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花梦 法医密档

看着秦天似乎有些无意识的吞咽下药片,穆筱筱笑了一声:“还是老师教的好,把情况都考虑清楚了。

“你老师很聪明。回去以后,我一定要见见他。

厉圣情一边说着,一边拉着穆筱筱的手走出帐篷。

忙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现在感觉到肚子传来了咕噜声,再不吃早餐的话。他的五脏六腑估摸着要造反了。

倚靠在穆筱筱的肩头,厉圣情一张俊脸上泛着几分的无奈。“筱筱,我肚子饿了。

“我现在就去做早餐,刚好昨天的水禾果原料准备的差不多,正好可以做水禾果。”穆筱筱听着厉圣情那略带委屈的话语。不由得失笑道。

“需要用水吗?我去把水净化一下。

“可以啊。等下净化好的水,我还能给你泡一杯咖啡。”穆筱筱看着眼前自告奋勇的厉圣情扯出一抹幸福的淡笑。

神农架来旅游的人不在少数。但进入原始森林之中的却绝对在少数。

穆筱筱一边用找到的芭蕉叶包裹着水禾果的面团,一边催起烟火袅袅的简易灶台。

原始森林的上空缓缓升起一道道的烟雾。

贩毒组织巢穴内。一人坐在镶嵌宝石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的一群手下:“都是饭桶吗?连个人都找不到!

“属下该死,请主人原谅。我们已经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对方的踪迹,现在就只剩下原始森林区域,但那里边缘地带探险的旅客太多。我怕到时候,我们一进入那一块区域就会打草惊蛇。

诚惶诚恐间那人的手下带着一丝微颤的声音低头说道。

“旅客?你们难道就不会秘密去找?非要我把话说到这份上。你们才会像个木头人一样去动是不是?”老大手中摇曳着的红酒杯子。朝着跪在眼前的人狠狠的扔了过去。

跪下他面前的手下们连忙退了出去。

现在。不用老大再说他已经知道要怎么做了。

帐篷外一股股的清香传来。秦天吸了吸鼻子,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里是什么地方?

好像是个帐篷?!

“咦?你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睡上一天才会醒来。”穆筱筱掀开帐篷的帘子,不经意的看了秦天一眼,这才发现他睁开了双眼。

“是你救了我?

秦天望着眼前的清丽的容颜,在逆光之间那容颜似乎看得并不真切。

“不是我。”穆筱筱听着他轻笑一声,盈盈如水的双眼泛着别样的光芒,看得秦天有几分的动心。

“不是你?那是……

秦天看着她,不是她的话又是谁救了他?

“是我的男朋友。”穆筱筱说道这几个字时脸色微微一红,娇羞的脸庞让秦天刚刚在心中升起的苗牙瞬间被掐断。

秦天一愣的同时,厉圣情从外面掀开了另外一边的帘子。

“怎么了,你不是要拿东西?”厉圣情见穆筱筱一直没动静,才进来一看便见秦天已经醒了过来。

“原来是他醒了。

厉圣情转头看向秦天,温文尔雅的面孔下一双深邃的眼眸正以审视的目光看着秦天。

听着厉圣情的声音,秦天转过了头。

京城四少之一的厉圣情!

竟然是他!

“是你们救了我?”秦天缓缓从地上坐起,问道。

“我们看到你躺在小河对面,所以把你给救了回来。”穆筱筱眯着一双眼,让自己显得不会吓到对方。

“躺在小河对面?那,我身上的伤是你们包扎的?

秦天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肩头,伤口显然是已经被包扎了起来,而且这个技术显然还不错,看起来有几分专业的模样。

厉圣情走到穆筱筱的面前,炯炯有神的眼眸直视着眼前的秦天,声音有些冰凉:“没死就好。

“很多人想让我是,可我死不了。

秦天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穆筱筱站在一旁来回的看着两人,只觉得一阵云里雾里的。

“你们,认识?

穆筱筱有些诧异两人的相处模式。

“筱筱,他应该饿了,你去准备一点吃的。”厉圣情瞧见秦天的眼中泛出异样的光彩,心里面有几分不爽。

一个男人看着一个女人,眼中如果出现这样的光彩,就证明他对她产生了兴趣。

而秦天此时的模样,明显就是对穆筱筱产生兴趣的模样!

厉圣情不由得瞪了一眼秦天,宣誓主权。

“好,我去把准备好的水禾果拿过来。”穆筱筱走出帐篷,在一旁的小灶上取下几个用芭蕉叶包裹着的水禾果。

帐篷内秦天意味深山的看了厉圣情一眼:“她是你的女朋友?

