死了。

说完叶晓柔冲着宫成儿吐了吐舌头,缓步走上了楼梯。

宫成儿被叶晓柔气的不清,她想要反击,可是又说不过叶晓柔,想要追上去,却见她已经上了二楼,只能很冷了一声,坐在餐桌前生闷气。

在楼下的时候叶晓柔跟宫成儿打嘴巴仗的时候趾高气扬的,可是回到房间,叶晓柔立马就蔫了,伸了伸腿,脚上的银链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让她像斗败了的大公鸡一样低垂着头。

逆来顺受从来都不是叶晓柔的性格,越挫越勇才是她的优点,看着脚上的银链子,叶晓柔咬了咬牙,决定来个绝地打反击,让他李醇孝知道,女人也不是好惹的。

既然想到了办法,叶晓柔就开始行动了,第一步就是弄清楚李醇孝会在什么时候回来,这个问题好解决,只要问问尘封就好了。

想到这叶晓柔嘴角勾起,微微一笑,头又昂了起来。

坐在公司办公桌前的李醇孝突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他微微蹙眉,看了一眼冷气的排风口,难道是今天冷气太足了?

还没等他在多想什么,办公室的门被人敲了两下,紧接着不等李醇孝有所反应,来人推门而入。

进来的是白罡,他一进门就看见李醇孝皱着眉头望着他,让他不由的缩了缩脖子。

“虽说我是给你打工的,但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会很怕怕的,影响工作心情。

白罡瞪了一眼李醇孝,开口抱怨道。

“不想干就给我滚。”李醇孝可不吃他这一套,低吼着回应。

白罡一下子就老实了,乖乖的站在办公桌的对面,清了清喉咙,翻开了手中的文件,说道:“那个,咱们言归正传哦。

隐在角落的黑染微微皱眉,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他们的相处模式有些不解,白罡那么聪明,偏偏就喜欢去招惹冰块一般的李醇孝,当然是占不到便宜的,但他却乐此不疲。

李醇孝也是奇怪,居然能容忍白罡一次又一次的挑衅,实在忍不下了,就回他一口冷气,白罡就蔫了。

白罡翻开手中的文件,看了一眼又合上,脸上已经恢复的严肃。

“公司的股票被人收购,我查了一下,资金是来自法国的,这次只是蜻蜓点水,我一发现他们,他们就收手了,不过我觉得这不会是最后一次,你最好做好准备。

白罡看着李醇孝,难得的他的表情一本正经,眼神中闪过一丝担忧。

李醇孝却依旧是平静的,他轻轻的点头了点头,表示这事自己知道了,但他无动于衷的样子,让白罡的担心更胜。

“要不我做点什么?”白罡皱眉说道。

“不用,我会处理的。”李醇孝却拒绝了。

他的拒绝惹来了白罡的不满,“你能不能每次都把自己但神一样,拒绝别人的好心。

说完这句话,白罡有些燥了,将手中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拍,大步就往外走,可是才走到门口,他的步子又停了下来。

“唉,我在期待什么?呵呵,我居然期待你这个冰块会出声阻拦我离开。

白罡露出无奈的苦笑,又转身耷拉着脑袋踱到了办公桌旁的椅子上坐下。

秦时明月之锦衣帝王 愤怒的新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