厉圣情很大方的承认。

“她不适合你。”秦天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不适合我,也绝对不适合你。”厉圣情的脸色骤冷。

眉头一挑,秦天扯出一抹淡笑。

厉圣情这个最低调的京城四少,虽然很少出现在大众眼前,但他的事情并不是秘密。

他身边的女伴一个赛一个,都是名模级别,这个穆筱筱,或许是他来神农架的调味剂,但绝不可能被厉圣情当做一生的伴侣。

秦天想到这里的时候,穆筱筱已经掀开了帘子,将水禾果递了进去。

“帐篷里面空间太小了,我就不进去了。

穆筱筱看着帐篷里面呆着的两大男人,立马就把小小的帐篷给撑满了。

厉圣情看了一眼秦天,对穆筱筱说道:“我去把我的帐篷撑起来,今晚,你睡我的帐篷,我和他挤这里。

穆筱筱露出了一丝的疑惑。

两个男人挤一个小帐篷?他们还真的挤得下去?

穆筱筱来回看着两人,他们四目相对的模样看起来带了几分诡异,她不晓得他们到底是不是旧识,但,肯定关系不单纯。

“那好吧……

她点点头,性子和顺:“你们聊。

说罢,她就离开了。

“你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别给我们惹麻烦。

厉圣情想到从秦天身上取出的子弹。

那枚子弹是从国外进口,他认得。

秦天双眼一眯,瞬间有股危险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

“放心,我现在已经清醒过来,等我恢复些体力,就会离开这里,不会给你添麻烦。”秦天抓起被芭蕉叶包扎的水禾果,刚刚送到嘴边,嗅到那丝气味,只觉得有些古怪。

“水禾果,筱筱特别制作的,味道还不错。

厉圣情见秦天诧异的看着手中的水禾果,解释道。

“味道很特殊。

秦天浅笑一声,将果子吞下。

厉圣情原本想着,但只要秦天尽快离开这里,他和穆筱筱的安全便可以得到保障。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到了第二天,穆筱筱担心秦天身上的伤势过重,并没有让他孤身一人离开。

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直到他们在森林里面被那些贩毒组织的人发现。

秦天收回了飘远的思绪。

“厉圣情,既然话都说开了,我也可以明显的告诉你一句,我是不会放弃穆筱筱的!就算你和她结了婚又怎样,只要我想得到的东西,就没有我得不到的。”秦天转头看向了厉圣情,怔怔而深邃的眼眸让厉圣情不由得扬起一抹冷笑。

“原来,我救了一头白眼狼。

犀利的话语从厉圣情的口中冷冷飘出。

秦天大笑一声:“英雄身边总是需要有美女相伴的,厉圣情,你是英雄还是狗熊,为什么不拉出来溜一下,让我看看你是到底有多少的实力。

“有没有实力是以后的事情,按照你说的,后来呢?后来我们又是怎么被发现的?

厉圣情只知道从秦天的口中听到的是秦天昏迷后的从穆筱筱口中所知道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从秦天那里获得内存卡的信息。

“后来也是不巧,我们三个人出去采集,穆筱筱所要的食材的时候,正好碰到组织里面的人与背叛我的手下交易。当时,你还拍了不少照片,只是没有想到,我们三个会被巡视的人发现。我让你们先走,可后来,你却和穆筱筱一起掉下山崖,而我,也正好遇到了前来找寻我的兄弟,与他们联手和那帮孙子展开了火拼。

秦天回忆当初的情景,神色凄然。

警车不断涌进神农架,而受到火拼波及的人也不在少数。

他花了快两天的时间,终于在一处山崖下发现了厉圣情与穆筱两人,随后,把他们两人送进了医院。

“这就是所有的经过。

秦天把自己所知道的内容全部告诉给了眼前的男人。

厉圣情听完所有的事情,心里依旧存了一些疑惑。

据秦天所说,他不是把自己送进了秦昊集团下属的医院里么?如果是那样的话,穆楚楚又是怎么出现在那里?

这中间……

难道,穆楚楚是秦天安排的?

一想到这里,厉圣情感觉到脑海里面有根断开的弦瞬间被接通。

“穆楚楚是不是你安排进的医院?让她冒充我女朋友,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

厉圣情看着眼前的秦天,厉声问道。

这个混蛋,简直比狐狸还要狡猾,如果不是他视线安排了这一切,那才有鬼!

听着厉圣情这样的说法,秦天倒也没有撒谎,也不屑撒谎。

他点了点头,老实承认:“不错,穆楚楚的事情是我安排,为了保护穆筱筱,也为了保护你。好在当时伤及的无辜比较多,对方也没有查到是你们。

“是对方的人,老大,你快点走!

谢飞听着密林之中陆陆续续传来的声音。看起来人数不少。

“不行,我带来的兄弟就剩下你一个,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带你出去。”秦天举着手枪对准了林强。这一声声的兄弟刺痛了林强的心。

这一路上,众人为秦天的牺牲看在林强的眼中。剩下的最后一个兄弟谢飞同样也是他的兄弟。

“老大,你必须活着。活下来为我们报仇。”谢飞的目光从秦天的脸上移到了林强的身上,锐利发狠的眼中带着几分的失望与疲惫,看得林强对自己也觉得失望。

“带老大走,往密林深处走。”林强突然开了口。

谢飞一愣。

“快走。我去引开他们。”林强见谢飞发愣。忍不住吼道。

“你……

谢飞望着秦天,目光霎时间变得有几分复杂。

“走啊。别让我说第二次,快走。”听着人声越来越近。林强心里面也变得着急起来。

谢飞不知道林强再打什么样的主意,但他们此刻必须离开这里。

“林强。跟我们走。

秦天知道他心软了,也知道他终究是下不了这个手。对于自己的兄弟,他从来都没有放弃。他更不想放弃这跟了他有十几年之久的兄弟。

“对不起老大,我不能和你走了。兄弟我只能走到这里。

林强扬起一抹淡笑。望着眼前的秦天。他好后悔。后悔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

“林强,别废话,和我们一起走。

秦天从来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兄弟,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做出选择。

“老大,你还是这么的讲义气,可是这个义气并不能为你带来你想要的东西。兄弟对不住你,兄弟就走到这里了。”林强说完话,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内存卡。

“老大,本来我不想交给你这个,但我想到也许这东西对你以后来说会十分有用,或许应该交给你。

将内存卡放到了秦天的手中,林强转身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跑去。

秦天想要拉回他,却只能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林中。

谢飞忍着眼中的泪水没有流下。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允许自己流血绝不允许自己流泪。

“老大,我们快走。”谢飞扶着秦天朝着密林深处更加深入。

枪声在林中响起,秦天不知道林强最后的结局会怎么样,直到他九死一生从死亡线爬回来时,他打开内存卡才看到林强早已写好的几封信和一份背叛他人员的名单。

密林之中两人,不断的深入,然而,身后的人却穷追不舍。

终于,秦天受伤严重,在昏迷过去之后,谢飞将他藏在一处灌木丛林当中,独自引开了后面的追兵。

当秦天再醒来的时候,夜色迷茫,组织里面的人很清楚密林里面所带来的危险,各种虫类不说,就是毒蛇之类的也绝不在少数。

秦天步履蹒跚的不断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方向,只知道一个信念支撑着他。

一定要为兄弟们报仇!

从黑夜到白天,秦天越走越深,终于在看到一片曙光撒向大地的时候他倒下了。

失血过多加上这一夜的打击让他倒下了。

曙光中的大地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小河淳淳的流水声带着乡村泥土的气息。

厉圣情与穆筱筱两人准备开始一天的早饭。

突然在走到小河边的时候,厉圣情深邃而清澈的眼眸一瞬间便注意到了小河另外一头倒落在林中的秦天。

“圣情,怎么了?

见厉圣情站在小河边仿佛看着对面的某一样东西久久不动,穆筱筱走了上前,俏丽的脸庞带着青春的光彩,富有朝气的容颜上一双眼眸含着淡淡的笑意。

厉圣情听着这如同黄莺般婉转动听的声音,摇了摇头。

就在厉圣情不想理会之际,穆筱筱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一抹不自然的颜色。

“那里有人。

穆筱筱指着树林之中那一抹仿若人影一般的存在。

“最好别管,你别忘记了我们两个之前拍到的东西,也不知道他和那些人有没有关系。”厉圣情眼中闪出一道光芒。

昨天,他与穆筱筱两人准备出去外面收集点药材的时候,不想,却碰上了贩毒组织正在与人交易的过程。

躲在灌木丛林中,他利用微型照相机拍下了许多的照片,这些照片对他的任务来说是一份十分重要的证据。

等到组织的人员离开之后,他这才与穆筱筱回到了营帐之中。

“可是如果不救那个人的话,我们会不会被当成杀人凶手?”穆筱筱双眼不时朝着秦天望过去,最终心里面的不安让她还是决定走过去看看。

就在穆筱筱跨出的那一步,厉圣情知道,她是救定了那个人。

而穆筱筱要救的人,也是他要救的人。

与穆筱筱踏过小河,厉圣情快速走到那人的身边扶起了秦天。

“是枪伤。

厉圣情探了探秦天的脉搏,发现他还有气息之后迅速将他半抱半扶的带过小河扶进营帐内。

“枪伤的话那不是很难处理?”穆筱筱望着厉圣情将秦天扶到了睡袋旁,这才注意起秦天的打扮和穿着。

一身的黑色手工剪裁的西装,看起来价值不菲,还有那脚上的意大利款的皮鞋,也是精品,从这身心头看来,他的身份非凡。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土匪又或者是昨天的那些人。

“不难,子弹在他的肩膀上,我可以取出来。筱筱,你现在马上去准备热水,酒精还有你的钳子,包括你一次性手套。

厉圣情把能够想到的兄弟都说了一遍,穆筱筱快速的走出帐篷,朝着外面走去。

热水,酒精,钳子,一次性手套除了热水,其他都是现有的。

穆筱筱的动作十分的利索,在听完厉圣情的交代之后,快速的到河边打了水烧起热水。

厉圣情从秦天的身上摸到了枪,同时还有一张被包起来的内存卡。他很快的将内存卡的内容复制出来之后又将这内存卡放回了原处。

解开秦天身上的衣服,厉圣情查看了看他伤口。

好在,穆筱筱收集的草药之中拥有麻醉成分的药材,厉圣情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这麻醉药材捣碎之后将草药汁喂进了秦天的口中。

他肩膀上的血已经开始干枯。

厉圣情在穆筱筱取来热水之后,快速的擦拭着秦天的伤口,待到伤口的形出来之后,厉圣情戴上了一次性的手套,取来了穆筱筱为收集药草而准备的钳子。

“需要我帮忙吗?

穆筱筱的双眼落在了厉圣情和秦天的身上。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厉圣情现在的样子。

他应该不是医生吧?为什么他的手法看起来有几分专业的样子?

“我一个人可以应付过来,不过,我需要针和尼龙线。

厉圣情理智的说道。

子弹取出来是小事,不过这缝合伤口还有包扎伤口的话就有几分的麻烦。

“针,我的背包里面有,不过,尼龙线我没有,但我知道,尼龙线可以用一种植物的纤维代替。”穆筱筱骤然想到小河边上正好有这种植物。

“植物的纤维?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厉圣情听着她的话顿时觉得好笑,这植物的纤维怎么可以拿来缝合伤口?

“你不是就想用来缝合伤口,植物的纤维正好合适,不过,你可能要等一段时间,那些纤维有些难搞。”穆筱筱看着此刻躺在地上的秦天,不知道他能不能等得了。

“没关系,你先弄,不过速度要越快越好。

厉圣情温柔的眼神如星光般闪耀,看得穆筱筱不由得一阵脸红。

“我会尽量快点。

穆筱筱快速的走出帐篷,拿着砍刀朝着小河边上所说的植物走去。

这种植物和芦苇有几分像,但支撑起来的那细长杆子却是一根根如同筋一样的存在。

在李梓泽给她的笔记本所记载的内容中,就有说道这植物的纤维可以用来制作尼龙线,但因为成本和原料的关系,这植物显然不作为原料的考虑。

穆筱筱将植物用石头开始捣烂,直到出现纤维为止。

随即,又从这纤维之中很快的抽出了一根纤维,将这根纤维如同下面一般下在了热水之中。

滚烫的热水煮着纤维,很快的一根纤维之中又分出了许多小根的纤维,穆筱筱快速的将这些纤维取出,搓出了里面如同秀逸线这般粗细的线之后这才交给了厉圣情。

此刻,厉圣情已经将子弹从秦天的肩膀上取出,快速的用着穆筱筱给的针和纤维将伤口缝合在了一起。

用草药覆盖在伤口上,厉圣情从一边的背包中取出了纱布快速的给秦天包扎起来。

“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烧,如果有退烧药和消炎药,他就可以活下去。”厉圣情转头看向了穆筱筱,说道。

他不是医生,也不是中医,更不是江湖郎中,不知道什么草药能够退烧,什么草药可以消炎。

现在,也只能看秦天的命数了。

北京城接替滕少桀黑老大位置的秦天,呵呵,竟然也有今天。

“你等等,我找给你。

穆筱筱在进入神农架后,所带的东西并不多,简易便携的帐篷还有足够她食用的面粉以及部分的药品。

只是,她自己还没用上就被这陌生的男人给用了……

“还是你准备的够齐全,什么东西都考虑到。

厉圣情接过穆筱筱从背包里面带来的药,轻笑间,已经将消炎药喂进了秦天的嘴里面。

假面骑士花梦 法医密档


猜你喜欢